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可是……”我满肚子委屈,这事说出来吧,确实显得我有点太过上杆子了,等于主动给人送钱一样,但是这事我要是不做吧,总感觉别扭是的。

  我就先不说秦子晴的这个公司在未来以后将会赚多少钱,就是之前那块买下来的地皮在未来十年就能赚回本。

  就我的这个性格来说,我是真的想让她过得好,我才能够安安心心的。

  我知道这样做换做任何人都不会同意的,即便能够同意心里肯定也是不舒服。

  甭管咋说,秦子晴也是我的前女友,我曾经又喜欢过她十年之久,哪有老婆不生气的呢。

  于是我只好沉默,也不再说什么。

  “你看看你,又是整这幅表情,每次说你你就不吭声了,拿沉默抗议我被,老公当好人不是这么当的。”丫丫扯过我的手耐心的冲我解释:“咱能在她公司即将面临倒闭的时候不去压榨她,反而按照市场的价格来买下来这就已经算是对她最大的帮助了,这是我的底线,不存在她是不是你前女友还是怎样的关系,明白吗。”

  “我知道,可是如果不是王威除了这把事,她的公司也不可能按照现在的价格去卖呀。”

  “你觉得占了她的便宜是吗?”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媳妇,虽然说墙要倒了咱不去推他,相反还拉她一把就是一种美德,可毕竟。”

  “毕竟是你前女友,喜欢过的女人。”

  “我。”

  “我什么我,这事呢,只有两种解决办法,第一市场价格收购她的公司,哪怕多给她一点点也可以,第二,公司出售以后她想占点股份就要拿出相应的金钱,人得付出才可以有回报,空手套白狼,等于说拿我的钱去养别的女人,我真的做不到。”丫丫的立场很坚定的说道。

  “真的?!”如果按照第二种方案来实行的话也是一种非常好的解决方法,这样一来秦子晴不仅有钱花,还不用担心以后婚后的生活,真的蛮好的!

  “您老觉得行吗?真的,也就是看在你是我老公的面子上,如果换做是别人,我肯定往死压榨用最低的成本拿下这个公司。”

  “还是我媳妇最好了,来我们进屋造小人去。”

  “来事了,造不了!”丫丫丢给我一个大大的白眼。

  我看着丫丫的樱t小嘴就嘿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丫丫谨慎的往后挪了一步:“你要干嘛。”

  ……

  秦子晴公司这边的事我就全权交给丫丫去操作了,而我们原先的那个小秩序公司所有人员正式进入秦氏集团,将原先两家的业务整合化一,共创未来!

  而我跟丫丫的幸福生活也是越来越好。

  说句实在话,几乎认识我们的人都不会觉得我俩结婚后的生活能够如此和谐美满。

  她的脾气不好,我的脾气也暴躁。

  都以为我俩会三天一大仗,两天一小架呢。

  然而事实是无论丫丫怎么发脾气,阳哥都用一个忍字化解她。

  顶多实在给她整急眼了就捶我两拳,骂我两句呗,那能咋的,我还是能够承受的住。

  不过有一点也是彻底拉了,晚上九点半之前是必须要回家的,可以说阳哥在婚后没有了自由,没有了夜场,更没有靓妹环绕,晚上想出去跟潇洒哥他们斗会地主打个麻将都不行!!

  兜里从来没有超过十块钱的时候,烟给我买好的,一天抽多少量也是定好的,没有了就得忍着。

  油只要快没得时候人家给我办的加油卡,我几乎就是上班,下班,回家伺候她三点一线的小生活,可让潇洒哥他们给我埋汰完了。

  哦对了,秦氏集团也正式更名为秩序公司,我很喜欢秩序两个字。

  犹如人生在世一样,需要遵守这世间的秩序。

  这天早上,我跟丫丫正在秩序公司的办公室里抱怨呢:“迟小娅!!”

  “干j毛!”丫丫翘着二郎腿,坐在老板椅上低头摆弄着手机。

  “你有点太过分了,凭啥你就能出去跟朋友喝酒喝到半夜,想几点回来就几点回来,我出去跟他们打个麻将都不行?!”

  “我要脸你们要脸吗?就拿潇洒哥来说,跟唐糖这边处着对象,晚上喝点酒就去找小姐,铂叔看着斯斯文文的一老头,每次都跟着你们去玩,丝袜平更不用说,人如其名,你跟这个三个玩意在一起,我能放心吗?”

  “你这是不相信我!!”我故作气愤表情。

  “张耀阳你自己问问你裤d里那玩意你相信它吗?”

  “你!”

  我让丫丫给我噎的是一点没脾气没有,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我冲着电话吼道:“谁啊!!!”

