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4点05,电脑接入准备!”

  “百事盘口已开,所有工作人员准备就位!”

  “开始汇入资金!”

  “一组,二组,三组,准备!”

  “四组随时汇报情况。”

  铂叔站在二楼,冲着一楼工作人员有条不紊的指挥着,我们这些人领导人就站在那看着。

  这是一场关系到我们公司未来的战斗,必须要很稳的进行才行。

  所有人都面色凝重,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往A加的方向走,一点,两点,三点,进行的很平稳,但我们不敢放松,因为我们都明白,不仅仅是我们一家公司在盯着着条肉,一定还会有别的公司进来,不过这些公司在我们眼里都是小角色,说白了,这是一个烧钱的游戏,谁的资金不够,谁就率先顶不住!

  不吹牛逼的说,就现在在s海能跟我们秩序公司抗衡的人,几乎可以说没有,除了钟式集团,但我们猜想钟式集团肯定不会放过这么绝佳的机会,按照钟不传的尿性来说他有很大的几率与我们对赌。

  就当我们冲到五点的时候,四组组长传来了消息:“不好了,钟式集团进来了!并且压着我们反方向的B在走,而且是下了重注。”

  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

  “这是要跟我们死磕啊。”刘铂眯着眼睛回道:“不用理他们,继续往上冲!”

  “是!”

  “这小子如果能够跟我们合作,就好了。”刘铂叹息一声,两个公司之间如果不选择对抗将会是双赢的局面,很可惜,我们在一通分析之后,全都认为钟不传是不可能与我们合作的,一直以来,他都是将以打败我们为目标。

  而我,也是如此!

  “他的公司进来正好,给我干他。”我眯着眼睛回道,他甩了晨曦这件事我还没有教训他,趁着这次我一定要好好的给他点颜色看看,你不是要跟我斗么,那就来吧。

  ……

  另外一头,钟式集团内!

  “钟总,我们已经成功进入百事盘口,可是对方资金太过雄厚,我们处在苦苦支撑当中!”

  “公司账户还有多少钱?全都都给我砸进去!”

  “什么??”

  “我让你砸就给我砸。”

  这人是公司元老级别的,他不愿看着公司如此冒险,所以当钟不传说完后,他下意识的看了眼旁边的郭冰清。

  “你看我干嘛,钟总让你砸你就砸!”

  “……好!”公司这名元老终于没在说什么,人家老板愿意赌,那就赌好了!遥想当年他们跟着郭冰清父亲的时候就没少赌,如今再次以身犯险,他也不俱,本身双方公司的资金实力斗差不多,谁输谁赢,还真不一定,除了金钱以外,还要看眼光,比如盘口走势上升的时候,这时候你砸钱会起到双倍加成的效果,一旦走势下跌那一刻,你往里砸钱就一定是亏损状态。

  双方人员斗智斗勇的时刻来了。

  ……

  秩序公司,我们紧紧的盯着电脑盘口,当介入一个会元点的时候,刘铂看准时机:“继续给我砸,往上冲,翻一倍的资金往里干,让他追不上!”

  “是!”

  钟式集团,钟不传看着我们一路朝前,即将就要到六点钟的方向时,他拿起电话:“秩序公司的三家银行贷款全部冻结!”

  “明白!”

  钟不传眯着眼睛,你没有了资金,我看你怎么跟我斗,就等着被我超越吧,张耀阳,你一定是我的手下败将!

  ……

  片刻后,四组组长再次跑进来:“不好了,银行资金全部冻结,邮Z储蓄,农Y银行以及交T银行账户被人冻结。”

  “什么?”我的脸色骤变:“为什么会这样?在搞什么幺蛾子,之前不是说没问题么!”

  “不知道,我们在汇入金钱的时候,资金根本不好使,而我们公司所有的钱已经进去了,这会后继无力了,眼瞅着钟式集团就要追上来了,怎么办,张总!”

  “别着急,我打个电话问问……”

  “不用打了,一定是银行那边反水了。”老狐狸刘铂早已看穿一切:“应该是钟不传那边早就得到了消息,这个小子还真是阴啊,竟然断我们后路!”

  “草的,我以为他会跟我拼硬实力,没想到还是阴我一手,没事,我给我干妈打电话!”

  “行吗?”刘铂说:“你这一旦投资进去我们就是要死磕的,一旦输了就会连累到沈梦瑶他们的,你想好了吗?”

  “我扛得住,这场仗我们必须要赢。”我思考再三,迅速拿出电话给我干妈沈梦瑶她们打了过去,我在做这件事之前已经跟她们提前打过招呼,她们愿意支持我。

  我干妈对我自然是没有二话的,更何况我爸也在跟她们公司合作,所以很快地随着他们两家公司的资金介入,我与钟不传再次成了一家起跑线上的人。

  这么说大家可能不明白,简单点说就是我跟钟不传手里都捏着最后一笔钱,等到盘口上升的最后一次机会,然后直接突破七点就赢了,所以当冲到一定的临界点的时候我们都不敢轻举妄动,就等着谁看准了,来一手梭哈,成了就成了,输了就失败了!

  公司的精算师们在飞快的计算着,所以人的呼吸都明显紧张,经过长时间的战斗,时间很快的来到晚上九点钟,这一场争斗已经足足持续了近五个小时,所有人都是高度紧张的状态中,没有丝毫放松。

  钟式集团内,常威看着钟不传问道:“为什么还不下手,使劲冲一把?”

  “没到时候。”钟不传同样如此的盯着屏幕:“盘口还在上升,我一定要等到最后一刻梭哈!”

  “你就不怕盘口立即掉下来么?万一那边上了怎么办?”郭冰清问除了心里的担心。

  “不可能,他们的银行被我们冻结,这时候还有钱一定是从沈梦瑶公司那边窜来的,这是他的最后后手,他们不敢轻易梭哈的,现在比拼的已经不是谁钱厚的问题了,就看谁的眼光准了!!”钟不传眼里流露着疯狂。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