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特么屁,我就不信你回家看丫丫躺别人怀里你能不急眼?”

  “但我肯定不会往家里安装监控器。”

  “爸你别说了。”小仙女推了推他爸:“我就是不想跟李文彬过下去了,所以才……”

  老汪重重的叹了口气:“如果今天在我面前的这个人不是耀阳,我一定能揍他。”

  小仙女吐了吐舌头:“我知道了,老爸。”

  “既然不想过了,等着过完十五,民政局上班了就去把婚离了,以后找个普通人家的老实孩子,踏实的过日子吧。”

  “到时候再说吧,我现在还不想那么多,失败的婚姻让我对结婚一点兴趣都没有。”小仙女偷偷的看了我一眼。

  我思考再三,就说:“到时候我给你介绍个好的,叔,保证靠谱。”

  “你自己都不靠谱,你朋友能靠谱?”老汪撇撇嘴:“只要你俩靠谱一点就得了。”

  这时,老汪看了眼时间:“你妈妈下午的飞机,咱俩一起去接她吧,咱三过个好年得了。”

  “你们在s海过年吗?”

  “是啊,女儿常年不回去,我们就得来看她呀,不然咋办,就这么一个贴心小棉袄。”老汪还是很充自己女儿的。

  “爸,我上个洗手间,你们聊。”小仙女抽了几张面巾纸塞进包里,便往卫生间走去。

  带到她离开以后,老汪跟我碰了杯酒:“你现在混的这么好,又是公司的大老板,能不能给你叔跟你婶找个工作,闺女喜欢在这边生活,让她回吉l她也不回去,我们老两口就想着过来跟女儿一起过,还能照顾照顾她。”

  见我没吭声老汪又说:“当然了,为难的话就算了,我自己在找找。”

  “你想要一个月薪多少的?

  “三千就行,我们老两口一个月六千块的话,去掉的我烟酒,还能有四千给女儿补贴补贴,蛮好的。”老汪要求不高的说道。

  “你看见那个垃圾箱没,到时候我给你俩找个活,你开垃圾车,我婶就拿岔子往上掘,两个人多的钱没有,加起来一个月一万二妥妥的。”我指着垃圾箱嘿嘿笑道。

  “行啊,真的行。”我就一句玩笑话,老汪竟很认真的点点头,并且深深的看了眼外面的垃圾车后说道:“就这个吧。”

  “就这个行是吧?”

  “嗯,行!”

  “一代赌王开垃圾车呗。”

  “那咋的,赚钱就是光荣的!”

  “你俩聊什么呢,什么光荣的?”小仙女擦拭着面巾纸笑眯眯的走过来好奇的问了一句。

  “你爸说要过来开垃圾车,让我给他找个活。”

  “可得了吧,你们要过来就过来嘛,我一个月光是开直播也够养活你们二老的,实在不行给你们整个店,爸你不是会烧烤么,这边最缺的就是东北烧烤,你要是干起来,制定是这边最火的。”看来小仙女他们一家早就商量好要来这边生活了。

  是啊,习惯了大城市里的灯火通明,谁又愿意回到破旧的小城镇呢。

  有人可能会说了,我就喜欢家乡的幽静,祥和。

  这是肯定的。

  城里人吃肉的时候,我们吃菜。

  城里人吃菜的时候,我们他m吃肉。

  城里人开车的时候,我们瞪自行车。

  城里人瞪自行车的时候,我们才开车。

  反正是永远跟不上城里人的步伐了,真好!!!

  “也可以呀,到时候我就当后厨,你跟你妈当服务员,白天的时候你愿意直播就直播,蛮好的。”老汪神情激动的说道,不管怎么样,开店当老板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但绝对要比打工自在舒服的多,最起码自由,顶多就是操心。

  “真好。”我笑呵呵的说道:“等过完年,我给你们找个店铺,找个最合适的街,干点烧烤行,s海这边真没有我愿意吃的烧烤,不吹牛逼的说,东北烧烤绝对是出类拔萃的。”

  然后这爷俩越说越兴奋,越聊越嗨,完全没有要离婚的那种悲伤难过之情。

  或许小仙女在夜里一个人的时候可能会难过吧,眼下更多的则是一种解脱感。

  跟小仙女她们分开以后,我便叫了一个代价给我拉回家。

  给我开门的是方柔,她捏着鼻子用手扇了扇:“嚯,这是喝了多少酒,快躺下睡一觉。”

  我里倒歪斜的靠在沙发上,夹杂着满身酒气看着方柔:“你们啥时候回来的。”

  “回来半天了。”方柔去厨房给我倒了杯水:“喝点水吧。”

  紧接着又将垃圾桶拿到我跟前:“要是想吐了就吐垃圾桶里。”

  “迟小娅呢,叫她给我出来!!!伺候我!!”我扯着嗓子喊道。

  “嘘,别喊,丫丫睡着了,正休息呢。”方柔又去将丫丫卧室的门给关上。

  “m的,老公回来了不知道跪门口迎接么!!不知道跪门口给我鞠躬换拖鞋么,迟小娅,给我他m滚出来!!”我仍然很牛逼的喊道。

  “乖乖,你这是喝点酒就不服天朝地管了呗,乖袄,快睡吧,一会儿丫丫醒了打你可怎么办。”

  男人在喝多以后都是很牛逼的存在,我也如此。

  都说酒壮怂人胆,换做平常我肯定不敢跟丫丫吆五喝六的。

  但眼下,我就喊了她能咋地!能咋地!嗯?

