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了电话,丫丫又上了我的微信然后找到我跟小仙女的聊天记录发现是空的。

  证明什么?证明我删过聊天记录。

  然后刚要睡着的我就让丫丫给薅起来了。

  “给我起来你,心挺大啊,睡的挺开心呗。”

  “我错了媳妇,丝袜平昨晚给我打电话潇洒哥跟人家干起来了,你也知道我是他们的老板,他们出事了我得去解决呀,但见你睡的那么香就没忍心吵醒你,然后帮潇洒哥解决完我们就去吃了顿饭,喝了点酒,回到家的时候怕吵醒你睡觉就没敢敲门就在门口睡了一会儿。”丫丫怒了,我立马就知道一切都瞒不住了,所以直接交代了。

  丫丫都懵了:“你咋交代的这么快?”

  “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干嘛不交代?”

  “行,看来我准备的话这是用不上了,那我问你,你们喝酒的人都有谁?”

  “媳妇我能站起来说么,你知道昨天我去平事的时候人家都说我什么吗,说我是怂包,怕媳妇,基本上只要一说我张耀阳的名字后面肯定是迟小娅扇我嘴巴的故事……”

  “废话什么,跪好了,我从来就没听说怕媳妇就是怂,男人有本事在外面横,回家跟媳妇横那是人渣!”

  丫丫还挺有理!

  “昨晚喝酒的人都有……”

  我将他们全部都供出去了,中间短暂的思考一下,完全忘记自己删没删小仙女的联系方式了,抱着侥幸心理就没将她说出来。

  “就这些人吗?”

  “恩。”

  丫丫转身走到厨房,拿着擀面杖坐我面前:“再给你一次机会!”

  “真没有了。”

  我宁可挨打也不将小仙女供出来,背着丫丫偷摸去见小仙女没敢承认,而是被丫丫发现的话,后果更加严重!

  所以这个时候我只能赌,赌我跟小仙女的电话聊天删了,恩!!

  丫丫笑着掂了掂手里的擀面杖:“老公真的没有了吗?”

  “嗯呢,肯定没有了。”

  “呵呵。”

  丫丫笑了起来,这个笑容让我用异常恐慌。

  片刻后,阳哥杀猪般的叫声在屋内想起。

  媳妇你咋动手了……说急眼就急眼的?是不是不讲理?……我还手了啊……别打脸让人看出来……哎,我草!!

  ……

  另外一头,几个小时前,一帮人连忙将地上的常威给扶起来:“威哥没事吧?”

  常威满脸血,气急败坏的说:“看我这样能他m没事么!!张耀阳,我他m要让你从s海消失。”

  “对,大哥这愁咱不能忍,一定要弄了他!!”青年跟着说道。

  “小白脸,你负责将张耀阳的关系网,身边的人以及对手全部给我调查的一清二楚,这股气我威少咽不下去!”

  常威气急败坏的离开夜场,经理还想上来说些什么,让常威一把推开,紧接着指着他:“我看你的夜场算是要干到头了!”

  说完这才离开,而经历一脸苦b表情,我他m找谁惹谁了。

  片刻后,众人分开。

  常威鼻青脸肿的回到家,父亲还没睡,正在客厅看着报纸。

  常威低着头就上楼,在家里他跟他爸的关系并不好,平常也都不怎么说话,一说话就是吵架。

  “你不在外碰一鼻子灰你是不带回来的。”常威的父亲板着脸呵斥一句。

  “用不着你管。”常威冷冷的撂下一句。

  “自从你妈走后你就开始学坏,我为你擦了那么多屁股,你究竟还要不学无术到什么时候!!”

  “你还好意思说我妈,如果不是因为你,她也不会死!!”触及到常威的痛,他吼了起来,之前的常威一直都是个乖孩子,直到他的母亲离开以后,他才开始变得叛逆,整日以赌为生,昏昏沉沉的混着日子。

  无论常书j是多大的官,始终都断不清家务事。

  常书j愣了下后终于没在说什么,而是扶着手挺生气的回到自己的卧室。

  常威舔了下嘴唇也回自己的卧室,他拿出镜子照了一下鼻青脸肿的脸,恶狠狠的想到,张耀阳我他m跟你没玩!!

  ……

  另外一边,书房内,常书j的随从轻轻的问道:“少爷他今天得罪的是秩序集团的张耀阳。”

  常书j点点头,看着手里的照片:“这小子跟王威有关系吧?”

