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给秦子晴她的父母打电话,什么玩意,哪有这样做父母的。

  再说了,现在的秦子晴就算跟王威这个老男人过日子又能怎么得,在这个社会不是很普遍的现象?

  秦子晴的父母观念传统,一时半会你要说接受不了也就得了,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还有啥不能见得。

  你别告诉我,你们老两口五十多岁了还能生一个不成?以后老了,住院了那不还得是秦子晴养活你们啊!

  “耀阳别打了,求求你,不要打。”秦子晴将我喊住冲我摇了摇头。

  “王威呢,我给他打行吧。”真是的,生个孩子怎么身边连个人都没有呢。

  “王威他……”秦子晴欲言又止。

  “他怎么了?”

  “被双规了。”

  “啥玩意?双规了??什么时候的事?”心头一颤,我竟然不知道这个消息呢!

  “就在前几天,上头派人下来查的,他已经确定被革职,还得坐牢,现在人看不到,谁见不到,上头是铁了心要整他。”

  “为什么会这样?他上头的人呢?”我皱着眉头问道,王威被双规那真的不是好现象,现在的他可以说不仅是秦子晴的大树也是我的大树,他若是倒了,以后我也没办法在这边畅通无阻的横行霸道了。

  “应该是给他弃了……现在王威连人都见不到。”说着秦子晴的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看着怀里的小女婴:“宝宝,这么小就没爸爸了,以后我该怎么办,耀阳我能不能求你个事。”

  “咱俩之间别说求,你有事尽管开口,能办的我一定办!”我告诫自己不能慌,绝对不能慌,我要冷静,王威被双规,原来如此,我说钟不传怎么敢去坑秦子晴的公司,这样一来就能说通了。

  “没有了王威,我一个女人经营不起这么大的公司,我想把它转让给你,低价卖给你,成吗?我也不让你吃亏。”秦子晴的声音夹杂着哀求,无奈与无助。

  呼!

  我长长的喘了口气:“这个都好说,回头我按照市场价给你,你的便宜我不占。”

  “谢谢你耀阳。”秦子晴无比真诚的看着我:“这种时候能帮我的也就只有你了。”

  “孩子你打算怎么办?”看着怀里的小婴儿感觉她特可怜。

  “我一个人养,之前我自己偷摸攒了不少,只要我不使劲败家的话,这辈子够花了,给公司在一卖的话,我跟我姑娘可以过上很好的生活,只是没有父爱。”

  王威那么大的官员被双规,还要面临坐牢,意味着这辈子几乎是出不来了,就算能出来,也是七八十岁的老头子了,等于说这辈子算是废了。

  我不禁很感慨,例如之前的赵久阳,现在的王威,风光的时候呼风唤雨,陨落的时候也是如彗星般快速,让人猝不及防。

  “晴晴,趁孩子还小,以后你可以找个男人在嫁了,认另外那个人当爹吧,虽然这话不好听,可王威确实是……”

  “他出不来了我知道,没有男人会要我了,我这么……”接着秦子晴微微一笑:“我自己可以把她养的很好。”

  “我相信你,以后遇到困难就找我,知道吗,看看这个小家伙多可爱。”

  “耀阳,那公司的合同跟市场估价你就全权负责就行,我相信你。”

  “你要是真的相信我,我给你出个办法吧,你看行不行。”

  “恩?”

  “反正你现在手里不缺钱,也不着急用公司的这笔钱,你可以将她变成股份,你做为我的股东,只要公司一直在,你光是一年分成就能赚不少,其次当有一天公司不行的那一天你在撤股,怎么都是稳赚不赔的,公司一卖,钱一到手,这钱是可以花完的,但若是变成股份制的话,你是怎么一直在进钱的。”

  秦子晴听完后更感动了:“我知道你这个是为我好,你能干你媳妇能干吗,丫丫最烦我了。”

  “丫丫那边的思想工作我来做,她就是嘴硬心软。”

  “好,听你的。”

  “这小家伙真可爱。”

  我抱着这个小女孩问道:“对了,起名字了吗?”

  “还没有,你给起一个?”

  我笑着摆摆手:“我一个盲流子能起啥名字,算了算了。”

  “哈哈。”

  ……

  我跟秦子晴聊了好半天,见时间不早了,就对她说:“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陈辉晚上在这里照顾你吗?”

