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我们这样的低级恶趣味最后还是方柔看不下眼了才对我们说道:“耀阳我困了想回家睡觉了。”

  站起身拍拍屁股上面的灰招呼众人:“走了,回去了。”

  摇头小伙看向方柔就跟看天使一样,感动的都要哭了。

  潇洒哥牛b轰轰的点了支烟,走到摇头小伙面前:“记住,不是给你一个手机你就是社会人,不是长得人模狗样的就能装帅哥,你有哥哥我这气质吗?”

  摇头小伙看着一脸坑的潇洒哥,心想你有个屁的气质。

  “哥,我错了,以后不装b了,我也就是在网上忽悠忽悠他们来个666,哥我也不容易,您别跟我小孩见识,您才是真正的社会人!哥,抽烟。”这小伙从兜里拿出一盒烟挨个给我们一家一根,随后又献媚的点上。

  “草,还以为你多有实力呢。”潇洒哥不屑地啐了一口,牛b闪闪的离开了。

  “一个手机给他们牛b坏了,咱们应该见一个收拾一个。”丝袜平特解气的说道。

  “你俩就是羡慕人家长得帅。”李阳毫不客气的拆穿他俩。

  “帅能当饭吃吗?男人最主要的是气质!”谁说潇洒哥不帅,他自己第一个就急眼了。

  “下次看见这种人还揍他!”

  “我也看不惯这样的,太能装b。”

  众人唧唧喳喳的唠着酒磕回了家。

  方柔要送我回家,我拒绝了,一个大小伙子还轮不到一个姑娘送,并且她自己回家我也怪担心的,被丫丫看见也该说不清了。

  出于以上种种几点,我对她说道:“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你能行吗?”

  “我叫个代驾就行。”

  “没事的,我送你吧,车子我给你开走了,明天你早点醒,来我这边取车就完了呗。”

  我也没想那么多,认为可行就这样了。

  方柔直接给我送回丫丫家,并且叮嘱我别惹丫丫生气了。

  我将钻戒交给方柔:“帮我保管好,这几天就求婚!”

  “放心吧,走了袄。”方柔冲我微微一笑,随即开车离开。

  咚咚咚!

  敲开丫丫的房门,丫丫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媳妇我回来了。”

  “老公回来了,喝多了吧,难受了吧,快躺着休息会,我给你泡了杯茶,解解酒。”

  我愣了下:“媳妇你今天咋这么好,咋没打我啊?”

  “打你你也不服啊,我还打什么。”丫丫将茶端上来,笑嘻嘻的问我:“老公你跟谁喝的酒啊。”

  “客户!”

  “哦,谈生意去了?”

  “嗯嗯!”

  我是不带告诉丫丫我跟潇洒哥他们一起喝酒的,不然就没办法给她惊喜了。

  怎料到丫丫脸色骤然一变,毫无征兆的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当时就给我抽的耳朵嗡嗡作响,有一瞬间就有一种聋了的感觉。

  我被她抽的在原地转了一圈。

  丫丫插着腰指着我怒道:“张耀阳你跟我顶嘴也就算了,还敢骗我了,你是不是要作妖?”

  我捂着脸委屈的说:“我怎么作妖了?”

  “我在问你一遍,跟谁吃的饭?”

  “客户。”

  啪!

  丫丫一个大嘴巴再次抽了过来,我赶忙猫腰躲了过去,气她:“打不着,打不着,略略略。”

  砰!

  丫丫一脚给我蹬倒,再次问道:“跟谁吃的饭?”

  “客……客户。”

  咣咣咣!

  砰砰砰!

  画面一度很惨烈。

  “别打别打别打。”我在地上被打的连连败退:“你讲不讲道理啊,我真客户吃饭,你就是打死我,也是跟客户吃饭。”

  “好样的!”丫丫打开微信朋友圈:“方柔,潇洒哥,铂叔,丝袜平,段宏楠,李阳,这些人我没记错的话他们是你员工吧,啥时候变成你的客户呢?你们谈啥生意啊?论丝袜是怎样炼成的吗?”

  我噗嗤一声就被她给逗笑了,坐在地上抽了支烟。

  这个小方柔叮嘱她的事还是让她给忘了。

  丫丫的朋友圈里的朋友本身就不多,方柔一发,丫丫几乎就能看见,当时方柔也是太高兴了就给忘了这一茬的。

  哎,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我应该咋编这个谎话呢,我大脑陷入疯狂的运转当中。

  “嘿嘿嘿嘿……”我只能尴尬的傻乐。

  丫丫笑眯眯的蹲在我面前,手里的棒子在手上一颠一颠的:“我就说方柔今天跟我逛街的时候总是心不在焉的就想走呢,感情是去跟你喝酒,可以呀张耀阳,这是把色魔之手伸到我闺蜜身上了呗。”

  丫丫不客气的揪着我的耳朵,挺疼的,我只能尽量往期站,但我没有做出任何解释,仍然理直气壮的说:“对,我就是跟他们喝酒咋的了,就不想告诉你,你个事逼,告诉你又这不让,那不让的,我就喝酒了,跟你闺蜜喝的,你能把我咋的??”

