“姐,都怪我,要不是我你跟耀阳就已经结婚了。”

  “都是命吧。”皇妃缓缓走到窗台看着一脸郁闷的我在原地抽烟,嘴里喃喃的说道:“实在无法看着你去娶别的姑娘,更没办法想象以后没你的生活会是怎样的黑白。”

  ……

  另外一头,丫丫窝在被窝里楚楚可怜的向着方柔抱委屈。

  方柔听完就在那乐:“其实阳哥没那么坏啦。”

  “还阳哥……羊粑粑蛋吧!你知道吗,他最近学会跟我顶嘴了,诶?你说气人不气人,我本想着控制自己的脾气不打他,不跟他发火,竟然跟我顶嘴了,我看呐,老爷们就是不能惯。”

  “嘿嘿。”方柔捂嘴偷笑。

  “柔柔,每次一说耀阳的时候你除了傻乐就是帮他说话。”丫丫嗔怪的说道:“到底你是谁的姐妹。”

  方柔也挺没招的,总不能说耀阳是为了给你惊喜故意气你的,那样还谈什么惊喜呢。

  方柔微微一笑,只好转移话题说道:“好丫丫,咱们不跟臭男人一般见识,他兴许只是最近接了沈家的大摊子压力大也说不定呢,给他一些时间吧,等缓过这段时间没准就好了。”

  “压力大可以跟我说嘛,你都不知道内天晚上喝多了,差点没喝丢,一个人蜷缩在大道上睡觉呢,你说这五经半夜的,冻坏了可咋整,本想凶他一顿的,看他那小出也怪可怜的。”

  方柔陪丫丫呆了一个下午,晚上又一起吃的晚餐,之后又一起逛街,期间好几次想找机会走,没有理由啊。

  也不知道他们排练的怎么样了……

  “柔柔,喂,柔柔,怎么心不在焉的样子??”

  “啊?什么?”方柔猛然惊醒。

  “怎么心不在焉的样子,你要是有事就先走,我没事的。”丫丫挺体贴的说道,知道方柔的性格,即便有事了,朋友只要一开口,就会把自己事情放在后面的人。

  “啊,我没事。”方柔微微一笑:“咱们去逛街吧,好久没买新衣服了,总是在网上买衣服,都失去购物的乐趣了。”

  “嗯啊,好,耀阳也好久没买衣服了,给他买几套,去puma吧。”

  “啊?”方柔愣了愣:“不给自己买吗?”

  丫丫微微一笑:“这小子总说他一件衣服穿好几年,我一件衣服穿好几天……老刺激我,也是,打开柜子一看,全都是我的衣服,哈哈,给他买两套,让他乐呵乐呵。”

  “呦,咱家丫丫终于长大了,知道心疼人了,都快结婚的人了,该长大啦。”

  “结婚?”

  “呃。”方柔意识到自己好像说漏嘴了。

  “耀阳忙,事业忙的一批,跟他结婚,不知猴年马月,哎,熬吧,这么些年我都熬过来了,不差在熬几年了,啥时候熬成黄脸婆啥时候算!”丫丫心多大,根本没听出方柔已经说漏嘴了。

  当然了,换做谁,估计也听不出来。

  ……

  练歌房,我心烦意乱的将手里的麦克风随手一撇:“不练了不练了,心烦!”

  “咋的了?”潇洒哥走上前冲我问道:“一晚上都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出啥事了,有啥不开心的跟哥几个说说,让哥几个开心开心。”

  “滚犊子,烦你。”踹了潇洒哥一脚,我心烦意乱的坐在地上抽烟。

  “哎,我们为了你在这练歌,你咋撂挑子了呢,是你求婚还是我们求婚啊。”铂叔笑眯眯的走过来陪我一同坐下。

  “甭提了,心烦,今晚大家就当休息吧,等我调整好心情在练。”

  “求婚应该是浪漫的,你心情不好,唱出来的歌也是没有血肉的,得,那我们今天就休息一下。”铂叔拍拍屁股站起身:“今天张老板宽宏大意让我们休息,铂叔请你们喝酒去哇。”

  “好耶!”

