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电影院,晨曦知足的说道:“老公,我今天相当满足了,明天你该忙忙你的吧,我也体谅体谅你。”

  “等我一下。”

  钟不传跑到路边买了一串糖葫芦递给晨曦:“诺,你最爱吃的糖葫芦。”

  晨曦微微一笑:“说吧,有什么小心思,今天对我这么好,完了还总是心不在焉的样子。”

  “……”

  钟不传低着头忽然就不说话了,如果能够看清他的表情,你一定会发现他在紧咬牙齿,藏在兜里的双手也是紧紧的握着,真的很难以启齿。

  “到底怎么了嘛,你说嘛。”晨曦一看情况不对,心里没由来的很恐慌,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又不敢去确认。

  终于,钟不传缓缓的抬起头,长长的喘了口气粗气,然后非常认真的看着晨曦,摸了摸她的脑袋:“在以后没有我的日子你要照顾好自己,以后不会有人在气你了,你走吧,去找一个可以对你知冷知热,可以陪你逛街,去你想去的地方,做你想做的事的男孩子吧,我祝福你。”

  “你在说什么?别闹了,这个玩笑不好笑。”晨曦的眼睛瞬间蒙上一层水雾,她真的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晨曦,分手吧。”说完钟不传不再看向晨曦,转身就走,不做任何留恋,今天陪她玩的这一天已经是最后的恋爱了。

  “为什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晨曦在短暂的怔了怔过后冲着钟不传的背影撕心裂肺的喊道。

  “跟你处够了,累了,怎么都好,随便吧。”

  钟不传没有在回头,晨曦则是快步往处出追,这个理由她不能接受。

  就当晨曦要追上钟不传的时候,钟不传也开始跑了起来,晨曦一个踉跄不稳重重摔倒在地。

  “没事吧。”

  钟不传立即返身心疼的将晨曦扶起来,不过晨曦并没有起来的打算,她怕一站起来钟不传又要跑。

  “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你爱上别人了吗?”

  “好,既然你想知道原因,那我就告诉你,我爱上别人了,并且从始至终我都没有爱过你,从一开始跟你在一起就是想利用你家的背景,仅此而已,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

  “钟不传你王八蛋!!”

  “随你怎么说。”

  钟不传这次真的走了,他害怕看着晨曦哭的样子自己会忍不住……选择爱情。

  “你王八蛋,你是负心汉!!”晨曦将手中的糖葫芦扔向钟不传,然后重重摔向地面,糖葫芦上面的糖瞬间蹦的四分五裂。

  尽管晨曦之前也有想跟钟不传说分手的打算,但她也很害怕,害怕自己说分手以后会很舍不得。

  真正这一天来临的时候,晨曦还是痛彻心扉。

  钟不传终于跑开了,留下晨曦在原地哭。

  雨就这样没征兆的下了起来,浇透了晨曦的全身。

  这一刻,她仿佛抽干了力气,被世界遗弃一般。

  从初恋到异地恋再到分手,曾经的山盟海誓化为云烟,在美好的童话在终究抵不过现实的摧残。

  钟不传选择了他的事业,选择了他的未来。

  而晨曦……选择了放纵,选择了高高在上的冷漠。

  从此以后,花是花,海是海,我爱过你,只是曾经。

  从此以后,我要做一个高高在上的姑娘,对你笑都算是给你的施舍。

  什么厨女情节,什么第一次要留到结婚,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都是一个笑话。

  只有金钱跟权利才是万能!

  也罢,我们彼此不合适,何必还要去成为彼此的负担呢。

  “他欺负你了?我*他妈!”

  一辆车猛地停在路边,段宏楠出现,就要去揍钟不传。

  “宏楠!”

  晨曦冲他摇了摇头。

  “……我们回家!”

  段宏楠咬着牙将晨曦抱起,上一次是在雨夜,这一次又是雨夜。同样的场景却发生了不同的故事。

  “宏楠我不想回家。”

  “那……去宾馆。”

  “好!”

  “你不后悔吗。”

  “我最后悔的是太晚了尝到了初恋分手时的伤痛。”

  之所以挑剔是因为每个人都不是你,而每个人又不如你。

  之所以放纵是因为每个人都不是你,是谁也就无所谓了。

  ……

  看着段宏楠抱着晨曦离开,钟不传原地返回,颤抖着将地上已经让突如其来的暴雨浇透的糖葫芦捡起来给吃了。

  那是晨曦最爱的零食,上面还有属于她的笑容。

  钟不传没有大喊大叫,没有哭的撕心裂肺。

  而是一场沉默又无声的哭泣,他只记得此刻的心是万箭钻心般疼痛,每吃一口糖葫芦,眼泪跟雨水都犹如刀子一般直击他的内藏。

  雨,更大了。

  钟不传跪在地上一口一口的将糖葫芦给吃光,然后双拳重重的砸向地面,接着将自己的头埋在雨水中。

  分手,看似说的容易,真正的痛疼恐怕只有他们当事人能明白。

  不远处郭冰清将车停在路边打着双闪,随后撑着一把伞走到钟不传的身边,并且将车钥匙扔给他:“以后你就是郭氏集团的老总,郭氏集团正式改名钟式集团。”

  爱江山更爱美人。

  偏偏的,野心勃勃的钟不传选择了江山!

