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喽,美女。”

  “哈喽,小耀阳。”

  小仙女嘻嘻一笑:“你怎么上我家啦?”

  “看看你爸呗,想他了。”我深深的看了眼小仙女的脸,后者则是有些心虚的往左侧了侧。

  我借着上厕所的名义,走进小仙女家的卫生间,随后坐在马桶上歪着个脑袋点了颗烟痞痞的说道:“你正脸对着镜头,过来点。”

  “干嘛。”

  “快点的。”不知道为什么跟小小仙女说话本能的就是命令的语气,这种纯爷们的感觉是久违的却不陌生。

  我处的这些女友里,也就只有小仙女能让我这么装逼了。

  方柔也是能让我装逼的人,只是潜意识里就舍不得凶她。

  皇妃也能让我装逼,但是只有我真正急眼的时候她才灭火,如果平常的时候我这么凶她,她肯定是不会贯彻我的。

  至于丫丫……只有她凶我。

  跟小仙女在一起那真的是一种我说啥就必须干啥的感觉,可以非常容易满足一个男人的大男子主义。

  “干嘛这么凶。”小仙女可怜兮兮的咬着嘴唇,将手机调成正面。

  “你把头发扎起来。”

  “披着好看。”

  “快点袄,我不跟你废话。”

  最终小仙女只好照做,我一下子就看到她的脸蛋肿了,当下就炸了:“他打你了??”

  “没有呀。”小仙女极力否认。

  “你的脸怎么肿了?”

  “我说撞门框子上你信吗?”小仙女哈哈一笑:“他对我那么好,怎么可能打我,你想太多了,就我这么可爱的姑娘你不要,别人都当宝贝似的,谁可能打我。”

  小仙女说的很开心,我却忽然就沉默了。

  我太了解她了,以至于她撒没撒谎我都可以一眼就能看出来。

  她肯定是挨打了,还不敢跟家里说。

  “嗯,没挨打就行,等我回家去找你玩。”

  “随时欢迎你来我家。”小仙女傻傻一乐。

  “记住啊,虽然咱俩不在一起了,但我张耀阳永远都是站在你身后最挺你的人,你有事了就告诉我,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小仙女眼圈刷的一下就红了,破涕为笑撅嘴道:“连你也不许欺负我。”

  “我就欺负你,哈哈,行,不说了,跟你爸喝酒呢。先挂了。”

  “好嘞。”小仙女拿着电话坐在被窝里,背靠着墙,脑海里回想起曾经在学校每次打仗都会给自己拽到身后用他那并不伟岸的身躯为自己遮风挡雨。

  挂了电话以后,我坐在马桶上想了片刻,随即拿出电话给铂叔打了一个电话过去:“铂叔帮我个忙。”

  “张总您吩咐。”铂叔心情不错的说道。

  “给我调查一下小仙女的那个老公,叫什么什么李文彬那小子。”

  “咋的了?”铂叔一愣。

  “回家在说,你先帮我把他的底细弄出来。”

  “什么时候要?”

  “等我跟丫丫度完蜜月回家就要!”

  “行。”

  挂了电话,我阴沉着脸坐在马桶上将烟抽烟,李文彬,你最好是没欺负小仙女,虽然我们不在一起了,但我绝对不允许别人可以欺负一个愿意不要生命敢为我当子弹的女人。

  调整好状态我就出了卫生间,本来寻思跟老汪在喝点的,发现后者已经趴在桌子上睡觉了,当下我便跟小仙女的母亲道了个别,准备离开。

  小仙女的母亲拦住我:“这么晚了别走了,家里有房间,你就住金叶那屋。”

  我摆摆手:“不行哦,我媳妇在宾馆等我呢,我不回去她一个人我不放心。”

  “行,有空多来坐坐。”

  “一定的。”我一边系鞋带一边对老汪的妻子说:“扶他休息吧,没少喝了。”

  “你慢点哈。”

  ……

  出了老汪家里,我便摇摇晃晃的奔着宾馆走去,依靠我最后的力气终于走回宾馆。

  丫丫当时穿着浴袍翘着脚丫子在那看电视呢。

  我一把扑了上去,将整个身上的重量放在丫丫那里,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丫丫捏着鼻子嫌弃的说:“乖乖,喝了多少马尿,这么大酒味。”

  “啤酒,白酒一通猛喝,老汪让我喝倒了,嘿嘿……”我含糊不清的跟丫丫炫耀着我的傲人成绩。

  “一见到酒就他妈没命,别是半夜胃疼喊我,*你大爷。”丫丫嘟囔两句,随后将遥控器随手一扔,便开始帮我脱鞋脱袜子:“霍,这脚香港脚吧,熏哭我了。”

  接着丫丫接了盆水,竟然给我洗脚了。

  “媳妇我好像晕车了。”

  “要吐啊?我扶你去卫生间。”

  “屋内咋嗷嗷转圈呢。”

  “你他妈是喝多了,不要个脸还好意思说。”

  “嘿嘿,媳妇你多骂骂我,我就喜欢听你骂我,特可爱。”

  “贱样!”

