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昊延,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

  “这辈子后悔的事做多了,每个都需要后悔的话,我后悔不过来。”

  段宏楠点了点头,咬着牙离开办公室,他因为担心晨曦便给我打来电话:“耀阳哥不好了,晨曦跟钟不传分手了。”

  “啥玩意?分手了?闹小矛盾了吧,过两天就好了。”我没太当回事,哪有情侣不吵架的。

  “哥,不是啊,这次真的很严重,晨曦她都……”段宏楠话说一半都没好意思将他俩开房的事告诉我。

  “能有多严重,没事儿的。”

  “哎!”段宏楠难以启齿只好将电话挂断。

  “晨曦跟不传吵架了?”挂了电话后丫丫随意的问道。

  “小打小闹,段宏楠没谈过恋爱,又把晨曦看的太重,两个小孩子之间吵架,他当回事了,呵呵。”拜祭完老艾后,我便跟丫丫一同走出墓地,随后打了一辆车赶回市里,我没有着急走,而是去看望一眼老汪。

  老汪并没有跟小仙女她们生活在s海,而是回到本土吉l,他说在这边住着就是比外面舒服。

  小仙女的家里我太熟悉不过了,轻车熟路的往那边赶,这几年虽然说有些变化,但不是很大。

  丫丫有点疲倦就先回宾馆了,我一个人拎着两条好烟,买了瓶好酒就去找老汪了。

  丫丫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晨曦打来的:“嫂子,你在哪儿。”

  听着声音哽咽的晨曦,丫丫正色道:“跟你哥在吉了,他去看看他前女友的爸爸!听着是不是有点别扭。”

  “还好吧。”晨曦情绪不高,丫丫故意逗她也没给逗笑。

  “刚听段宏楠打来电话说你跟不传闹别扭了?”

  “嗯……嫂子,我知道你跟我哥在度蜜月,我能去找你么?我好难受,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你坐飞机来吧,吉l没有机场,你看看长春有没有,或者飞到h尔滨的。”

  “嫂子我就在h尔滨了,我在这等你们吧,你们要在那边呆多久?”

  “明天中午差不多就回去了,等我们吧,电话里不好说什么,你等我过去了跟你说。”

  “嗯。”

  ……

  小仙女家里,老汪看着吉l卫视斗地主频道,一边喝茶一边在那嫌人家打牌臭,要是自己上,怎么怎么无敌之类的。

  小仙女的母亲白了他一眼:“你要是忍不住我就喊俩老娘们过来,打两圈麻将过过手瘾。”

  “我说戒赌就是戒赌了,不打不打了。”老汪摆摆手,很是怀念的说:“耀阳那小子没在,他要是在的话能有意思。”

  “得了袄你,你都墨迹八百回了,什么跟你俩赌钱啦,看球啦,下象棋啦。”老汪的妻子见老汪这么得意我,便笑着说:“你干脆跟他过日子得了。”

  “说哪门子话,我这不是嫌我这姑爷啥都不会么,八百年回来一次,回来我俩就坐在那尬聊,全程找不到话。”老汪无比郁闷的说道。

  “人家是城里人,你一个农村老头子跟人家能说上什么话!”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人家张耀阳不也是城里人,咋就那么接地气啥都会呢,讲真的,我还是得意耀阳坐我姑爷。”

  “你可别犯贱了,人家前几天也结了婚,你姑娘也嫁人了,还总惦记他干什么。”

  “哎,说的也是。”老汪重重的叹了口气:“叶跟耀阳他俩的这场姻缘没能成功真是遗憾。”

  话音落,听见门口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老汪开门去,整不好是打来麻将的。”老汪妻子看了眼时间,到了干麻将的时间了。

  “懒得动弹,自己去!”老汪屁股一横,躺在沙发上闭眼假寐。

  “懒死你得了。”老汪媳媳妇蘸了蘸围裙将水渍擦干净后,说了一句来了便去开门。

  “阿姨好。”我笑呵呵的问道:“我汪叔呢,在家呢吗?”

  小仙女的母亲愣了愣,紧接着笑着说道:“在呢,在呢,快进来,刚才还跟我嘀咕想你呢。”

  “是嘛!”

  我呵呵一笑,迈步走到睡觉的老汪面前,对着其腿毛上去薅了一把:“不知道我来啊。”

  老汪呜嗷的瞧叫唤一声,紧接着一记飞腿向我踹来:“兔崽子没大没小的。”

  我哈哈一笑,将手里的烟扔给老汪:“大中华,请笑纳!”

  “算你有良心,还知道来还看我。”老汪毫不客气的将中华撕开,紧接着老汪媳妇又给我端了壶茶水上来。

  我道了一声谢,便接着跟老汪说:“没有我的日子是不是逢赌必输?哈哈。”

  “早戒喽,不赌了,没意思。”

  “可不没意思咋的,老输不赢谁玩能有意思。”我嘴挺损的说道:“家里还有象棋么,杀你一盘?”

