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方柔给我描绘出来的那个画面给逗笑了。

  裹了口烟,我欠欠的冲方柔脸上吹,惹得她一个劲的咳嗽。

  “你真坏。”

  “坏了不是一天两天的,你烦我么?”

  “不犯。”方柔摇摇头:“你的坏跟别人的坏不一样,你坏坏的样子挺吸引人的。”

  我咧嘴笑了起来:“你别夸我,容易飘,我闹心其实不是因为丫丫而闹事,丫丫得任何样子在我眼里都挺喜欢,虽然她挺暴力的,说真的,我骨子里可能有点贱,她每次打我,我都不会感觉生气,而且你看我是那种很要面子的男孩,偏偏的她即便在大街上当中抽我,我心里竟然没有一丝怒气,反而觉得被丫丫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你说我是不是贱?”

  “嗯,确实……哈哈。”

  “我是因为皇妃的事而闹心的,事情是这样的……”

  在接下来长达一个多小时里,我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讲给方柔听,希望能从她嘴里听到我这件事做的对还是错。

  换句话说,先让她给我一个可以安心的理由,至少不用像现在这般煎熬与纠结了。

  方柔听完我的话以后,足足沉默许久,方柔对我说:“我觉得你大可放宽心。”

  “怎么讲?”

  “皇妃那个女人是跟你经历过共生死的姑娘,她不可能害你,你的担心是多余的,一个深爱对方的人,到最后肯定是希望他过得好,而并非害你或是害丫丫,她跟秦子晴不同,说到底秦子晴并不爱你,她对你属于报复那一类,而皇妃那个女人就不一样了,她只是放不下你,这件事是她亲信了她的妹妹,最终跟你分手,可你要想为什么会分手,说到底还是因为太在乎,所以才会被她亲妹妹欺骗,导致自己的心里没办法接受,再聪明的女人在感情里都是傻子,你不能怪她,她也不会害你跟丫丫,肯定是希望你能幸福的,并且还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就像你自己说的,在深z那段日子,你将最重要的东西交给她保管,足矣证明你对她的信任,换句话说,如果你跟丫丫结婚,她无动于衷的话,那才说明这个女人没有爱过你呢。”

  “方柔你知道吗,你是一个可以把人安慰到想死,本来就挺纠结,被你这么一说更纠结了。”

  “你之所以纠结是因为你的内心还没有放下她,人嘛,都是有感情的,你放不下也正常,可以理解。”

  “可我该怎么办?”

  “没什么怎么办,我的意见就是跟丫丫结婚,结了婚,她死心了,你也收心了,想的也不在是在哪个女人之间徘徊跟捉摸不定,而是一心跟丫丫怎么给这个家过好。”

  忽然间,我有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我紧紧的抱着方柔:“谢谢你,方柔!”

  “没事啦,你要开心,我也希望你能跟丫丫好好地。”方柔微微一笑,出于礼貌没有推开我。

  咣当一声,门开了,进来几个酒蒙子。

  我跟方柔吓得赶紧松开对方,这要是被别人看见就不好了。

  “我们啥也没看见,你们继续哈。”潇洒哥愣了下,立即从兜里掏出一个墨镜戴上,龇牙咧嘴的就往出走。

  “我们没啥。”我努力辩解着,方柔也不说话,脸通红通红的就往我身后一猫。

  “别说了,别说了,咱家小柔柔都害羞了,哈哈。”丝袜平这个贱货也趁机撩骚。

  我回头一看,可不咋的,这脸通红通红的,整的好像我们真有点啥事是的。

  “内个,我们以为你在屋里悲伤呢,特意打包好肉串买的啤酒回来的。”铂叔指着对面宾馆又道:“你俩想要畅谈人生可以去那里。”

  我白了铂叔一眼,这个老不正经的。

  “铂叔,我们没什么,耀阳他不开心,我就是安慰安慰他而已,真的没什么。”方柔终于开口解释了。

  “对对对,没什么,就是抱抱,哈哈哈。”众人笑的更开心了。

  “你们别开这个玩笑,丫丫知道了不好。”方柔急了。

  “嗨,我们都是闹着玩呢,吃饭了没?喝酒哇。”铂叔一看方柔急了,就不开玩笑了。

  经过方柔的劝说,我这堵着的心终于通了。

  之后排练的歌曲大家也都是欢声笑语的,不过唯一画面有点奇葩的是,按照方柔的话来说,头一次见到一边喝酒一边彩排唱歌的。

  喝酒这个东西最讲究的就是心情,心情越好,喝的越多,心情越不好,喝几口就醉。

  所以我们唱到后来,一个个都是大舌头浪即的,吐字都不清了,只好收手回家。

  你在看段宏楠,那家伙困得闭着眼睛在那跟着哼哼。

  又是一个伶仃大醉的夜晚,又是一个肆无忌惮的团伙,不过这次我们都挤在一台车里。

  方柔没喝酒,她便充当我们的司机。

  本来我们都有了困意在车里昏昏欲睡,忽然听到潇洒哥这个b猛地指向车窗外:“你看那个傻b在那拿着手机录什么呢,摇头晃脑的,咋这能装b,我真想揍他!”

