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见我火了,立刻改口说道:“哎呀,你看看你多心了不是,这生什么不都是咱们老张家的宝么,人我的意思是生儿子最好,生姑娘也没事,大不了在生二胎呗。”

  “你看你这话说的,那还不是想要儿子么,万一二胎还是姑娘呢?”

  我的这个问题丫丫也很想知道答案就一起看着我妈,等待她的回答。

  “大不了再生第三胎嘛,现在条件都好了,也不是养不起,就算你俩养不起,我跟你爸爸还能帮你们一起想,不用愁,袄。”

  我急了:“妈,真没看出来你是这么封建的女人!!”

  我妈丢给我一记大白眼:“跟我有什么关系,这不是给老张家留后么。”

  “女孩就不是后了?我咋没看我姥爷生完你在要一个呢。”

  “滚犊子,别在这跟我扯没用的该干啥干啥去。”我妈烦我了。

  “我跟你就是剩一百个也都是姑娘,我张耀阳就是姑娘命。”

  “丫丫,咱不甭理他。”我妈拉着丫丫就回屋去了,听邻居说专门吃一种东西就能生儿子,我妈跟丫丫就在吃,当然了,肯定不是危险的东西,当初我妈怀我的时候就偷偷吃过这个,为了生个孩子她们可真是煞费苦心!

  甭管多难吃,多难闻的东西,只要丫丫听说有机会生儿子,那绝对就会去吃。

  人生男生女科学家都解释过了,从一开始的结构就形成了,跟吃东西能有啥关系,我真是服了。

  现在的迟小娅跟杨彩完全不能够用正常女人来形容了,我将我的怨言全部抱怨给方柔了,方柔听后微微一笑:“要是我怀孕,我可能也会这样。”

  “不是,你们女人都疯了么,这又不是给皇上生儿子,生个太子就能受宠。”

  “可是从以前的社会一直到现在的社会生儿子在大街上走路都比别人硬气。”方柔很认真的说。

  “竟特m扯,方柔你是有文化的人,你可不能这么肤浅,你想啊,生个女儿,扎个公主编,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整天跟老爸腻歪,骑在老爸的脖子上嚷嚷着要这要那,老爸就是宠她,等她长大了,就能跟妈妈一起逛街,说说知心话,知道疼父母,这些是儿子能干出来的事么?不说别人,就我身边这群男的,你看他们给媳妇买东西就可舍得花钱买了,给自己父母一年都不带买一样东西的,没事还得管父母要这要那,各种作祸。”

  方柔听完哈哈一笑:“我知道了,你是觉得你跟你父母的关系就不好,看晨曦就跟他们的关系很好,从小却母爱的你其实很希望有一个可以跟父母腻歪的机会,而做为男生呢,却没办法做出这样有损男子汉气概的行为,对不?所以说你不是重女轻男,是你潜意识里希望你可以活成那样的人,所以你把希望寄托在生一个姑娘上,然后百倍千倍的对她好,哎,我忽然羡慕你的子女有你这样的好父亲了。”

  “干啥我就缺少母爱了,我什么都不多,就妈妈多!”

  “肯定是这个样子的,你不知道每次你心虚的时候语气就下意识的提到了么。”

  我愣了愣,随即笑道:“乖乖的,你观察我这么仔细的,要不回家给我当小三得了,反正你也不找对象,这一年里,丫丫怀孕了对吧,你就负责伺候阳哥,咋样,每个月给你冲王者农药点卷。”

  对于我的漫天胡扯方柔从来不会生气,她知道我是开玩笑的,丢给我一记小媚眼:“给我死去,我跟丫丫没事的时候就研究你,基本上我俩呆在一起的话题就只有你,缺少母爱还是我跟丫丫一起分析出来的。”

  我挠了挠有些刺挠的脸蛋,坐直了身子:“不是,你俩怎么会想到研究我缺不缺少母爱呢,你俩的生活都已经这么无聊了吗?”

  方柔哈哈一笑:“也不是,就是……这么跟你说吧,你在我们眼里都是一个小爆脾气的人,处的历任对象都大男子主义挺正的一个人,尤其看你们干仗还有你跟你爸爸顶嘴的时候,我们看着都老吓人了,你还梗着脖子犟,打都打不服的那种,反倒在丫丫这你这么乖巧,后来我们就想可能你就是缺少母爱。”

  “打住,不想跟你聊这个话题,我们接着刚才的话聊,你当我小三不?每个月给你充话费,充游戏都行。”

  “你不怕丫丫打死你,你就包我吧。”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当天上星河转,我命已定盘,待绝笔墨痕干,宿敌以来犯,我欠你的姑娘,今生恐怕难还!

