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说什么直接说呗,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吃完火锅后,大家心情都挺不错的离开葫芦娃,他们先走的,我跟丫丫是后走的,而我妈跟沈梦瑶则是去逛街了,禹叔给他们充当苦力!

  “没有啊。”我愣了愣,挠了下鼻子,眼睛目视前方装作很淡定的样子,心里慌得一逼,丫丫这就看出来了?

  “你肯定有事瞒着我。”丫丫非常笃定的用手指着我,眼睛眯着:“说!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没有。”

  “真的?”

  “嗯。”

  “谅你也不敢!”

  我吸了口香烟,打开车窗向外吐了一口,最终什么都没说,我决定先瞒着丫丫!

  几天后,经过一阵忙碌,我的网赌公司正是营业。

  我租了一间并不起眼的写字楼,且周围荒废的很,当初本以为这里是一条热闹的商业街,殊不知随着时代迅速发展,这边已经处于基本放弃的状态,这里的人很少,几乎等于说没有!

  所以我用了一个漂亮的价格将这里租下来也不怕有人打扰,毕竟这种事很私密,一旦有人检举揭发我都会很难!

  我从菲律宾那边雇了八个荷官,她们每四个人一组轮流负责发牌,每个人工作十二个小时,工资待遇一万二人民币起,要是会点才艺能跳舞的,工资能达到一万五。

  我扫过这几个菲律宾小黑妞,指着一个黄种人茫然的冲铂叔问道:“师傅,这几个你要说这几个是菲律宾的小妞我还能相信,但是这个是什么玩意?明显特么中G人!”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铂叔惊讶的问道。

  “废特么话,我又不瞎!”

  “哎,这不是实在找不到人了么,你说的必须弄八个人,就找一个过来凑数的。”

  “那玩家一看不就是假的么?”

  “现在化妆技术这么发达,只要画个浓妆,将自己的脸抹黑点就完了呗!你怕个锤子,玩家明知道网赌有鬼不也是一头扎进来么,人家的注意力只在牌跟路上,谁会管你荷官是真是假。”

  “真的?”

  “肯定的。”

  “为毛潇洒哥,山挖平他们一边赌钱一边讨论谁的胸大?”

  “全世界有几个像他俩那么骚的。”

  铂叔说得对,这个小姑娘只要稍微化化妆,别人也分辨不出来。

  光有人还不行,屋里面需要简单的装修一下,一定要装修的跟赌场现场一模一样才可以!

  不过这都不算什么难事,又经历了半个月,屋里面也都装修好了,一间写字楼,几台机器,几个荷官,以及桌子下面的变牌器,传播视频源的总机器,一间网赌小型赌场就开起来了。

  每间屋子八个房间,其中百家乐六个房间,龙虎斗一个,扎金花一个。

  未来我们还会发展博彩业,赌球,彩票,世界杯,以及各种野鸡队比赛!

  并且现在LOL这款游戏已经超越DNF,CF等游戏成为世界爆款游戏,他们有自己的职业战队,各种联赛,我打算将这些也加入进去,因为真的是太暴利了,无论他们怎么压,赌客赚的永远只是小钱,而真正的大头全在我们这!再者,除了给账号设置胜率以外,每次他们提款我们这边都会做一个详细的记录,如果他真的赢了几十万,那么不好意思,ip追杀,你下啥,死啥!最终头脑一热,不信邪的他们最终输的他们倾家荡产,而这笔钱自然而然的就落入我的账户之下。

  我将小仙女安排在这边帮我,她负责给那些账户信息打款,但是这人手跟金钱远远不够!!

  该怎么办呢,丫丫绝对不允许我动公司的钱,公司打发算三年之内奔着上市走,已经开始投资新的产业当中,一旦我动用了这笔钱,很容易将公司给拖垮,再者丫丫也不能同意。

  其次,这边光有打款的人也不行,还要有监督赌局的人,每一个房间十几秒一把牌,每把牌都在五十万到一百五十万人民币之间,万一真碰上大手子,十万十万的压,万一准起来了,我也受不了,这也灭多少小玩家才能回本!

  又缺人又缺钱,该怎么办呢!!

  找丫丫,肯定不好使。

  找帅儿子贷款,基本更不可能了。

  我郁闷的回到办公室,这间办公室是小仙女独立的办公室,屋里的设备也挺简单,一张床,一台电脑,就是她工作的方式。

  躺在床上挺烦躁的抽着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小仙女说:“要不我将老家的房子给抵押出去,用来帮帮你。”

  “那点钱根本不够干什么的,都不够一把赔通的钱。”

  “我就是想为你做点什么。”

  “这些事是我考虑的事,你不用管了。”说着我叹息一声就往出走。

  “你干嘛去。”

  “回秩序公司。”

  “等会再走,我帮你放松放松心情。”

  小仙女将办公室的大门反锁,我立马知道她要做什么,果然,她走过来托掉了我的裤子,然后我闭着眼睛享受着。

  完事后,小仙女就给我按摩,捏肩膀,捶后背,慢慢的我就睡着了。

  睡着以后,手机响了,是丫丫打来的,不过让小仙女直接给嗯了静音。

  这一觉睡得很香,再次醒来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问道:“几点了?”

  “不知道啊,我也刚睡醒。”

  拿出手机一看九点了,并且上面十几个未接电话,我一看情况不好,就抱怨着:“电话响了你咋不告诉我呢??”

  小仙女一脸无辜:“我也不知道啊,我都没听见。”

  “擦,这下坏了,我得走了。”

  “哦。”

  我一脸着急的往出走,一边走一边在想怎么跟丫丫解释,这就是做了亏心事的男人,但凡做一点错事心里都慌得狠,而且特别的累,心累远比身体上的累更累。

  我在想该怎么解释的时候,就一路到家了,结果我看见家楼下停了好几辆轿车,我爸的,智允的,人多的话,丫丫就不能问我了。

  我心里放松许多,一进屋我就看见她们拿着手机跟柳儿视频呢,这时候的柳儿早已经出了月子,孩子都有两三个月大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