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打,真的。”潇洒哥拦住我的手:“这个亏我不想吃,耀阳如果是别人,能和解我肯定不惹事,但是这个不行。”

  我将播出的号码摁成挂断键,有些想笑的问道:“为什么?”

  “打我的人里面其中有一个就是唐糖的前男友,这口气我咽不下!”潇洒哥因为激动捏着拳头说话都有点抖。

  “他们现在还在ktv?”

  “在呢。”

  “带枪了吗?”

  “我带了!”潇洒哥磨着牙真是奔着整死常威的想法去的。

  “枪给我。”

  “干嘛。”

  “赶紧给他m我就完了。”抢过潇洒哥手里的枪,冲他们说道:“王威下课,现在没有人能保得了我们,上头肯定在严打,我们这段时间一定不能当典型让他们给办了。”

  接着我搂过潇洒哥的肩膀劝道:“听我的,哥几个帮你把气出了就完了,你现在的身份不是以前的小混混了,你开枪进去了,只能是亲者痛,仇者快,当你出来以后唐糖一定是别人的女人了,唐糖的家庭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父亲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宝贝女儿跟坐过牢的人在一起呢,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气出了就可以。”

  “我听你的!”

  “咱们用不用拿棍子上去??”

  “用不上。”我无比自信一笑:“咱们这里两个军营出来的,一个社会上混的,一个上高中时就是扛把子,各个都是身经百战,李阳虽然打架最面开车是个好手,咱们这个小团体要是输给他们一群小孩,传出去不让人笑话?”

  “是这么回事!”

  片刻后,夜场内,门口挺着数十台顶级豪车。

  乍眼一看,一百万以上的车最少十台!

  可以说这里是b格高的人来玩的地方,每个来这里玩的人都是人中龙凤,敢包豪华vip的更是人中龙凤中的龙凤。

  就拿刚刚那个叫默默地小姐来说,她一个月的收入在20个以上,这已经是很多人无法睥睨的一个高度。

  我走在最前头,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屋。

  大门口的经理早就等候多时,见我过来连忙露出尴尬的笑容:“张总,这事能不能看我个面子,算了啊。”

  “看你的面子?你算老几?”我一点情面都没给这个人留,我搂着潇洒哥:“我哥们在你这里玩是你给面子,对吧?我哥们在你的地方挨揍了,你他m不管就算了,还过来劝架,几个意思?你行了呗。”

  “不是,张总,您别发火,里面的是常书j的儿子常威。”经理善意的提醒我:“惹不起啊,这口气咱咽了吧,这样以后你们在来这边玩一律七折,今天潇洒哥的损失都算我头上,行不。”

  “行吗?”我转头看向潇洒哥问道。

  “不行!”潇洒哥果断的拒绝。

  “听到没,我兄弟说不行,让开。”

  推开经理,我们往豪华包间走,来到门口的时候我问道:“是这个屋不?”

  “就是这里!”

  “c你m的人呢?”进屋以后我直接破口开骂。

  对面哗啦啦站起来一帮人,而在他们最中间的位置则坐的是一个歪着个脑袋,抽个烟,上半身的衬衫离开,翘着二郎腿藐视的看着我。

  常威咔咔扭了两下脖子方才缓缓站起身,与我对视。

  我们的身高差不多,几乎就是平视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此人就是前些日子结婚轰动全g的风云人物张耀阳吧?当过兵,杀过人,混过社会,现在是一家公司的大老板,娶了白富美的媳妇,风光无限啊。”就在刚刚常威小小的调查我一番,很快我的资料全都传到他的手里。

  “我跟你熟么?”

  “恩,是不熟,但是你老大跟我熟啊。”常威凑到我耳边带着不屑的语气说道:“你知道吗,你老大王威就是让我爸他们弄下台的,我告诉你最好给我低调点,不然我连你一起收拾。”

  “呦,吓唬我呢?常书j的儿子就有杀人许可证了?你咋那么牛b呢。”我根本不吃他这一套,越是牛b的人,他们做事越得小心,要是让常书j知道他儿子打着他的名号到处惹事,碰见有点能量的人想要存心搞他一下,他一定难受!