  就当我跟方柔胡扯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我一看号码立马有些疑惑,这个号码是我曾经最熟不过却唯一一个不存姓名的人。

  “我去趟卫生间。”方柔见我不接电话,找了个理由就要走。

  “没事,坐这吧。”很喜欢方柔的善解人意,我冲她看了眼表示没事之后,深呼吸一口气将电话接起来:“皇妃。”

  “耀阳你快来我家,我家这边发大水啊,水都止不住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电话那头传来皇妃急切的声音,隐隐约约间还能听到很强的水流声。

  “你找找总闸先给关上,我马上来。”

  “怎么了?”方柔紧张的问道。

  “一朋友家发大水了,让我过去看看。”

  “我下午还得上班就不陪你了。”

  “嗯!哪天再约。”

  “好。”

  “记得约我的时候尽量在晚上一起吃个烛光晚餐什么的,再喝点红酒,洗澡的时候要放玫瑰花瓣。”

  “没有正形。”方柔心情不错的回到自己车上,她发现只有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才可以笑的这么开心,这时,她的手机也响了:“妈,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我不相亲,不相亲,不找对象!!……哎呀呀呀,我怎么就大了,我还不到26岁呢,事业为主,不着急……好好好……见一面就一面,哎呦我的天。”

  转眼间方柔也到了家里开始催婚的年纪,她非常头疼的揉着自己的脑瓜子,相亲这种简单粗暴快的行为方式方柔很不喜欢,在她的世界里,两个人在一起一定要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话题能够聊到一块去,并且不能太死板,期间为了让她妈妈不催婚,也应付过几次相亲,可是相来相去总感觉就是不满意,差那么一丢丢味道,总感觉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

  说句不要脸的,要说之前不结婚可能在心里还心存侥幸有那么一丝丝的机会让我回到她身边,跟我俩再续前缘。

  可明明人家都已经结婚了,自己还是不想结婚这是为什么呢?方柔自己都在车里开始寻思了。

  难道是想给他当小三??

  方柔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大跳,连连冲着地上呸呸呸了三下,看着车里的镜子一阵后怕:“方柔你这是什么想法,丫丫是你姐妹,耀阳是你哥们,你这想法真的不好,你不该有这种想法的。”

  别魔怔了,方柔赶忙拍拍自己的小脸蛋去上班。

  另外一头,我刚走到门口,就听见皇妃叫喊的声音,当我冲进屋内以后,皇妃正笨拙的用双手捂着呲呲喷水的水管那里,给她冲的衣服都湿透了,里面若隐若现都能看得,怪不得她不喊别人过来来帮忙呢,原来是怕走光。

  而整个屋子也让大水给泡了,看起来是漏了很久了。

  我四处寻望一眼,找到水阀总闸那里,轻轻一拉,水就停了。

  皇妃终于从紧张的情绪中恢复过来,尝尝的舒了口气:“家里还得是有个男人,屋子好悬都给我淹没了,我在那摁了半天,你来了不到一分钟就给关了,哎。”

  “这是生活常识好么,我不是告诉你把总闸拉了么。”

  “我拉了啊,你看都没电了。”

  感情皇妃以为说的总闸是电闸,我晕!

  “来来来,我告诉你,你要是换个灯泡,需要走电路的时候你才拉电的总闸,而发大水了一般就是水管漏了你需要拉水的水闸,水闸一般都在马桶周围,就是这个小把手,你轻轻往这边一掰就没水了,往回一掰,水又来了,你这栋楼是新楼的吧?”

  “嗯呢,新盖的,我自己买了一套房子,还是自己住舒服,没想到今天一回来就成这样了,家里还是有个老爷们才行。”

  我跟皇妃对视一眼,好似之前发生的那些不愉快完全都不存在了,一种久违的和谐感正在我们身边萦绕。

  当我们放在过去,放下很多事情的时候,其实生活看起来也并没有那么遭。

  皇妃看着我身上也被水都给充湿了,就走进卧室从衣柜里拿出一套男人的衣服递给我说道:“衣服都湿了,先穿这个吧,我给你甩干你在穿,这衣服都是你的,我一直没舍得扔,保存的还很新吧。”

  皇妃是笑着说的,我心里却非常的难受:“为什么我的衣服还挂在衣柜里,而不是将它们塞进行李箱里。”

  “打开衣柜的时候我就总感觉你还没有结婚,你还是我老公,我们还在一起,这样我在这个家里就不会感到孤单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