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小时之前,潇洒哥跟客户正在包厢里喝酒。

  常威是常书j的儿子,成天领着一群小青年可哪玩。

  常威家有权有势,而这帮小年轻对他也是如众星捧月一般,他享受到有钱人应该有的待遇,攒足了面子,而这帮小年轻也是能得到他们想要的利益,这样一来这帮人自然而然的聚在一起,其中一个就有唐糖的前男友,我们直接就叫他小白脸,简单干脆。

  别看他爹是个大官,但他是个典型的败家子,早在十年前,就将家里的四套房子以及两台车子给败光了,外帐欠了两千多万,要知道那可是十年前!!要放在现在放假最少翻一倍,至少!

  家道中落,不过有钱人的脑袋那就不是一般人的脑袋能比的。

  他们不会无缘无故就能赚那么多钱,有句老话说的好,一个人有没有钱不是看存折里存了多少个0,而是看它的消费能力是多少。

  常威敢自己败两千多万,就证明家里的金钱数额是庞大的。

  在家道中落以后,老爸给找关系,自己跟舅舅又干了一家保安公司,迅速崛起!

  “你先玩着,我去趟卫生间。”潇洒哥挺着啤酒肚打着酒嗝冲旁边的姑娘说道:“把李总陪好了知道不!”

  “放心吧潇洒哥!”姑娘媚媚一笑,随即坐在李总的腿上,让李总搂住自己的小蛮腰,倒了一杯白酒:“李总,我敬您。”

  另外一间包房内,常威看了眼屋内的环境,往沙发上一靠,翘着二郎腿,伸出带着劳力士手表,大金戒指的手指着领班豪气的说道:“将默默给我叫进来!告诉她,威爷来了,她今晚我包了,在给我的兄弟们多叫几个姐妹要你们这里最好的。”

  “威哥,真是不巧,默默被人包出去了。”

  “来,你过来。”

  “哎。”

  啪!

  领班过来就挨了一记大嘴巴子,顿时被抽的有点懵。

  “我的话你听不懂是怎么着?我要默默过来陪我,记住,我不想说第二遍。”常威异常嚣张!

  领班的脸蛋子被抽的火辣辣的:“威哥,我就一打工的,您别为难我,另外包厢里的人挺牛b的,很有社会背景,我得罪不起,要不您亲自去要人?”

  “挺牛b?哈哈哈。”王威跟他的一群小兄弟都笑了起来。

  一个青年站起来说道:“我就没听说过在这里还有比我威哥牛b的人,玩社会背景是吗?我去看看他什么马力!”

  小白脸跟着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紧接着又献媚的对常威说:“威哥收拾那个人不用您亲自过去,我们过去提您的名字就得给他吓尿了。”

  “赶紧去。”常威不耐烦的摆摆手。

  随后两个小青年就去潇洒哥的包厢里。

  咣当一声,青年粗暴的推开包厢,进屋就挺没素质的扫了一圈,紧接着冲默默说道:“默默,威哥找你!”

  “您等一下。”默默冲李总轻声说了一句,紧接着踏着高跟鞋哒哒哒的走过来说道:“您跟威哥说一声,我一会儿过去行不。这边实在走不开,是秩序公司的大佬!”

  秩序公司在s海这个地方可以说非常有名了,有其这家公司幕后的老板更是响当当,黑白两道通杀的人物!一般人听见秩序公司两个字还真迷糊!

  所以默默毫不犹豫的就将秩序公司给报出来的,她赚钱赚谁的钱都是赚,但也得有个先来后道。

  你常威是牛b,但是秩序公司那边她也得罪不起。

  我能两头打哈哈,我就两头打哈哈,实在不行,你们掐,谁掐赢了我陪谁就完了。

  戏子无义,婊子无情。

  可谁知道,王威那是比牛b还牛b的人物,不,准确的说是他爹牛b。一个可以轻易撸掉王威的男人,你说狠不狠。

  “秩序公司算个几b!赶紧的,别说威哥急眼了,他的怒火你能承担的了吗。”青年根本不与她废话,拉着默默就往那屋拽“哎,哎,哎,干啥呢,抢人呢?”此时,潇洒哥提着裤子吊儿郎当的碰见了,他叼着烟藐视的看着这俩青年,特别的牛b闪闪。

  潇洒哥认出了其中一个小白脸就是唐糖的前男友,于是整个人更牛掰了。

  “潇洒哥,威哥来了,想让我过去陪一下?”唐糖走到潇洒哥面前小声说道:“常威来了,咱别惹他了。”

  “常威?算个毛,听都没听过,有我在,别怕。”潇洒哥将唐糖拦在身后,藐视的说他俩说道:“默默我包了,今晚谁也拉不走,我不管你是常威还是肠道,肛门啥的,不好使!滚犊子!”