  ……

  次日,当段宏楠幽幽醒来之际,伸手就要去搂晨曦,他在床边摸了摸却什么也没摸不到,他猛地从床上弹起来,在屋里四处寻找晨曦:“晨曦,晨曦,晨曦?人呢?去哪儿了。”

  段宏楠担心晨曦,可哪找也没找到,直到看见柜子上留了一封信。

  “宏楠,对不起,我想我还是没办法接受你,谢谢你,每次在我难过的时候你都会出现在我身边,谢谢你,也让我知道了青春成长的滋味,更谢谢你让我真正变成了一个女人,我知道钟昊延为什么跟我分手,不过我不怪他,他是一个有野心有抱负的男人,他能在女人跟事业上选择事业,也间接的证明他是一个枭雄,宏楠,不要去找他麻烦,也告诉我哥不要去找他麻烦,你们都是我身边最爱的人,我希望你们可以好好的,我走了,不要找我,我没事,记住我的话,不要再找我了,还有,桌子上有一把钥匙那是钟昊延曾经想要给我一个家的地方,那个地方虽然小却比后来住的别墅要温暖的多,你替我将钥匙还给他,我也写了一份合同,摁了手印,房子,车子全都帮我还给他,我这辈子也不想见到他了。我脑子很乱,就这样吧,再见了,宏楠!”

  段宏楠看了眼身边的钥匙,一把抓起,猛地离开宾馆。

  ……

  “从今天起,钟昊延正式接受郭氏集团,郭式集团改名为钟式集团!!”在股东大会上,郭冰清正式将旗下公司全部交给钟不传,而她的要求也只有一点,那就是钟不传必须娶她!一旦离婚,财产全部收回。

  看得出来郭冰清是真的相中了钟不传,而钟不传这辈子只要不甩郭冰清,完完全全就是大人物了。

  钟不传再也不用看别人脸色,再也不去整夜整夜不睡觉拼命工作,现在的他只需要指点江山!

  地位爬的越高,担子相应的也就越重,心却是越来越孤单。

  “钟总有人找。”秘书敲了敲门,恭敬的对钟不传说道。

  “让他进来。”

  秘书点了点头,随后段宏楠进来了。

  二话没说砰的一拳砸向钟不传,不过被钟不传挡住了。

  “你他妈打谁打习惯了,注意你的身份!在得瑟我叫保安给你扔出去。”

  揉了揉被钟不传捏疼的手腕,段宏楠一声冷笑:“好神气的钟总,这是被人包养了呗,牛逼了被。”

  “你有事吗?我没时间跟你这种市井小民扯废话。”

  “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你今天的选择,竟然抛弃了晨曦,你真他妈可以的。”段宏楠将手中钥匙扔给钟不传:“晨曦说了,你的东西她不要!”

  钟不传将心里的那份喜欢彻底埋葬在内心最深处,脸上露出不屑而又玩味的笑容:“我的选择与你无关,怎么样昨晚带着我前女友去宾馆开房,爽吗?”

  “我你妈!!”

  段宏楠直接暴走,挥着拳头就闷了上去。

  殊不知当初的钟不传在学校也是整天跟我打仗,水平也是可以的,在加上两个人又不是动刀动枪的真干,谁能比谁厉害多少。

  钟不传接住段宏楠的拳头并发力推了段宏楠一下冲他说道:“记住,从今往后,只有我钟昊延凌驾你们之上,你这种小垃圾没资格跟我说话,这是我最后一次在这里跟你说话,下一次张耀阳来了我都他妈看心情才选择见不见!赶紧滚,离开我的办公室,真不知道晨曦是怎么能瞎了眼看上你这种小混混,哦,也对,小混混一天呆的没事做只能勾搭别人的女朋友。”

  “你他妈侮辱我可以,不许你侮辱晨曦!”段宏楠双眼通红,他也是没发力,晨曦说过不许他找钟不传的麻烦。

  “晨曦也好,你也罢,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从今以后你俩过你俩的,我过我的,互不向前,挺好!秘书,送客!”钟不传不在跟段宏楠说话,正如上面所说,如果不是晨曦的这层关系,以现在钟不传的身份可能连正眼都不会瞧段宏楠。

  生活是有等级的,是有阶层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