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不传极不情愿的走进屋内,一脸尴尬的坐在沙发上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这一切郭冰清看在眼里,她笑了笑,故意坐在钟不传身边,手有意无意的摸向钟不传的手:“昊延,你知道的我一直很得意你。”

  钟不传尴尬一笑,往旁边挪了一步:“谢谢郭总得赏识,我会努力的。”

  “哎,没人的时候叫我冰清就行了。”郭冰清白了他一眼,挺不乐意的妩媚道。

  “嗯。”钟不传点了点头:“不知道郭姐……”

  “冰清。”

  “冰清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我的女朋友胆子小,自己真的不敢在家,您也知道我那房子比较大,显得空旷,她躲在卧室饿了都不敢去厨房找吃的,我怕她……”

  “嘘!”郭冰清用食指挡在钟不传的嘴挺魅惑的说:“虽然我四十岁了,可我的身材并不输给那些二十岁的少女,对吗,好多人都说我老了,但我不服,我觉得我还年轻,不传,姐姐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吧,我会给你荣华富贵。”

  “冰清姐,你喝多了。”钟不传奋力推开郭冰清走到一旁,拘谨的站着。

  郭冰清不在意的微微一笑,随即就那样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慢悠悠的点了一支女士香烟:“钟昊延我问你,你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别告诉我就是为了那个叫冉晨曦的姑娘?”

  “就是为了她!”钟不传毫不犹豫得回道:“我努力奋斗就是想让她过得好一点,可以不用跟我吃苦。”

  “窝囊!”郭冰清脸色一变:“好男儿大好青春,放着大好前途不去努力奋斗,竟然为了儿女情长而耽误自己的一生。”

  “我现在也有好的前途,也能为她奋斗。”

  “幼稚!”郭冰清说:“你现在奋斗,在秦氏集团名下充其量就是个副总,无论你怎么跳槽,你都是副总,得到的也许只是比现在的工资高一些而已,但那有什么用呢?当然,你可以掌握人脉后就去创业,但你从一家小公司发展到大集团你需要多久?十年?二十年?届时你多大?我再说句不好听的,那个姑娘现在还小,而你整天忙碌,如果哪天她经受不住寂寞,跟你分手了,你就不奋斗了吗?为了女人去奋斗只是你的一个借口而已,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应该先创业才成家,钟昊延,我说句不好听的,等你成功的那一天,别说找你一个这样的女朋友,就是十个百个也只是你点点头的事,你喜欢被人施舍还是主动去施舍别人呢?“钟不传僵硬在原地,一时间无数个问号充斥在自己的脑海里。

  如果没有晨曦,我还奋不奋斗。

  即便走到今天,我得到的这一切还是别人施舍给的。

  我在怎么混也只能是个副总。

  等真正做大做强那一天,十年还是二十年?

  晨曦若是跟我分手了,我又该怎么办!

  晨曦跟我结婚了,我不也得奋斗,但我还是原地踏步。

  不管自己怎么努力,别人还是看不起自己。

  只有真正将他们给超越掉,别人才能仰望自己。

  张耀阳,迟小娅,不就是有一些好的背景才比我牛逼么,如果自己也有很强的背景绝对虐他一百个来回不带拐弯的。

  不得不说,郭冰清能当上一个企业的老板不是没有原因的,她的话句句扎心,直击钟不传最敏感最脆弱的那条神经。

  弹了弹烟灰,郭冰清慢慢站起身,将钟不传给推倒在沙发上冲她吐了口眼圈,接着坐在他的腿上冲他继续说道:“而眼下你将有一步登天的机会,只要你跟了我,公司全部交给你打理,我退居二线,辅佐你在s海这边称雄!以你的才能绝对能带领我的公司越做越强,不客气的说我的公司可以跟秦氏集团并驾齐驱,有我给你保驾护航你至少奋斗二十年,你用你帅气迷人的脸蛋去换一个未来,很值得,对吗。”

  郭冰清奋斗了大半辈子,钱已经不缺,缺的就是寂寞,她想找个钟不传这样帅气的小白脸包养他,这就够了。

  万人之上的超级大老板,足矣比肩秦氏集团的郭氏集团!这让野心勃勃的钟不传怎么能拒绝。

  一直以来,他以为奋斗的目标就是晨曦,可随着时间流逝,他发现晨曦也只是普普通通的女孩儿,除了好看点也没什么特殊的。

  青春易逝,容颜易老,自己真的会守着晨曦过一辈子吗?

