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微微一笑:“当然,在成长的路上有些,陪伴跟引导更为重要。”

  我妈妈的话宾客们听不出来,但是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在我出生后因为一些原因她曾经离开过我一段时间,而在那段时间里每天晚上都是沈梦瑶当我的妈妈,天天哄我睡觉,可以说在那个时候我脑海里的印象她就是我的妈妈。

  “这孩子要让你上台呢,准备好红包了吗?”王禹笑呵呵的冲身边的沈梦瑶问道。

  沈梦瑶一脸激动:“能是我么?”

  “还能是你吗,把么字去掉,肯定是你,你自己心里也有数,不然打扮的这么漂亮?”王禹笑呵呵的说道。

  “切,等会再说吧,别打脸了。”

  看得出来,沈梦瑶在心里也是很看重这次的。

  我将目光看向沈梦瑶,后者一脸泪花,那是一种这孩子不白疼的表情,刚要开口,只见迟小娅拉着我就下台走到沈梦瑶身边,对,这样的行为对她更加尊重。

  迟小娅很幽默,她笑嘻嘻的开口:“我俩可是要改口了袄,这改口费您得破费了袄。”

  “哈哈哈。”众人都知道丫丫是故意开玩笑的,纷纷跟着这个机灵古怪的丫丫笑了起来。

  娶个什么样子的新娘子是最让人羡慕的,就是这种活泼俏皮的,不怵场合,敢想敢说的。

  “这太突然了,没准备呀。”沈梦瑶故意打趣丫丫。

  “没关系呀,有一种情比金钱重要,您只要承认我们是你的儿子跟儿媳妇就行,哈哈。”

  “哈哈。”

  沈梦瑶哈哈一笑,随后我跟丫丫领着她上台了。

  沈梦瑶想了一下,拿起话筒说道:“这孩子我从小就看他,对他一直视如已出,简直就是亲儿子一样的,甚至比我亲生孩子都感觉亲,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可能上辈子我们就是亲人吧。”

  顿了顿沈梦瑶搂着我的肩膀又说:“看着这个孩子从一个很小的尿炕王长大变成孩子王在到现在成了一家公司的老总最后到一个家庭的男人,看着他的变化我真的很欣慰,这个孩子孝顺,我真的很喜欢,多少次让张浩把这小子的户口挪我家里,让他跟我,人家两口子不干啊。”

  “拿走拿走,不要了。”爽朗的声音响起,我爸笑呵呵的摆摆手。

  “儿子跟我走不?”沈梦瑶扭头问我。

  “绝对跟你走啊,我早就想跟你走了。”我立刻回道。

  “哈哈。”沈梦瑶再次一笑,随后从兜里事先早就准备的一张银行卡:“既然你叫我一声妈妈,那我就绝对不亏待你,这张卡里有三百多,不多,希望你俩别嫌弃。”

  “这钱我们不要,但是这声妈妈我们是一定要叫的。”丫丫开口了:“您都将旗下公司交给耀阳了,这就是对他最大的肯定的,我们再要您钱,就是我们不懂事了。耀阳,叫妈!”

  话音落,我跟迟小娅一起对其鞠躬,声音无比响亮的喊了一声:“妈妈!”

  沈梦瑶瞬间泪奔。

  最后在沈梦瑶的坚持下,还是将这张卡塞给我们了。说如果这钱不接着,那她这个妈妈不承认。

  最后我们是在没办法就接受了,想想也是,沈梦瑶能给我买百来万的豪车,能把家族传承的公司交给我,又怎么会在意区区这三百万呢。

  不过丫丫说这钱还是不能要,等着过后买一个相应的东西将这笔钱变相还给她。

  玩笑归玩笑,她们对我们好,我们不能不懂事。

  随着丫丫的这句话,我愈发的觉得我娶了一个好媳妇。

  之后的时间我就跟丫丫给在座的宾客挨桌敬酒表示感谢。

  而潇洒哥等人他们在婚礼举行的结束之后就带着我们的那帮同学朋友去外面的饭店吃饭了。

  在我们东北有个习俗,那就是吃饭的时候请来的人在大厅里吃饭,同学要单独安排,等着一会儿我就会跟丫丫去那边喝的一醉方休。

  正常来说丫丫不该跟我去的,本来结婚就已经很累很折腾人了,但是这帮同学好多都是奔着丫丫来的,丫丫怎么着也得去陪着喝好。

  “你爸给我买的这个大奔驰确实不错啊。”这里面的豪华配置根本不是那种四十五万车内饰能比的,在一个我买车看内饰远比看外表来的重要。

  坐在车里如果内饰看着起来舒服,人的心情也会很好。

  “你牛b了,以后也有车了,不用抢我车开了。”丫丫心情非常的将大脚丫子搭在前面:“你可真行,背着我都给我妈从国外整回来了。”

  “废话,你结婚她不到现场能行么,这车就是你妈买的,咱必须得讹他们点呀。”

  “漂亮!”我跟丫丫结婚的准则就是三W点能坑他们点是点com!

