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这个年我就不去看您了。”沉默数秒后,晨曦声音梗咽着说道,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放下了,当听到钟不传母亲那温柔的声音时,脆弱的内心还是不可阻挡的冲击过来。

  钟母心里咯噔一声:“是不是那孩子欺负你了,别怕,孩子,阿姨给你做主。”

  “没有,他没有欺负我,只是我们在一起不合适了,就分手了。”到了现在善良的晨曦仍然没有说是钟不传甩了自己,只是说他们之间不合适。

  “哦。”钟母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在她现在看来是优秀的晨曦甩了正在变优秀路上的儿子。

  有句话老话说的好,自己家的孩子怎么看都好看。

  “阿姨,祝你新年快乐,再见。”

  “哎!”钟母重重的叹了口气。

  “怎么会这样?”一直在旁边竖着耳朵听的钟父心里闹心急了。

  “肯定是晨曦不要钟不传了,儿子要面回来不知道怎么说呗,想不到就连晨曦那么好的女孩子还是离开不传了,谁让咱们家起点低呢,就是混的再好,也不如人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孩子。都怪你没能力。”

  “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自己又不是不了解晨曦,那么好的女孩子怎么会无缘无故甩了昊延肯定是有原因的。”

  “能有啥原因,没准就是来自家庭之间的压力呢,没看咱儿子受了刺激给你买那么好的车么。”

  钟母摇摇头:“应该不会,上次他们都见过双方父母了,聊的不也是挺好的么。”

  “没准就是人家两个小年轻不合适呗。”

  “在一起这么久了,突然就不合适了?”钟母惆怅的说道:“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想法一天一个样,跟我们那时候不同了。”

  “我估计多半还是跟你儿子有关系。”钟父意味深长的说道。

  “什么意思?”

  “晚上吃饭的时候你问问他,看他说不说。”

  “好,诶,对了,你刚才出去以后儿子跟我说,咱们猪肉店别干了,现在他条件好了,咱们是时候想想清福了,他说给咱拿一笔钱到处溜达溜达,你觉得咋样?”

  “得了吧,指望谁也不能指望你儿子,忘记咱俩当初去s海找他的时候了?”钟父果断摇头:“我靠着自己赚钱养家,到哪我都硬气,指着他活,呵,哪天一脚给咱卷出来,趁现在能动弹还是自己干吧。”

  钟母觉得钟父说的有道理,自己的儿子还是挺不靠谱的。

  所以在钟不传跟晨曦分手以后,她也仅仅是狐疑了一下,并没有像其它当母亲那样笃定到是女孩儿的错。

  ……

  晚上五点钟,母亲推开钟不传的房间,见到儿子已经睡着,便轻轻的走过去,刚想叫醒儿子,却发现儿子已经睡着,手里还拿着他跟晨曦的照片。

  母亲叹了口气,拿起照片看了看,不料钟不传已经睡醒,看了眼妈妈手里的照片,一把抢过来然后放进抽屉里,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妈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母亲心疼的摸了摸自己儿子的头:“刚才我给晨曦打电话了。”

  钟不传愣了下,随后有些急眼:“你给她打电话做什么!”

  接着又很紧张的问道:“晨曦跟你说什么了?”

  他真的很害怕母亲知道自己被包养的这件事,确实有些难以启齿。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说你们在一起不合适就分了。”

  钟不传明显的松了口气,心里很感激晨曦,即便自己对她那样残忍,到头来她还是没有将自己出卖,没有让自己的父母看笑话。

  “儿子啊,这么好的女孩儿你怎么就给弄丢了呢,能不能跟妈说说?”

  钟不传面色凝重,有些疲惫的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选择的到底对不对,我只是在事业跟女人身上选择了事业,我相信只要我事业做得好,什么样的女人都能有,妈你看我现在多风光,要钱有钱,要车有车再也不用为了钱而烦恼了,不是挺好么。”

  “可是你丢了你最宝贵的东西。”在门口偷听半天的钟父忍不住进来插话:“是,你现在混的好了,开着百来万的豪车,住着几百平米的大别墅,走到哪人人都对你点头哈腰客客气气的,但昊延你问问你自己现在的你究竟过的快不快乐?车子,在这个世界上它有上百台,金钱它是这个世界上永远赚不完的东西,而冉晨曦,全世界就只有这一个,儿子我不知道你跟晨曦因为什么分手,但我想告诉你,你曾经拥有令全世界都羡慕的东西,他不是事业,不是权利,更不是金钱,她是晨曦。”

  钟父想要儿子明白一个道理,爱江山更爱没人,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这时,钟不传的母亲跟着开口说道:“你爸说得对,钱是一辈子赚不完的,也是随时都能花完的,但有个肯跟你同甘共苦的女人这个世界真的很难找。”

  钟不传的心脏仿佛被人狠狠的揪住一般,特别的压抑难受,自己真的做错了吗?

