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的这么大么!

  片刻后,当楼道里这些新娘再出现时,身高,身材,衣服,全都一模一样。

  我勒个滴乖乖,我整个人都懵掉了,这咋选啊。

  “姑娘们,手伸出来吧。”

  随着冉清柠的一声话落,这些新娘子们统一将手伸了出来。

  我扭头看向高飞:“飞哥你媳妇啥时候叛变的?”

  高飞一阵无言:“阳哥,我也是刚知道我媳妇是无间道。”

  “叛徒。”我恶狠狠地瞪了眼冉清柠。

  “略略略。”冉清柠冲我挺可爱的吐了吐舌头。

  “哥,我帮你,丫丫姐的手我应该有点印象。”晨曦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赶了过来。

  “兄弟姐妹们,给我寻找迟小娅!”阳哥一声高呼,众人蜂拥而上,我们开始寻找丫丫之旅。

  丫丫这个妞儿是真的狠,这些手全部长得差不多,肉眼实在很难分辨。

  即便就算让我们拿相机拍下来真的去对比,也很难对比出来。

  这些姑娘们都喷了迟小娅平常喜欢喷的香水,味道一样,长相一样,身高一样,手都很像,这让我怎么玩?

  我瞪着眼珠子看了半天,也没能分出个所以然出来。

  “丫丫手上有没有什么小记号?”

  “没有。”

  “这咋办都长得一样啊。”

  “不行抢吧。”一直没说话的段宏楠说:“丫丫姐早有所防备让我们根本找不出来是谁,眼瞅着吉时快要到了,咱们这样找下去根本不是办法。”

  对,丫丫剑走偏锋,咱们干嘛还傻呵呵的按规矩办事,反正丫丫婚纱已经穿好,咱们一人一个老爷们扛一个新娘子直接上车,看看哪个是丫丫,咱们就用哪个当婚车就完了呗。“潇洒哥跟着说道。

  “就他妈这么办!!兄弟们,给我抢!!”我高喊一声,随后一帮人蜂拥而上,一家扛着一个新娘子就往车里塞。

  有的给开门,有的往里塞。

  新娘们想挣扎却拗不过我们这些男人的力气,只好乖乖就范!!

  “挨个检查,为了防止她们跳车套车,车给我跑起来,谁车里有丫丫谁给我将车锁死靠边停,开车!!!”

  “我去,你们土匪嘛。”冉清柠顿时无语了。

  “阳哥,没有。”

  “姐夫,没有。”

  “哥,没有。”

  ……

  六十多台车里,几乎全都回答没有。

  我愣住了,咋没有呢??

  妈的,难道又被耍了??

  “人呢?”我冲副驾驶的冉清柠问道:“丫丫不在这个新娘团队里??”

  冉清柠哈哈一笑:“你们这群人的智商是真的低,丫丫刚才都穿着红色百万婚纱在你面前出现过一次了,而这些新娘都是穿的白色婚纱,身上也没有任何金银首饰,你不会真的相信丫丫吃饱闲的换两套婚纱吧?”

  我靠,真的被耍了。

  我这脑子,光顾着兴奋了,我就觉得刚才好像哪有不对劲。

  “她人呢?”

  “傻样,你说呢?当然是在酒店等着你迎娶呢,丫丫姐说了,娶她可不能随随便便,该走的礼仪一定要走完,从楼上要背下,然后在给背到楼上,你没发现高飞,铂叔,潇洒哥,丝袜平他们人已经没了吗??整黄豆准备打你呢。”

  “我靠,这几个小子啥时候也被策反了??”我特么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在刚刚啊,你个傻子。”

  “妈的,在哪个酒店你总得告诉我吧?”

  冉清柠哈哈一笑:“看你表现喽。”

  我立马从兜里拿出一个大红包:“美女,请笑纳。”

  “谢谢帅哥。”冉清柠微微一笑:“跟我走吧。”

  紧接着我又拿出一个红包给她:“美女丫丫还有什么阴谋诡计你敢不敢提前告诉我,让我有个准备,这新娘娶的太被动了。”

  冉清柠笑的眼睛都弯成月牙状了:“收买我昂?”

  “嗯哼!”

  ……

  就在一个多小时之前,丫丫穿着百万婚纱对我说完以后,她就跑回楼上了,紧接着打开窗户顺着早已准备好的消防车长梯爬下去了。

  紧接着丫丫迅速上了车:“快走,回酒店!!”

  然后一帮人呼啦啦的回到了酒店,化妆师化妆,做头发,她需要在我找她的这段时间里完成。

  所以就在我还在分哪个是丫丫手的时候就已经中计了,丫丫早撩了。

  而高飞他们什么时候叛变的呢,是我瞪着眼珠子分不清哪个是丫丫手的时候冉清柠偷偷跑到高飞身边跟他说了实话,然后高飞几个人迅速一串愣,就提出让我抢新娘的手段,等我们上了车开跑以后,这帮小子直接奔着酒店那边去了。

  “那不对呀。”我忽然想到这个流程不对:“你说高飞他们去等着打我了,那我去酒店娶丫丫谁帮我撞门??”

  冉清柠两手一摊:“不好意思,小飞说他们是丫丫家的娘家人,不跟你是一家人。”

  “靠,这帮小子……”

  还好,我有一帮同学在,他们帮我对付那几个“叛徒”也够用了。

  于是我们一帮人又辗转去酒店,可让丫丫给我们折腾懵了。

  就当我们浩浩荡荡在车上走的时候偶,不远处有一台很低调的奥迪A6l被迫停在路边等我们先过。

  “嚯,现在的年轻人结个婚排场够大的啊。“常书*面目表情的看着众豪车依次掠过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给王威打电话,这事办的太不靠谱了,明知道咱们今天过来,竟然还有敢超我们车的。”开车的暴怒说着就要给王威打电话,谁不知道gj领导人过来后,所有车都是要靠边不准挡车的。

  况且这两个人张口就是直呼王威大名,想来官衔一定在他之上(具体的咱就不提了,太敏感的直接略过。)

  “不用,年轻人结婚嘛,可以理解,我们也不急,等一会儿吧。”常书*不在意的摆摆手。

  前面开车的人便不在好说什么,只是脸色非常不好看。

  等了十来分钟左右,众豪车逐渐散去,这两个人才开车向zf那边走去。

  等到他下车以后,刚刚的司机立马掏出电话打给王威勃然大怒道:“王威你怎么事,知不知道刚刚有豪车给我们的车別在路边了??是不是太嚣张了点?”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