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不开玩笑了,你是不是心里真的没他张耀阳了?没有的话,我肯定揍他,我不揍他,都是他*出来的。”高飞终于收起玩笑,正色道。

  “哎呀,好啦好啦,我承认还不行么,就是单纯的吵架,这几天气也消了,就等他回头来求我呢,你们也知道,我跟他这么多年的感情了,哪是能说放下就放下的,我只是看他最近不仅学会顶嘴也知道骗我了,我得治治他而已,但是,你们不许告诉他袄,他不回来求我,我肯定不能理他。”

  说完迟小娅一眨不眨的看着方柔。

  方柔笑了:“你看我干嘛呀,我又不会告诉他的。”

  “这里面就你最没准了,张耀阳一个电话你就什么都给交代了。”

  “嘿嘿。”方柔吐了吐舌头,挺可爱的嘬了口吸管。

  “小柔柔,你是跟我一伙的,这次不能在站他那边了,现在布收拾明白了,以后结婚没个治!”

  “嗯嗯。”

  冉清柠一听,双眼放光:“丫丫姐有道啊,有空你教教我御夫之道。”

  “小事~”

  这一群人晚上吃的挺开心,吃完火锅就去唱k。

  方柔说时间太晚了想回家休息了,就被丫丫拿话给点了:“柔柔,你跟张耀阳他们能呆一宿,到我们这就要睡觉了呗,吃醋了袄。”

  方柔连忙解释:“不是那样的,他们……他们……是喝多了没有司机,我才……丫丫你别误会我啊。”

  看着方柔窘迫的样子,迟小娅哈哈大笑:“逗你玩的,干嘛那么紧张,你是我的好姐妹,我怎么会误会你呢,多心啦。”

  方柔松了口气:“吓死我了,我真的担心怕你多想,毕竟。”

  “哎呦,柔柔,谁我都会多想,唯独你不会,真心话。”

  “嗯嗯。”方柔也没再说什么,等着求婚过后,一切都是一目了然。

  方柔实在不喜欢ktv那种娱乐性很强的场所,丫丫她们也没有强人所难,就送方柔回去了。

  最后这几个人在街上,丫丫拿出手机说道:“我们来个自拍吧,小飞你给上衣脱了,露出大纹身牛b一下下。”

  咔嚓!

  画面定格,上面有两个美丽的姑娘,以及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男人浑身都是纹身,看着特别社会!

  丫丫发了一条朋友圈,在上面写道:“我就是这条街上最正的妞!”

  ……

  方柔打着哈欠上楼,意外的看见门口坐着一个抽烟的男人吓了一大跳,仔细一看原来是我。

  “耀阳,你怎么在这儿。”

  “睡不着觉就过来呆会。”

  方柔将门给打开:“进屋坐。”

  随后又给我泡了一杯茶:“怎么睡不着啊?”

  “看见丫丫发的朋友圈了,她这会跟别的男孩子在一块玩,我……”

  “你说小飞他们?”

  我点了点头。

  “嗨,他们是请来参加丫丫婚礼的。刚才我们帮你试探丫丫口风来着呢。”

  “嗯?”我顿时精神了:“高飞他们是来参加婚礼的?”

  “对呀,他们都是丫丫的好朋友,肯定要来的,其它同学也通知了,不过都在保密,那些人都还在来的路上,不是你让铂叔喊得么,铂叔找我了,我就喊的她的同学呀,你想多了。”

  “原来是这样。”我松了口气,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越来越小心眼了哈。”

  “也不算,这是在乎一个人的表现。”

  方柔说话就是听着舒服。

  我抻了个懒腰:“今晚我就在你这住行不行?方便不?”

  “住呗,明天周六休息,咱俩正好一起去见我那领导,吃个饭。”

  “ok!”

  方柔的家里还是挺特别的尤其是那个小屋,采用的是一种叫纳米床,有点硬,不过对于我这种小时候睡炕的男人来说这种硬度感觉正好,睡起来还是很舒服的。

  方柔睡得很早,而我则是习惯性的失眠瞪着眼珠子看着天亮了才渐渐入睡。

  没什么好说的。

  次日,九点钟,我才慢悠悠的抻着懒腰起床,而方柔早就穿戴整齐的坐在那看电视。

  “醒了,吃饭吧。”

  “嗯。”我应了一声,直接坐在餐桌上,吃着方柔准备的挺丰盛的早餐。

  随后我们又一起去见了她的领导。

  “领导,这是我跟你提过的张耀阳,耀阳,这是我的领导。”

  方柔做着引荐人。

  我客气的伸出手:“您好。”

  “您好!”领导点点头,寒暄道:“早就听闻张总年轻才俊,没想到竟然如此年轻,跟柔柔是同学吧?”

