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给我记好了!”

  李文彬用手指了指我们,咬牙切齿的留下一句威胁的话后离开了。

  “赶紧他m滚!”

  老汪咣的一声将门给关上,然后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门口抽烟。

  家中不幸,女儿过的不好,这是所有父母都不愿看到的。

  结了婚的女人就相当于二手车,虽然也能卖钱,却远没有新车那么值钱了,后面接手的人一定会嫌弃这嫌弃那。

  我的电话响了,小仙女就停止了哭声,她可能也知道我晚上不方便出来,怕给我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就是在那无声的抽泣着。

  “媳妇。”

  “我方柔,你跑哪儿去了?丫丫穿衣服要去找你呢。”电话那头传来方柔的声音。

  “我现在不方便说,有点事,你别让丫丫找我了,你们先睡吧。”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

  挂了电话以后,方柔对丫丫说:“耀阳不让你找他。”

  “他跑哪儿去了?听着电话里的动静应该不是出去赌了。”

  “可能临时遇到点事儿吧,哎呀,他一个大老爷们出去就出去吧,你管的太严了,有时候该放松放松了。”方柔不由分说的拉着丫丫回卧室休息:“你呢,怀了宝宝,一天就别那么操心,也别熬夜,早点休息,对肚子里的宝宝好。”

  “你不知道张耀阳这个人基本没有任何控制力,别人一说耍钱啊,他肯定就跟别人玩,完全不知道拒绝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方柔微微一笑:“你怎么看出来的?”

  “这么些年了,我还不了解他么,而且咱们上初中那会我就看出来他这性格了你信么,你还记得不,阿辉那时候老喊耀阳上网吧包宿去啊,这小子也是扭扭捏捏的说不去,但人家三劝两劝就去了,基本各个场合都有他,这小子心可大了。”

  “我觉得这样的男孩很好啊,总比天天窝在家里的好,说明张耀阳的交际能力很强。”方柔对我赞不绝口。

  “小柔柔呀,你是真得意耀阳呀,要不你也嫁过来?”

  “别逗我。”

  “真的,小柔弱有时候我就在想你这么好的姑娘要是给别人那不是白瞎了。”

  “去去去,你们两口子一天都没正形。”

  “哈哈。”丫丫在方柔的酥X上抓了一把,惹得方柔一阵娇笑。

  ……

  视线扯回来,老汪在足足抽了一地烟头后,默默地叹了口气,然后走到卧室那边将门给关上,留给我们两个人独处的时间。

  “丫丫找你,你回去吧,这么晚了。”终于,小仙女嗓子沙哑的说了一句,听的我特心疼。

  “不着急。”男人都是一样,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的时候就用抽烟来代替。

  “耀阳我想跟他离婚,你支持我么?”

  “原本我还想劝你来着,但现在不劝了,离婚吧,反正没有孩子。”

  “嗯。”小仙女动了动嘴唇还想要说些什么,最后什么都没说,去收拾屋子了。

  “这个家的房本写的谁的名字?”

  “写的他的名字。”

  “没事,现在离婚都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咱不怕他,该打官司打官司,该争争,该抢抢,不能白给他,有我给你当后盾咱不怕他。”

  “嗯。”小仙女的情绪不高,话也不多,我就陪她一起收拾。

  这时,老汪开门出来了,他对我说:“你俩出去散散心吧,这个屋子我收拾就行。”

  紧接着老汪又对我说:“帮我劝劝我的女儿,她最听你话了,叫她不要那么难过了。”

  我点了点头:“放心吧,老汪,没问题的。”

  片刻后,我跟小仙女并肩走在小河边,这个点了周围都没什么人,静悄悄的,很好的释放我们凌乱的内心。

  小仙女主动牵起我的手,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耀阳,我这一生遇到过三个男人,只有你是最能给我安全感的,如果我嫁给的人是你,那我该多幸福。”

  “小仙女,我……”

  “嘘,不要说话,我知道你想说的是什么。”小仙女打断我的话:“或许我的命一直就这么苦吧,耀阳你能抱抱我么。”

  “嗯。”我轻轻应了一声,与小仙女抱在一起,不一会儿她又发出哭泣的声音,我搂着她的腰:“不要哭了,不管怎么样你始终有我。”

  “耀阳。”

  就这样我跟着小仙女抱了一会,然后我就感觉我们之间的呼吸明显的变得急促起来,她也是,我也是。

  然后不知道怎么得稀里糊涂的就亲上了,我们吻的很炙热,吻的很强烈。

  ……

  大概亲了半个多小时以后,我差一点就跟小仙女在这荒郊野外就整上了,最后还是强制遏制住内心最原始的冲动,表示自己不能趁人之危。

  “小仙女,我们回去吧,明天我再来看你,不要难过,不要伤心,有我在!”

