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想跟你说这个事呢。”铂叔沉吟道:“钟不传之所以掏空秦式集团,就是得到风声,王威倒了,否则给他十个胆也不敢这么做。”

  “能见到王威吗?”

  “肯定不行,那边在严查他,谁跟他会面谁都沾包,现在巴不得都跟他撇清关系,你可不能往上凑!”

  “可是……晴晴那边。”

  “先忍忍吧,等着这段风波过去以后,听我的,你身上也不干净,s海这边大换血,千万不能瞎得瑟。”铂叔正色道。

  “好吧。”

  “把话记心里,还有最近低调点,别做违法越界的事。”

  “明白!”

  ……

  挂了电话,我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看着路边的烧烤店,将车子停在一旁,走到烧烤师傅面前:“师傅,来二十个羊肉串,五个大腰子!微辣。”

  “好嘞。”师傅应了一声,其服务员一路小跑冲进屋内将冰箱里的肉串给拿过来。

  我就在原地抽烟的功夫,来了一个小姑娘;“hi,帅哥,我能采访你一下吗?”

  看了眼她身后的摄影师,我立即明白了,在这个全是直播的年代,好多普通的小姑娘都已经成了网红,渐渐的大家在业余娱乐的时候从看小说聊微信变成了看直播。

  他们这些人里有的人脱颖而出,其名气不亚于好多明星。

  我曾研究过这事,在08年那会,许嵩,欢子,杀马特等人为什么可以爆红,源于那时候网络还太发达,只是红了很少数一批人。

  在网络时代飞速发展的今天,可谓是红了一批又一批人。

  应该来说这是好现象。

  而我面前的这个小姐姐应该也是一个小网红吧,专门做小视频的那种。

  “可以。”我点了点头,用最正经的微笑看着她。

  “我能问问你有女朋友吗?”小姑娘用一种最最腼腆羞涩的表情看着我,怎么形容捏,未语人先羞。

  “没有。”我立即回道,我也没撒谎,确实没女朋友,到是有媳妇……

  “是吗,假如给你一个女朋友,你希望是什么样子的?”

  “呃……我希望是温柔的,可爱的,撒娇卖萌的。”

  “那你看我怎么样?”

  “挺好的,哈哈。”

  小姑娘扑进我的怀里,我想这个视频如果做出来一定会放一首浪漫的歌曲。

  然而就当阳哥一个不经意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名叫迟小娅的女人时,顿时娇躯一震,立马推开她:“其实……我有老婆了。”

  说完我毅然决然的走到迟小娅那里,牵起她的手:“老婆你咋在这呢。”

  “刚路过看见你的车子停在这了,寻思过来看看,还真的在这呢,这小姑娘谁呀?”迟小娅眼神不善的看着刚刚那名小网红。

  “袄,拍小视频的,做街头采访的。”

  “采访你?说啥了?”

  “说我帅。”

  “呕!”迟小娅差点没吐了:“就你?还能说得上帅?”

  “真能闹,我不帅你为啥嫁给我?”

  “还不是因为你……”丫丫顿了一下:“丑的有特点嘛,哈哈哈。”

  说完丫丫就跑。

  “好哇你,竟然说我丑,看我不收拾你的。”

  我大笑着向丫丫追去,跟丫丫在大街上一顿比划。

  阳哥一点没把她当女人,直接就给撂倒,摁在地上问道:“服不服?”

  “不服!!有能耐你就这么一直摁着我,地上埋汰,反正衣服你洗!”丫丫得瑟的看着我,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滴的表情。

  我这下意识的就看了眼地上确实埋汰,就给自己找了一个后路:“这里人多我就不收拾你,你等回家看我怎么干你的。”

  “嚯,给你牛的。”当我松开丫丫后,后者立马反击,对着我的小屁股各种踢,我几乎是一蹦一跳的去取得烧烤,结果这个小视频就被刚刚那个小姐姐给录下来了,第二天不小心小火一把,不少人认出这个就是结婚当天直播的小两口,号称百万新娘的迟小娅。

  然而从这一天过后,迟小娅就爱上了录小视频,跟大多数一样,没事就在拍视频,不过拍的都是一些记录生活的视频,偶尔也会喊我们这帮人陪她录段子,几乎可以说丫丫成功的从一名女明星变成网红……

  晚上回到家,我俩吃着肉串,丫丫就摆弄手机:“哎,老公,小仙女直播的那个平台叫啥来着,我也去被。”

  “狗刨直播平台,我爸是创始人,你要是找他,没准还能天天上热门啥的呢。”

  “是吗?我打个电话问问。”丫丫拨通了我爸的电话下意识的就喊了声:“叔!”

