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寻真其实在初中那会只能说算是一般漂亮只有少数几个人注意到而已,并没有其她那几个女孩显得那么惊艳,招风。

  但上了高中以后整个情况都不一样了,张寻真瞬间逆袭成重点高中最受欢迎的姑娘。

  事实证明女孩子只要有底子那是会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

  这个阶段的姑娘已经就已经长的很好看了,同时还有清纯的味道,完全不是社会上那些女人能比的。

  当然社会上的女孩子比高中女孩子多了一个优点那就是女人味,也是高中女孩子那个阶段无法比的。

  张寻真大火之后,一度成为高中校花排名前三的存在,那些男生为之疯狂,天天收到的礼物,情书、表白,好吃的数不胜数。

  为了不想让自己感到困扰,就拿她弟做为挡箭牌,并威胁他不许将她俩是姐弟的事说出来,否则她就揍他。

  历史上流传过一句千古名言,我也是从王禹那里听说:十个姐姐九个揍弟弟。

  再加上丫丫在家这种女权至上的家庭教育理念、可以说在家的地位就是丫丫老大,姑娘老二,我老三,儿子老灭。

  本来儿子在很小的时候他是老三、我是老灭,随着他一天天长大,越来越调皮以后让我咣咣一顿揍,顿时我的地位就上升了。

  也就是从那时候我开始理解我爸了,我也会终于明白为什么小时候我爸老是不讲理无缘无故揍我,甚至有火有气就发生我身上。

  一个当爹的,说揍你就揍你其实不需要原因、也没有为什么,家庭这个地方本身就不是该讲理的地方。

  只是很可惜当我明白这句话的时候我爸已经老了、他也打不过我了。

  我想在张迟这长达二十五年的时光里、肯定会特别不理解我为什么要揍他,就好似我这辈子在我爸、在丫丫吧挨揍了十次来算、至少七次不知道原因。

  方柔给我们起好名字,我们就拍板决定了,之后就等着两个小宝贝出生就行了。

  我爸忽然过来了,他领着朴智允来找我妈,三个人准备自驾游回去,还能溜达溜达看看风景,倒是挺会享受的。

  以前呢,我恨我爸,为什么他不能一心一意的人爱我妈自己一个人,而到了如今我终于知道能给两个女人摆愣明白也是实力的象征,我很羡慕他。

  两个女人进屋收拾着旅行要带的东西、我爸则是在楼道抽烟、看起来相当的忧郁跟颓废。

  我也叼着烟双眼无神的走到我爸身边对他说道:“爸!”

  “嗯。”

  “我都已经这么大了,你看看是不是可以告诉我,其实你是装穷,嗷嗷有钱家里有几个亿,是时候让我接受了。”

  我爸愣了下,忧郁而又孤独的眺望不远处的天空惆怅的说道:“我也在等你爷告诉我。”

  “张浩你干嘛呢,过来把行李箱拿下去。”此时我妈走过来听到我们爷俩的谈话,训斥我爸:“你就跟个虎b是的,咱爸走都了你还拿他开玩笑。”

  我爸嘿嘿一乐:“扯犊子玩呗,这小子让我给他几个亿,我拿啥给。”

  “你给他几个大嘴巴子就老实了。”

  我晕,这是亲妈么!

  我爸点了点头:“我看行,我看他平常被丫丫抽的挺舒服。”

  我爸一天就是这么没正形,小的时候害怕他,等到长大以后越来越感觉跟他相处非常轻松,好多时候我们父子谈话更像是朋友之间的对话。

  我切了一声还击他:“你不用在那埋汰我,沈梦瑶都给你打哭过,吹啥牛逼啊。”

  我爸身子一个激灵:“一派胡言!”

  我耸了耸肩:“是不是一派胡言我不知道,我这听说那某人31岁的时候,半夜出去找小姐被......呜呜呜,爸你不带捂人嘴的。”

  我爸满脸通红的将手捂住我的嘴不让我说话:“少在那扯犊子那是你裤衩跟刘鹏干爹出去嫖,我是去抓他们了,完了被沈梦瑶误会了而已。”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说多了就是故事!

  片刻后,我爸怒气冲冲的给瑶瑶打过去一个电话,瑶瑶那头传来又酥又脆的声音嗲嗲的说:“浩哥~~”

  我爸浑身一抖:“靠,发浪了。”

  “嗯呢,老浪了,快来吧,家里没人,哈哈哈。”沈梦瑶大笑着都要岔气了:“不行了我要被自己恶心死了。”

  “我他m也差点被你恶心死了,干嘛呢?”

  “厕所拉屎呢,干啥。”

  我爸龇牙笑道:“原来如此,是在用力呢,我说刚才咋叫的那么浪。”

  “滚,有事没,没事挂了。”

  “你以后能不能别老跟孩子什么都讲,有损我的清誉你知道不?”

  “呦,你还有清誉呢,我才知道!”沈梦瑶打趣道。

  “正经的!”张浩尴尬的发现这帮女人越来越皮了。

  “比如呢?你指的是哪个?”

  “你说你跟孩子说我找小姐你打我这事干啥!”

  “这是事实啊……再说了耀阳又不是小孩子了,都当爹的人了,你慌什么。”

  “你等你孩子回来的,我非得跟他讲你的糗事,比如倒立啊……”

  沈梦瑶的脸瞬间就红了:“闭嘴你敢将我的这件糗事说出来,我扒了你的皮。”

  呦呵,威胁我?你浩哥是北大的不是吓大的。

  张浩给她来了一个“呵呵哒”之后就立马挂了电话,随即又给沈梦瑶发了一条微信:“咱们父相伤害!”

  沈梦瑶给他回了一个:“张浩你这是站起来了呗!”

  “咋地吧,略略略,我已经开车回家了,你打我也得等过年以后了,哈哈哈。”我爸得瑟的笑了起来,那嚣张的样子老气人了。

  “忘记告诉你,我也今年过年也得回一趟东北,到时候我看看你去,给你送点礼!”

  “.......”张浩瞬间哆嗦了:“不给你开门!”

  沈梦瑶看着自己跟张浩如此幼稚的聊天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后陷入回忆,眼神流露出伤感的表情,若是倒立管用的话,可能白头偕老的就是我们了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