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我在一阵喧嚣中睡醒过来。

  原来已经要到s圳了,大家都都已经穿戴好衣物,准备下车了。

  看了眼小仙女还在睡觉,我便轻轻的碰了碰她:“要到站了。”

  小仙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几点了。”

  我看了眼火车票的到站时间:“马上到了。”

  她扣了扣眼角的赤马沪子,打着哈欠就去卫生间了。

  “用我陪你不?”

  小仙女摇摇头:“我自己去就行。”

  “大叔我看你睡得那么香就没忍心叫你,已经要到站了,没人卖泡面了,这样,等到了s圳我请你们两个人吃大餐怎么样?”

  我愣了愣紧接着笑道:“你还挺实在,昨晚那事就是举手之劳,不用放心上。”

  晚上的时候我还没注意,白天我才仔细看了看这名姑娘长得挺水灵的。

  不过已经二十六岁的我,对于这种小女孩已经生不起半点男女方面的那点事,就好比大学生看初中生的感觉一样!就是一种看小孩的即视感。

  “那不行,我爸从小就教我,做人要学会承担责任,这样好不好,昨晚赔了四千块钱,你拿两千,我拿两千,求求你收下吧,不然我这心里别扭。”

  这小姑娘看起来不像是很缺钱的人,一身名牌应该是某个有钱人的大小姐。

  至于她这么有钱为什么会坐火车我就不得而知了,我也没有那个兴趣去问。

  “呵呵,不用了,你看看这个是什么。”我从兜里拿出昨晚的四千块钱:“我已经给顺回来了。”

  这小姑娘长着大嘴一脸惊讶。

  “我有个师傅,他以前是神偷,偷遍火车站无敌手,厉害吧。”我得意的冲她炫耀着。

  “我还以为你真的把钱给他了呢,我说你昨天答应的咋那么痛快呢。”

  “这种人你若是让他占了便宜,下次他还会这样做,我要让他吃个大亏,下次他再做这样的事情时就会考虑自己的做法是否欠妥当了。”

  “大叔您真牛,我越来越佩服你了。”小迷糊冲我竖起大拇指:“敢问大叔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楚留香!!”

  “呃……既然大佬不愿透露姓名,你我就此别过,告辞。”

  小姑娘挺有意思,冲我拱了拱手后,便朝着不远处的一台宾利走过去,看见她上车以后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现在的有钱人都这么低调么!!

  十九岁开宾利,我滴个乖乖,看来我得赶紧给我儿子姑娘攒钱了,免得他们十九岁以后不如别人!

  “啊,大叔,不管怎么说我都欠你一个人情,以后如果你有困难了,就给我打电话,我会还你这个人情的,拜拜。”小迷糊微微一笑,冲我摆了摆手,然后车窗自动拉上,消失在人群中。

  ……

  坐火车太累了,尤其是小仙女刚做完人流,这么颠簸下导致她非常难受,我用手机地图在附近找了一家宾馆,开房得时候自然是要用她得身份证,否则丫丫知道了得弄死我。

  我们先是在宾馆简单的休息一下,然后我又订了两份外卖,吃过东西以后,我对小仙女说:“你休息吧,我去办正事。”

  “我想跟你一起去。”

  我想了一下:“这样吧,咱俩先休息,我联系一下那个人约一下时间!”

  “行。”

  片刻后,我蹲在马桶上,点了一支烟拨通了那个人的电话号。

  别问我为什么要蹲在马桶上厕所,可能是小时候穷惯了,让我坐着拉还真拉不出来!

  “天一叔吗?我耀阳,我到s圳了。”

  “啊?怎么不提前给我打电话,你在哪儿?”

  “我这不是寻思你忙么,嘿嘿,就先来了,一会儿我定位发给您,您先忙,忙完在来找我就行。”

  “定位发我吧。”

  “好嘞。”

  我用巨额资金注册网络公司这事,还是没忍住跟铂叔说了,铂叔说这事可以整,虽然风险大,但我们避实就虚就可以了,也就是说一切操控的人可以是我,但法人最好别是我,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事,神仙也救不了我。

  可我并没有合适的人选,只好硬着头皮去做这件事。

  人这一辈子总得做点冒险的事,这样才能对得起自己的青春,不是吗?

  没有胆量,永远没有产量!

  最终铂叔拗不过我,便给我介绍一个人,刘天一,曾经上学那会,我爸帮助他,借了他四十块钱,步入社会以后,这个人凭借出色的大脑,超前的智慧,最终成就一方大boss,最后在我爸困难的时候出手相助四十万,帮他共度难关。

  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成功,他之所以能够成功必然有他过人的本事!

