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您能给我打一万块钱吗,我急用。”

  “出什么事了么?”钟母顿时心里一揪,儿子如今这地位什么时候为钱能感到烦恼??而且还是区区的一万块钱,这一万块钱对于钟不传来说,真的不叫钱!

  可儿子眼下竟然只用一万块钱就管自己借,这如何能不让母亲担心。

  孩子什么样母亲最了解,儿子不出事是不出事,一旦出事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一万够么儿子?”

  “够了!”钟不传擦了下额头的汗水,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便解释道:“晨曦出意外了,住院了,我帮她交点住院费,兜里的银行卡限额了,你给我微信转过来就行。”

  “好,这就给你转!”

  挂了电话,钟母对钟父说:“给儿子转一万块钱到微信里,他急用。”

  “怎么了?”钟父斗着地主偷也不回的说道:“这小子比我们有钱多了,还用我们钱?”

  “晨曦住院了,用点钱,他说他的银行卡限额了,暂时交易不了。”

  “医院还能用微信转账的么?”钟父疑惑的问道:“再说了,就算昊延银行卡限额了,晨曦这孩子也能没钱么?我咋感觉儿子是咋撒谎,别是出别的什么事了。”

  面对钟不传这疑点重重的话,钟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就是一万块钱而已,不管儿子干什么用,她都要给拿。

  最终钟不传看着手机屏幕上转过来的一万块钱,以及父亲的那句话,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了。

  “儿子,如果在外面遇到解决不了的事了就回家跟爸说,天塌了,还有爸在!”

  父爱如山,平常不说话,平常不给自己好脸色,我们也总是觉得他太过于霸道,不讲理,一意孤行,总是不考虑我们的想法,他说什么我们就得做什么,可真当你出事的那一天,你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你父亲!

  钟不传看着手机上的这条语音,以及沉甸甸的一万块钱,突然间明白一个道理,赚钱再多,不及父母身体健康,权利在大,不如爱人长久陪伴。

  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钟不传交了钱以后,就一直在病房里耐心地陪伴晨曦,静等她的苏醒。

  片刻后,晨曦终于是醒过来了,经过各种检查,只是胳膊有一处骨折,其它都还好,没有什么生命危险,这让钟不传送了口气。

  “……!”晨曦看着眼睛的钟不传以为是自己在做梦,认真的盯着四五秒以后才发现来人真的是钟不传,晨曦动了动嘴唇,没说话!

  “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喝口水。”钟不传脸上一喜,连忙从事先准备好的保温水的开水给倒出来并且吹了吹,确定不是那么烫以后才将晨曦慢慢扶起来喂到自己嘴里。

  “你怎么在这?”

  “看到网络消息说你录节目的时候出意外了,就过来了,我知道你哥他们这时候抽不开身。”

  晨曦也知道我跟钟不传正在进行一场生死存亡之战,她录节目出意外正是因为担心我们两个人而分的心。

  “你过来了?我哥还没来??”

  “嗯,本来你哥都已经赢我了,一股神秘财团突然入侵,这会他正被搞的焦头烂额。”

  “啊?他们很厉害吗?”

  “很厉害,我刚才查过了,他们是来自欧美那边的,很有钱,我跟你哥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啊,那怎么办,我哥是不是要完了。”

  “如果这次商斗输了的话,他跟我一样,将会一贫如洗,大概率会输掉,除非有一个逆转的机会。”

  ……

  视线扯回到我们这边,我们这场商斗以完胜的姿态结束了,所有人都欢呼着胜利的时候,我终于是送了口气,还好迈过了钟式集团这一大关,以后我们秩序公司定会平步青云。

  就当所有人为我感到骄傲的时候,四组组长这个不吉利的数字组长再次出现:“不好了,一股神秘财团出现,他们整以雄厚的速度追赶着我们,他们已经超过了钟式集团,正在对我们撕咬!”

  “什么?”众人脸色骤变,神秘财团,这是哪里来的人?

  “快去给我查,这个神秘财团是什么来路。”刚刚准备松口气的我们不得不再次进行战斗,盘口明显已经开始暴跌,可那股神秘财团正义惊人的财力往上追,不得不说,这个能力太恐怖了。

  “查到了。”片刻后,丝袜平气喘吁吁的跑进来说道:“这股突然入侵的神秘财团,是来自欧mei国家的,金钱比我们雄厚太多太多了,怎么办!”

