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可能会觉得自己吃自己的卫生、一次性筷子也卫生。

  但是你吃的那个锅就一定干净吗,你吃的那个盘子就一定是卫生消毒过的么?

  人呀,你要是真的有洁癖,卫生啥的、那我劝你别下饭店,就自己在家吃自己的,也别请客人来你家,说不准哪个就有幽门螺旋杆菌的人呢,你过年也别跟亲戚聚在一起了,更别窜门了,谁让你这么爱卫生呢,这么矫情呢!

  在一个可能也是丫丫,方柔长得好看的事,别说筷子在一个锅里了,就是她俩的洗澡水杜兰特都想喝,跟杜兰特这样想法的屌丝不在少数。

  丫丫是吃辣的,我也是吃辣的。,但是为什么出现一个鸳鸯锅呢?

  答案很简单,那就是方柔不吃辣的。

  她既然不吃辣的,刚才为什么还跟我们说重庆火锅只有辣的才好吃呢。

  突然想到小时候我俩谈恋爱,方柔很喜欢吃辣的呀。

  口味这种东西只要不是得重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方柔一个健健康康的小女孩儿,一点毛病都没有,所以她的胃口怎么会改变了呢?

  “我记得你以前吃辣的呀,这咋不吃了?嗓子扁桃体发炎了吗?咋的了?为什么都看我。”

  我的话说完,就发现这俩姑娘不约而同的看向我,难道我又帅了?

  阳哥露出一个自信迷人的笑容,潇洒的甩了甩留海:“敢问二位姑娘为何看着本尊?”

  丫丫拿起筷子对我脑袋就是一下子:“头皮屑掉锅里了,还他m甩呢!”

  我委屈的说道:“人我以前没有头皮屑,自从跟你过日子以后才有的,方柔,你说丫丫损不损,自己用好几百一小瓶的洗发露,到我这就用买满三百赠送的超大瓶的洗发露,全都是假的,我这乌黑亮丽的秀发全被她给毁了。”

  “哈哈哈,我不寻思扔了浪费么。”

  “对,给我用就完了。”

  “你一糙老爷们用啥都一样!”

  “没毛病,媳妇说得对!”

  “那必须的。”

  看着我们两口子一唱一和,看着我无奈的样子逗得方柔笑个不停。

  许久丫丫又问我了:“你怎么知道方柔以前喜欢吃辣的?”

  方柔杵着下把,眨着漂亮的眼睫毛看着我,有些温柔的好奇问道:“是啊,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辣的呢,这个秘密一般没人知道,而且我已经好久都不吃辣了,即便喜欢吃,我也不吃了,每次看你们吃辣的都馋的不行,可是没办法啊,主持这一行,嗓子非常重要,我怕吃辣给嗓子吃坏。”

  “哦。”我应了一声就低头吃饭,自动过滤掉她俩的那个问题,扫了眼桌子上已经见底的羊肉,我又追问她俩:“再来一盘肉不?”

  “来啊,我都没咋地呢。”丫丫扯着脖子喊:“服务员,再来两盘高钙羊肉。”

  “好嘞。”服务员应了一声。

  接着丫丫又追着那个问题不放:“你怎么知道我家柔柔喜欢吃辣的呢?”

  我愣了下:“咱们都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谁都知道啊。”

  “放屁,除了我没人知道!”丫丫很笃定的说道。

  我用一个是吗的眼神看向方柔,后者点了点头。

  最后我只好说了实话:“小时候咱俩谈恋爱那会,我记得你说你最爱吃的就是辣椒炒肉,我回家给你偷着做过一回,好悬给我家煤气罐整炸了,还让我爸踢了我一顿,所以我一直记得你吃辣啊。”

  说完,方柔就哈哈的笑了,对我称赞道:“你记性可真好,我都忘了,原来小时候你对我还是挺用心的嘛。”

  我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心虚的看了眼丫丫。

  果不其然,跟我想的一样,这话说完,丫丫一定会找我麻烦。

  只见她眯着眼睛,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似笑非笑的问我:“柔柔喜欢吃辣,十多年过去了你还记得呢,这记忆力可以呀,我问你,我喜欢吃什么?”

  我一猜我他m回答以后丫丫就得这么问我。

  丫丫喜欢吃的东西特别特别多,我哪知道她最喜欢吃的东西是什么。

  每天我就见丫丫吃的那些东西,几乎没有不喜欢吃的,吃什么都杠香!

  但我既然说了别的女人喜欢吃什么,我就不能不说她喜欢吃什么,否则一定会找我麻烦跟我小吵一架!

  吵架我倒是不怕的,就怕给肚子里的宝宝气到了,也怕自己挨揍,这个是关键的问题所在!