  “我信你。”小仙女用着她上学那会才会对我露出的眼神看向我,那是满满的信任感,我怎能让她失望。

  “对了,我兜里这两万块钱你先拿着,明早去银行帮我存了,我准备捞捞本。”

  “别玩了。”

  “最后一次!”

  “好吧。”

  我们手牵着手回了家,就像过去一样,一切仿佛都没有变过,如果不是那次意外,如果不是我妈横空阻拦,如果没有那么多如果,我们早就结婚了。

  一切都是命!

  给小仙女送回去以后,我舔了舔嘴唇,她唇膏的味道竟然让我无比怀念。

  忽然间我就觉得很对不起丫丫,狠狠的扇了自己两巴掌后,开车回了家。

  我蹑手蹑脚的回家了,发现灯已经关闭,我没敢出声,真怕丫丫这会醒来问我干啥去了。

  刚才跟小仙女亲嘴那一会儿,给我整应了,要是不整出去,憋的实在难受。

  于是,我拿着“猎枪”就第一时间冲进卫生间,哎,实不相瞒,自从丫丫怀孕之后,我就是靠自己的右手办事的。

  不要小瞧哥的右手,它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初恋。

  就当我准备开战的时候,一声尖叫吓了我一大跳。

  我还以为是他m鬼呢,第一时间开了灯,紧接着看着方柔一脸害羞的坐在马桶上捂着眼睛。

  “你干嘛呢,上厕所不开灯?”我感到有些好笑的问道,此刻的方柔就有一种掩耳盗铃的感觉,你捂着自己的眼睛虽然你看不见我,但不也被我啥都看见了么。

  “你不许看,别看,转过去。”方柔又急又羞。

  我反而更加的淡定了,就瞪着大眼睛看着呲牙乐。

  “你赶紧出去,不然我生气了。”方柔是真的急了,我也知道这玩笑不能开的太过火,于是我就回到我那屋去了。

  片刻后,我听到冲马桶的声音,以及我卧室的门开了,方柔啪的一声打开灯,冲我羞涩的问道:“你看见什么了?”

  “我就看见一个小美女坐在马桶上厕所不开灯,剩下啥也没看见,真的,我对灯发誓。”说完我一个没憋住,又哈哈大笑起来。

  “你还笑,你还笑!!”方柔气的直过来打我,她打人就跟挠痒痒一样。

  “我真的啥也没看见,就是感觉挺香的。”

  “不许再说了!!”方柔气的转身就回自己那屋去了。

  我哈哈又乐了乐,这个小姑娘脸皮还真的是薄!

  然后我就挺变态的跑到厕所,趁着刚刚带有方柔的气息一顿表演。

  虽然我现在一个高富帅,但是被丫丫管理的跟屌丝真的没有任何区别。

  我还是我,我瞅自己都上火。

  ……

  次日,清晨,我还在熟睡当中,丫丫就跟方柔准备出去玩了。

  有方柔在,可真的是解放我了。

  我习惯性的拿出手机准备刷一会儿朋友圈,就看见方柔在早上四点半那会给我发了一条信息:“年轻人节制点,对身体不好。”

  这个小方柔学坏了,诶!

  看了会儿手机我转头又睡着了,再次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丫丫给我打来电话,说她们中午不回去吃了,跟朋友一起在外面吃。

  方柔跟丫丫身边有好多朋友都是大美女,也经常来我们家做客,绝对是那种看了就想办的姑娘们。

  但是没招,哥办不了,丫丫太凶!

  ……

  我扫了眼电话号,最终给小仙女打了通电话,让她叫上老汪,我们中午一起出去喝的。

  我们三个在单独的一个包间,吃的烤肉。

  我给老汪要了一杯白酒,我也来了一杯陪他喝。

  小仙女肯定是哭了一宿,不然她的眼睛不会这么肿的。

  我冲小仙女问道:“给我存了么?”

  小仙女偷偷的看了眼她的父亲,悄悄的对我眨了眨眼睛,表示搞定。

  老汪多聪明啊:“你俩又整什么不可见人的事呢,本来这事你俩就做的不对,当家长的我真的说一句,耀阳你要是想娶我女儿,你干嘛还跟别的女人结婚,你俩都是有家庭的人了,完了还往一块凑,还……算了,我都说不要下去了,别说李文彬生气了,要我,我也生气啊。”

  “老汪你这话说滴不对,我俩又没怎么样,好朋友还不能搂搂抱抱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