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熊玩意整的这么突然我都没准备,气死我了。”我妈直接急了。

  “熊玩意不知道女人购物,做头发需要时间吗,早点说啊。”智允小妈也跟着急了。

  “我说我媳妇怎么一大早就跑去做头发了呢。”王禹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

  “就你媳妇好,估计在耀阳心里瑶瑶才是她亲妈!”我妈略显吃醋的说道。

  “没茅台!本来瑶瑶就是亲妈。谁知道浩哥跟瑶瑶在大山里那几年,有没有生孩子。”王禹龇着压乐道。

  赵心当时就无语了:“你这孩子好像tm虎。”

  刘鹏跟着摇头:“见过虎的,就没见过这么虎的,来,你看天上。”

  “天上?”王禹抬头。

  “虎b朝天看到没?”

  “我滚你们大爷的!!”王禹特别委屈:“我这不是开玩笑么。”

  “谁开玩笑还用媳妇开玩笑?”

  “我看你们天天都用媳妇开玩笑。”

  “我们用媳妇开玩笑也只是说,*你媳妇,头一次见到说自己媳妇跟别人生孩子的,不是虎是啥!”

  众人给王禹咔咔一阵埋汰,反正我禹叔这么些年也习惯了,最主要的就是嘴笨,说不过他们。

  气氛挺好的。

  随后这帮人全都去置办新衣服,回家准备大红包去了,到时候我又能咔咔的收一顿大红包了。

  在我千叮咛万嘱咐的情况下,一定要隐瞒丫丫,这帮人答应的老好了。

  晚上的时候,为了尊重,我爸跟迟江霖一起去机场接的丫丫的母亲,随后这帮大人坐在一起开心的畅谈着,当然了,本来是两家亲家坐在一起聊天的场景,身为我的这些干爹干妈们全都到场,各执己见,却没有一个红脸的,反而气氛越来越好。

  这也从侧面反应出这帮人的友情真心让人羡慕。

  而丫丫的初中同学以及高中同学,老师也都被我全部请过来安排在酒店,并且报销机票!

  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谁也别说谁跟谁好,两个人就算是在学校里玩的超级好,进入社会以后,不在同一个圈子里,哪怕就是结婚,在网络这么发达的社会里,一个红包,一个支付宝转账就轻松搞定,没人愿意长途跋涉的过来,除非关系特别特别铁的那种。

  但我想给丫丫全世界最好的婚礼,我就给他们报销机票,他们一看我这么有钱,来这边肯定是好吃好喝好玩的供着,就当免费旅游了,所有基本上能联系上的,能请动的也都请来了,有的实在是不能过来的那就没招了。

  但总的说来了百分之七十,这就够了。

  这时,我看着黑压压的众人,说实话除了杨声威,陈辉他们几个老面孔我还能认识以外,其它人都是脸熟,但真叫不出名字了,变化还是挺大的。

  初中十三四岁,那都是十年前了,小孩子也都长成大小伙子了。

  而丫丫那些高中同学我更是一个都不认识了,但是这帮人还是都是笑呵呵的看着我。

  我对他们说:“同学们,明天早上呢我就跟咱丫丫正式求婚啦!”

  众人一阵欢呼,吹口哨,说丫丫能找到我真幸福之类的话。

  我微笑着看着众人继续说道:“我曾经很隐晦的问过丫丫,她说她以后在想东北那边生活,而我们在这边有一套房子,所以就没买新房,今天晚上呢,我恳求大家谁也别发朋友圈,什么都不要发,不想让丫丫看出任何蛛丝马迹。”

  “没问题。”

  “必须的呀!”

  众人连连响应我,他们不会傻到去不相信一个开着保时捷,大公司的老板会买不起房子这一说,并且我们老张家在h尔滨还是很出名的。

  “嗯,还有个不情之请,因为确实太匆忙了,平常又是丫丫在家还不能让她出来,我就想今晚找个理由给她骗的不让她回家,然后我们偷偷的过去,将她的房子布置成新房,大家帮着贴喜字,吹气球啦,等着明天婚礼结束,你们也都别急着走,我一定给大家招待的满满意意的,行不?”

  “欧拉老铁,丫丫是我们上学时的女神,能看到她嫁人真的很开心,这几天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肯定配合。”一个戴着眼镜露着大板牙一瞅就是那种特幽默脾气特好的男孩开口说话了。

  “嗯呐!”众人再次相应。

  “真的谢谢各位了,那这样。”我拿出钥匙丢给帅儿子:“丫丫家她熟,你们安心等我电话,然后让帅儿子带你们过去,我那边还有事要处理,结婚一次实在太忙了,今天招呼不周,大家莫怪哈。”

  “不会不会的,您忙!”

  忽然有个女孩子激动地站起来指着我说:“原来你就是张耀阳。”

  我一愣,笑道:“咋的了?”

  “丫丫上学时死活不找对象就是因为一个叫张耀阳的男人,是你不?”

  “必须是我呀。”

  “哈哈,真好,青梅竹马,哎呀,我又相信爱情了。”姑娘花痴的样子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

  另外一边,丫丫穿着连衫帽,露出小蛮腰,下身是潮牌黑色宽松长裤,配上黑色高腰平底靴子,整个人看上去是那么的青春,那么的酷。

  她在跳舞机上各种自信的做动作,惹得旁边的路人全都在拿手机拍照。

  丫丫不仅不怵反而跳的更自在更放松了。

  “清柠你去跳一会儿,我有点累。”

  从跳舞机上下来以后,丫丫插腰喘气冲入冉清柠说道。

  “好!”

  而冉清柠则是白色上衣短袖,配上一条彰显身材的紧身牛仔短裤一双白色平底鞋,虽然普通,却看上去极为性感。

  本来那些人在丫丫不跳以后欣赏不到女神的美在心里都感到小失望之际,冉清柠的出现再次弥补这个空缺,这帮人又活跃起来。

  丫丫用小手扇着额头上的汗水冲方柔问道:“帅儿子今天咋没来?”

  “我不知道啊。”方柔是我派过去监督丫丫的存在,今晚说什么都不能让她有一丝察觉!

  丫丫耸耸肩,倒也没在意。

  方柔眨了眨眼睛:“丫丫,你今晚能去我那睡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