  我又打了个酒嗝,脸色潮红的说:“我不怕她,知道不,她敢跟我得瑟,我就削她!!”

  “是是是,你最厉害了,行了吧,快点睡,等睡醒了咱在削她行不。”

  “小媳妇你说我厉害不?”

  “厉害厉害。”

  “我帅吗?”

  “帅,帅,你最帅。”方柔被我雷的不轻,一个劲地顺着我。

  “那是!我跟吴彦祖谁帅。”

  “肯定你帅,你先睡觉,等睡醒了在去帅这个世界。”

  “我给你这个面子。”说着我就翻身准备睡觉,方柔也挺讲究,不嫌弃的要帮我脱鞋。

  “别管他,我看看他想干啥,喝点马尿就想上天了是不。”丫丫听到我的嚷嚷声醒了,从卧室出来以后就要过来收拾我。

  “丫丫丫丫!”方柔连忙拦住丫丫:“他喝多了,甭跟他一般见识,等他酒醒了在说。”

  “就是喝多了我才治他,不然以后天天这样还得了,没事,你起来,我看看他能咋的。”

  “你怀孕了,万一真打起来,怎么办呀,你考虑考虑孩子,他一个喝酒的人,酒精都已经把大脑麻痹了,说话不走脑子,你别理他,等睡醒就好了。”

  “没事儿,他从来不打我。”丫丫不在意的摆摆手,走过来简单粗爆的薅我头发,直接给我从沙发上薅起来了:“这又是跟谁喝点b酒回来就不服天朝地管了?找抽了是吗。”

  我瞪着眼珠子,特别的凶狠:“你抽我吧,有本事抽死我,如果你抽死我,往后余生,洗衣服是你,做饭是你,扫地擦地,各种脏活累活养孩子赚钱都是你!!!来呀,打死我啊。”

  丫丫抿着嘴,瞪着眼睛,憋了半天,最终觉得我这话说的很有道理,于是将手放下来,回屋睡觉去了。

  “草,在跟我得瑟,打死你。”我非常牛逼的看着方柔,表示哥就是这么硬气,就是这么爷们,儿子娃娃(必须用X疆的语气读这句话)!!

  方柔狂汗,这样也行?

  ……

  几天以后,便是过年这一天。

  方柔在过年之前的三天就已经走了,她要到电视台里彩排,以及全程直播,三个人的家里顿时变成两个人还显得有些无聊。

  潇洒哥,丝袜平,铂叔他们偶尔也会过来,但我们每次都是借着打麻将的名义在屋里面玩百家l,意料之中,我偷丫丫的两万块钱没到两天的功夫,输的精光,屁都不剩。

  他们更惨,裤衩都要穿不起了。

  铂叔是比较会过日子的,他每次都只是小玩,所以输赢根本不疼。

  人就是这样,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的沾赌,从而一发不可收拾。

  我没钱了,就想着去借钱。

  想了一圈人,最后发现不是丫丫认识的,我不能去借,就是一些有钱也不可能借你,巴不得希望你倒台出糗的一帮人。

  也就是说,我除了潇洒哥他们这些人以外,没有一个是能借我钱共渡难关的人。

  由于小仙女闹离婚,还要开店,她的日子也并不好过,我得着急还她钱,在加上偷丫丫那两万,顺便就变成十二万的账了。

  于是我再次想到了去偷丫丫的钱,本想要是运气好,稳一点赢回来就收手,可事实并非如此,从最初的两万,到十二万,再到二十万,最后五十万的时候,我直接输崩溃。

  最后,我得到了血的教训,五十万啊,就让我随手这么点了几下就没了,并且在短短的半个月之内就输光了。

  五十万,那是有些家庭两三年不吃不喝的收入,却让我一瞬间败光。

  我心里开始后悔,开始自责,开始害怕,开始担心……一时间各种复杂交错的情绪交织在我心中。

  我他m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个耳光都不解气,明明就很安稳的生活为什么让我整成这样了。

  而今天小仙女也是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给我打了电话:“耀阳,我跟我爸相中了一个地方,挺好的,房租费以及装修的话,会不少钱,所以……你看……能不能……先还我?”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