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不管什么样的结果对我来说都不吃亏。

  “真他m解气。”除了ktv以后,潇洒哥往地上啐了一口:“走,请哥几个喝酒去。”

  “你脑袋上好像让人干开瓢了,不漏风吗?”丝袜平疑惑的问道。

  “有点儿……”

  “我觉得咱们还是先去医院看看比较好。”

  “草,那就明天再喝。”潇洒哥得儿了吧唧的捂着脑袋,嘴里还嘀咕呢:“你这么一说,脑瓜子感觉灌风了呢。”

  随后我们一帮人开车就去了医院,经过医生检查,潇洒哥只是皮外伤并没有真的成破伤风,大家也就放心不少。

  出了医院不顾医生的叮嘱,说啥就要去喝酒,然后一帮人就去喝酒了。

  喝酒的时候,丝袜平还给铂叔摇了个电话,铂叔应了一声后,说马上来!

  铂叔家里。

  铂叔挂了电话就开口骂道:“这帮兔崽子,又在外面惹事了,被人抓紧公安局了,媳妇你先睡,我去给他们捞出来!”

  “忽悠,接着忽悠!!”铂叔媳妇说:“你当我睡着了呢??!!我都听到喊你出去喝酒了,告诉你袄不许去,挺大老爷们天天跟一帮孩子在一起喝酒不嫌害臊。”

  “我跟我徒弟们在一块喝酒害什么臊!”铂叔瞪了眼,很显然真的很想去,他的日子跟我差不多,自从跟了这个小姐以后,每天晚上也都不能出去,他的女朋友是干什么的,小姐出身,自然知道男人晚上出去在做什么事,尤其是喝酒以后,所以说啥不让铂叔晚上出去玩。

  “你说说吧,挺大岁数不跟张浩,赵心他们这种人玩,天天领着一群小屁孩,你好意思吗?老脸不红吗。”铂叔媳妇靠在床头柜,双手环保,训他就跟训儿子一样。

  “你还真别小瞧这帮小子现在做的比张浩他们公司可大多了。”铂叔言语里还有些丝丝得意:“当然了,这肯定离不开我的功劳。”

  “别扯没用的,不许去,老实在家睡觉!”

  “媳妇你看我都答应他们了,要是不去的话,我这当师傅的老脸往哪放啊,这样你看行不行,我不带钱去,让他们算账就完了呗。”铂叔贱贱的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嘿嘿一乐:“媳妇就这么多了,明天拿去购物,随便买!!”

  “没人管你!”铂叔媳妇接过钱转身就睡觉去了。

  “嘿嘿,好媳妇你先睡不用等我了,我自己带钥匙了。么么哒!”

  ……

  片刻后,新时代烧烤摊。

  我们一帮人光着膀子,坐在酒桌前,肆意的喝酒。

  丝袜平看着我身上的伤疤说道:“你啥时候去纹身啊,这一身伤疤太砢碜了。”

  段宏楠用他的小眼睛认真的打量一会儿:“不难看啊,哪个老爷们身上没伤疤,我觉得还好。”

  接着他将自己的袖子挽起来露出一排烫的烟花:“看我用烟头子烫的,上学那会,我准备去纹个花臂,你们说行不?”

  “晨曦不喜欢纹身的人。”潇洒哥忽然调侃着说了一句。

  “啊?那我不纹了。”段宏楠心虚的看了我一眼,我装没听到一样低头喝酒。

  “你纹也行。”潇洒哥又说。

  “肿么滴呢?”段宏楠眨着好奇的小眼神:”什么叫纹也行?”

  “反正晨曦看不上你,哈哈。“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

  “说滴他m好像能看你这个满脸坑的大侠似的。”段宏楠一个肉串钳子就飞了过去。

  “哥们有媳妇!”

  “喝着呢。”这时,铂叔笑呵呵的叼着烟走过来,搓了搓手掌搬了张凳子坐下来:“这大半夜的喝什么酒呢,车老难打了。”

  接着他又看了眼潇洒哥的脑瓜子:“草,你们不会真的打架了吧?”

  “昂,干起来了。”

  “我晕,什么情况?”原本铂叔随口跟媳妇撒谎找出来的理由,这一下t么成真了,一脸狂汗的表情。

  “是这样的……”潇洒哥随后涂抹星子横飞,声情并茂的给铂叔讲了全过程:“你说我是不是得干他?于情于理都得干他!!”

  铂叔听完后扭头看向我:“你没拉他?”

  “拉了,没拉住!”

  铂叔明显不相信:“你们刚才说的是打的是常书j的儿子??”

  “昂!”

  “草,哪天你们连总t的儿子也干了得了呗?”铂叔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

  “师傅这事真不能赖我,是他们非的找事,就凭咱们现在这身份,地位,能让人随便给欺负了么,李总还在,我总不能掉了咱们秩序公司的脸面。”

  “你还有理了呗,王威咋下课的知道不,你们要是给常威打坏了,你们想想做爹的能放过你们不?”

