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越是这样安稳的日子,我的心里就没由来的一阵发虚。

  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从来不敢去用最快乐的笑容面对每一天。

  因为我发现只要我今天特别高兴,那么第二天肯定没由来的有一个非常闹心的事,然后过几天就会又有一个非常开心的事,就这样循环下去。

  所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舒服的笑容只有在回家的时候才有。

  我的生活也变得简单多了,自从那天晚上让丫丫薅着我头发回去以后,潇洒哥他们就再也没有人喊我出来打麻将了,他们也明白,随着丫丫肚子月份越来越大,也不好意思喊我了。

  并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铂叔跟他的那个小姐女友分手了,原本两个人都要谈婚论嫁了,自从那天晚上激烈的争吵以后,就神奇的分手了。

  想来也是正常,两个人本就是半路夫妻,没有什么青梅竹马,更没有相伴大佬的诺言,在一起感觉好就处,感觉没了就分呗。

  到了他们这个岁数,谁离了谁都能活。

  一场麻将,险些造成两个家庭的悲剧,他们也不敢找我们了。

  后来我才知道潇洒哥跟黄平两个人又迷恋上网络赌博百家乐,也就是我们口中总说的梭哈。

  两个人没少输,专业话语最少二十a输没了。

  两个月后的这天早上,我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头,准备收拾收拾回东北姑娘了。

  丫丫穿着防晒服,挺着大肚子挺悠闲的靠在沙发上吃着葡萄,不知道谁说吃葡萄孩子眼睛亮,她天天一箱一箱那么吃。

  “你的纹身今天在去一次就差不多了吧?”

  我点了点头:“嗯呢。”

  “别说还挺好看的。”

  “那必须的,人帅啥都好看。”

  丫丫丢给我一记大白眼呵呵笑道:“公司呢?都整完了么?”

  “员工福利奖金,加班人员,一年的汇总,以及展望新的未来等,全部搞好,而且铂叔说这个年他不回去了就留在公司坐镇,咱们可以安心的回去了。”

  “嗯?他咋不回去?”

  “姑娘寒假要在外面打工,他回去也是自己一个人,索性不回去了,正好公司需要领导看着。”

  “哎,也挺可怜的。”

  “以后会找个好媳妇的。”

  当时我这句话就是随便说说,可万万没想到他找的那个媳妇……我他妈……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你说潇洒哥跟黄平最近到处借钱,咋回事啊?”丫丫拿着手机上面是方柔给她发的潇洒哥跟黄平借钱的图案:“他俩上次管我借过钱,说好一个星期给我的,到现在也没动静。”

  “那你没去要吧?”

  “就几万块钱我至于去要么,我又不缺钱。”

  “对,别开口,关系那么好,提了好像咱咋滴似的。”

  “我比你明白不用你教我,但我不理解的是他们竟然管方柔借钱,方柔跟他们也就是吃过几顿饭也都不咋熟。”

  “方柔借了么?”

  “这不方柔问我呢么,我要是同意她就借啊,毕竟咱们关系都那么好。方柔肯定不好意思不借呀,我现在疑惑的就是潇洒哥他们一个月那么多工资,年底又给分红了,为毛还需要借钱他们在外面搞什么呢?难道是自己悄悄开公司了还是投资了?”

  “你要说铂叔跟李阳他们在外面偷偷开公司搞投资还有可能,但是潇洒哥跟丝袜平,一个傻了吧唧一个就知道玩袜子的选手,他俩能开公司?开养猪场啊。”

  “哈哈哈。”丫丫被我逗的笑喷了:“你能不能别这么埋汰人,那你说他们用钱干嘛呢?”

  “管他们干嘛呢。”我接过丫丫的手机给方柔发了一条语音:“宝贝儿借她们,没事!”

  “丫丫,揍他。”很快方柔便回了一条挺俏皮的语音。

  “不行啊,你阳哥现在是家里的大拿,给他打坏了没人收拾屋伺候我了。”丫丫笑呵呵的又给方柔回了一句。

  两个闺蜜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最后索性直接开视频。

  丫丫躺在我怀里,拿着手机吃着葡萄悠哉悠哉的跟方柔聊天。

  方柔一聊素颜朝天,睡着穿衣,还在打着哈欠,放假了么,她在家呆着也没什么事。

  “柔柔机票买了么?一起回h尔滨啊?”

  方柔摇摇头:“不得了,今年过年约了几个同事出去旅游。”

  “宝贝,你这睡衣哪买的挺好看啊。”我呲牙插了一句嘴:“你把前面两颗扣子解开,我看看质量好不好。”

  “哈哈哈。”方柔知道我是在逗她,就在那哈哈大笑。

  啪!

  果不其然丫丫赏赐我一个嘴巴:“女人说话你插什么嘴,扒你的葡萄。”

  “哎,好嘞。”

  这俩女人什么都聊,聊的嗷嗷开放,上到买什么好看的内衣穿着舒服下到下次几号来大姨妈肚子疼的离不厉害啥的全都聊,全程把我当成空气,真的是好闺蜜。

  我惊愕的长大了嘴巴,一向古典温柔有气质的方柔竟然跟丫丫能聊的这么开,长见识了。

  “小柔柔你变了。”我故作痛心状。

  “怎么了?”方柔好奇的接了一下。

  “你是古典美女,你是书香门第,跟丫丫这种人竟然能聊的这么嗨,我心痛啊。”

  “丫丫是哪种人?”