  砰!

  砰!

  咣!

  我就被丫丫给扔出去了。

  “我今儿就在门口睡了,有本事你别求我进屋!!”

  没人理我。

  片刻后,门开了。

  我牛b哄哄的看着丫丫:“冻死我得了,你别开门求我,告诉你,生气了!!”

  “你死不死谁管呢。”丫丫鄙视的说我说道,随后将手里的衣服,行李箱,牙刷啥的都给我扔出来了。

  “不是,你啥意思啊?”我有点懵逼的看着她,往常也没玩的这么大啊。

  “分手!!”

  “分手就分手被,你扔我衣服出来干什么?”

  丫丫不屑地笑了:“这一次,是真的。”

  看着丫丫明显不像是开玩笑了,我也认真了:“为什么?我不就跟他们喝了个酒么,你就跟我分手?就不要我了?”

  “你跟谁喝酒都无所谓,哪怕是跟我闺蜜,但是你不行骗我,我最烦的就是别人骗我,你不是不知道,小的时候我爸爸妈妈离婚,他们骗我妈妈去很远地方,等我长大就回来了,看着别人都有妈妈而我没有,他们都说我是也野孩子,我就跟他们打仗,告诉他们我有妈妈,我不是野孩子!!后来稍微懂事了,明白了爸爸妈妈离婚,但我那时候就告诉我自己,这个世界上不许有人骗我!”

  顿了顿,丫丫又说:“而且,你应该明白一句话,流水无情,落花有意,方柔喜欢你,你应该知道,你还跟她走的那么近,这事你对吗?”

  “她喜欢我?拜托,我们都是过去了好么,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

  “好朋友而已?好朋友她会在深更半夜陪你喝酒,这么多年了,我怎么从来没在晚上见她跟别的男人出去过?一呆就是大半宿,上次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在方柔家附近睡得,我只是懒得计较而已!给你机会,你真tm不中用,张耀阳,我,不要你了。”

  说完,丫丫砰的一声将门给关上,真的不开了。

  完了,这次玩大了,真的触碰到丫丫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了。

  丫丫小的时候受过伤,来自家庭的欺骗,我深知这种欺骗创伤对于她的打击有多大。

  我懊恼的捶打着自己的头,暗想真不该撒谎撒的太过火。

  但眼下真没办法解释,我总不能说为了给你惊喜我才撒谎骗你的,为了给你更好的求婚现场我才找的方柔。

  如果说了,那就不叫惊喜了。

  忍忍吧,只能尽快跟他求婚了。

  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丫丫会不会答应我,这个事真没法说。

  按照丫丫性格的尿性来说,她真有可能不甩我,我在心里愈发的担心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我都没有再去找丫丫了,每天除了上班应酬外,就是回自己家里睡,弄得我爸我妈一阵紧张。

  后来我受不了他们在那天天问,就躲在公司里睡了。

  晚上的时候,这帮人就聚在一起唱歌,彩排,毕竟也不是什么大型节目,差不多就可以了。

  这不是最麻烦的,是最麻烦的是找豪哥,我要数百台豪哥,我要最牛逼的场面,然而面临的问题肯定就是造成交通道路的阻塞,届时又怎么跟人家解释,这都是很大的麻烦。

  想象中的求婚画面是好的,可里面遇到得那些事确实很棘手,需要一步步去克服。

  而我跟丫丫似乎真的分手了,谁也没联系谁。

  丫丫性子倔,这次说啥都是真的不理我了,我们冷战已经长达半个多月。

  期间方柔找我好几次让我去哄哄丫丫,我没办法露面,只能让方柔帮我稳住,然后我在私下里安排的这一切。

  这一天,我们几个聚在练歌房里,歌曲暂时保密。

  铂叔坐在桌子上说:“这毕竟是求婚,也不是结婚,场面弄得大一些就可以,至于私人飞机转播这个环节,我觉得留到结婚会更牛b一些,你们觉得呢?”

  “铂叔说的对。”

  “我的想法是求完婚当她答应的那一刻就回头就去结婚,不想给她留任何机会,到时候必须全国观众都在看着。”我说出了我的想法。

  “怎么急么?为什么不先订婚,然后在结婚。”

  “我怕中间出纰漏,直接结婚得了,反正我也是非她不娶,这次的阵仗弄得这么大,直接背着她通知亲朋好友,来一场世纪婚礼!!求婚成功后,直接去婚礼现场,结婚!”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