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辉看见迟小娅就跟看见救星似的,紧张的脸蛋子顿时舒缓开来,他用求助的目光看向丫丫,可算来了!

  丫丫给了陈辉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即小手一背溜溜达达的看着王威的前妻:“大娘,你管不住你家老爷们,本身就是你无能的表现,人老珠黄不说,脾气暴躁的像个泼妇一样,要是我,我也肯定喜欢外面的小姑娘,多年轻多漂亮哈,还有,就算里面的那个小姑娘是小三也好,怎么样也罢,人家在坐月子呢,小宝宝也是无辜的,你有必要站在门口骂吗?显得你太没素质了,还有,你老公没出事之前你怎么不牛气哄哄的过来骂呢?欺负人有个度,知道嘛?”

  丫丫一个天生自带女王气势的姑娘即使面对比她大了一旬的老女人丝毫不怵,仍然趾高气昂的看着她们!

  一声大娘给王威前妻叫的差点没吐血:“你喊谁大娘呢,小姑娘哪来的,这么没有素质呢。”

  “哎哎哎,我没听错吧,你们在这bb叨叨半天,最后成了我没素质了?”丫丫笑了:“您甭管我哪来的,今天就是来告诉你们,好说好商量的滚蛋,以后这里不许你们过来,我不管你们是谁,也不管你们这那有的没的,人家坐月子呢,别在这遭人烦知道嘛。”

  “嘿,你这个小姑娘伶牙俐齿的咋那么牛逼呢,我知道了,你跟屋里面的小贱人是一伙的吧。”王威前妻的一个女性大妈眼神凶狠,嘴巴不饶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估计也不是什么好鸟,该不会也是王威那个犊子养的小三吧。”

  啪!

  丫丫脸色直接就变了,深深的看了眼这个老娘们,快准狠的上去就是一个嘴巴:“说话给我他m注意点!!我最烦别人骂我了。”

  “小骚蹄子你敢打我。”老娘们万万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小丫头说动手就动手了,那真是一点不含糊,不吹牛的说,王威什么身份,什么地位,她的妻子之间的朋友自然也都是这些高管权贵的,平常高贵惯了,这突然挨揍了,搁谁谁也无法接受,然后一抛平日贵妇形象,像个泼妇似的跟迟小娅一顿挠,真是奔着脸挠哇。

  “叫谁小骚蹄子呢,你个死老娘们,我*你m的!”

  丫丫这个女流氓,打起架来就跟男生一样一样的,连骂打踢带薅头发的。

  “你们松开我,拉偏架是不是。”

  “别打了,别打了,都误会。”

  潇洒哥,丝袜平等人连忙上去抱住那几个老娘们,不能动之余手都给完美的控制住了,为了避免舆论吃亏,丫丫还特意让李阳用手机在旁边录像,生命这几个老娘们先动的手。

  事实也确实是这样,丫丫是正义使者,她过来劝不同,那几个女人恶语相向,然后丫丫才动的手。

  这一下,丫丫真是打她们随便打。

  陈辉一看这是有备而来啊,立马加入拉偏架大军大中:“别打了,别打了。”

  丫丫趁机对着这四个老娘们左右开扇,抽的那叫一个豪迈,完全就是那种吃了炫迈停不下来的节奏。

  ……

  片刻后,这帮老娘们鼻青脸肿离开秦子晴的家里。

  “丫爷牛逼,偷偷的问一下,平常你在家就这么打我耀阳哥的吗?”见识到了丫丫的威力,他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晚上喊我出来喝酒打麻将都让我拒绝的原因了。

  “伦家很淑女的好不好。”丫丫甩了甩有点肿起来的手矜持的说道。

  “对对对,我丫爷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最贤惠的姑娘。”

  “丫丫,谢谢你。”秦子晴抱着孩子走到门口真诚的说道。

  “不用。”丫丫不在意的摆摆手,紧接着看了眼她怀中的宝宝,顿时母爱泛滥:“哇,这么可爱的小宝宝,我能抱抱吗?”

  “恩。”

  “你那么暴力,会抱吗?”此时的陈辉对待这个孩子就像对待自己闺女一样,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给碰坏了。

  “你滚犊子,别说我扇你。”丫丫瞪了眼陈辉挺不乐意的说道,当然了,两个人只是闹着玩,开玩笑而已。

  “丫丫别打,别打。”潇洒哥跟丝袜平顿时去拉陈辉,而李阳也将手机拍摄功能调了出来:“丫爷,干他!”

