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汪这才将毛线手套给脱掉,然后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将腰子跟新烤好的肉串仍在盘子上,一屁股坐在我对面:“累死我了,草。”

  “点腰子赠送肉串呗?告你奥,兜里没钱。”斜眼扫了眼他笑呵呵的开了句玩笑。

  “草,在我这啥时候要过你钱?”老汪用牙嘎嘣咬开一瓶啤酒:“不是叔说你,女人怀个孕不容易,能不吵架就不吵架。”

  “得,你甭跟我讲这些烂道理,什么都懂,就是控制不住。”

  “我还真得给你讲这个道理,你知道我媳妇当初是为什么离开我么?”

  “不就是你喝大酒烂赌么。”

  “错,只是原因之一,她妈妈怀叶子的时候我不仅输了钱喝大酒,回家还打她呢,所以……你懂吧,现在想想自己年轻那会真他m混蛋,本来女人为你十月怀胎,上厕所,吃饭,睡觉都很不舒服,你想想换作是你,挺着那么大的大肚子,整天难受吧啦的,还没有老公陪,没有老公安慰,换谁谁心里也不舒服啊,女人嘛,都是这个样子,她们不会跟你将任何道理,你娶了她,就得宠她,人家在别人父亲手里宠了二十多年,嫁到你家,跟你发两句牢骚,撂个脸子你就不不贯彻她了?又不是你俩处对象那会了呗,得到手就不珍惜了,不吹牛的说,这要是搁你处对象,人家别说跟你急眼发火了,就是眉头一皱,你都得急的上火吃不下,睡不着的!你不要以为结了婚女人就离不开你,人家离了你照样能过的很好!”

  老汪说这话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就想到了三个人。

  沈梦瑶,小仙女,以及丫丫的母亲。

  这些人都是离了婚,却也过的非常幸福的例子。

  忽然间我心里就在问自己,是不是自己谈恋爱的时候丫丫凶我我也会顶嘴?如果是那时候她就是扇我嘴巴我都舔着脸挺高兴的吧,那为什么人家辛苦给我怀了一个龙凤胎以后我反而对她失去耐心了呢!

  想到这,我心里的愧疚感便一发不可收拾的往出冒。

  “男人到了什么境界才能叫男人呢?那就是在你老板跟你合作伙伴面前,无论他们怎么骂你,你都要笑脸相应,无论你在外面受了多大委屈,当你回家拿钥匙开门的那一刻,你都是要笑着的,无论你老婆怎么对你无理取闹就算你压力很大,也不要指望她会理解你,这就是为什么说男人的心胸一定要宽广的原因,正因为我们是男人,所以我就要承受比女人更多的压力跟责任感,懂了吗!”

  “我草!”

  “咋的?”

  “这话能从你嘴里说出来,真他m意外!”

  “呵呵哒!”老汪丢给我一个不屑的眼神:“我就是不爱说而已。”

  老汪给我讲的狗屁道理我听进去了,但我也没回家,并不想这么快就去低这个头,于是我在老汪家喝完酒以后随便开了间宾馆便沉沉睡去。

  ……

  次日,东方出现一抹鱼肚白的时候我就已经睡不着了,总感觉心里有事是的。

  哎,跟老婆吵架的感觉真不好,虽然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嫌弃丫丫抢被子,这他m一个人在冰棺睡更不爽。

  还是喜欢每天睡醒看着丫丫将被子全都盖在她身上,一只脚霸道的压在我身上,我嘴里是抱怨的,心里却是无比幸福的。

  来到早餐店,买了两份早餐,然后回家放在桌子上,一声不响的就回了公司。

  大概八点多没到九点的时候,我办公室的大门让刘铂咔的一下就给推开了,然后冲进来直接钻进我办公桌的下面,冲我紧张的说道:“一会晨曦找我,一定要说我不再,拜托了!”

  我愣了下,趁机敲诈:“我不能骗我妹妹啊,你知道的我们兄妹情深。”

  “别废话,一盒大云!”

  “两盒!”

  “先给钱。”

  铂叔二话没说咔的一下从兜里掏出五十块赛我手里!

  我挺惊讶的,这刘铂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咋这造型了呢?

  没到十分钟的功夫,小晨曦精神抖擞的进来了,一进屋就四处张望,扫了一圈后,就坐在我办公桌上,问道:“哥,你看见铂哥了嘛?”

  刘铂在桌子下面看着晨曦的小脚丫心里紧张地心脏砰砰直跳,大气都不敢喘一个,真怕被发现啊。

  “铂哥?”我迷茫的看着她,完全没反应过来她口中的铂哥就是铂叔!

  “嗯呐,我铂哥呢,我明明看他跑公司来了啊,这老小子就是躲着我,气死我了。”晨曦撅着小嘴挺不满的说道。

  “不是,你说的铂哥是谁?我咋没反应过来呢。”

  “就是刘铂啊!”

