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叔动不动?”潇洒哥将目光看向刘铂,这紧张的环境内让他感觉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动,砸!”刘铂非常笃定的说道:“这个盘口已经上升到最高点,咱们可以砸了,若是晚一分钟,一旦盘口下降,对面要是提前砸了,咱们就败了!”

  现在的情况就好像是往暖壶里烧开水,不能让水洒出来,也不能让水不够!这需要一定的控制,而我跟钟不传的胜负之分就在这控制之内。

  “不能动,在忍忍。”忽然间一直没怎么开口说话的我开口了,之前刘铂怎么指挥都可以,但到了公司生死存亡之际,我必须来做这个决定。

  刘铂楞了下,然后问我:“万一盘口下降怎么办?”

  “他不可以下降,钟不传这时候一定没动!”我额头冒着汗,一家公司几百亿的资产,全体上下几千名员工,以及身后肩负着复兴沈家的重任,没有人比我的压力更大,我不能输,一定不能输,按照我对钟不传的了解,他绝对不会在这时候动手。

  时间滴滴答答走着,所有人都已经快要进入到油尽灯枯的地步。

  “还不动么?”郭冰清给钟不传倒了被茶水,忍不住问道。

  呼!!

  钟不传长长的喘了口气,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通红通红的:“不能动,一定不能动,我们动了的话,就输了!!”

  我肩负重任,钟不传也是如此,这时候谁都不能倒退,身后都是万丈深渊。

  并且也没有办法抽离出去,一旦抽离出去,现在砸进去的这些钱将变成水漂。

  “我不行了,这气氛压抑了,我要看看视频缓解一下了。”常威直接就忍不住了,在这间办公室里感觉呼吸都不顺畅了,他就打开手机寻思看会视频转移转移注意力啥的。

  这就是来自大佬见之间的生死对决,如果你想象不到这种感觉,就好比你将你家房子卖了,假设卖了二十万,你就拿这二十万去赌一把,一旦你输了,什么都没了,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有多紧张,你就明白了,那是一种心脏都在嗓子眼的感觉,双手都是哆嗦的,这是一定的!

  ……

  “当红影星张念执因高台不深跌落,当场昏迷当知节目中断,人已送到当地医院,生死未卜,后续会为您持续报道,影片来自凤凰娱乐。”

  “就是这时候,砸!”

  十点零二分的时候,盘口便有下降的趋势,我知道暖壶里的水已经满了要开始王出溢了,所以我立马下达命令,将手里最后的钱砸进去,一举击溃集团。

  “就是现在,砸!!”

  与此同时,钟不传在十点零一分的时候也看准了,而这个时间段就是盘口最高点的时候,也就是说,如果钟不传这个时候喊出来这声命令的时候,他就赢了!!以零一点的优势赢了好。

  不过就在这种时候,却以外的听见常威手机里晨曦意外重伤的消息,将他的话打断,注意力直接转移!

  “你看什么,赶紧关了,影响昊延的思路。”郭冰清呵斥一句。

  “我这边是闲太紧张么,看看视频缓解一下,好,不看了。”常威说着就要将手机给关掉。

  “等会儿。”钟不传斜眼看了下常威的手机:“晨曦怎么了?”

  “她怎么了跟你没关系,别分心。”

  已经晚了,钟不传已经错过最好的时机,如果他能够不分心的话,他就赢了。

  可是没办法,如果当时常威手机里播放的消息只要不是张念执或者冉晨曦这几个字的话,他是一定不会分心的,哪怕就是说他父母这时候受重伤他都不会分心,唯独晨曦,这个在他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偏偏在这种时候出事了,他还是分心了。

  完了,公司败了。

  看着盘口极速下降时,郭冰清面如死灰,紧接着就是对钟不传劈头盖脸的抱怨与怒骂,这么多年的心血就让钟不传在这场豪赌中给砸失败了。

  不过此刻钟不传的注意力早已经没有在这场商斗对决中上了,而是呆呆的拿着手机,看着被推进医院的晨曦,他眉头紧紧的皱着,然后不管郭冰清的怒骂,他往医院跑去,这一刻他的脑海里……不要什么金钱地位,不要什么人上人的生活,他只想晨曦能够安然无恙,只要能看见晨曦没事,那什么都够了。

  他在跑下楼的时候,全体公司的员工都在注视他,他向这些人深深的鞠躬:“对不起,我让你们失望了。”

  然后便不做任何停留,脱掉西装外套,脱掉领带,撒开跑就往医院跑。

  “钟昊延,你给我回来,今天你若是赶走,你将什么都没有!!”郭冰清气急败坏的在后面叫着,钟不传恍若未闻。

  直到跑到医院后,晨曦仍然还在昏迷当中,钟不传撕开人群冲了进去,满脸都是焦急之色,眼睛因为熬夜跟刚刚的商斗熬的眼睛通红,看着有些吓人,他激动地抓着大夫的手:“晨曦怎么样?没事吧?”

  “目前情况不确定,为什么她家的家里人联系不上?”大夫有些生气,这什么啊,电视台的那些人将晨曦送来后,可是谁都联系不到我们。

  我们这些人全都在医院,为了不受到任何外界干扰,在我给干妈打完完电话后,他们全都过来了,而且手机也都关机了,这场焦点大战,备受瞩目。

  其实我们谁都没有想道,晨曦会在这个节骨眼出现意外。

  而在这种时候能够陪晨曦的也就只有钟不传了。

  “你是病人家属?”大夫又问。

  “我是!!”

  “你过来把手术费交一下。”

  “好。”

  钟不传拿着手术费单子的时候,急忙兜里的银行卡拿过去刷,悲哀的是,就当钟不传离开公司的那一刻,郭冰清已经将他的银行卡全部给冻结了,他现在一贫如洗。

  急忙的拿出手机,想要跟那些朋友借,却发现没有一个是他真正的朋友,而且这些人在知道钟不传的公司博弈失败后,连电话都不接了。

  最后只有给他父母打电话,这种时候没人能帮他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