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麻木的点了点头,心里一直惦记着皇妃,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跟丫丫说,老他妈纠结了。

  “一会儿我会问你们几个问题,你们提前想好哈,到时候我会问户口本归谁呀,你就说当然是归媳妇啦……”

  司机交代半天,我是一个字都没听见,看着时间一点点走,心里愈发的焦急。

  “耀阳你总看时间是不是有事?”眼尖的丫丫看出了疑惑向我问道。

  “……”我沉默不知道该怎么说。

  “怎么了,跟我说说,还是你不舒服?”

  “丫丫……我。”

  “恩,说。”丫丫用一种鼓励我的眼神看着我。

  “……!”我真他妈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于情于理都不对。

  “你别告诉我,你后悔了。”丫丫是笑着说的这句话的,眼里却是有点害怕了,有一种人有恐婚症,他们会在结婚前乃至结婚的那一刻心里出现惶恐,不安,甚至是悔婚的状态。

  “我……这个……哎。”

  “不行,你想悔婚晚了!!”丫丫揪着我的耳朵就往台上拎,生怕我跑了。

  “是这个,你看。”我将手里的视频发给丫丫看。

  “什么啊?”丫丫疑惑的打开视频,紧接着就不说话了。

  “咋办?”我迷茫的看着她,希望丫丫能够给我一些好的建议。

  丫丫忽然向我问道:“如果你不去,依照你对她的了解会自杀吗?”

  我点了点头:“她跟我经历过生死,在死亡面前从没有畏惧过,也跟我过了这么多年,哀大莫过于死心,死不死我不清楚,肯定会消极。”

  丫丫神色黯淡:“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她也是个可怜人,你去吧,婚礼延迟,但别太久。”

  “什么?”我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丫丫嘴里说出来的,她这么的善解人意,宁愿委屈自己的婚礼吗。

  “性命重要,我不想在我们结婚高高兴兴的这一天,你还心不在焉的,结婚十一点结婚也行,十二点结婚也行,一点结婚也行。”

  无比感动,抓着丫丫的肩膀很认真的说:“谢谢你,丫丫。”

  丫丫眨着大眼睛看着我:“最重要的是……你要回来。”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等我。”

  ……

  铂叔叼着烟过来了,问道:“你怎么没跟他一起去?”

  “因为我相信他可以处理的很好。”

  “要结婚了这小子跑哪儿去了?”看着我迅速离开,我爸过来好奇的问了一句。

  “个人情感。”

  “咋的了?”

  “皇妃那小丫头玩自杀呢。”

  “我去。”我爸瞬间就感觉头大了:“怎么我们老张家结个婚这么困难呢。”

  “你咋不说你们老张家都是情种。”我妈挺来气白了我爸一眼:“你教出来的好儿子!”

  紧接着我妈又宽慰丫丫:“没事,我只认你这个儿媳妇。”

  我爸不乐意了:“你儿子有出息的时候就是你儿子,每次做坏事的时候就是我儿子了,不公平。”

  我妈不理他,而是对丫丫说:“他们老张家的男人从他爷爷那一辈开始感情的事就没处理明白,我觉得你应该过去,有时候相信一个人跟放任一个人是两码事,你总不会想像我一样二女共侍一夫吧。”

  接着我妈又小声对丫丫又说:“咱俩不一样,我得过重病,保不准哪天病情复发,我让他跟智允其实也只是怕万一哪天我走了,你张浩叔叔会孤单,而你不一样了,你们还年轻,什么毛病都没有,再加上你这刚烈的性格肯定不允许我儿子娶俩媳妇,我觉得你应该过去,我儿子我了解,在感情上处理的一塌糊涂,每次都是嘴硬心软。”

  丫丫犹豫片刻,还是没动弹:“他能回来,怎么样都会回来,若是回不来,怎样都回不来,即便现在我给他抓回来了,以后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跑开,如果这一辈子我每天都要活的小心翼翼,这份感情不要也罢,我不想活的那么累。”

  说完丫丫有些神情落寞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我爸则是没太当回事,捧着手机对丫丫说:“儿媳妇王者荣耀干一会不?”

  我妈给了他一巴掌:“什么时候了还玩游戏,没个正形,我都愁死了,谁嫁给你们老张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有啥愁的。”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没心没肺。”

  “我那不是让儿媳妇玩玩游戏,转移心情嘛,你看她在那干上火你忍心啊。”

  两个人说着说着就要吵架。

  “我懒得理你,不行,张浩你跟我去找他,就是打也得打回来。”我妈坐立不安,心里很是惶恐:“还儿媳妇呢,你儿子很有可能到最后一个捞不着。”

  我妈越寻思心越慌,拉着我爸就往出走。

  “别去了,没用。孩子感情上的问题就让他们自己处理好了,你老参合干什么,当初要不是你参合,你儿子早就跟金叶那个小姑娘结婚了!”