  随从是一名五十多岁的老者,年龄虽然大了,可身子骨异常硬朗,浑浊的老眼透露着精光,这个人是从战场上回来的兵,一个真正经历过生死的男人。

  他回来以后一直陪伴在常书j的身边,专门保护他。

  而常书j家里就这么一个儿子常威,表面上父子不和,但暗地里常书j一直派人保护这个爱生事的儿子。

  今天我打了常威也就是没啥事,如果我想砍他一只手的话,那么我也就活着离不开夜场了。

  而常书j此时手里的照片正是我!

  老者点点头:“有关系,而且这小子曾经杀过人,不过后来全部洗干净了,他现在接手沈家的公司,接手的是白生意,黑生意还在沈浪的手里,两家分开干。”

  “所以说这小子不好搞了?”

  老者点点头:“不好搞。”

  常书j点点头:“先观察吧,这个小子暂时别动,要是组织那边有需求的话,在拿这个小子开刀。”

  “知道了。”老者随后退了出去。

  而常书j叹了口气,从抽屉里拿出常威母亲的照片在暗自神伤:“你走的好,孩子让我养成这样,以后我下去了真是没脸见你啊。”

  ……

  另外一边,钟不传将自己的别墅给卖掉了。

  买别墅的这个人不敢置信的问道:“钟总,你真的打算便宜出售这个别墅吗?”

  钟不传没什么表情:“佳人已不在,留它徒添悲伤,这里面都是她的影子,只会触景生情。”

  “那我就义不容辞了。”

  “恩,后续你跟我助手交谈吧。”

  “好。”

  钟不传没有任何留恋的离开这栋别墅,当初买下这栋别墅的时候可开心了,就想着让晨曦过上好日子。

  如今日子越来越好,晨曦却让自己抛弃了。

  他好孤单,正应了周星驰写的歌词那句话一样,无敌是多么寂寞。

  他驱车来到那个不到70平方的小屋子内,里面的装饰仍然都是晨曦喜欢的风格,晨曦不仅一次对他说过,屋子不大,却很温馨,有家的感觉,而那种别墅虽然大,却显得很冷清。

  电视柜上仍然摆放晨曦的一张照片,他轻轻抚摸着那张照片就跟抚摸晨曦一样,嘴里喃喃道:“也不知道你现在过的好不好,我……”

  后悔吗?

  钟不传几乎每天都要问自己一遍,尤其深夜一个人的时候,这个问题便会不止一次的萦绕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略感疲惫的靠在沙发上,脑海里想象着那个在尘世中犹如仙子一样的姑娘,是那样的与众不中。

  一行眼泪从眼角流出……

  终于苹果的专有铃声将他从回忆中拉出,迅速抹掉眼泪,声音变得沉稳无比:“哥,不好了,晨曦在张耀阳的公司,是他们这个季度新捧的女星,我们还对他们下手吗?”

  “什么??晨曦要进娱乐圈???张耀阳还同意了??”

  “嗯,而且看样子要力捧,他们公司今年有一部年度大戏已经将原先的女主给换掉了,现在是张念执,怎么办,原先我们打算直接黑掉这个女主以及众多主演,让他们影响恶劣,这部戏直接无法播出,光d那边一压,他们将损失惨重,但是晨曦若是当女主的话,我们还黑吗?如果黑了,她的一辈子也就毁了。”

  “等我电话!”

  钟不传挂了电话,脸色气的铁青,原本这个计划实行的很周密,当坑掉这部戏的女主角以后,秩序公司就会忙于奔波,当广d那边封杀掉这部戏以后,不仅在金钱上损失惨重,更会造成公司资金周转不开,然后钟不传在之后的一系列操作下,直接就让我们的公司名利双损!

  王威的妻子去闹,正是钟不传安排的,他给了王威妻子一笔钱,先让她们闹起来,成为社会关注点。

  这样一来,但凡他们在有点黑化的事情就会变得越来越黑,到最后各种事情凑在一块,根本无法洗白。

  到时候秩序公司必败无疑,从s海除名。

  自己在找人出面收购他们公司,钟不传可以说一跃成为这里数一数二的富豪企业家。

  原本精心设计好的布局忽然被晨曦的假如给打破了。

  当然,如果他不在乎晨曦的话,这个布局仍然继续在他掌握中执行,偏偏的……

  钟不传阴沉着脸思考接近一个小时后,从兜里掏出电话:“喂,张耀阳吗,我是钟昊延,很久没见了,见一面吧。”

  “我跟你有什么可见的?告诉你钟不传,我妹妹不是什么人都能甩了,你给我记好了。”

  “呵呵。”钟不传不屑的笑了起来:“我钟昊延也不是软柿子,我今儿找你就是想跟你说说晨曦的事,如果你觉得无所谓,ok,那就不聊,如果你想聊晨曦的事,我在上岛咖啡等你!”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