  还是等到自己有钱以后,正如郭冰清所说的那样,大把的不输给甚至比晨曦长得还好看的女孩子往上扑。

  现在的自己玩的都是一些外围女,三流明星,等到自己真正成为一方枭雄后,一线女明星不也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男人所谓的忠贞是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女人无所谓忠贞,忠贞是因为受到的引诱还不够。

  郭冰清的要求只有一个,钟不传必须跟晨曦分手而踏踏实实的跟着自己过日子,自己真的会将公司全部交给钟不传,并许诺给钟不传弄到一个s海本市的当地户口,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都求不来的东西,让钟不传这种狼子野心的人碰见了,又怎么会错过!

  当下钟不传便没有任何犹豫抱着郭冰清上楼了。

  ……

  次日,丫丫的家里,不,准确的说我们的家里。

  按照我之前所想的画面,我跟丫丫应该是在浪漫阳光的照耀下慢慢苏醒过来,看着依偎在怀里的丫丫我轻轻的吻了她额头一下,腻腻的说:“宝贝起来吃早餐了。”

  丫丫则是小鸟依人的说:“不嘛,人家还没睡够呢。”

  然后我看着床单上的红色笑了笑,拿到卫生间将其洗净。

  但……那只是童话。

  真正的画面是这个样子的,凌晨四点,当所有人还在梦乡的时候。

  我拿着锤子叮咣的敲着木板,嘴里抱怨着:“这什么破床啊,你在哪儿买的,我非得找那老板算账不可。”

  丫丫坐在椅子上,嘴里磕着瓜子白愣我一眼:“你也是牛逼,我头一次听说结婚能给床干塌的,你这是憋了多久,渴成这样呢,就跟没见过女人是的!”

  “你别在那叭叭没用的,过来搭把手,给钉子给我拿过来,我看看还能组装上不。”

  “真是服了你了,I服了U!”

  等于说我之前跟丫丫折腾大半宿,而后半宿一直到天亮的时候在修床,后来实在困急眼了我俩就跑那个屋去睡了,等到睡到差不起来的时候接着修床,我勒个乖乖。

  直到当天下午一点钟的时候,才折腾结束,我俩一起下楼吃的砂锅饼店。

  下楼的时候挺有意思,丫丫走路一瘸一拐的,疼的要命,这让我更加的相信我是丫丫第一个男人。

  丫丫问我:“我们去哪儿度蜜月?”

  “我只有七天假,你看着弄,你说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妇唱夫岁呗。”丫丫笑呵呵的在我碗里夹了一块为数不多的肥牛。

  “那不可咋的。”我寻思上丫丫碗里也夹一块肥牛呢,发现里面除了酸菜啥也木有,这丫头看来是真饿了,吃的也太快了。

  “先去回h尔滨吧,把证领了,这个是大事。”

  “行。”

  很快我俩吃完午饭,丫丫订的两点五十的飞机,潇洒哥开车给我们送的飞机场。

  在机场我靠在丫丫的肩膀上一脸幸福的说:“终于结婚了,想想就跟做梦似的。”

  丫丫一脸黑线:“大哥你不觉得这姿势有点别扭吗?”

  “不啊。”

  “难道你不觉得应该是我靠着你吗?你个娘炮。”

  “都一样,没差啦。”

  潇洒哥给我俩买的汉堡包,奶茶给我俩:“飞机好几个小时呢,先吃吧一口垫垫肚子。”

  “我俩刚吃完诶。”

  “再吃点吧,没事,反正结婚了,吃胖了耀阳也得要你。”潇洒哥笑眯眯的说道。

  “是哦,那就吃。”丫丫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随后没啥事就闲着问了一句:“昨天喝酒的时候你说的三十六式都是啥武功?”

  “哪天有空教你。”潇洒哥咧嘴一笑。

  “干死你,小兔崽子。”我上去就是一拳。

  “丫丫问我的,你打我干什么,打不过你媳妇你就拿你大哥出气,不带这样的啊。”潇洒哥无比委屈的说道。

  我俩闹了一会儿就该登机了,登机之前我千叮咛万嘱咐,将那些同学给陪好,估计我跟丫丫出去度蜜月了,这帮同学顶多在那玩一天就都该走了,走之前我让潇洒哥统一给他们订的机票。

  “对了,钟不传人呢,我昨天喝酒的时候咋没看见?”丫丫忽然开口问道。

  “没喊他啊。”潇洒哥不以为然的说:“我他妈膈应他,喊他来干啥,看他装逼啊?我可受不了,你都不知道当时饭店没开席那会,那家伙同学都围着他转,听他吹牛逼,整的好像他是焦点是的,我就没喊他去,估计喊了人家也不能去,大老板,秦氏集团副总,身份高高在上能跟咱们一起吃么,不能的。”潇洒哥给钟不传哇哇一顿埋汰。

  “这事办的不对,我们喊不喊是我们的事,人家去不去是他的事,这小子心眼小,你不喊他,指不定回家又怎么跟晨曦吵架呢。”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