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倒是跟小迷糊在一起就没有这样的压力,就像是个普通人家的小姑娘一样,轻松自在。

  就在我们买票的时候小仙女去了卫生间,小迷糊用身子撞了下我的肩膀笑眯眯的问道:“诶,大叔,可以啊。”

  “什么?”

  小迷糊冲我嘚瑟挑了挑眉头,对我竖起大拇指:“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呗,人生赢家,牛!”

  “牛个屁啦牛,小孩子别瞎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

  小迷糊撇撇嘴:“说好了,等你回家跟你媳妇坦白后,我就去你们公司上班,到时候给我选个我能胜任的职务。”

  “好!”

  “我要是个爷们就好了,我也像你是的,泡好几个小姑娘。”小迷糊还有点羡慕,要不说现在年轻人的想法跟我们那时候真不一样了,我还以为她得鄙视我是渣男呢!

  “声明啊,我可没泡好几个小姑娘!”男人有时候还是要些脸的,到了我这个年纪,不是女朋友多才是脸面,而是只有老婆一个人才是好面!

  “嗯嗯,我信了!”

  片刻后,我跟小仙女跟离开S深,坐了回S海的火车。

  要说我这一趟最大的三个收获,第一,网赌公司顺利运营,第二,认识了小迷糊这个小富二代,在日后起到了挺关键的作用,第三,是我跟小仙女算是死灰复燃吧,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跟小仙女重新在一起,虽然看起来我们仍然没有未来。

  可经历了这么多,我们渐渐的发现,或许婚姻并不是唯一解决办法的途径。

  小仙女经常跟我说,以前特别不理解朴智允的行为,爱一个人不爱得到一个名分么?可现在她好像有些懂朴智允的感受了,在你遥不可及的时候,守护他也是一种爱,爱不一定要占有,有些时候仅仅是拥有也算是一种享受,在古代,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她们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我们是晚上上的火车,第二天清晨四点多到的s海,一个个困的都不行不行了。

  一股凉气逼了过来,我将自己的外套给小仙女披上,然后送她回了家。

  小仙女与我拥抱:“耀阳不要再不要我了,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我很乖。”

  这时候的女人都是无欲无求的,就怕时间久了她们要名份,届时我就骑虎难下了。

  哎,昨天晚上刚让人家伺候完自己,这时候就把她甩开,实在是不是人。

  于是我抚着她的秀发,轻轻的嗯了一声!

  小仙女心情不错的上楼了,而我则是在原地抽了一支烟,烦躁的想道,造孽啊!!

  回到家中的时候,丫丫还在熟睡当中,在火车上穿衣服睡了一宿,当我现在脱了衣服进被窝的那一刻,浑身轻松!!

  丫丫迷迷瞪瞪看了眼我:“老公你回来了。”

  “嗯,我累了,睡吧。”

  “老公,你抱抱我。”

  丫丫的肚子越来越大,以至于睡觉的时候只能侧着,一个人用一样的睡姿久了,整个人就特别的累,而且她现在上厕所什么的也都挺费劲,你们想想看,怀一个孩子就肚子就挺老大,怀俩孩子这肚子就跟皮球是的,感觉就跟要爆炸似的。

  丫丫只能背对着我睡,我将胳膊搭了上去,摸着肚子如同摸宝宝一样,心里感觉真的很对不起丫丫。

  我的老婆为我如此辛苦的怀孕,我却在外面胡来,真他m不是人!

  带着深深的愧疚感我睡了过去,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人了。

  迷迷糊糊的拿起手机看了眼,竟然已经下午五点了,外面的天全黑了。

  揉着眼睛打着哈欠在客厅抻懒腰,然后冲我妈问道:“做啥好吃的了。”

  “丫丫说想涮火锅,咱们出去吃。”

  “行!”

  片刻后,我扶着丫丫下楼,我妈开车奔着葫芦娃火锅店走去。

  我想了想,便拿出电话给沈梦瑶打过去:“妈你干嘛呢?”

  “我开车呢,我干嘛呢。”我妈就像看傻子一样看了我一眼。

  “没跟你说话!!”我冲着电话里说:“来葫芦娃火锅店,对,就咱们老去的那一家,没啥事,请你吃火锅呗,好嘞!!”

  挂了电话,我妈不乐意了:“我是你亲妈!!你啥时候对我能上点心呢。”

  得,我亲妈吃醋了!

  那我也刺激她:“你啥时候能给我买台迈巴赫我对你也上心。”

  “你个现实的玩意,不生你好了。”

  “不生我以后谁养你?”

  “我养咱妈。”丫丫美滋滋的接了句:“要你何用。”

  “真的啊?要是哪天我不再了,你养咱妈!!”

  “那肯定得。”

  “去去去,别胡言乱语!”

  看似这一句玩笑话却在不久以后成了现实,而丫丫也兑现了她所说的话,当然了这是后话,先说目前!

  ……

  另外一边,沈梦瑶横着小曲挺欢开的就往出走,王禹系着围裙嗷嗷一顿炒菜,给菜炒的直冒烟:“干啥去呀?”

  “耀阳请我吃火锅,你去不去?”

  “去,当然去了,你早说啊,那我还炒什么菜啊!”王禹说完就将抽油烟机给关掉。

  “人家没喊你啊。”沈梦瑶故意撩他。

  “擦,我得给他打电话,问问他啥意思!”王禹说着就给我打来电话:“兔崽子你啥意思,喊你干妈不喊你干爸去呗?迈巴赫是不是开够了?开够的话我可给开回来了!!”

  “哈哈哈。”我大笑两句:“来呗,正好缺个算账的!”

  “草,不去了。”王禹挂了电话就去穿鞋。

  “你不是不去么。”沈梦瑶笑眯眯的问道。

  “我逗孩子玩呢,能不去么,我非得给他吃破产,今天没有三盘羊肉,气瓶啤酒下不来!”

  王禹叔一见到我就不停的调侃我,他的诙谐幽默与我跟他的斗嘴以及丫丫时不时帮我呛他两句使得这一顿饭吃的很开心,期间我好几次差点脱口而去说我办网络赌博公司这事,想了想还是咽了下去。

  不说丫丫知道后会急眼,估计连沈梦瑶都得急眼骂我一顿,我就没敢说,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叫刘天一!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