  ……

  另外一边,我着急忙慌的给皇妃发视频过去,对面很快就接了。

  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个哭红双眼,面色惨白的姑娘,头发很散乱。

  “你在哪儿,我去找你。”皱着眉头,我急切的说道。

  “我?在家啊。”

  “等我。”

  说完我便挂了电话,脚下油门直接轰到底。

  幸好昨天跟交警队那边沟通完了,这条路上的车暂时封堵一天,再加上婚车前面的车牌号也都用百年和好这个贴给贴上了,一路上几乎可以说是畅通无阻。

  咣当!

  推开皇妃家的门,便看见皇妃一脸绝望的坐在地上,周围都是空的啤酒瓶子,被鲜血染红的手腕看上去极为刺眼,宛若一朵凋零玫瑰,看上去凄惨至极。

  “真他妈服你了。”

  我立马抱起皇妃就往外走。

  “你来了,你还是在乎我的对吗?”

  皇妃凄然一笑,嘴唇已经干裂,往日酷酷的劲头早已不在,说到底也只是个女人罢了。

  “你为什么这么傻。”

  紧紧的捏住皇妃的手腕,不让她流血,抱上车就往医院跑。

  皇妃忽然紧紧的抱住我:“张耀阳我不能没有你,自你离去后,紫荆花的颜色变淡了,多少次我试图忘记你亦是徒劳,你是清冷月光下探丸取命的刺客,你是烟雾缭绕中静燃犀角的阴阳师,你存活在我记忆的最原始的荒原,可淡不可忘。”

  我忍不住流下眼泪,皇妃不是一个矫情的人,她能说出这样的话,足矣见得她有多么放不下这段感情。

  “不要说了,我们去医院。”

  “不,我要说,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七年的感情你难道就忘了么,张耀阳你真的真的好狠心,哪怕我做错事了,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转身就可以投入一段新的恋情中,也许是我自作自受罢了,当初的你可以轻而易举的离开小仙女转身投入到我们的感情中,我早就该想透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好恨我自己,为什么放不下你,放不下这段感情。”

  任凭皇妃说什么,我都没有在参与回答,不管我说什么,对她来说都是伤痛。

  转眼间就到了医院,我抱着她就往楼里跑。

  皇妃拼命的想要挣脱:“我不去,你让我去死,没了你的日子生不如死。”

  “别说傻话我这不来了么!”我皱眉呵斥道!

  “你来了?你不走了吗?你跟迟小娅没有结婚对不对,你来了,那边就没结婚了,所以你还是爱我的对不对,我要你回答我,你回答我了,我就乖乖的跟你去医院。”皇妃放弃尊严,放弃一切,在这哀求我。

  可我又怎么能忍心一次次伤害她呢,如果我回答是,她的情绪怕是如坐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这样只会对她造成更大的伤害。

  如果我回答不是,她必然坚决拒绝治疗。

  我低头看了眼她的手腕仍然在流血,脸色苍白如雪。

  “你不说话了,你是来哄我的,你给我送进医院后你还是要走的,呵呵呵,我不用你管我,我也不治疗了,就让我死了算了!!你去结婚吧。”

  我抬头看着路过的大夫吼道:“救人,救人,在那围观看他妈什么呢!!!”

  就在我分心之际,皇妃猛地推开我,转身就跑。

  我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去追她,而她没跑步,由于失血过多,眼前一黑直接倒在地上。

  “皇妃,皇妃,你别吓我!!!”

  我猛地爬了过去,将皇妃抱起来。

  这时大夫走过来急道:“快点跟我进屋!!”

  由于皇妃情绪非常不稳定,大夫给她打了镇定剂,一般人在这种的情况下会什么都不知道,当你醒来的时候就会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香甜的梦!

  可是皇妃在梦里仍然喊着“张耀阳求求你不要离开我的话。”

  如此卑微的皇妃是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的。

  我内心异常挣扎的低着头坐在那,我不知道该不该走,丫丫还在那边等着我回去呢。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病人家属,你们刚刚的手机掉在地上被人捡了起来。”

  大夫将手机递给我,而我则是看到皇妃正在看我们以前的那些从合照,从军营开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