  “你他m早揍!”

  青年默默地数了一下自己这边的阵型,两个人!打他一个喝多的酒蒙子应该没啥问题。

  结果让潇洒哥咣咣一下就给踹翻了,潇洒哥给两个人踹倒在地上,还不忘潇洒的甩了一下袖子,冲着小白脸说道:“没那实力别来装这个b!”

  然后牛气冲天的搂着默默进屋了。

  “你他m给我等着!”

  小白脸跟青年连忙回到屋子,一脸委屈。

  常威淡淡的扫了他俩一眼:“提我没好使?”

  “不仅没好使,他还骂你是肠道,是肛门!!威哥,您得为我们做主啊,看看给我们打的。”小白脸哇哇哭了起来。

  “滚犊子,挺大老爷们整天哭哭啼啼,怪不得唐糖他m不要你呢,哥几个跟我去看看什么他m选手连我常威的面子都不给,真是活腻歪了。”常威烦躁摆摆手,气势如虹的带着众人去了潇洒哥的包厢。

  领班一看情况不好,劝说无果后,赶紧跑去找经理:“不好了,不好了,常书j的儿子常威跟秩序公司的潇洒哥庞佳骏干起来了!”

  “啥玩意??快叫保安过去拉架!!”经理顿时就懵了,两尊大佛掐起来了,谁受伤了,他这个经理的位置都得他m保不住!

  咣当的一声!

  青年这次是一脚踹开包厢大门的,怒气冲冲的走到潇洒哥面前,猛地一指:“威哥就是他。”

  默默赶紧站起身劝道:“威哥都是误会。”

  “你给我滚一边去。”常威不差女人,更不会差一个默默这样的夜场女人,他也不在乎钱,在乎的就是一个面子问题。

  而默默跟潇洒哥的行为无疑是将他的面子给撅了,这种在哪都是必须是拔尖儿那种人怎么能受得了被人倔面子。

  到了王威这个层次的人,看中的就是面子。

  潇洒哥也是如此,一个女人谁在乎,他不让王威拉走也是为了面子。

  你在牛b,我已经包下来了,你直接从我手里抢走,算什么事?

  好歹我潇洒现在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怕你个毛?而且对方还是一个没听说过的选手,那更不能贯彻你了,再加上他一眼就认出小白脸这个唐糖的前男友了,于情于理今天这个面子也不能丢。

  接着常威来到潇洒哥面前:“哥们,知道我谁吗?”

  “李总,您先上楼休息。”潇洒哥一看对面来者不善,将李总先给支了出去。

  “呵呵,好。”就连李总都没想到面前这个有点拽的小青年竟是常书*的儿子,本能的就想到潇洒哥收拾他们稳稳的,也就没太当回事的搂着默默就要上楼。

  “人,今天谁也领不走!”常威领着的这帮青年将李总的路给篮下,常威歪着脑袋点了颗烟,吊儿郎当的说道。

  “呵呵,我c你m了。你哪来儿的啊?”潇洒哥站起身杵了常威两圈。

  “我今儿就让你知道知道我是从哪来的,c你m的!”常威也火了,一帮人呼啦一下子冲上去对着潇洒哥一顿干!

  要说潇洒哥一个打两个还能打,一个打一帮又不是黄飞鸿,很快就吃了大亏!!

  李总一看这个情况,撂下默默跟潇洒哥一个人跑了。

  能在这么豪华的包厢内动手打潇洒哥的人,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愣头青,第二是真的有实力,当李总扫到常威手上那二十多万的手表时,他就明白了,这个人是真的有实力。

  他不想惹麻烦,免得殃及无辜,但他也不想让人落下话柄,出门以后还不忘给李阳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说人干起来了!

  “别打了,别打了,各位大佬,消消气,消消气!!”

  经理跟一群保安赶忙过来拉架。

  常威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指着潇洒哥:“记住了,我他m叫常威,你不服随时找我!”

  潇洒哥舔了下嘴唇看着人多势众的常威:“不用随时,牛b你就在这等我!”

  “呵呵,谁怂了谁都是狗c出来的!”盛气凌人的常威大手一挥:“兄弟们,就在这个包想玩,我看看一个垃圾能怎么着!”

  潇洒哥点了点头,随即离开包厢。

  ……

  “这b谁啊,这么叼,连你都没放在眼里?”听完整个过程后,我挺冷静的问道。

  “他爱他m谁谁谁。”潇洒哥激动的看着我:“耀阳你今天说什么都别拦着我!我一定要弄了他。”

  “你等我打个电话,我看看对方底细,哪家夜场?老板是谁知道吗。”我跳上车跟他们挤在一个车里还显得有些拥挤呢。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