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口子叮咣一顿干,最终也没干出个所以然出来。

  不仅破坏了家庭,还伤了和气。

  所以干这个仗有什么用呢,在这里船长就多嘴一句,情侣之间可以冷战,千万别动手,没任何意义,我跟我媳妇现在干仗就是她骂她的,我不吭声就完了呗,等她气消了也就没事了。

  真的不用分清谁对谁错,日子还得照样过,赢了道理输了感情,亏!

  回归正题,小仙女没有大吼大叫,头发零散的坐在地上双眼无神,她后悔了,真的不该这么快就跟这个人结婚。

  可是既然已经领证了,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能离婚。

  这个男人也后悔了,他根本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动手打媳妇,也许在他的潜意识里就觉得,也不会离婚。

  李文彬咣的一声摔门离开,留下一屋子狼藉。

  小仙女一声不吭,回到床上默默的翻看手机,看着当年那个每天都逗她开心,虽然偶尔会凶她,但绝对不会动手打她的那个男人。

  也不知道当年的那棵树还在不在……小仙女无比伤感的回忆起来。

  那是一颗我曾经亲手刻上她名字的树。

  我结婚的当天夜里干仗的不仅是小仙女跟李文彬两口子,还有一对,那就是钟不传跟冉晨曦。

  晨曦在家里看着天色铁青的钟不传,想了一下,绕到他的身后搂着他的脖子说道:“亲爱的没准是我哥太忙了,就……就……给你忘了呢。”

  “呵!别解释了他谁都喊了,唯独没喊我,那就是把我当外人了呗。”钟不传一声冷笑。

  “可能是他怕咱们说漏嘴了呗,连我也不知道我哥事先要搞这个事呀。”晨曦说:“我对我哥就够重要的了吧,他连我都没说,你想想看,好啦,别生气了,不喊咱们就不喊咱们呗,能有什么的。”

  “是没有什么的,他拿我当外人就当外人,以后在商场上我们若是存在竞争到时候你别跟我说他是你哥就完了呗。”

  “钟不传,你怎么这么小气!”

  “对,我就是小气,我就是穷,我就是活该让你哥他们看不起行了吧。”钟不传带着情绪进了书房,将门砰的一声给关上!

  “这是哪跟哪啊。”晨曦见跟他说不通,直接回自己卧室睡觉去了。

  书房里,钟不传翻找着文件,既然你不拿我当兄弟了,在商业这一块我也没必要惯着你了。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是郭冰清打来的,钟不传挺烦躁的愣是没接。

  他不接不是没有原因的,而是真的很烦这个老女人,这个老女人一心就相中钟不传这个小伙子了,想要包养他。

  钟不传处处躲她,可是没办法,在商业上总是有合作,但这个女人一直都没放弃,天天缠着钟不传,这让钟不传很是无奈。

  终于郭冰清发来一条消息:“我限你半个小时之内来我家里,否则乐旗项目搁浅,我交给别的公司去做。”

  “草!就知道拿项目威胁我。”

  钟不传特生气的将手里的文件一摔,随即迈步往出走。

  “你今晚又不回来了吗。”听到下楼生,晨曦穿着睡衣走出来问道。

  “我回来不回来的有区别吗?”钟不传冷冷撂下一句话,便离开。

  “你站住。”晨曦走到钟不传跟前,抬头问道:“你外头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

  钟不传愣了愣:“冉晨曦!!!你有劲没劲。”

  “难道不是吗,那你这么晚出去干什么!别告诉我你是去谈生意,哪有这么晚谈生意的,上按摩店去谈吗?你也别告诉我找朋友去玩,你根本没有朋友。”

  钟不传怔了一下,心里泛起无限悲哀,即便有了今天的成就,周围的人全部都对自己阿谀奉承,可为什么自己却越来越孤单。

  钟不传瞬间有点急眼,有些疯狂的说道:“对!我的世界不需要朋友,只有工作和你冉晨曦就够了!!!我的朋友都是可利用的人,都只能是帮助我走上巅峰的,在这个利益熏天的社会里,哪里有个屁的朋友,从小到大我唯一认为的一对朋友他们又是怎么对待我的,你不是不知道!!冉晨曦我不用你提醒我,我也不用你埋汰我!!”