  “对啊,我是哪种人?”

  “你是盲流子!”

  “儿子,姑娘你看到没,爸爸说妈妈是盲流子,等你们出来后一定要跟我一起收拾爸爸,造嘛。”

  方柔看着丫丫如此小女人且当妈以后非常幸福的样子,忽然间自己也想结婚了:“丫丫,你们给孩子起名字了吗?”

  “起了,但是我不觉得不行太土,方柔你文化水平高给咱起一个呗。”

  “女人说话你又插嘴,我起的名字怎么就土了??”丫丫不服气的质问道!

  “你看丫丫给儿子起的什么名字我给你学学,张益达,张迟,前面听着就像个三炮一样的名字,后面是烂大街的名字。”为了这俩名字我恨不得要跟丫丫干起来了。

  丫丫说贱名好养活!而且这俩名字很有意义,我上初中那会,就想找个益达女友,恰巧丫丫吃了我的益达,做了我的益达女友,所以儿子他就给起名叫益达。

  再者儿子不叫张益达叫张迟也行,当初我妈生我的时候,我爸当时跟别的女人有感情纠纷,我妈就想要我爸要他,于是就有了张要杨这个名字,子承父业,丫丫就说,我姓张,她姓迟,叫张迟也蛮好听的。

  但是张迟就跟现在的奥迪车一样,烂大街了,我不想叫这个。

  万一儿子他们长大以后当了大明星,整个这么没有辨识度的名字,岂不是要生我们气,在万一自己改个名字可操蛋了。

  我跟丫丫很快在这个话题上又掐起来了,而且我是怎么打都不服的选手,为了我儿子以后的幸福,我坚决不能认输。

  “各位,你俩等会在打仗,我打断一下,这俩名字哪个是给儿子的哪个是给姑娘的?”方柔听我俩争辩半天后插嘴问了一句。

  “都是给儿子的啊。”丫丫说:“张耀阳这个王八犊子……”

  “妈,丫丫骂你是王八。”我笑呵呵的冲着正在厨房做饭的我妈欠欠的说道。

  “妈,我没有,我骂他呢。”丫丫连忙向我妈解释一句并又在我大腿内侧蹂躏一把后,才跟方柔继续说道:“我俩说好的我给儿子起名字他给姑娘起名字,这他m的我起完名字他又不同意。”

  啪!

  我对着丫丫的嘴巴就是一巴掌,她下意思的要还手。

  我立马指着她得瑟的说:“诶,你说的要给姑娘儿子一个最好的胎教是你说的你要是说脏话我就可以打你一个嘴巴的。”

  丫丫咬着嘴唇:“得,不跟你见识!”

  方柔又笑了笑:“哈哈你俩啊,一会不干就难受,那耀阳你给姑娘起好名字了吗?”

  “没有啊,柔柔要不给你起一个吧,你有文化。”

  “你们起吧。”方柔摆摆手拒绝了。

  “柔柔你起一个真行,我跟耀阳都属于盲流子级别的,你来一个。”丫丫说道。

  “呃……既然你俩让我起的话,我就给你俩起一个吧,男孩子呢,叫张迟,真的可以,不仅有了你们两个人的名字,还可以希望他在以后接手咱们秩序公司后能够驰骋商场,成为人中龙!”

  “可以。”我点了点头,本来挺土的名字让方柔这么一说立马就感觉高大上了,你们看看这有文化的人跟没文化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同样的名字,一个解释是贱名好养活,一个是希望他以后可以驰骋商场。

  “是吧。”方柔微微一笑。

  “太行了。”

  “你丫就是贱,我说你就说土,方柔说你就觉得好了,贱,贱,贱!!”

  “我乐意。”

  方柔微微一笑:“你俩等会在吵,听我说姑娘的名字,其实在那天你们告诉我这个喜讯以后我自己在家没事就琢磨名字呢,早就起好了,你们听一下哈,你俩有没有觉得现在的自己没有小时候的自己快乐了?虽然我们什么都有了,分分钟就能拥有小时候最希望拥有的玩具,可是我们越来越不快乐了,在这个复杂的社会里,每个人都带着面具如同半人半兽,麻木的活着,每天一睁眼就是房贷,车贷等,完全不知道未来要做什么。”

  “所以你给我姑娘起的名气叫张茫茫,对不对。”丫丫自以为很聪明的快速接了一句。

  噗!

  我正好喝了一口我妈刚给我倒的水直接让我喷了,丫丫你还能不能更土一点!!!

  “不是张茫茫,我想让她叫张寻真,寻找最真实的自己,找寻最真实的快乐。”

  “寻真,非常好听诶,大学生就是不一样。”我果断对方柔竖起大拇指,顺便不忘埋汰一下丫丫。

  “确实挺好听的,还是我们家柔柔有文采。”

  就这样,儿子叫了张迟,姑娘叫张寻真。

  姐俩几乎同年同月同日生,只不过一个先出来一个后出来,前后不过十分钟。

  就这十分钟的时间决定了她俩的大小,张寻真是姐姐,张迟是弟弟。

  张迟这小子有点蔫,上学时有点闷骚,从来不跟人说张迟是自己姐姐。

  而张寻真的性格就随了迟小娅,性格非常外放,却也不跟别人说张迟是自己弟弟,并且老坑自己的弟弟,每次放学就挽着张迟的手臂回家,让好多人都以为她俩是情侣。

  主要是张寻真的颜值随她妈妈,为了避免追者太多。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