  于是机智如我立马回了一句:“我做什么你都爱吃,只要是我做的!!只要你不做的,都好吃,对不。”

  “那对,哈哈。”丫丫大笑起来:“一天只要别让我做饭,老公你做啥我都喜欢吃。”

  “给你懒得!”

  “谁让让我有个好老公呢。”丫丫得意的晃了晃小脑袋。

  我在心里松了口气,还好我脑子转的的快,不然就完犊子了。

  晚上,我想出去玩会百家L,又不能让丫丫一个人在家,于是就想尽一切办法将方柔留在家里住。

  趁着丫丫在那算账的时候,我偷偷的商量方柔:“小媳妇晚上你在我家跟丫丫住呗,我想跟潇洒哥他们去喝酒,丫丫要是自己在家我不放心。”

  方柔点头笑道:“行!去吧。”

  “你真好,让我亲一个。”

  “呵呵哒!”方柔转身就走。

  片刻后,丫丫算完账,我舔着嘴唇走到丫丫身边一个劲地蹭顾。

  “有屁就放。”

  “晚上想出去跟潇洒哥他们喝点酒,领导给批吗?”

  “喝个屁,老实在家陪我。”

  “我让方柔在家陪你了,你看我都好久没跟他们喝酒了,实在有点馋了,这公司放假休息也没什么事,你看……”保持耐心,仍旧选择跟丫丫商量着来,如果我要是硬来,那真是一点出走的机会都没有。

  “没商量!”

  我只好将求助的目光看向方柔,后者微微一笑,随即对丫丫说:“耀阳他辛苦干了一年了,最近多乖呀,天天在家陪你,伺候你,你就让他出去潇洒一个晚上嘛,媳妇固然要陪,但是哥们也很重要,你把他天天栓在家,渐渐的那些哥们都离他远了。”

  接着方柔又小声的在丫丫耳边说道:“男人看的越紧,就越想反抗,他没有了自由,你想他能过的开心吗?慢慢的,他在想出去玩就不会跟你说实话,反而都是谎言了,你不想面对这个结果吧?”

  丫丫觉得方柔说的有道理,就打趣方柔:“你怎么向着耀阳说话呢,真是他小媳妇了呗。”

  “去去去,你也取笑我,真是两口子啊。”

  “哈哈,逗你玩呢。”丫丫哈哈一笑,随即看向我:“方柔说的有道理,朕批准你放纵一个晚上,记住不能跟潇洒哥他们一样赌博啊,小溜的打个麻将,踢回大坑,斗个地主都行,千万别去碰网赌,人家都是操控的,脚下有变牌器,你可别瞎得瑟。”

  “放心,我心里有数。”

  美滋滋的将她俩送回家以后,我就飞快的往潇洒哥家里跑,我一进屋就撩闲:“唐糖小媳妇,老公来了,快拿拖鞋。”

  “喊个瘠薄我媳妇回h尔滨了。”

  “你咋没去呢?”

  潇洒哥摇摇头:“不去,她爹有点吓人,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我咧嘴笑了:“你还有怕的呢。”

  “以前是反贪句句长(特意用的错别字),那是闹着玩的么,我就一社会小痞子,不敢去。”

  “丑媳妇早晚见公婆,早点见得了呗。”

  潇洒哥很果断的摇头:“得了吧,等我啥时候给唐糖弄怀孕了我再去,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我就不信唐词还能咋得瑟,他们都能接受阿文那样的人,更何况我这样的人呢。”

  “你真瘠薄是个高手。”丝袜平对潇洒哥佩服的五体投地。

  “没招啊,谁让唐糖她爸不待见我,我只能睡她女儿。”

  我笑了笑:“这玩意都是因果循环的,你现在睡人家女儿,就不怕以后人家睡你姑娘?”

  “滚犊子我没你那么迷信!你是军人出生,咋还这么迷信?”

  “你不迷信是因为你还没有遇到过,等你碰见了,你就该相信了。”

  “真的假的?整的那么玄乎。”

  “大晚上的我就不给你们讲了,等有时间了在给你们讲。”

  “咦?你今天晚上咋能出来了?丫丫给你放假了?你别再是偷着跑出去在让我丫爷给你薅回去?”

  “滚,我他m啥时候想出来就出来,谁能拦得了我?”

  “上一次有俩人就在我这屋吹牛b,一个差点被打死,一个已经分手了。”

  “哈哈哈。”丝袜平捡了一个笑在那哈哈乐。

  “滚犊子,别扯没用的,赶紧的,你俩谁帮我充两千块钱,百家L飞起来啊。”

  “我草,你哪来的这么多钱?”两个人同时惊讶的看着我。

  我特别不爽:“你m的,你俩兜里随随便便都有几万块,我他m有两千块就这么惊讶?”

  潇洒哥更好奇了:”不是,就丫丫那力度你还能有两千块?平常二十你都没有的选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