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不传轻轻的咳嗽一声,扶了扶金丝眼镜,他根本不是近视眼,只是觉得这样装扮很有贵族气质。

  钟不传手里拿着一份股市走势图:“秩序公司今年有大动作,他们目前将全部财力都投资到这个百事金融里,他们的作战计划是A加到七点盘口的方向,一旦走势到这里,他们将会全部收线,届时他们的资金将会成倍往出翻,所创造的效益将会是现在十倍!而我们的战略计划便是与他相反,往B减七点盘口的方向走,一旦我们率先到了七点方向,我们也将收线!”

  众人都是商界的大佬,都明白钟不传所说的盘口方向是什么意思。

  只是……

  那天跟钟不传吵架的的大肚子男人刘总率先开口说道:“钟总,这样做是不是太冒险了?”

  “是啊,咱们能用手段赢,为什么非得用商业手段去赢呢?”众人纷纷表示不解。

  钟不传咧嘴一笑:“我就是要在商业上征服他!”

  众人发出不满声音,商业争斗,就好似玩家赌博一样,A跟B选一个,压中的人就赢,否则输的倾家荡产,这样胜率各百分之五十的显然是让许多人不能接受。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这样的行为太冲动了?”钟不传扫过众人脸庞,嘴角露出空前的自信笑容:“我就是要用正规手段,以最男人的方式击败它,或许击败秩序公司对于你们来说只是为了以后自己公司的地位,清扫掉S海市的这颗龙头公司,但对于我来说,远比有比这更重要的意义!”

  “我们不明白你的意思。”

  “私人恩怨!”

  “胡闹,你拉着大家在承担倾家荡产的风险在这里为你解决私人恩怨,合适吗!”

  “我可没拉着你们,一切都是自愿的,上回我就说过,愿意跟我一起做事的留下,不愿意做的就走人,我根本没有任何求你们的理由,你们搞清楚一点,是我带你们赚钱,而不是我们求着你们过来赚钱!”钟不传的话将好不容易缓和的气氛再次陷入冰点之中,现在的他来说无疑是这些人的领导者,根本不需要给他们任何好脸色看!

  “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我们能稳赢的棋,你偏偏走邪路?”

  “邪路?呵呵呵。”钟不传大笑起来,紧接着就围绕办公桌走了起来:“秩序公司老总张耀阳什么背景我想你们不是没有听过,你若是跟他玩歪门邪道,你想想他的社会背景会轻易的放过你们吗?另外,就拿他的妹妹张念执来说,我跟她是好过一段,我也确实不想让她卷入这场是非争斗里,但是你如果用不光彩的手段黑掉她妹妹,他能杀了你信吗?到时候你赢是赢了,钱也赚了,可是没命花啊。”

  “吓唬谁呢,黑S会背影又怎么样!不要忘了咱们常书j的儿子在这里呢。”刘总将目光看向常威,后者傲娇的点了点头,是的,你黑s会背景在强大,在zf官员面前也是个渣。

  “呵呵,有空你回去搜集一下他的资料,看看他是如何在被通缉的时候一样大摇大摆的杀人你再回来跟我说这个话。”

  “今时不同往日,曾经他是杀过人,但那又怎样,现在的他家大业大,媳妇也怀孕了我不信他敢这么冲动。”

  “那是你没把人逼上绝路,你给他逼的无路可走你在看看,如果我们用正规手段去击败他,他不会有任何怨言,我太了解他了,而且我是真的想堂堂正正的去击败他。”

  “可是这样的风险太大了。”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赌博,再没有结果之前谁都不知道胜负!”

  “你就是个疯子,不好意思,这场游戏我不陪你!”刘总率先离开钟不传的办公室,怎么说呢,人家公司现在挺稳定的,击败我的公司以后它的公司可能会在钟不传的扶持下继续高开!但若是一旦失败,那就是公司倒闭,他根本不敢赌!这样的性格早就了他可以平稳的过一辈子,没有啥大发展,却也不怕遇到洗白的那一天。

  “对不起钟总。”之后又有人陆陆续续的离开了,钟不传只是淡淡的看着这一切,随后基本上所有公司的老总都离开了,现在只剩下几个银行的总经理!

  这些银行的总经理留下的原因很简单,他们只负责冻结秩序公司的银行,如果输了,大不了以后秩序公司不跟他们合作,并没有损失什么。

  他们将赌注压在希望更大的钟不传身上,一旦钟不传获胜,那么以后他们将贷款大量资金从他们手里办,届时自己会从中拿到的好处不言而喻。

  这种没有什么损失的买卖他们还是要做的。

  “都走了。”常威叹了口气:“你这样做是不是太冒险了?”

  钟不传摆手拒绝:“不要说了,没意义!”

  看着钟不传一脸坚定的样子:“你这是拿你所有的资源在赌,就为了一口气么?”

  “这是唯一的办法。”他只是想为了向所有人证明,我钟不传是有能力的,我可以堂堂正正的击败你,同时还不用伤害晨曦,他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

  “那我只能祝你成功了!”常威终究没在说些什么,对于商业争斗来说,他是帮不上忙的。

  “钟总,只要你有需要,我们银行这边随时可以帮你冻结资金!不管怎样,我们都挺你。”至少三家银行总经理是这样对钟不传表忠心的。

  钟不传点了点头,眯着眼睛看了眼手表:“今晚,只要等到秩序公司一旦往A盘口投钱,他们就没有回头路了。”

  ……

  下午四点,百世金融正式开盘!

  秩序公司将公司旗下所有资金汇入进去,一旦冲破盘口七点方向,我们便将以最强势的状态迎接上市成功的这一刻!

  所有人都很激动,我看着刘铂问道:“铂叔,可以开始了吗?”

  刘铂看了眼手表上的指针刚好四点,于是招呼全体公司的员工:“所有人,准备,开干!”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