  “嗯,一起长大的,呵呵。”

  我们寒暄落座,一桌子饭菜没人动,我则是直接进入主题说道:“领导,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要不是方柔我也不能有这次机会,所以我也就不绕弯子了,我想东北电视台那边,以及上海电视台这边全程转播,可以吗?”

  “你是方柔的朋友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可以是可以,但毕竟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而且东北那边我恰巧有个朋友,但你知道,这东西生意归生意,人情归人情,这个费用真的挺大的,柔柔跟你说了吗?”

  我点头:“说了,钱不是问题,但我想……”

  话未说完,我扭头看向方柔:“去帮我买包烟行吗?没烟了,呵呵。”

  方柔自然明白我是要将她支开,微微一笑便离开了。

  随后我才正式说道:“不过我想换个方式。”

  “哦?什么方式呢?”

  “我想往你们电视台投资。”

  要知道投资对于他们来说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存在,远比一锤子买卖要划算的多。

  领导眼睛顿时一亮:“张总这么大的公司竟然要投资我们?我能冒昧的问一下是什么原因吗?毕竟投资总归是有风险的。”

  “方柔。”我淡淡的说出口:“领导您觉得还能往下聊吗?如果您认为可行,咱就往下聊,如果您觉得不行,就按照之前说的办,不过您放心,除了必要花的钱以外,该属于您的那一份一分不会少!”

  领导此刻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往前探了半个身子:“你的意思是给方柔升职?”

  “用你所能动用的权力给她最好的职务。”

  此刻我跟这名领导之间的关系俨然已经换了身份。

  之前我可能是求着他的存在,但是我若是他们电视台追加投资,那么我就是他的领导,是他的财神爷,他得巴结我!

  所以现在我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敢问您能多少投资?”

  “我要做就做第一,自然是你们这里最大的投资商!你如果有兴趣,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回头我将更详细的方案派人给你送过去,不过这事咱们要保密,我不想让方柔知道。”

  “明白明白,方柔能遇到你,也是她人生中幸运的事了。”

  “不,是我能遇到方柔是我人生中的幸事。”看了眼窗外,方柔已经买烟回来了,我又道:“不说这个了,方柔回来了,咱们直接聊聊电视塔转播的事。”

  “好!”

  ……

  半个小时后,我与领导握手再见,全程聊的都很不错。

  方柔有些疑惑:“乖乖,一向高高在上的领导怎么见到你就跟下人是的,全程在巴结你的感觉呢?”

  “我帅呗。”阳哥呵呵一笑,随即大大咧咧的搂着方柔的肩膀:“走,上车聊!”

  不远处的还没走开的领导,看见我跟方柔的亲密动作,心想,明白了,看来两个人真的是情侣……

  而我也是特意让他误会的,这样一来,以后在电视台肯定会更照顾方柔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不无道理。

  “去哪儿?”方柔问道。

  “全员大集合,彩排,迎娶白富美!!!”

  阳哥豪气的说道!

  “好耶,你俩终于要结婚了,哈哈。”

  方柔开心的拍手叫道。

  ……

  片刻后,我爸我妈他们那些大人听完我的话以后全都愣住了。

  我爸声音都哆嗦了:“啥玩意,要结婚了??”

  “昂,求婚完事直接结婚,这几天跟丫丫冷战其实我的一个小手段,为了惊喜!嘿嘿。”

  我妈松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俩又要黄了呢,你个臭小子,玩的挺浪漫,谢天谢地,我儿子终于要结婚了。”

  说话间,我妈竟然哭了起来。

  “丫丫父母他们呢?我们还没坐在一起交谈。”我爸到是冷静的多,直接点出重点。

  “丫丫的父母已经让我偷偷的请回来了,我想的是今天晚上你们就聚在一起聊聊,不过我跟丫丫都没什么可说的,你们就是坐在一起吃点饭啥的,人家有啥要求,咱全都同意就完了呗。”一般来说,在金钱这一块不出现问题的话,双方父母自然不会出现谈崩的画面,只能说越聊越好!

  顿了顿我又说:“爸,今晚你就悄悄的该吃饭吃饭,该干嘛干嘛,所有人都让我给接过来了,事情也都办好了,你们到时候只要等着吃饭看你们儿子结婚就完了!!”

  “这小子终于是长大了,什么都安排完了,可以的。”赵心对我竖起大拇指。

  “那不行啊。”我爸忽然说道:“你这他妈整的这么突然,我连个新衣服都没买呢!!不行,杨彩,我们去购物,整身帅气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