  “硬干。”我舔着嘴唇,目光鉴定的说道:“别无他法,不管欧美财团,还是什么财团,咱都不不能怂!”

  “可是我们最后的那点资金已经进去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一分钱都没了么?”

  “毛毛雨根本不够!”

  什么样的实力能够叫财团,那就是马yun,马hua腾,王jian林,李jia诚这种级别的大佬结合在一起俗称为财团,财团就是财力的保证,土豪的象征。

  要动用网赌公司的钱么?网赌公司的钱确实顶一下子,这段时间以来,给我带来的暴利收入,确实能够派上用场了。

  这时,暖心的一幕出现了,刘铂拿出银行卡递给我:“我知道这一天的大战早就来了,特意将老家的房子给抵押出去,加上这些年攒的一些钱,虽然顶不了什么大的作用,但也足够抵抗一阵子了。”

  丝袜平也拿出自己的银行卡:“我得钱更少,但我还是想尽一份力!”

  随后潇洒哥,丝袜平,方柔,丫丫等人都将自己的银行卡全部仍在我们桌子上,帅儿子跟着说道:“这些卡交给我,两分钟之内全部转移到你的主账户上。”

  我愣了半天,心里感动得不行:“你们将这些钱全都给我,万一输了,岂不是你们什么都没有了吗?”

  潇洒哥咧嘴一笑:“我们能有今天都是你给的,输了,大不了从头再来,我们还年轻,什么都不怕,你放心大胆的干,我们支持你就完了!”

  “矫情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我一定帮你们再次拿下这场胜利!”有了这些人的帮助,我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每当我累了的时候,就会回头看看我身后站着的这群人,是她们每一个相信我的眼神才能驱使我张耀阳走到今天。

  我大手一挥冲丝袜平说道:“把我的车,房子拿去抵押,这场大战不知道能在战斗什么时候,但我一定会拼掉最后一颗子弹!”

  接着我转头看向丫丫:“对不起了媳妇,很有可能让你跟孩子以后没家住了。”

  丫丫微微一笑:“说什么傻话呢,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家!”

  我豪气冲天的准备放手一搏,将能抵押的东西全部抵押,能换出来的钱全部变成前,从前我还不清楚,原来我手头上的资金是这么雄厚,可偏偏的这些雄厚的资金跟那个欧美财团相比还是显得捉襟见肘!

  就当我们再次拼掉了所有资金的时候,所有人都泄气了。

  真的不是一个级别实力的,大家的脸色都很难看,甚至可以说面如死灰。

  没办法了,必须动用网赌公司的资金了。

  “媳妇,事到如今我必须跟你承认个错误了。”终于我哦决定不再向迟小娅隐瞒,将我开网赌公司的事情告诉她。

  “这件事以后再说,能先动出来的钱就动吧。”丫丫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计较这些“小事”的时候,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只要能用来救命的钱,在此刻都是价值千金。

  更何况网赌公司最近赚的钱足够顶得上秩序公司价值总资产的三分之一了,江湖救急一点问题都没有。

  铂叔听了我的话后,将手里的烟在烟灰缸上狠狠的捻灭,终于说出那句心里最不愿意说的话了:“耀阳,不行的话,放弃吧,以咱们现在的财力是干不过欧美这个财团的,再多的钱仍进去也只是打水漂,反正你已经了网赌公司,目前效益还算不错,虽然危险了一些是危险了一些,但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君子报仇十年未晚,不行咱们放弃吧,等到以后卷土再来!”

  刘铂的话说出了大家的心声,是啊,这一下子全砸进去说没那就没了,要是不砸的话,很有可能我们还有翻本的机会。

  但我不甘心啊,本来就已经将钟不传赢了,胜利就是一步之遥,这时候让我退缩,我怎么退?我如何退?

  已经杀红眼的我根本不想退:“在我张耀阳的人生字典里,就没有被打服这几个字,宁可站着死,我他m也不会当缩头乌龟!”

  说着我拿出电话给小仙女打了过去:\"网赌公司暂停维护二十四个小时,所有资金全部流转到我这里!\"“什么?维护太久的话,不仅损失巨额资金还会流失客户的!\"小仙女惊讶之余忍不住提醒我。

  “没有任何办法,就给我去这么做!!”

  “好吧。”小仙女非常听我的话,基本上我说什么,她就做什么,而这时候丫丫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我也明白她是听到电话里的那个人是小仙女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