  “你们这帮王八犊子。”

  “哈哈。”

  屋内顿时传来欢声笑语。

  片刻后,我溜溜达达的上楼了,丫丫立马向我抱屈:“老公你看呐,她们的皮肤那么粗糙,扇他们扇我的手都肿了。”

  我露出心疼之色:“哎呀我滴小乖乖,快,老公抱抱。”

  “m的我得眼神,闪瞎我了!!”潇洒哥这个贱人立马从兜里拿出一副墨镜戴上。

  “耀阳。”秦子晴倒是没有其它人那么开心,而是一脸担心的走到我身边对我说:“刚才来的那几个女人老公都是当官的,能量挺大的,给她们打了,会不会……”

  “敢c她爸就不怕让她们知道谁是她们妈妈!”

  “迟小娅我发现你这张嘴是不是不能改了?”这丫丫突然给我冒出的这句话整的我老尴尬了,你只听说过敢c他妈,头一次听一姑娘说敢c她爸的,我么也是醉了。

  “略!”丫丫调皮的吐了口舌头表示自己是无心的。

  “耀阳我是不是给你们惹麻烦了。”

  我摆摆手毫不在意:“没事,你们就是给这天捅破了,也有耀阳哥给你们扛着,安安稳稳的坐你的月子,其它的什么都不用管。”

  “陈辉,晚上你安排他们出去吃饭吧,人家帮了大忙,不请吃饭说不过去,我现在坐月子呢还不见风,你替我去呗。”秦子晴给陈辉叫到厨房偷偷的塞给陈辉一些钱。

  “不用我这有。”

  “你是你,我是我,你这是替我请吃的饭,怎么能花你的钱呢。”

  秦子晴的一再坚持惹得陈辉有些伤心:“晴晴,我希望你不要拿我当外人!”

  “辉,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

  “行了,什么都不要说了,在说我就该难过了。”陈辉阻止秦子晴那未说完的话,随后收起伤心的情绪,笑呵呵的走到客厅对我们说:“哥几个一会儿出去喝点啊,我替晴晴你们吃大餐,牛尾一锅出怎么样?”

  “你替晴晴?你俩什么情况。”

  “朋友,朋友,哈哈。”陈辉腼腆的笑了起来。

  “行了,人家坐月子呢,一群老爷们在这叽叽喳喳的,赶紧都走吧。”丫丫催促着说了一句,然后从包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钱:“给孩子的,拿着。”

  “丫丫,你真好。”秦子晴很是感激,以前上学那会,她俩互相看不顺眼,秦子晴觉得丫丫就是个整天只会惹事的富二代,而丫丫就觉得秦子晴做作,除了学习啥也不会的那种选手。

  一直到了多年后的今天,秦子晴对丫丫的看法完全改观。

  有些人,你不接触她(他)永远不知道有多好。

  有些对手,你不跟他做对手永远不知道他多厉害。

  就像nba,总有人拿麦迪,艾弗森科比这些人跟杜兰特,库里他们比,根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也从来没有对位过。

  空口说大话没用,你只有去对位他了,才知道他多厉害,你只有跟她接触了,才知道这个人好不好交。

  ……

  三个小时后,我跟他们挥手道别,我跟丫丫回了家。

  我喝的有点多就往沙发上一躺,脑袋昏沉沉的。

  丫丫冲我说:“老公我打了那些贵妇真的没事吗?”

  “没事。”

  “那好吧,可能我今天下手确实有点重了,但是你是没听到哇,那些人说话真的难听,都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我估计她们就是想欺负晴晴一把,之前看王威在不敢去,现在王威倒了,她们就站起来了什么人呢这是,哎,老公你不行让秦子晴回h尔滨生活去吧,这边实在太乱,她之前的胡作非为也没少得罪人。”丫丫这个女人之前还说不管不顾的,现在反倒是操心起秦子晴的事情来。

  “她有她的想法,可能是想让她的姑娘以后再这边接受好的教育呗。”

  “孩子学习好在哪都是那块料,学习不好在哪都白费,以后咱们的儿子就让他回东北那边生活吧,我喜欢那里的一年四季,春的景色,夏的暖,秋天的凉爽,冬天的白雪皑皑。”

  “你想在哪儿就在哪儿,有你的地方就是家。”我醉醺醺的回道:“这边我也是呆够了,等咱俩有钱了,就回老家。”

  “好,今天看见晴晴抱着女儿幸福的模样,那一刻我真的也想当妈妈了,老公这次姨妈走了以后,你在整我,我说啥不去厕所蹲着了,保证给你生个大儿子出来怎么样。”丫丫开始陷入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当中,在我耳边不停的念叨着,规划者未来,而我则是在她的唠叨声中熟睡过去。

  生活有时候可以很简单,简单到吃饭睡觉仅此而已。

  生活有时候也可以很复杂,复杂到两个人面对面你都不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就拿丫丫来说之前我一直想让她怀孕来着,真没想到每次完事之后她都去厕所蹲着,我说怎么就怀不上呢……都那么卖力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