  众人欢呼,然后都挺没心没肺的离开。

  “耀阳,有啥事跟哥几个喝点酒,啥都过去了。”

  我摆摆手:“你们去吧,我静一静就能好。”

  “哥,那我们走了啊,你要不行我留下陪你吧。”

  铂叔搂过段宏楠的肩膀说道:“让他一个人静一静,都是成年人了,他自己能调整好。”

  “嗯!”段宏楠点了点头,随后众人离开。

  毕竟都是一群老爷们在一块,没有那么多可矫情的。

  众人全都离开以后,喧闹的屋内陷入安静,我仿佛就这样被世界遗弃一般。

  满脑子都是皇妃对我说的那些话,以至于到后来我都有点懵了。

  我做的究竟对还是不对,忽然就对自己没有自信了,也忽然很后悔,为什么自己的意志不坚定,为什么皇妃当初走的时候我没有去挽留。

  为什么……为什么。

  满脑子都是各种问号,确实,经过皇妃的一番话,我确实已经在思想上越走越偏。

  可以说,即便到了现在,皇妃对我的影响仍然是巨大的。

  “原来你在这儿,这么安静我还以为你们没来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女性声音打破屋内沉静,方柔看着满地烟头,好奇的冲我笑了笑:“怎么了?看着不开心呢。”

  “哎,你在屋里等一会儿,我下楼买盒烟。”

  我幽幽的叹了口气,本想再点一支烟的,却发现一盒新买的玉溪香烟已经让我抽成空盒。

  “我包里有,刚路过超市的时候就顺手买了一条。”

  方柔想到昨晚兄弟们跟我抱怨白给我伴舞,耗时间,连烟都不供,下回这活不能干了,他们本来都是玩笑话,方柔却听进心里去了,不得不说真是一个细心的姑娘。

  “他们扯犊子的,不用在意。”

  “没事,抽吧。”

  “那我不客气了。”

  撕开一盒大中华,叼在嘴里狠狠的裹了两口,然后又叹气。

  “我阳哥今儿是怎么了,买钻戒的时候还是兴高采烈地,这会怎么安生叹气的呢,来,跟你柔柔姐说说,看看我能不能帮你梳理梳理烦躁的心情。”

  方柔就像是一首诗,总给人一种蕴涵古典文字的美,读起来会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美,我愿意跟她吐露心声。

  “你的肩膀能借我靠靠吗?”阳哥绝对不是趁机耍流氓袄,真心地,就是太累了。

  “如果你愿意,我倒是不嫌弃。”方柔微微一笑,在灯光的照耀下,是那样的令我陶醉。

  我终于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之上:“说真的,如果当初我能够好好跟你在一起的话,不扯别的女人,或许我们现在早就结了婚,我们白天各自工作,晚上在家看着你相夫教子,简简单单的生活真是舒服。”

  “是哦,这回发现我的好了吧,我不能让你生活过的简单舒适,还能给你伺候成家里的爷,阳爷,哈哈。”方柔难得心情大好的开了句玩笑。

  “是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我们之间差了点什么。”

  “差在时间上,差在缘分上,差在感觉上。”方柔双手抱着膝盖,一脸真诚:“感情这种事是很玄妙的东西,它勉强不来,挥之不去,有些事,有些人,一旦错过,就无法在回到从前,即便我们的想法觉得是好的,可真当变成现实以后,你敢确定我们在一起过日子,不会因为琐事而争吵吗?你敢确定结了婚以后我不会耍女人应有的小性子吗?你敢确定我不会跟其它女人一样唠叨的让你心烦吗?你现在看着我的样子是我最美最好的样子,而你之所以觉得以后跟我在一起生活会觉得生活很简单,很幸福,但那仅仅是你自己想的,等到真正过日子以后就不是那样喽,柴米油盐酱醋茶,它们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东西,而烦恼也是如此,每个家庭每个人都不像别人看到的那样简单快乐,它们也会有烦心事,也会有各种各样的不顺,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只是没人说出去罢了,而丫丫,你或许觉得她没有以前那么好了,你或许觉得她管你管的太严格了,你或许觉得没有别的女人好了,因为你们在一起时间久了,最好的一面已经不需要我们再去掩饰跟伪装,两个人赤诚相待,暴露的就是自己身上的缺点,这时候需要考验的是我们的容忍跟包容,这样两口子才能长长久久的幸福过下去,我也是一样,别人眼中的我知书达理,只有我爸妈知道我身上的缺点是什么,因为他们看着我的时间更长,人无完人,丫丫真的挺好的,对人真诚,对朋友讲究义气,性格大大咧咧不做作,没有坏心眼,并且在颜值这一块,真心不输任何人,别人眼中诟病的暴脾气,在我看来,很好,有时候我就很羡慕丫丫那个脾气,也希望像她一样暴力,勇敢,可性格天生懦弱的我实在无法做出来,你别觉得这样不好,有个能管理你,收拾你的女人才是过日子的女人,那些纵容你,任由你做任何的女人并不合适你,而且以后你们有了孩子,若是在学校受到欺负,你说总不能你一个老爷们去吧?还得是丫丫这样的姑娘去骂街,哈哈。”

  说到最后方柔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