  丫丫将我的衣服裤子袜子都整齐的摆放在凳子上后,就搂着我睡觉。

  我忽然间就来感觉了:“我媳妇我还想……”

  “喝完酒了能行吗?”

  “喝完酒更猛,战斗力提升百分之五十个点!”

  “真的假的。”

  “你看着就完了。”

  ……

  次日四点多,我在脑袋剧痛中醒来,昨晚啤酒白酒两参,造成的非常疼痛,看着坐在我身上的丫丫,茫然的问道:“干嘛。”

  “老公,你真棒,来个晨练。”

  我……

  折腾到六点半我们才驶离宾馆,揉着我那差点断掉的老腰问道:“你订的几点的高铁票。”

  “七点二十回h尔滨的。”迟小娅向我解释道:“你妹子来h尔滨了要跟我们一起呆几天,行不。”

  “我肯定没问题呀,你行不?”

  “我更没问题了。”

  就这样我俩登上了返回h市的高铁,高铁上人顶多,我的眼睛就在这些漂亮的女人身上乱瞄,惹得丫丫一阵白烟,说我是大色狼,我也没理她,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让玩不让看了看了袄!

  丫丫是个欠b登,时不时跟你说句话就会特意扇你个小嘴巴,要么掐你一下,反正贼欠儿!

  好在我已经习惯了。

  等到了h尔滨的时候,便与晨曦汇合,我们又马不停地的出去旅游,这次的目的是洱海,丫丫说想在那里拍结婚照,我没有反对,即便反对也是无效。

  在飞机上晨曦就在那低声哭泣,丫丫便出言安慰。

  她俩在最里面,我则是在外道那,她俩交头接耳我也没怎么听清。

  直到现在我还单纯的以为她俩是在闹小别扭。

  直到一个小时后,晨曦睡着以后,丫丫才将我半睡半醒的我弄醒:“她俩真的分了,没有挽回的那一种。”

  “为啥?”

  “两杯雪碧,谢谢。”丫丫冲空姐要了两杯雪碧,递给我一杯,自己咕咚咕咚喝了一杯,这才说道:“钟不传好像被一个老女人给包养了,晨曦说那个老女人晚上喊他出去,一夜未归第二天回来就跟自己说分手。”

  “我草,真的假的。”我这才从空姐的丝袜大腿上收回目光。

  “钟不传既然提出分手那肯定就是真的了呗,按照他的野心来看,也正常。再说了,在s海这种地方多少个富婆包养钟不传这样的小帅哥那是大把常见的。”丫丫故意气我:“等哪天我也包养个小帅哥去。”

  “也是,在这个夜场小姐的车遍地都是保时捷卡宴的年代下,包养钟不传也不足为奇,本身长得确实挺帅。”

  丫丫咦了一声,揪着我的耳朵问道:“你怎么知道小姐都开保时捷卡宴,你认识??”

  “没没没,我听潇洒哥说的。”

  “这个老骚登,看我不回去告诉唐糖的。”

  “他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你以后少跟他接触,盲流子。”

  “别扯没有用的。”

  “分了也行,本来钟不传跟晨曦也不是一路人,这个天真的傻丫头跟现实的有些过头的钟不传两个人本来就不合适,我早就不看好他俩的情侣关系,意料之中。”

  “呵呵。”我笑了笑,没再说话。

  “诶?不是你性格啊,按正常来说你要是知道钟不传甩了你最爱的妹妹你不得上去干他一顿啊。”

  “你认为我能放过他吗?”我淡淡的说:“只是我长大了,不能遇到什么事都毛毛躁躁的了,我要学的稳重一些,钟不传不是为了钱离开我妹妹吗,等我度完蜜月我回去就收拾他,让他一分钱没有滚出s海!”

  “那可是你昔日的兄弟我咋这么不相信你能下得去手呢。”

  “兄弟?”我冷笑一声:“当初他们追晨曦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他们别碰我妹妹,不然以后兄弟都容易没得做,他们不相信我的话,非要追我妹妹,我都他妈那么卖力的撮合你们了,要是我妹甩你,那我什么都不说,我该帮你还是会不留余力的去帮你,但是!你甩我妹妹,不管你因为什么愿意,这个事就大了。”

  我看了眼熟睡的晨曦又小声的对丫丫叮嘱:“这事你别跟晨曦说,这孩子心软。”

  “你心肠也不硬。”

  “我**硬!”

  “流氓!”丫丫白了我一眼索性不再理我,闭眼小憩。

  我也收起玩小心,目光阴冷,钟不传,我拿你当兄弟,你拿我当凯子,也罢,我会让你们这些人都知道,现在的我可以有实力保护身边的人,你再三挑衅我,我已经忍够你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