  “老婆,嘿嘿。”一想到丫丫终于是我的媳妇了,我老高兴了,甚至还有点做梦般的感觉,抓着她的手我特幸福的说:“往后余生,咋都是你了。”

  “老公,嘿嘿。”

  “今天晚上是不是可以正大光明的睡你了?”我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题。

  “咋这么色呢你。”丫丫感到有些好笑:“我都是你的老婆了,你说呢。”

  “嘿嘿!!”

  “啥时候去领证啊?”

  “这个玩意说去不就去了么,咱俩是东北那边的户口,结婚得回那边去领。”

  “那也得抓紧领啊,万一你结婚后悔了,不要我可咋办,我岂不是白让你睡了?”

  “你这小脑袋寻思的是啥呢,这么大的婚礼都举行了我还不要你了,在娶一个我得花多少钱。”我笑着打趣。

  “不一样,还是给证领了我才能踏实点。”

  “有什么不一样吗?”

  “一手跟二手的能一样吗?要是咱俩离婚,上面就写张耀阳离异,你看看别的女人还喜欢你不?”

  “一样,老子有钱,我是富二代,小姑娘大把大把的往上扑。”

  “那是肤浅的女人,也都是奔着你钱使劲的女人,根本就不爱你。”

  “媳妇说得对,快给我拿跟烟憋死我了。”

  丫丫从包里翻出一盒玉溪。

  “火呢?”

  “没有啊。”

  “没有抽个毛,你当我是萧炎呢,自带骨灵冷火呢。”

  “别皮,跟前有超市去买一个呗。”

  将车停在路边,我迈步向超市走去:“老板来个火机。”

  “要多钱的?”

  “一块钱的就行呗。”我笑呵呵的先将烟叼在嘴里。

  “开着几百万的迈巴赫s600,就用一块打火机?”

  “哈哈,老板你挺有意思。”

  老板也是个愿意聊天的人,他笑呵呵的说:“我要是能开几百万的车,我非得用个好几千的打火机。”

  “那你真是钱多烧的,这玩意能打着就行呗。”

  话音未落,我看一下子就看见我车对面停了一台粉颜色敞篷奥迪,车上坐着的是皇妃。

  我愣了下,这么快出来了?

  心里咯噔一声,我连忙推门走出去。

  而此时迟小娅也下了车与皇妃对视着。

  我的呼吸开始变得凝重起来,完全不知道皇妃现在过来又是唱的哪一出。

  皇妃手腕上仍然缠着骇人醒目的纱布,我看着她没有说话。

  到是皇妃上下打量我们一眼:“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你穿西装结婚的样子,还真的是帅。”

  “你又想干什么?”迟小娅冷冷的问道。

  “怎么,你俩结婚都不邀请我的?”皇妃微微一笑:“别害怕,耀阳他不爱我,就算我在怎么玩自杀也都没有用了,这会儿特意赶过来祝你俩新婚快乐,百年好合,刚才想去现场的,怕给耀阳心里添堵。”

  “如果你真的是祝福我们的话,谢谢你。”丫丫的脸色缓和不少,可她紧紧抓着我的手我能明显感觉她心里还是慌。

  “不然呢,我还能诅咒你们不成,我皇妃没有那么坏,最后的机会我也试过了,没用就没用吧,希望你俩以后可以过得很幸福,丫丫,好好对他,再见。”

  说完,皇妃便上车走了,留给我的不在是那个酷酷的背影,看上去有些令人心疼。

  “请你一定要过得比我幸福,才不枉我狼狈退出。”

  皇妃看着后视镜里越来越远的我,神情爱上而又落寞,以后的日子就没有我们只剩我了,路该怎么走?

  “难受了?”许久,丫丫向我问道。

  “有点说不出的滋味。”

  “心疼吗?”丫丫看着皇妃离开的背景:“当年我去吉林找你,你跟小仙女在一起了,我走的时候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蓦然一愣。

  “有些时候命运这个东西真的挺可笑,兜兜转转回到原地,是不是应了那句话,如果最后是你,迟到一点也没关系。”

  “可是她的命运会怎样呢?”我不禁在想。

  “她是个好姑娘,以后一定会嫁给一个好男孩,而你们之间的故事就让它永远的藏在心里,掩于岁月。”丫丫温柔一笑,挽着我的胳膊:“老公,我们走吧,同学们一会儿该等着急了。”

  “好,媳妇我们走。”事到如今,只有向前看,正如丫丫所说的那样,我们之间的故事至于唇齿,掩于岁月。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