  “我草,你叫他啥?”

  “铂哥啊,咋的了。”

  “……!”我瞬间就无语了,就在桌子下面狠狠的踢了刘铂一脚,咬牙冲晨曦问道:“你这孩子是不是疯了,我叫他铂叔跟咱爸一个辈分的,你叫他铂哥??那你叫我啥啊?”

  “哎呀,人跟人不一样,他跟你们的关系是你们的关系,跟我的关系是我的关系,你得分开!”

  我心里忽然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你前阵子说你喜欢一个人,该不会……???嗯???”

  “嗯,就是他,我喜欢铂哥!!我要跟他谈恋爱,这个老小子自从我昨晚表白后就躲着我,我都找不到他了,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哥你要是看见他一定要告诉我啊。”

  我的人生观顿时崩溃。

  “妹儿,咱别闹。”

  “你看我像是跟你闹吗?”晨曦跳下桌子,食指转动钥匙链,在地上一边溜达一边说:“我真的喜欢上铂哥了,太帅太有型了,还会照顾人,暖男!!”

  我有一种疯掉的感觉,拿了一根烟顶了顶:“虽然钟不传跟你分手对你的伤害是挺大的,但你也没必要沦落到这种地步吧??咋就看上那个盲流子了!”

  晨曦丢给我一记大白眼:“不许你说我铂哥是盲流子,哥啊,你是我哥,你处在二十一世纪的人,你要说我爸妈接受不了这种老少恋也就罢了,你咋能不接受呢,哥,你得支持我才行啊!”

  “我支持个你屁,你跟谁谈恋爱都行,跟铂叔不行!!”我蹦跳如雷的说道。

  “为啥??”

  “他多大,你多大,都能当你爸了,你俩要是结婚了,以后让爸跟铂叔喊啥啊,是兄弟还是啥?”

  “当然是女婿了。”

  我他m一口老血喷出来!!

  “晨曦咱别闹。”

  “说了多少遍了,我是认真的。”

  “我草,你要气死你哥我么。”

  “真爱是不在乎年龄的,你看吴奇隆跟刘诗诗,你看马景涛跟吴佳妮,人家差的岁数也多不也生活美满幸福么,得了,哥不跟你说了,我得去抓铂哥了,敢躲着我!!”这是晨曦第一次给我一种叛逆的感觉,平常看着乖乖的,等到了追逐爱情的时候,简直跟她母亲一模一样,根本不在乎外人的看法跟眼光,自己怎么想就要怎么做,我滴个乖乖。

  “不是啊,晨曦,不能说钟不传被老女人包养,你回头就要找个大叔,置气可不是这么置气的。”

  “我说了,跟钟不传一点关系都木有,我是真爱。”

  “好,你是真爱,你爱上铂叔了,可你有想过,等你四十岁了,铂叔就归天了,那时候你怎么办!”

  “我自己带着孩子一样过!”

  “哎,哎!”我还想说什么,晨曦一溜烟的就跑调了,弄的我在原地这个崩溃。

  “你他m才归天了。”见到晨曦走了后,刘铂送了口气,顿时长牙五张的向我冲过来要跟我拼命。

  他跟我动手?我还得收拾他呢。

  直接就让我给摁在沙发上,掐着脖子,瞪着眼珠子问他:“你丫得干什么了,怎么就让我妹子喜欢你这个盲流子了??”

  “别闹,腰不好。”

  ……

  片刻后,铂叔坐在沙发上惆怅得抽着烟,同样是一脸茫然:“我他m也想知道这孩子是哪根筋不对了,昨晚竟然跟我表白说喜欢我?这他m给我吓的,我撒腿就跑,现在得年轻人我真得……”

  “晨曦可能是被钟不传刺激得有些过度了,而且她从小就缺少父爱导致的,铂叔我可是很认真地跟你说,你真不能跟我妹子那啥。”

  “废话,我还不知道么,我多大,她多大,这点羞耻心我还是有的,不瞒你说,我真害怕有一天婷婷哪天领个跟我差不多的男人回来告诉我这是她对象,那我一定会疯的,你们赶紧劝劝晨曦这个孩子,要了老命了,你说我这么大岁数的,天天跟她藏猫猫的,真的是……”

  擦,我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了,我看着铂叔,铂叔看着我,然后我们两个人都笑了。

  “老b瞪还能被晨曦喜欢上,有点道行。”

  “滚犊子,你个小b崽子怎么跟师傅说话呢。”

  ……

  另外一边,钟式集团正式发起对秩序公司的公司,所有人都准备好了,这一次钟不传将计划做的天衣无缝,里面不再有殃及到晨曦的事件。

  一场商业风波的剧斗,拉开帷幕!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