  “我埋汰你?钟不传我张念执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女孩子吗?你之前外面有女人,我原谅你了,你才好了几天,大半夜又出去鬼混,我说你难道不对了吗?如果咱俩不是男女朋友,你就是死在外面我都不带多问一句的。”

  看着晨曦的样子钟不传到了还是怕了,语气也柔软下来:“好,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让你知道,有个合作伙伴,就是总想挖我去她们公司的一个大老板,说让我晚上过去陪会她,若是不答应,之前谈的那个项目就要交给别人做,你也知道这些大佬的脾气古怪,说话必须顺着,在他们面前我就只能当一条狗,人家挥之则来呼之则去,晨曦我很累,希望你能理解我一下。”

  “大老板,女的?看上你了呗,不然大晚上找你能有啥事,你长得帅气,谁看见都喜欢!”晨曦的语气也软了下来,不难听出,晨曦还是在乎钟不传的。

  正应了那句话,我若是不在乎你,你爱干嘛干嘛去,谁会管?

  钟不传忽然就笑了,扶着晨曦的肩膀无奈的笑道:“一个四十岁的老女人就算看上我,我也不能从了她啊,我家里放着这么一个大美人我不要,我出去跟老女人鬼混,我疯了么不是,晨曦你要相信我。我给我们的未来去打拼。”

  “不传。”

  “嗯。”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知道你的感受,跟我来。”

  晨曦决定了,将自己交给他,省得他老出去乱搞。

  晨曦在学校里的时候总听说她们跟她们的男朋友这那的,多长时间啥的。

  几乎可以说整个学校里,敢说自己是厨女的也就晨曦一个人了!

  晨曦觉得挺对不起钟不传的,在这个时代,男女方面发生那点事是很正常的,自己也没必要非得守着不放。

  在加上身边的同学劝说,晨曦觉得有道理。

  咱们是情侣,你不给我碰,说明什么?百分十九十九的男人觉得你不是爱我。

  在一个,你不给我碰,好,那我出去碰别的女人总行了吧,总有人愿意给我碰的。

  同时男女身体结构也不一样,女人要是不那啥没啥事。

  要是男人就不行了,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事。

  根据某著名专家曾说过,男人一个星期两次对身体健康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晨曦觉得钟不传之前出去乱搞,也是自己这女朋友没做到位,一旦自己将自己交给他,也就没事了。

  再者,晨曦觉得自己最近好像越来越不喜欢钟不传了,她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姑娘,所以她想着是不是将自己毫无保留的付出给钟不传以后,就能踏实的跟他过日子呢。

  别问我为什么晨曦有这样的想法,女孩子的心思就是这样千奇百怪!

  “干什么?”钟不传还没明白咋回事呢,就让晨曦给拉卧室里去。

  晨曦满脸通红的将灯给关上,羞涩的说:“我不会,你自己整吧。”

  钟不传愣了下不可思议的问:“你是要将自己交给我。”

  晨曦“嗯”了一个比蚊子还小的声音:“我想过了,你在外面乱来都是我的不对,只有把自己交给你,你才会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钟不传舔了下嘴唇,毫不夸张的说,钟不传几乎每个夜晚都是搂着晨曦内衣在中幻想中睡着的。

  这冷不丁真的要交给自己了,还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一事实。

  他舔了下嘴唇问道:“晨曦你是认真的不?”

  “这种事还有开玩笑的么。”晨曦更加的羞涩了。

  “行。”钟不传看了眼时间:“这是个很神圣的时刻,对待你不能像对待其她女孩子那么随随便便,你等我去会会那个老女人,等回来在要你,还算数不??”

  “你只要你在外面规规矩矩的,什么时候都算数!”

  “好!媳妇我爱你,你就是我的一切。”钟不传亲了口晨曦的额头挺开心的离去。

  “果然跟同学她们说的一样,男人在乎的东西其实并不多,金钱,地位,豪车,美女。”晨曦松了口气,别说,刚才还真挺紧张的。

  ……

  “我媳妇果然还是爱我的,哈哈哈。”钟不传开着车哼着小曲,心情别提多开心了,当下便将手机的那些外围女全部给删掉!

  车子像是黑夜中的一道闪电,嗖的一声蹿了出去。

  叮咚!

  钟不传摁开了郭冰清的家门,后者穿着睡衣露出白大腿看着上妩媚至极,不过钟不传对这种老女人真的没有任何兴趣。

  “郭总你找我什么事?我女朋友在家怕黑,我只能出来一会儿就得回去。”钟不传没进屋,站在门口尴尬的说了一句,眼睛也不敢往郭冰洁身上看,倒不是怕忍不住,而是怕自己吐了。

  “外面风大,进屋聊。”郭冰清一把拽住钟不传手就往里面拉。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