  “你不是对手!”

  “别吹牛,干!”

  “来来来!兔崽子。”

  老汪兴致冲冲的踏着脱鞋就往卧室钻。

  老汪媳妇又挺热情的给我端了盘水果上来:“你汪叔啊成天就惦记你,说就你能陪他看,看你来了给他高兴地,还小跑上的,平常在家就跟尸体是的往沙发上一趟,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做月子呢。”

  我哈哈一笑。

  “听说你结婚了,媳妇呢?”

  “媳妇有点事,没来。”

  “是不是不好意思过来,打电话叫过来,晚上让你姨给你们做点好吃的,别的了,晚上咱们出去吃点。”老汪拿着象棋眉飞色舞的说道。

  “真不是,她那边还有几个朋友在聚,晚上咱爷俩喝就完了呗,在家就行,有气氛。”

  “行,想吃啥让你姨给你做。”

  “麻辣龙虾尾,这玩意喝酒最好!”

  “你还真不客气,晚上就一盘花生。”

  “哈哈!”

  我跟老汪聊的挺好的,最难得的就是即便我跟小仙女最后没走到一起,我们之间还能像很好的朋友一样去关心对方,这就已经实属难得,而我又跟小仙女的父亲又玩的这么好,更是属于罕见。

  按照老汪的话说,以前都是社会上玩的,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这天晚上我跟老汪喝了很多很多酒,先是干的啤酒,完了越喝越高兴,一箱易拉罐没用多一会儿就给干光了。

  我直接下楼又去扛了一箱上来,后来太热了索性脱光膀子喝,裤腰带也松了松,使劲喝!!

  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

  而我俩则是越喝越精神,老汪的嗓门也是越来越大。

  最后我来又喝白的,老汪跟我说:“这酒平常我都不喝,过年我都没给他们喝,甭管来的多大人物,在我这就是啤酒,你就不一样了,咱俩给他干了呗。”

  “干了呗,回头我在给你多整点!!诶,我不也拿白酒来了么,也是好酒,喝呗就。”

  “喝!!媳妇在炒俩菜。”

  “好的。”

  “别忙乎了,姨,这都吃不完呢,主要喝酒,你别折腾我姨,一会揍你,我都不拦着,还得帮着上手呢。”

  “哈哈。”老汪很开心的大笑着:“那就喝,一会儿不尽兴咱俩上肉串店子接着干。”

  “没问题,今天给你干倒,才是我的目的!!”

  喝着喝着老汪的眼圈就红了,他搂着我的肩膀:“老弟。”

  “大哥!”我他妈也是喝多了,两个人说话都开始不着调了。

  小仙女的母亲顿时感到狂汗录了个小视频,并在上面发,喝酒之前还是叔叔大侄,喝点酒就成了大哥老弟……后面是狂汗的表情。

  “有些时候我自己在家就瞎捉摸,要是你能跟金叶成了,我得多高兴,我们不求孩子大富大贵,就求孩子能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哎。”

  “都是命呗,原本我也以为能跟小仙女结婚到老呢,可是……哎,不提了,小仙女现在过得不也挺好的么,嫁给一个大帅哥,还是个男明星,多好啊。”

  “好?好啥啊。”老汪摆摆手:“里面好多事你都不知道,我姑娘她过节想回来一趟都不行,都得去男方家,受了委屈还不敢跟家里说,多少次打电话打着打着就哭了,那不是委屈是啥啊,哎,嫁了个男明星,小老板,人家也不怎么在家,夫妻聚少离多。而且那小子三杆子甩不出一个屁来,我是真不看。”

  “嗨,人家喜欢就行呗,你以为我好啊,我也是各种毛病。”

  “至少你踏实啊。”

  手机视频忽然弹了起来,小仙女的母亲快速的接了起来:“姑娘。”

  小仙女微微一笑:“妈,张耀阳在咱家了?”

  “嗯,跟你爸喝酒呢。”小仙女的母亲晃了下正在喝酒的我们。

  “他怎么去了?”小仙女好奇的问道。

  “不知道啊,突然就来了,给你爸都喝多了,里倒歪斜的。”小仙女母亲捂嘴偷笑:“诶?姑娘你这脸怎么好像肿了?”

  “有吗?”小仙女愣了下,笑道:“是不是视频里的事啊。”

  “你俩没吵架吧?”小仙女母亲是过来人,挺谨慎的问了一句。

  “我们哪能吵架,好着呢,我正寻思过几天回去看你呢,你把视频给他,我问问他怎么去了。”小仙女不能跟自己母亲继续扯下去了,不然非得让看出来自己挨揍了不可。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