  “没打坏,下手有分寸,就是单纯的给了一个教训。”我淡淡的开口说道:“这事还真不能怪潇洒哥,唐糖的前男友他们这帮人给自己打了,换做谁都得找面子,在一个我想过了,他是常书j的儿子权利是挺大,但也是一把双刃剑,他们不敢胡作非为的,顶多能在背后搞我们一下,我们现在经商,也不经官,他还能只手遮天去?没事。”

  “哎,还是他m年轻啊。”铂叔忍不住摇摇头:“有些时候这个官就是这里的天!得了,说什么也晚了,我还打算找人托关系找到常书j那一块呢,不知道能不能行了,现在就希望常威这个小子骨头能硬点,别回家哭鼻子就行。”

  “得了,事情都发生了,还想他干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爱谁谁,喝酒。”

  “哎,我才想起来,你咋在这呢?”

  我愣了愣,顿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急眼了:“我咋不能在这了?埋汰谁呢!!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呢,被媳妇管的溜溜的,大晚上不敢出来!!”

  “哎呀妈呀,脑瓜疼。”

  “哎呀哎呀哎呀。”

  话音落,这帮小子顿时捂着脑袋集体冲我发出嘲讽的声音。

  就连铂叔也对我发出不屑的声音:“师傅跟你真不一样,你看我随便就出来了,你出来你家那口子回去不抽哭你?”

  “真有意思,平常都是假象,我就是让着她,哥们真几眼了,她就迷糊,我想出来就出来!铂叔,你别说话了”

  “你俩别在那十步笑百步了,你俩什么样的选手哥几个心里都有数……哎,媳妇,马上回去了,恩恩。”潇洒哥的b还没装完,立马接了一个唐糖的电话,果断秒怂。

  “哈哈。”众人爆笑。

  一顿酒喝的非常愉快,很久没这么嗨了,于是我提议大家去耍钱,反正明天不上班,可以休息一下。

  但是大家因为各自都有事,只好无奈告吹。

  这帮王八犊子第一个送我回家,明显就是故意的,他们想看我回家会不会挨丫丫揍。

  “行了都回去吧。”我冲他们摆摆手。

  潇洒哥放下车玻璃,贱贱的冲我呲牙笑道:“老弟你要是进不去屋你跟哥说,家里地方说,随便你住,总比睡门口强。”

  “他必须睡门口,回家容易挨揍,你以为谁都是你们师傅我这么牛b呢?”刘铂趁机吹了个牛b还不忘埋汰我一下。

  “都别扯犊子了,我现在回家丫丫还得给我按摩呢,草!”

  说完,我上楼了。

  等到了门口的时候,我想敲门了,寻思半天,忍住了。

  丫丫不喜欢睡觉的时候让人打扰,更何况现在才三点多,给她的美梦搅醒就不好了。

  于是我靠在门口睡着了,本来之前真想去潇洒哥他们那里住的,受不了他们“侮辱”我,宁可在自己家当门神。

  ……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被丫丫推醒的,她穿着白色连体睡衣,踏着一双毛茸茸的拖鞋,头发上别着发卡,素颜朝天的看着我问道:“你咋在这呢?”

  “别提了,进屋说。”我害怕丫丫知道我喝酒得瑟去了,不让我回家,趁她没反应过来之前先钻进被窝,无比感叹着说道:“还是家里的被窝舒服。”

  “哇,你这脚丫子臭死了,先去洗个脚!!”丫丫捏着鼻子夸张的叫道。

  “睡醒再洗,睡醒再洗。”说完我就睡着了。

  丫丫点了点头,像是想到了些什么是的,从我裤兜里摸出手机,看了眼上面的通话记录。

  联系人有小仙女,丝袜平。

  “王八蛋,背着我出去约小姑娘,你等睡醒的!!!”

  接着,丫丫想了一下,然后给丝袜平打了一个过去,很快那头就接了起来:“丫爷。”

  “丝袜平你耀阳哥跟你在一块吗?他昨天出去说找你了咋没回来呢?”

  丝袜平这猪一样的脑袋能玩过丫丫么,顿时就说了:“不可能啊,昨天我们喝完酒第一个就给他送回去的呀。”

  “哦哦,没准是不敢回家怕我说他去别人家睡了呢,你们还有谁在一起喝酒,我打个电话都问问,找一下他,他胃不好,喝完酒容易疼。”

  “丫爷还是很温暖心的嘛,有潇洒哥,段宏楠,铂叔,李阳……”丝袜平三两句话就让丫丫将喝酒的队员全都给套出来了,并且这些人里根本没有小仙女,事情严重了!!

  丫丫很愤怒,后果……很严重。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