  这个问号在他心里出现过无数次,每次的答案都是,不,我没有做错,男人就要以事业为主。

  很悲哀,到了现在钟不传仍然没有醒悟过来。

  直到后来他醒悟的那一天,便是最痛的代价。

  ……

  另外一边,晨曦挂断电话后,整个人又陷入怅然若失的状态下,坐在中央大街的休息椅上,段宏楠买了两串十块钱一串的大肉串:“趁着剧组放假,可以胡吃海喝了。”

  “这么吃我会胖的。”

  “没关系呀,在演艺圈混不下去就回家当你的小公主呀。”

  “不要,我就在要娱乐圈混个名堂。”晨曦摆摆手决定不吃了。

  “哎,当明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外表看上去光鲜亮丽,背后吃的苦受的罪谁又清楚呢,人不是无缘无故就成功的,耀阳哥说的真心对。”段宏楠看着晨曦的兴致不高:“能多一句嘴吗,刚才你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

  “刚才昊延的母亲给我打电话了……”

  “啊,是想挽留你回去吗?”段宏楠有些紧张的问道,看得出来晨曦心里应该还是有不传的位置的,若是他的母亲过来说服他们和好的话,段宏楠深深地觉得复合的机会非常大,初恋总是令人刻骨铭心,难以忘怀。

  “不是。”晨曦摇了摇头,并不想多说。

  “呃……我奶刚才给我打电话,说做了好多好吃的,不嫌弃的话我们一起去吃顿饭,然后我在送你回家行吗?”

  “合适吗?”

  “没什么不合适的,你要是去了,奶奶肯定能高兴,在一个他一直觉得我现在赚这么多钱是没走正路,你也知道老人的思想,正好你去了,奶奶跟你聊聊她也能放心我了。”

  “行,我也好久没看奶奶了,一起过去看看吧。”

  ……

  视线撤回到我跟丫丫的身上,这天我跟丫丫在家呆的五脊六兽的,突然见到潇洒哥跟丝袜平还在s海并没有回老家的打算,我就给他们喊过来加上铂叔寻思打两圈麻将呗,马上过年了,丫丫就给我放假让我玩了。

  谁知道他俩现在对麻将的吸引力并不大,我就问他们:“雀神跟雀圣不打麻将了?”

  “早不玩了,没啥意思。”

  我草?我没听错吧,以前打麻将能打一天一宿的潇洒哥竟然说麻将没意思了?

  就在我疑惑当中,潇洒哥将手机拿出来:“我玩这个呢,百家L!”

  “我草,你玩这个呢?你可别碰这个了,这玩意输几块的是你,输几万几百万的都是你,之前你管丫丫,方柔他们借钱就是因为这个事?”

  潇洒哥有些尴尬,他并没有想到他们管方柔借钱的事能传到我们嘴里:“我输是因为我上头了,我要是稳着点来,绝对能赢。”

  “快拉倒吧,十赌九输,人家这个都是设置好的,你怎么赢?人家还有账号追杀,ip追杀。”

  “我知道,赢了一定的数额人家就干你了,要么不把钱给你。”潇洒哥还挺了解的说道。

  “那你还玩?”

  “你放心吧,一分钟一桌子百八十万的金钱,人家不会黑你那几千几万块的,除非你赢几十万在担心那些事吧,这些服务器都在国外,一般没事的。”潇洒哥仍然不信赌博可以输钱,并且句句有理。

  “在干五万的?”丝袜平忽然说道:“我之前借出去的钱要回来点,咱俩翻翻本,输他m太多了,过年都过不好了。”

  “你俩输多少了?”

  “之前输了三十万,上个月回来四十万,这个月又洗白了,一分没有了,还欠了一屁股外帐,哎。”

  “我草,那你俩有钱之后不还人家钱,还要赌?”

  “不赌没办法啊,三十多万啊,不赌咋回本啊。”

  赌博害人,它深深抓住赌徒的心理,让人越陷越深,不行,我一定要帮他俩,这玩意绝对是坑人的,服务器也一定不会在国外,我不能让他俩被人骗了。

  我就看着他俩充了五万块进去,然后还互相安慰:“这次咱俩控制住,千万不能上头,输了也不能倍投,赢了冲,输了缩,千万不能输了冲,赢了缩!!”

  “好,一会儿你也拦着我点。”这俩二货一顿商量,互相打气之后就在网上又开始赌起来了。

  这时候丫丫挺着肚子走过来对他俩说了一句挺经典的话:“就你俩长得这个输钱的脑袋,是赢了冲,输了充。”

  “哈哈。”顿时我们三个人不小心都笑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