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上午,九点半。

  铂叔开着他的大宝马潇洒的停在我家门口,打开副驾驶的门我坐上去笑呵呵的问道:“呦,怕我管你借车啊?买车回来都不喊我一声给你放个两百响的小鞭炮?”

  “别扯了,我这破宝马3系跟你那迈巴赫能比么,小破车不值得放。”

  “飘了,宝马3系都不值得放炮了呗。”我笑呵呵点了支烟问道:“王威那边能见到人了吗?”

  “能见,时间有限,想说啥尽量快点。”

  “好。”

  王威是s海本地人,自然也在这边判。

  铂叔通过找张健洲那边搭的关系,很快的就让我们见到王威,并且还在一个单独的小屋里面。

  王威已经剃了光头,胡子拉碴,没有往日的精气神,整个人异常憔悴,眼神里没有斗志,更多的则是麻木。

  整个人也瘦了N圈,让人很难想像这是之前意气风发的王威。

  “想不到这时候你还能看我。”王威无比感叹的说道:“当我出了事以后,曾经那些巴结我,称兄道弟的人都离我远远的,真他m现实。”

  “都怕洋溢无辜呗,人么,不出事还好,出事了都怕连累自己,我就无所谓了,小人物一个,呵呵。”我笑呵呵的递给王威一根烟,王威狠狠地裹了起来。

  不远处的监管就跟没看见一样,事先已经打点好了。

  “晴晴呢,生了吗?”王威低头裹了几口烟,挺疲惫的问道。

  “如你所愿是个大闺女。”

  “哎,苦了她们娘俩了。”

  “可不咋的,你那媳妇天天去闹,人晴晴在坐月子呢,天天去闹,骂她婊子,骂她小三,完了又跟她争家产,整的老难看了。”

  “这个死老妖婆子,趁我出事就去搞晴晴,真他m可恨,你知道不,从我进来以后,她跟我那败家儿子就没来见我,整的我好像多么对不起她们一样!”王威握着拳头狠狠地朝凳子就是一下。

  “说话就说话,不要砸东西。”监管看见以后出来呵斥一句。

  “哎哎。”王威毕恭毕敬的点头。

  监管不屑的撇撇嘴,紧接着回屋去了。

  “看见没,平常对我点头哈腰的,如今我要对他们阿谀奉承,出来混早晚要还。”王威无比感叹的说了一句。

  “老哥,有个事我得跟你道个歉。”

  “什么?”

  “我媳妇实在看不下去你前妻这么欺负晴晴,就去跟你媳妇理论,她带着几个老娘们就跟我媳妇干起来了。”我话说的很巧妙,锅全部甩给王威前妻,也没将迟小娅给王威前妻一顿猛揍的事说出来。

  “这个恶毒的妇人,对不起了兄弟。”王威以为迟小娅吃亏了,便深感抱歉的对我说:“我跟她早已没有了夫妻情分,她还这么闹就是想给我往死了闹啊,晴晴那边你帮我护着点。”

  “我会的,这帮女人也是,一言不合就开挠,哎,对了,你好好的为什么忽然就……”要的就是这句话,反正打你媳妇的事哥们已经通知你了,以后你可别埋怨我媳妇下重的话。

  “得罪人了,也有可能是上头要大换血,我说之前常书*怎么就来这边微服私访了。呵呵,我们始终都是棋子,上头说弃你就弃你啊。”

  “连你这么高的官都不行吗?你之前跟的那些人都不保你吗?”

  “他们?一个个都是自身难保,谁会管我,我完了。”王威疲惫的闭上眼睛,正如同之前的赵久阳说倒就倒了,如彗星陨落一般迅速。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死局,耀阳你之前结婚的那一天我不是警告你要低调一些吗,因为你的接亲车队给常书*的车挡住了,所以我才奉劝你要低调一些,没想到话还没说完,我自己先被搞了。”

  “确定是他吗?”

  “基本上吧。”

  “真的没有可能翻案了吗?”

  “如果有,我就不会背叛了,呵呵,行了兄弟,咱俩认识一场,做为前辈送你一句话,永远不要跟官场的人打交道,永远不要做让他们捏住你把柄的事,否则一旦出事,你想翻身都没机会,他们给你摁的死死的,出事之前你是他们的实力打手,出了事以后你就是万人弃的那一位,公司做的不错尽量不要做那些不该做的事了。”王威很隐晦的提醒我。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我已经接了沈家的摊子就没办法放手了。”看到王威这个样子我真心有点害怕了,连他这么牛逼的人物说在一夜之间倒了就倒了,更别提我这样的小人物了。

  “哎,王威重重的叹了口气,话我已经说了,至于后面怎么样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保不了你了。哦对了,告诉晴晴哪天有空了抱着孩子来看我一眼,我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了。”

  “瞧你这话说的,说的好像出不来似的,你家晴晴等你回家呢,孩子需要父亲。”

  “……恩。”王威挺悲伤的点了点头。

  随后我们又简单的聊了一会儿,我便离开。

  而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王威,王威背叛了二十年,已经快五十岁的他在出来已经是七十岁了,这是他无法接受的,在后来见到晴晴跟他闺女以后,他在里面选择自杀。

  ……

  刚出了监狱后,我便接到迟小娅打来的电话,那边很乱很乱。

  “老公不好了,我让人包围了,快点来救我昂!!”

