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妃终于选择要过自己的人生,不在活在过去的痛苦当中。

  这是好事,皇妃,我祝福你。

  一个十七岁在军营里就出现在我生活里陪伴我整整七年的姑娘,愿你以后的余生,有一个更爱你的男人出现。

  魂不守舍的回到家,丫丫还处在跟我生气的状态中并没有理我。

  方柔到是看了我一眼,给了我一个我看不懂的眼神。

  或者说我现在压根就没心思去读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我直接走进卧室,双手枕在脑袋下面,想着跟皇妃过去的种种。

  “嘿,这小子还跟我装呢你看见没?柔柔,我说啥不带理他的。”丫丫见我没理她,顿时龙颜大怒。

  “他看起来也是闷闷不乐的样子,要不我去劝劝?”

  “你给他钱让他走违法犯忌的事他就乐呵了,真是好赖话听不懂的玩意。”

  “好啦,你俩都冷静冷静,我去看看他。”

  说完,方柔便站起身来到我的卧室。

  咯吱一声,门开了。

  方柔探着小脑袋进来了,微微一笑:“帅哥,我能进来吗?”

  “不能。”斜眼看了眼方柔,我转过身去,背对着方柔,从刚才到现在只要我想到皇妃回了韩国,并且有可能这辈子都见不到的时候我得内心就是一阵刺痛。

  “哎呦火气这么大呢,你别冲我发呀。”方柔嘿嘿一笑,一溜烟的跑到我面前,直接半跪下去,双手杵着下巴就这样与我面对面的看着。

  方柔一直都是素颜的女孩,看着皮肤特别的清爽自然,身上散发出的女人香也很沁人心脾,准确的说就是发香。

  我忍不住狠狠的嗅了一口,然后贱贱的说:“真香!”

  方柔白了我一眼:“心情这么不好也不忘记开玩笑调侃我,真是服了你了。”

  “我还行,没啥心情不好的。”

  “你别跟丫丫吵架了,这事是你不对,丫丫这么做也是为你好。你想呀,万一你真的犯法进去了,丫丫她们母女三个人怎么办呀,难道让她改嫁,孩子要不是亲生的,后爹能对他们好么,对不对。亲爹急眼了还得踹孩子两脚呢,何况后爹呢,小小子也好说,要是小姑娘呢,跟后爹一起,你想想……”

  我被方柔说的有些害怕了:“得得得,你别说那个,我跟你说个事吧,上海滩的冯敬尧知道吗?”

  “知道,冯程程的爹,大佬!”

  “对,他说过一句话我觉得挺对的,穷人最缺的就是成为人上人的野心,这个世道就是这个样子的,弱肉强食,嫌贫爱富,没什么道理可讲,道理都是强权者定的,老天安排你是个穷人,你如果认命,你就会穷一辈子,一辈子让有钱人踩在脚下,耍你,戏弄你,你不认命,那就得靠你自己。”顿了顿我趁着方柔张口之前又说:“在你们看来,我现在是几家公司的老板,背后还守着沈家的家业,看上去风光无限,并不缺钱,可你知道,如果我不能将沈家的家业做大,将自己的企业做的更强,那我就会背上一个啃老族的名号,但凡是个男人都不喜欢这样,权衡一个人怎么样算是成功,那就是钱多钱少!再回到之前的那个话题说,你说犯法,是,我也知道犯法,可是国内国外这么多赌博行业,从篮球,到足球,在到纸牌,在到桌球,在到游戏,各行各业它都有赌博者的存在,存在即合理,存在就说明有市场,为什么有的人只能是赌客,而有的人就是放赌的老板,归根到底是背后的财力,实力,跟背景,眼下这些东西我都有,所以犯法的行为只是针对那些没有背景还想赚钱走捷径的人存在的。而在这里,我就是那个强权者!”

  “可是挣的这笔钱你会感到心安吗?很多人因此赌的倾家荡产。”

  “不。”我摇了摇头:“在这个话题上你若是给我放在道德的角度上来说,我确实挺残忍的,可你有没有想过,即便我不做这个行业,还会有更多的人做这个行业?而这些赌徒不在你这个地方赌,他们也会找别的地方去赌,结局都是一样的,谁赚钱都是赚,为什么不能是我赚?我一没用刀子架在他脖子上逼他赌,二没直接抢他钱,周瑜打黄盖,愿打愿挨的事情。你可知道,这里面一天的利润是多少吗,一个月几乎就能顶我这些公司加起来大半年的收入,暴利啊。”

  “可是当一面墙要倒的时候,我们做不到将它扶起来,却也不能推他啊。”

  “你不推,别人也会推的啊,这些赌徒就算不将钱输给我,他们也一样输给别人,与其这样,我若是从他们身上赚来的钱,拿出一部分去资助贫困山区,去建造希望小说,那么你说我的道德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好与不好并不是表面所看到的那样。”

  “好嘛好嘛,我说不过你,不过你懂的还真多。”

  “当然了,你以为我这五十万白输的呢,我可是在里面体会到五味杂陈了。”我笑了笑:“其实我的做法是对的,你们唯一觉得不妥的地方就是他偏违法,你看nba了么,原先赌球就是违法的,但最近的消息出来,以后再国外那边赌球是合法的了,所以这些东西会随着时代进步,人们观点的改变而发生变化,我必须要在国内去抢这一碗羹!你放在几年前,谁敢说做淘宝就能发财?”

  “好好好,就你歪理多。”

  “怎么样要不要入股?我带你赚钱。”我冲方柔挑了挑眉毛。

  “算了吧,黑心事我不想做,看着一个个都因为赌妻离子散我心里的罪恶感就太重啦。”方柔果断摇头:“你没事啊,你是恶魔,就算做在多的坏事你也不会在乎的。”

  “都是为了生活,我也不容易好么。”

  方柔没将我劝明白,反而我给她一顿忽悠,我也想好了,要是从丫丫那里拿不到钱的话,我就从方柔这整。

  反正我是要必须做这一行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