  “有火冲人家打电话发算什么选手。”丫丫气死我不偿命的来了一句。

  我白了她一眼,随即走到沙发上说道:“你谁阿有事说,没事我挂了。”

  电话那头的陈辉愣了半天:“乖乖,大早上这么大火气呢,吃炸药了?”

  “草,你啊,啥时候换的手机号码。”

  “那个号也用呢,长途加漫游,我这不寻思省点么,你现在忙不?”

  “忙啊,我这一天都忙成狗了。”

  “啊,那算了。”

  “啥事你说呗。”

  “王威的那个前妻老过来闹,晴晴出院了在家坐月子可经不住这么折腾啊,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我一听,炸了:“她们现在在那吗?”

  “你听。”

  这时,我就听电话那头传来叽叽喳喳的争吵声,怒骂声,以及各种小三,婊子这种难听的话。

  “草,等我过去。”

  挂了电话,我在原地思考了一下,如果我贸贸然过去,也无济于事,总不能说我去打女人吧,打的还是王威的前妻,于情于理都不好看。

  平常给王威做事,这王威刚进去,我就给人媳妇打了,怪不好的。

  这时我抬头看向坐在那边翘着二郎腿看着就特别的迟小娅顿时心生一计,舔着大b脸笑呵呵的凑过去给她捶肩膀:“媳妇,嘿嘿嘿。”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嘿嘿,帮个忙,这个事我脑袋里想了一圈人,也就你能办!”

  “啥事啊。”

  “是这么个事……”

  丫丫听完我的话顿时就炸了:“你太看得起我了吧,让我一个小姑娘跟老娘们对着挠,我能挠过她吗,你去找皇妃帮你挠吧,她练过武术,还会自杀,武功高的一批,我不行。”

  “说话这么损呢,赶紧的,挠赢了晚上给你做你最爱吃的麻辣龙虾尾。”

  “最近想吃海鲜大咖了,大螃蟹两百五一只那个。”

  “吃啥都管够。”

  “妥了。”

  丫丫招呼着潇洒哥,丝袜平等人便风风火火的前往秦子晴的家里。

  而我跟铂叔则是又开了一台车远远观望。

  这家伙女人我打不了你,我媳妇能打啊,打完就说女人不懂事,就完了呗!

  现在的老娘们在一块哪有不哽急的?

  就我认识的这些人里,思前想后也就丫丫能办!

  迈巴赫车内,铂叔抽了口烟挺佩服我的说道:“耀阳我尿尿小牛都不服就服你,头一次见到让媳妇去干仗的。”

  “那咋办,你说咋办!王威那前妻明显就是在耍泼,你不派过去一个比她更泼辣的女人能治得了她吗。”

  铂叔感同身受的点点头:“你说的也是他m这么回事。”

  “王威那边咋样了,有情况了吗?”

  “判了,以后咱的靠山是没了,还得重新往上打点关系。”铂叔挺疲惫的说:“这事交给我就行了,你就不用管了。”

  “能不能安排见一下王威,有些话还是得聊聊的。”

  铂叔沉吟片刻:“你等我电话吧。”

  说完就下车离开了。

  而我则是将椅子横躺放平,等着我丫旗开得胜。

  “我告诉你,你个贱女人,王威进去了,但是这些财产都是我们的,你休想得到一分,我他m告诉你,都是女人,你少要在那不要脸了。”王威前妻站在门口指着秦子晴破口大骂,双手环抱,脸红脖子粗,看上去异常生猛。

  “公司是我的,房子也是我的,我没有花他一分钱,你少在这无理取闹。”秦子晴在屋内抱着孩子一边哭一边冲门外回击道。

  “你个婊子抢人老公还他m有脸了,不给你扒光扔街上你是真不要脸!!还他m生了个野种,出门让车撞死的狗c玩意!”王威的前妻并不是子一个人来的,来了三个姐妹过来一起谩骂。

  一个女人是二十只乌鸦的话,四个女人绝对是n倍的乌鸦……

  “你们说话是不是太难听了。”陈辉实在听不进去了,便又说了一句,结果换来的是铺天盖地的更难听的谩骂声。

  “这孩子不是她跟王威的野种吧,是你俩的野种吧,可以啊,吃着,喝着,花着,用着我老公的钱,来养你们这群野种,良心都被狗吃了,奸夫淫妇!!死全家的玩意。”这些女人越骂嘴越损,气的陈辉真想抽她们了。

  但是陈辉不能动手啊,一旦动手不管对还是错,那都是陈辉错了,舆论风向肯定一边倒。

  然而就在陈辉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看见了一脸淡定上来的女大魔王迟小娅!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