  “咋的了?”

  “我让一群记者给我包围了,昨天让我抽的那几个S*老娘们又回来找事了,非我说仗势欺人,他m的气死我了,老公你赶紧来带我跑啊。”

  听完后,我不知道为什么咧嘴笑了起来:“你为啥不干他们啊?”

  “人这么多我咋干啊,本来就说我仗势欺人,我要是在干,那不石锤了嘛,快来救我。”

  “你在哪儿了!”

  “公司了。”

  “这就来!!”

  片刻后,我开车回到公司门口的时候,看见乌央乌央的作者老些人了,我了个乖乖。

  我赶紧低着挠头,将衣服往上掖了掖,试图挡着自己的脸部就往里走。

  不知道哪个天杀的王八犊子忽然喊了一句:“他是那个泼妇的老公。”

  然后这帮记者瞬间给我围住。

  “您的妻子打人事件您怎么看。”

  “请问迟小娅女士在哪里,我们是新h日报的记者,需要她给一个回复。”

  “我们是星星传媒的记者,迟小娅做为公众人物,明星打人事件造成很大的社会影响。”

  “让她出来道个歉。”

  “我们需要见到人,躲避是坚决不了问题的。”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一瞬间,迟小娅仿佛成了全世界最大的恶人一样。

  办公室楼上,迟小娅趴在窗台看着下面这群快要疯了一样的人,心有余悸的念叨着:“乖乖,这群人吃饱了撑的吗?太恐怖了。”

  潇洒哥呲牙笑道:“这年头不明所以的吃瓜群众向来都是同情弱者,你别去理他们,愿意吵愿意咋滴咋滴去呗。”

  “那不行啊,我的名誉受损,公司也跟着遭罪。”

  “丫丫说的对,王威现在出事了,丫丫在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耀阳都有可能受牵连,尽快还原真相!”顿了顿铂叔又说:“晨曦是不是要进娱乐圈??”

  “已经送去进修表演了,怎么了吗。”

  “我们可以趁着这次娱乐风波给晨曦炒起来!”铂叔瞬间抓住商机:“王威大老虎落马,全网都在关注这个事,而丫丫你给她们都打了,未尝是坏事,我们可以趁着这个热度炒作一波!”

  铂叔短暂的思考片刻:“这样,这几天你别露面,然后跟晨曦在一起,潇洒,你时不时在网上找水军往出放消息,总之新闻一定要让迟小娅跟冉晨曦绑在一起。”

  “可是这样一来会不会给晨曦的名声带不好了?”丫丫问出了心里的担心。

  “不会,王威现在是网上的恶人,他的妻子自然不会好到哪儿去,你们不是录视频了嘛,等到舆论风波差不多快要结束的时候在给视频放出来,到时候你们不仅洗白,不仅当了英雄替老百姓出气,也把晨曦给带红了!!”铂叔思路非常情绪的说道。

  “哎呀我去,铂叔你就是一天才!!”

  “现在给耀阳打电话,让他跟外面的人放话,态度一定要强硬。”

  “为什么?”

  “你打吧。”

  “老公,你跟那些人的态度强硬一些,护着我,但不要做任何解释。”

  “明白。”

  挂了电话,我看着叽叽喳喳的人群生气了,冲他们喊道:“你们一个个是不是吃饱了闲的,跟你们有啥关系?都赶紧给我滚蛋!!”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我们就是寻求一个真相怎么这么野蛮呢!!”

  “你们在这里已经严重影响我们公司的正常运作了,是不是都不走??保安!!给我撵人。”

  呼啦啦,门口的一直在拦着他们的保安拿着棍子就开始给他们往出推,这些人非但不走,更是占着一个理字不饶人。

  “我们就不信,光天化日之下,你还敢打我们,黑s会吗?有没有天理,我们就不走,给你曝光,让全世界都知道有这么一家黑心的公司,粗暴的老板!!”

  王威前妻站在人群中最前面叽叽喳喳的喊了起来,那凶神恶差的模样还真他m欠抽啊。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