  我一直觉得潇洒哥的性格就属于纯纯东北人的性格,经常是因为看对方不爽这么单纯的理由就干起来了。

  就在前几天,有几个人喝多了在饭店门口,潇洒哥刚好将车停在那,而那几个人站的位置距离潇洒哥的车头不过半米,两个人就对视一眼。

  不知道为啥,潇洒哥就火了,下车就指着那小子:“瞅你蚂了个蔽呢?”

  那小子也是喝点酒,再加上身边有几个兄弟就跟潇洒哥干起来了,潇洒哥吃了亏,便给段宏楠,丝袜平他们摇了个电话,双方再次交战,给对方揍的连楼都没敢下。

  ……

  “是挺能装b的,长得磕碜样在那玩装社会人,草,干他。”丝袜平最近跟潇洒哥两个人成了好战分子,前脚那个人说上,后者大拳头就轮上去了,而段宏楠从来都是那种不吭声,但有事真上的主,李阳胆子小,但他tm眼睛尖啊,见打仗打的差不多的时候就会去拉账,铂叔就永远笑呵呵的在那看着,出了事给他们殿后,这帮人聚在一起,一天不惹事,三天早早的。

  谁要是大街上碰见这几个王八犊子,那真是倒了血霉。

  “这个我知道,人家叫甩头,录视频呢。”

  “你妈的长得跟狗似的,还感觉自己老帅了,我就烦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不行,柔柔停车,我去会会他。”潇洒哥越说越来气,说什么就要下车。

  “现在都流行录这个,甭搭理他们,都是小孩。”方柔劝了一句。

  “停车,我看他也挺烦。”没喝酒的我,对于这样的事根本懒得搭理,喝完酒以后也是看他很不爽,在一个心里有点火没地方发,并且也是最主要的,这种人真欠揍。

  玩个手机,你在那装什么狠人呢?

  长得跟粑粑是的,觉得自己老特么帅了,这种人最可气。

  于是我们一帮人呼啦啦的就往那走,这小子放着音乐,甩头,社会步给你走的那叫一个牛b,身后停着一台四个圈的大奥迪,彰显他的财力。

  潇洒哥挡在这小子面前,歪着脑袋说:“社会人呗,来,给哥来个社会摇。”

  “哥们你谁呀?”这小人愣了下,有点哆嗦的看着潇洒哥。

  “没谁啊,路人,我刚才看你走的那两步道挺社会的,给我摇两下子。”

  “我不认识你。”这小子转身就要走。

  “我让你走了吗?”

  段宏楠,丝袜平两个人直接给他挡住。

  “摇,今天不摇都不行!!!”

  “哥,我哪儿惹你了。”这小子让潇洒哥熊的都快哭了。

  “你辣我眼睛了,刚才走的那两步道太装b了,我潇洒哥这个人最烦的就是别人比我走路还社会的。今天你就给我摇,我说停才能停!不然削你。”

  “好……好吧。”这小子见他不摇根本没办法走了,只好硬着头皮说:“哥,我摇得有曲。”

  “丝袜平,给他放个凤舞九天。”

  “哥,你那个是十年前的歌了,我摇不了。”

  “事多。”潇洒哥白了他一眼:“闽南歌曲,欢喜就好!!”

  “哥,这个我也不会。”

  “你tm会啥,这么经典的歌你不会,那啥会!”潇洒哥有点急眼,瞪着眼子给那小子都吓的快哭了。

  “我可以八步摇,社会摇,功夫摇。”

  “听起来很nb的样子,你自己放歌,摇吧。”

  随后一个挺搞笑的画面出现了,一帮喝多的男人坐在一排看着对面一个最开始摇的精神抖擞到最后摇到快脱力的一个小子。

  这小子也是牛b,就站在原地摇了一个多小时。

  方柔相当无语了,然后拿我们录了一个小视频:“这一群幼稚的人啊……”

  “累不?”

  “不累。”这小子根本不敢说累,说累潇洒哥就要动手打人,喝了口水之后在那咔咔的又是一顿摇。

  两个小时后,这小子终于是不行了,口吐白沫的说:“哥,我实在摇不动了,这大冷天的,咱能回家睡觉吗,我看您都困了。”

  “摇,必须给我摇,谁tm让你停了,不是挺牛逼挺社会么,摇,给腿摇断为止!”已经睡着的潇洒哥猛打一个激灵坐起来指着那小子凶道。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