  “杀人许可证到是没有,但是捏死你们这一群小蚂蚁轻松自在!”常威用手挨个指着我们,在空中划了一圈,最后指在我鼻子面前:“传说社会耀阳哥怕媳妇怕的要命,那是说扇就扇啊,晚上十点之前必须回家,真是有意思,你也配叫个男人?活成你这样真他m是男人之中的耻辱,娶了那么一个野蛮任性的女人自己还当个宝似的,丢人不?我都替你害臊。”

  常威一边说一边拍打着自己的脸蛋,那意思我给全天下男人的脸面都给丢尽了。

  “哈哈。”

  他身边的那群青年嘲讽的笑起来。

  “真完犊子太给男人丢脸了。”

  “被扯嘴巴这女人真是惯上天了,要我早就一巴掌让她滚犊子了,真给男人丢脸。”

  “哥们你也太废了!让女人治的服服帖帖的,垃圾。”

  众人不仅在那笑,还你一言我一语的嘲讽着。

  这个笑容我听着这么刺耳呢。

  “你笑你m了个b呀!”

  在他们笑起来的时候我猛地抓着常威的手向后一拉,直接恩在桌子上。

  “草,你敢打我?”常威从小到大只能是他欺负别人,还真没见过哪个不要命的去惹他。

  “打你,我他m打死你。”我对着他咣咣就是搂了n拳!!

  常威是个官二代,也是个富二代。有钱有势别人都让着他,他挺横的,但这并不代表在打架这一块也横。

  就当我动手的时候,潇洒哥他们也动手了,瞬间跟这伙人扭打起来,场面顿时就乱了。

  屋内的k歌系统,液晶显示屏,啤酒瓶子等全都让我们干碎了。

  果盘里的水果也都是洒了一地,看上去一片狼藉。

  屋内经理看着这一切,拉架不敢拉,报警不敢抱,只能无奈的等着我们打完,在想办法处理后事。

  场面看着壮观,实际也就打了不到三分钟,这伙人就让我们干趴下了。

  跟他们干仗就相当于高中生打初中生,完全没难度。

  身经百战的我们,对付他们简直不要太容易。

  他们除了有钱,啥都没有。

  体格一个个瘦的跟营养不良是的,还非得跟我装社会人。

  我见打的差不多了,便招呼他们停手,然后蹲在地上看着满脸血的常威,说道:“你记住,我媳妇扇我,管我,收拾我,那是我自愿的,我享受了她的青春年华,就一定会接受她的刁蛮任性,人家在父亲那里当了二十年的小公主,来我这里我也会继续冲她呵护她,至于扇嘴巴子,呵呵,等你以后有了孩子你就知道,你的孩子打你两个嘴巴,你永远不会责怪她,更多的则是会觉得她可爱,不要跟我犟,如果你领会不到,你跟我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家里有点钱,有点权,但是你给我注意了,动我兄弟不好使,你想碰,咱就接着碰!”

  常威恶狠狠的看着我,眼神充满不服!

  “不要这么看着我,你记住,你现在没断胳膊断腿,纯粹是看在你爸的面子上,知道了?走!”

  我招呼众人准备离开。

  “等一下。”潇洒哥走到一个回合就躺地上不动的小白脸,冲他咧嘴笑道:“不用他m天天给我发你跟唐糖以前的床照,我不在乎她的过去有多不堪,我只恨自己跟她相遇太晚,人这一辈子难免会遇到几个人渣,好在你赢了起点,我赢了终点!”

  我们几个人走出包厢,看着一脸苦恼的经理,笑呵呵的对他说:“抱歉了,兄弟。”

  “没事,哎。”经理只能无奈苦笑,这些人都是他得罪不起的,本来经理以为他老板就够牛b了,一听到我们两伙人干起来后,直接就说了这样一句话,张耀阳要是吃亏的话就赶紧拦一下。

  经理不知道,这个人也是沈氏集团出来的。

  曾经跟沈家一起打江山的人,他肯定要站在我这边。

  沈家的势力早已经在这边根深蒂固,一般人真心撼动不了。

  除非常书j要铁了心搞沈家这群人,我们才会吃不了兜着走。

  但是沈家原先那股子势力跟着沈浪出去的出去,退出的退出,想收拾他们,已经找不到任何案底。

  自从王威出事以后,铂叔冷静的给我分析出这样一件事,他说:“沈家可能早就聊到王威会出事,所以先退了!而我接班他的话,这股子势力留给我,背景确实干干净净的,同时又让外人察觉不到任何一丝异样,可以说走的是那样的悄无声息。”

  细思极恐!!

  有可能我都只是沈家布的一个棋子,当王威落马风波过后,沈家若是想要卷土重来,我仍然必须将公司还回去。

  当初他们一分钱不要我就将全部势力给我,如果他们真的要回去的话,我还能说什么呢。

  不过,更好的可能性是沈浪是真的找机会找了一个安全的借口功成身退,这是最好的结果。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