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门了,车坏道上了,周围乌起码黑的也没人啊,你能过来接我一趟不?跟你领导说一声。”

  潇洒哥真是绝了,竟然来了这么一个借口我都没想到。

  如果他说借钱或者有急事的话,丫丫肯定会刨根问底,很快就会露馅。

  但若是说自己在高速公路上坏半道了,你说你去不去啊?那肯定去!

  在一个丫丫现在怀孕了,她肯定不会坐车跟我去高速的!

  真他m聪明。

  “那还晴啥假了,丫丫能让我去。”

  “快点啊着急!”

  “你在着急能有你妈先出来吗?”

  “我滚你大爷,智障!”

  笑呵呵的挂了电话,我面不改色实则心脏框框跳的对丫丫说:“潇洒哥车坏半道上了让我去接他。”

  “啊,坏哪儿了?”

  “不清楚,就说高速公路上了,那破逼二手车我就说不能买,买了净毛病。”

  “这么晚了,你喊丝袜平他们跟你一起去吧,你一个人出门我不放心。”

  “没事。”

  “别没事。”丫丫站起身挺着微微隆起的小肚子冲我温柔的说道:“你现在是孩子的爸爸了,开车一定要注意安全知道吗?”

  “嗯!放心吧。”见丫丫这么说,有那么一瞬间我都不想出去玩了,为了耍钱给怀孕的老婆自己扔在家属实不该,如果不是我妈在这里我肯定不会走的。

  “妈,要不你跟着点耀阳去吧,这大晚上的开车我不放心。”丫丫冲着我妈说了一句,我妈就要站起来跟我一起去。

  “别的了,我一个大男人能有啥事,放心吧,为了你跟孩子我也不能冒虎气,你看我现在开车从来没有超过140的时候,不是以前那会了,我不虎,我妈在家陪你我用能放心。”

  “行吧,完事给我打个电话。”

  出门的那一刻,我心里的愧疚感越来越重,哎,下次说啥不能玩了。

  就放纵这一次,我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样我就能安安心心的玩了。

  片刻后,我去了潇洒哥的家里,当时他,丝袜平,铂叔三个人在那不知道聊什么呢,见我来了以后给我这顿埋汰。

  “可算来了,你出个门是真费劲!赶紧,干几圈!”潇洒哥着急忙慌的冲唐糖说道:“麻将拿出来。”

  “你他m着急输钱啊?”我笑呵呵的坐在椅子上趁着铂叔埋汰我之前我先埋汰他:“师傅站起来了啊,竟然能出来了?”

  铂叔傲娇的哼了一声:“你师傅我啥时候都是想出来揪出来!像你这个怂炮呢。”

  “别bb,一会胡死你,你个炮王。”

  “牛b今天给这些钱全都赢走!”铂叔牛b闪闪亮的从兜里掏出一万块拍桌子上。

  我愣了下,问道:“玩钱的啊?”

  “废话,不玩钱谁跟你大半夜在这杵手指头呢?你别告诉我你没带钱?”潇洒哥惊愕的问道。

  我羞涩的笑了。

  “他不是没带钱,他是从来没有钱!”丝袜平非常了解我说道。

  “还是我大儿子懂爸爸。”我呲牙冲他说道:“借我点钱!”

  “麻将桌上不能借,我迷信!”丝袜平果断摇头。

  “没钱也玩不了啊,散了吧就,反正我也不咋想玩。”我到现在心里还寻思丫丫刚才信任我的样子,整的我感觉今晚打麻将要输。

  “草,埋汰谁呢,唐糖,给我耀阳哥拿点钱!”潇洒哥这人就是这样,毒瘾一犯借钱都得让你玩。

  “输了不还了袄!”

  “呵!腿给你打折。”

  “用多少吖?”唐糖拿着小钱包向我问道。

  我扫了眼唐糖的凶部,咧嘴乐道:“这让我潇洒哥伺候的越来越大了袄。”

  “滚,我么踢死你。”潇洒哥急眼了。

  我哈哈一笑:“给我拿一万一,我今天胡死你们。”

  “好的。”

  唐糖将钱借我了:“你数数。”

  “不需要,跟他们玩麻将还用带钱么?都对不起我师傅高进,媳妇泡杯茶。”

  “叫谁媳妇呢,臭不要脸。”唐糖白愣我一眼,扭着小蛮腰离开了。

  我舔着嘴唇看了眼她的背影贱滋滋的冲他说道:“唐糖越来越妖娆了袄。”

  “我c你个大爷你天天惦记我媳妇干j把?要不咱俩换。”

  “确实越来越带感了。”丝袜平唯恐天下不乱的跟了一句。

  “玩你的丝袜去,你懂女人么你。”潇洒哥不屑的扫了他一眼:“都别bb了,今天你们就给爸爸送钱就完了。”

  随后我们一帮人一边打着麻将一边互相埋汰,非常的有意思。

  整的唐糖就在旁边磕瓜子跟着哈哈大笑在那捡乐呢,潇洒哥烦她让她去睡觉,她也不去,说看我们几个在一起打麻将有意思。

  两个小时以后,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冲着他们嘘了一声,然后屋内瞬间安静了,仿佛喘大气都怕被丫丫听见一样。

  “三万。”潇洒哥打麻将是那种咣咣砸麻将的选手,此刻也轻拿轻放用口型说道。

  我瞪了他一眼,意思让他一声别坑!

  “媳妇。”

  “你接到潇洒哥了吗?”

  “接到了,这车坏了,也不能走,等着三四点钟天亮还得去找车过来拽,今晚可能回不去了,你先睡吧。”

  “好的,老公,那我睡啦。”

  “宝宝么么哒。”

  呕!

  挂了电话,众人集体呕吐比我的行为表示恶心,还宝宝么么哒……

  “别废话,干,今天给钱摞到这么高就行。”今天晚上运气逆天,一顿赢,我夸张的比划到下巴颏那个位置,一顿吹牛b。

  ……

  另外一边,迟小娅挂着电话看着铂叔媳妇,气呼呼的说道:“这帮玩意果然都是在骗我们,走,我们去找他们去。”

  “我去就行了,你别去了,怀着孕呢。”铂叔是咋出来的呢,他骗自己媳妇说耀阳的车坏半道了,让他去接一下,铂叔就出来了,出来以后铂叔怕打电话没办法解释,就索性将电话给关机了,寻思等明天早上回去在说电话没电就能糊弄过去了。

  不曾想铂叔媳妇也担心铂叔啊,在一个也是知道铂叔喜欢找小姐跟赌博,毕竟他们这些人的名声都不咋地,带着各种复杂的心情铂叔媳妇就来我家寻思看看回没回来,这一下可好了,全都漏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