  紧接着意识喊吐露嘴了,连忙改口嘿嘿笑道:“爸,喊快了,忘了,哈哈。”

  “哈哈,没事,咋滴了?”我爸玩王者农药呢着急挂电话,便直接进入主题快速的问了一句。

  “听小耀阳说……”

  “你叫谁小耀阳呢。”我抓起床上的枕头奔着丫丫砸了过去。

  “我*你大爷!”丫丫顿时火了,抓起枕头向我扑了过来。

  传闻,两个人有两个枕头就能干起来,这是真的。

  ……

  另外一边,张浩挂了电话,嘴里嘀咕着:“这俩孩子好像又支扒起来了。”

  “我咋听着好像骂人了呢?”我妈疑惑的问道。

  “丫丫那小嘴你又不是不知道,那真的是出口成脏。”

  “这个习惯不好,得改,不然以后有了孩子都得教坏了。”

  “她就那性格,你咋改,没个改。”我爸依稀记得结婚那天丫丫在台上不小心冒出来你他m三个字的时候给全场都笑喷了。

  ……

  “m的还装b不了?”丫丫骑在我身上,头发疯锵锵的,用枕头咣咣锤了我好几下喝问道。

  “不装b了。”

  “贱人!”

  我把着丫丫:“别动,就这个姿势,真好!”

  “今晚说啥不整了,来事了!”

  “啊……”我顿时露出失望的表情,看来这大腰子白点了。

  “啊个屁,还说爱我呢,连我来事几号都忘了,男人的嘴小姐的腿,都他m不能相信。”

  丫丫放过我,开始收拾屋内,我立马一个激灵,抢过她手里的枕头说道:“干啥呢,干啥呢,我娶你回家是让你收拾屋子的?给我滚到沙发上看电视,追电视剧,吃东西!ok?”

  丫丫哈哈一笑:“ok,ok。”

  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回沙发上,心想老公还真好。

  谨慎的将卧室的门给关上,然后从枕套里拿出偷摸藏的五百块钱塞裤衩子里了,还好还好,差点就被丫丫看见了。

  就在刚才我跟她闹的时候我才想起枕头里有钱来着,所以我才那么快的投降,生怕丫丫发现我兜里最后一点银票,可就坏菜了。

  迟小娅在对金钱这一块的把控上那真是叫一个严格,可以说毫无私房钱可藏……我只要花钱干点啥她都必须知道,管控的我很严格严格。

  而我的家庭责任就变得很简单了,赚钱就完了。

  这边我正拖着地呢,就随口跟丫丫唠道王威的事,丫丫听后不是很在意:“那个人倒了也好,你就消停的做公司的生意吧,别扯那些有的没的了,还有什么三h会那些,能不扯就别扯了。”

  我心里有个担心,就是赵久阳这块,但我没跟丫丫说,而是点头说:“王威倒了我得损失是有,但确实不大,可秦子晴那边……刚生了孩子就没有爸爸,没有老公疼,看的挺可怜的。”

  “那咋办啊,你给家里来呗,你给人当老公,当爸爸,照顾一下?”

  “好好唠嗑呢。”

  “那咋办呢,她选择的男人,出了事就得认,就好比我,你之前打打杀杀的,万一哪天喋血街头了,我不也得守寡?拜托,我的耀阳哥,你以后做事考虑考虑我,别再犯虎了,万一你没了,我跟肚子里的宝宝可就没爸爸了。”丫丫趁机给我上了一颗。

  肚子里的宝宝?丫丫来事了?也就是说没怀孕?

  “你咋那么完蛋,这么整都没怀孕?”

  “草,这玩意是说来就来的,你当我神仙呢。”丫丫不服气的怼了我一句。

  “得得得,这个顺其自然吧,秦子晴的事没说完呢,我今天上医院去看她了。”

  “我知道。”

  “你咋知道的?”

  “你管我咋知道的呢,公司身边全是我的卧底,你但凡有点风吹草动我都知道。”

  “算你牛b,秦子晴说想将公司卖给咱们,她一个女人也经营不了那些,现在就想一心一意的看孩子,而且估价跟合同这一块交给我全权负责,媳妇这事你看咋办?”

  “那肯定是用最低的价格给公司收购过来,虽然钟不传将一些合作厂商都给带走了,这玩意我们还真不缺,到手就是赚钱!”

  “你看她一个女人,是吧?带个孩子也不容易,对吧?”

  “停。”丫丫做了一个停的手势:“你啥时候说话学会拐弯抹角了,有啥事直接说。”

  “就是我觉得她挺可怜的,我想用市场的价格买下来,同时在分她百分之十的股份,这样她们娘俩以后也不会被饿死。”

  “多少?百分之十??张耀阳你知道现在的百分之十是多少钱吗?可不是当初你那秩序小破公司的百分之十了,懂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