  “应该会在的。”

  “陈辉其实不错,你可以考虑一下。”

  秦子晴摆摆手:“算了吧,他一个大小伙子,我已经是生完孩子的女人了,我不能祸害他了。”

  我终究没在说什么,感情这种事情是勉强不来的。

  在很多人眼里,现在的晴晴有钱,根本不愁以后的日子,可谁又能知道一个没有父爱长大下的孩子会是怎样的。

  小的时候我就很羡慕那些有爸爸妈妈来的孩子。

  有的时候吧,单亲家庭的孩子也想任性一把,可是他们不能。

  如果父母全都齐全的情况下,孩子惹母亲生气了,母亲可以跟自己的父亲诉诉苦,惹父亲生气了,两口子也会在卧室一起商量怎么管理这孩子。

  但要是只有一个母亲没有父亲呢,孩子惹生气了,母亲只能一个人躲在卧室偷偷流泪。父亲一个人只能喝着闷酒,别无他法。

  有些时候,孩子的不懂事,任性等行为正是一些单亲家庭孩子所羡慕的,因为他们不能这样做。

  秦子晴能给她的孩子找继父吗?她也害怕继父对孩子不好,更害怕被人骗,更更害怕以后继父在对自己的女儿……现在的世道多乱啊,父母永远都是亲生的好。

  与其让孩子处在那么多的危险事情中,不如一个人洒脱的带着孩子,这是秦子晴目前的想法。

  当我关上门离开病房的那一刻,便看见陈辉坐在凳子上摆弄手机,身边放着的是暖壶。

  我笑呵呵的递给他一支烟:“咋没进屋。”

  “让你俩单独聊聊,晴晴挺可怜的。”陈辉叼着烟挺上火的说道。

  “都是命吧,你对晴晴的跟感觉如何?还爱吗?”我直奔主题的问道,如果陈辉能够接受有孩子的秦子晴,未必不是一个好的结果。

  “爱不爱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看着她难过我就会难过,我就会想保护她们母女。”

  “如果不介意的话,就把她娶了呗,人也挺好的,虽然生了孩子,颜值一直在线,还挺有钱的。”我实打实的说道。

  “再说吧,现在晴晴没考虑那么多。”

  “得,那你照顾她吧,有事给我打电话。”

  “行。”陈辉重重的点了点头。

  “哎,你现在在干嘛呢?”我忽然停住脚步问道。

  “呆着没啥事。”

  “这样吧,你不行来我公司,我给你找个活干。”

  “过阵子再说吧,晴晴现在需要人陪,我先给她伺候出月子的吧。”

  我咧嘴笑了:“你还会伺候月子呢。”

  “百度呗,那咋办,总不能请保姆来吧,请的那些人我都不放心,更别说晴晴了。”

  “也行。”

  “对了,王威妻子那边你能帮着去说一下吗?”陈辉挺为难的走到我身边小声说:“晴晴最近遇到点麻烦,王威的妻子总是过来闹,你说她一个老娘们我也不好意思动手打她啊。”

  “她来闹?闹啥啊?”

  “争家产呗,昨天都来医院闹一把了,说晴晴是狐狸精要求把钱都还给她们,问题是王威在进去之前就已经将名下的房子,车子给她前妻了,纯粹是来这边瞎胡闹的。”陈辉挺气氛的说:“要不是看她是个老娘们我早揍她了,你看看这给我大脖子挠的,完全就一泼妇。”

  我裹了口烟:“王威跟晴晴领结婚证了吗?”

  陈辉摇摇头:“这个还没有领,本来说是孩子满月再去领,结果就出了这把事,晴晴也没捞到他的什么钱,都是公司攒出来的。”

  “也就是说她现在要的是公司的钱呗?要求给她分点?”

  “对。”

  “怪不得呢。”

  “怪不得什么?”

  “没什么。”我摆摆手说:“行,这个事我知道了,明天那个泼妇要是再来闹,你给我打电话,我找人治她,保证治的服服帖帖的。”

  毛爷爷曾经说过,枪口底下出党政,恶人就得恶人治。

  离开医院后,我坐在我的爱车里,将音乐的声音调成最大,整个人趴在方向盘,忽然就感觉原本平静的生活顿时乱成一锅粥了。

  小仙女感情出事,王威被双规,钟不传甩了晨曦,王威的妻子又来医院作,我还得想办法见王威一面,若是王威倒了,这边等于是没人罩着我了,以后我必将寸步难行。

  再者,王威好端端的是惹到什么人了么,怎么说下课就下课,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背后的那个人物究竟有多大。

  忽然响起在我结婚那一天,王威告诉我最近一定要低调点,难道是那时候就已经有了预感了?

  这么想着,我便给铂叔打了一通电话过去:“师傅,王威被双规这是你知道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