  铂叔早就接触过网赌这一事,他之前也在网上输过一阵子,后来还是再一次朋友聚会上,铂叔说起了这事,刘天一说他就有朋友在做这个行业,里面全是骗人手段,你只要赌,就必输无疑,别看之前赢多少,人的贪心是止不住的,你今天赢了一千,明天就认为自己有能力赢两千,赢了几天以后,你会发现来钱如此之快,最后不仅把赢的都送回去,反倒输了一屁股账!

  不要跟我说赢了就收手这样的话,赌徒没有一个是有脸的。

  这个游戏便吃定了赌徒的心里,所以必输无疑!

  当铂叔知道了里面的作弊门路之后,便再也没有进行过网络赌博,只是偶尔跟我爸他们在家打打麻将,踢踢大坑,消遣一下生活。

  有些时候这钱呐就是身外之物,我们不要天天去算计这钱怎么花,大好的生活难道就让一点破钱给拴的斤斤计较了么。

  “小仙女,你休息一下,天一叔找我来了,我去跟他见个面。”看着小仙女虚弱的样子,我有些心疼她,便没有让她跟我一起去。

  “你早点回来,我睡得才踏实。”

  “我就在楼下,不走远,要是天一叔喊我出去吃东西,我会叫你的。”

  “嗯!”

  ……

  十分钟以后,我在楼下等到了传说中的刘天一。

  在几十年前他就已经是很有钱的大老板了,经过这么些年的发展,肯定会更有钱了。

  不一会儿,一台黑色宾利便停在我面前,这台宾利瞅着挺眼熟的,好像在哪儿见过,不过我想不起来了。

  s圳不愧是一线城市,有钱的大佬真他m多。

  刘天一俊朗的外表,虽然已接近五十,但整个人的精神气一看就是那种超级大老板才有的气势,他下了车主动与我握手。

  我乖乖的喊了声:“天一叔。”

  刘天一哈哈:“跟你爸长得真相,不好意思,我女儿刚回来,刚刚跟她聊了会儿,等着急了吧?”

  我摇摇头:“没有,也是刚下楼。”

  “饿了吧,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不饿,刚吃过东西。”

  “我们上车聊。”

  “好!”

  上了大宾利的车以后,感觉比自己的迈巴赫还要好,倒不是说在价钱上好,只是感觉开宾利的人都特别的有雅致,不像我这种盲流子开奔弛为了装逼。

  我决定等我网络公司干起来以后一定要给丫丫买一台宾利开开!

  “好好的,怎么想起干这一行了?”果不其然,逼格高的人都喜欢去咖啡厅,好在我平常没事的时候也跟着方柔他们去混咖啡,不然这会要是不会喝就真的出丑了。

  “因为在里面输了一笔钱,忽然发现这里面存在着暴利,我想去试试水。”

  “可是也很危险,你在那边有关系吗?”

  “有,一旦出事,会有人提前告诉我的。”

  “其实也没事,只要不是有人恶意搞你。一般你只要将注册的公司地点放在国外就没啥事,毕竟现在网赌公司那么多,没人会刻意去查你的。”

  有了刘天一的这句话我忽然宽心不少。

  “所以知道我干这一行的只有几个我最相信的人。”

  “所以我是其中一个喽?”

  “那当然!我爸妈都不知道,嘿嘿。”我抓准一个机会马屁直接拍上去!

  “你怕是不敢让你爸妈知道这件事吧。”刘天一一眼就看出我的担忧。

  “嗯,怕他们不让。”面对这种大佬,你无法撒谎,任何谎言在他的眼睛面前都是形容虚设。

  “其实这是好事,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的人会超有钱,有的人会穷一辈子就是这个道理,很多时候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他不敢去做,那样的人注定赚不到大钱,像我们做公司,闯事业的人有的时候就需要有一颗赌徒的心,你看哪个大老板在成功之前,不是在拼命赌自己的投资,谁敢说自己做的投资就一定是对的,只不过好多人看见这个网赌公司里面的利润,却没办法付出行动,正如我之前所说的,天时地利人和都需要有,而你,应该全有,所以,我很赞成你的这个做法。”

  被刘天一这么一说我忽然信心变得更强了:“叔,我想问一下,买这套系统软件得需要多少钱?”

  “你说呢?”刘天一反问。

  “少两百个下不来吧?”我在心里别说两百个了,就是一千个也能接受,毕竟这玩意要是人数够,宣传够,能上渠道的话,一天赚几百个根本不成问题!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