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以后你花钱就来找我要就可以。”

  两个人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忽然间段宏楠有一种很强烈的幸福感,就好似自己的金钱被女朋友所管着一样。

  ……

  御龙纹身店,我光着膀子趴在横椅上,皇妃带着纹身专用手套,正专业的拿着图纸在我身上进行操作。许久没纹身的皇妃还是这么熟练。

  而我的这些日子就是几乎天天都跟皇妃呆在一起,纹完身一起吃个饭在给她送回家,然后我才能回家陪丫丫。

  两边跑的感觉实在是很累,主要是心累,老担心被别人看见了在让丫丫知道就不好了。

  即便我们没有做什么亏心的事,可这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舒服不自在的。

  丫丫很信任我,自从怀孕之后整个人的生活重心都在这个即将出世的宝宝这里,对于我的放任宽松许多,由原先晚上的九点半之前必须到家变成了十点半。

  别小看这一个小时,够我在外面喝顿酒吃个串的了。

  这天晚上,我妈在客厅哇哇打着电话联系那边的医生,想要明天做一个四维检查,看看是姑娘还是小子!

  丫丫就在我妈旁边挺紧张的听着,生怕别人不答应给做。

  现在g家有法律规定,医生若是私人告诉孕妇是男是女的话,直接开除!

  在我们中g这边很多人都跟丫丫一样,重男轻女,好多孕妇在得知是女儿之后不仅得了忧郁症,还有狠心把孩子给打了的,那对新生儿真的是无辜的。

  在这里我必须要说个题外话,就是你们船长自己的亲生经历,真的太有感触了。

  我妈怀着我的时候,那时候限制每个家庭只能要一个孩子,如果要二胎,不仅要罚款,还会给你家里的基本田给收走,三年不能种地(我媳妇他家为了剩她,就是好几年大队不给活干,会计,队长天天往我老张人家跑,劝他们打掉孩子,并且威胁如果生了就给他们房子都拆了,我老丈人直接拿锹给他们轮走!)

  我妈怀孕四个月的时候,就是一个姑娘,后来我大姑在医院有人,找的关系一看是女孩儿,而二胎是男孩,也就是我,他们果断的将那个孩子给打掉了。

  当时我爸还特意去垃圾桶看了一眼,假设当时万一是误诊,我爸都得拿刀捅他们,后果不堪设想。

  他们那时候就想要一个小子传宗接待,我大爷家是女儿,所以他们特别想要儿子。

  可见那时候的思想有多可怕,四个多月啊,孩子基本都已经成型了,他们好残忍。

  我到现在仍然在想,假如我有个姐姐的话,我现在的压力也就没那么大了,生活一定会很幸福,最起码可以有个人帮我一起分担分担。

  我奉劝各位,重男轻女的思想一定不要有,真的!

  孩子始终是无辜的,他们也是幼小的生命。

  如果有迷信这一说,我爸前几年喝完酒六亲不认,给人家歌厅老板砍了,最后去坐牢,在到我前几年因为家庭吃的那些苦,我他m感觉都是那个被打掉的小姑娘在做的怪(当然这是迷信说法,我自己觉得的,信者有,不信者无,我反正是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怨灵这种东西的)。

  可以说我前些年日子过的苦,很有可能是在还债,孽债!

  写到这里你们怕不怕,我自己都有点哆嗦了呢。

  好了,回归正题,在写你们也该害怕了。

  ……

  我得电话响了,是潇洒哥打来的:“出来打麻将,三缺一。”

  “都谁啊?”

  “你管谁干啥啊,来不来,铂叔,丝袜平,我。”

  “你觉得我能去么,去不了,你喊李阳啊。”

  “这b回老家了有事,凑个手,实在没人了。”潇洒哥都快哭了求着我。

  “你问丫丫吧,她要是让,我就去。”

  “我丫爷能骂死我你信么,我可不敢跟她说这事。”

  “哎,要不这样,五分钟以后你就给我打电话假装有急事,我必须去那种。”

  “行!”

  我跟潇洒哥一顿合计,这是目前我唯一能出去的办法了。

  片刻后,挂了电话,我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回到丫丫身边,跟她贱贱的说:“媳妇,看电视呢。”

  “昂,谁打的电话还跑卫生间去接了?”丫丫随意的问道。

  “潇洒哥,刚才打电话支支吾吾的不知要干嘛,还没聊完,电话就挂了。”

  “他一天能有个屁事,除了赌就是嫖跟喝的,长得还丑,没正事唐糖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他了呢。”丫丫百思不得其解!

  “废话,男人有才华的,你们女人嫌人家丑,长得帅的嫌人家不浪漫,浪漫的又说不靠谱,有钱的又说太花心,像这么完美的男人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老公我真没别人了!”我舔着大b脸呲牙来了一句。

  “妈,看你儿子多自恋!”

  “随他爹了呗。”我妈笑了笑:“你爸成天到晚跟我说他怎么帅怎么帅,一个帅字贯穿一生的,你慢慢就习惯了。”

  “哈哈哈。”丫丫这魔星性笑声再次响起,丫丫是豪放派,一笑起来就是哈哈哈那种大嗓门笑。

  她这一笑,给我跟我妈都感染了,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媳妇困了,睡觉去啊?”

  丫丫奇怪的打量我一眼:“哎,往常喊你睡你都不睡,今天咋这么有出息了。”

  “困了呗,纹身纹的我还有点疼,先去睡了哈。”

  “你睡吧,我在看会电视,今晚跑男有鹿晗诶。”

  “你不是一直喜欢林俊杰么,啥时候变鹿晗小姐姐了?”

  “滚,人家比你爷们!”丫丫瞪了我一脚。

  “你轻点,别给肚子抻着了,虎了吧唧的。”

  就在这时,电话终于响起来,我特意在丫丫旁边接的,以确保丫丫能听到。

  “耀阳你赶紧过来找我,有急事,快点的。”电话那头传来潇洒哥的声音。

  “咋的了?慢慢说,刚才没说话就挂了,啥情况啊。”我故作镇定,心里乐开花了,潇洒哥这演技还真的可以,这语气就跟家里着了大火一样,不过我也是有点小紧张的,毕竟丫丫这脑袋太聪明了,我一撅屁股他就知道要拉什么屎,想要骗她,难度还挺高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