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在医院的只有我爸,我妈,智允小妈以及丫丫的父亲。

  丫丫要生了,我谁都没有喊,大半夜的喊这帮人陪我熬夜也说不过去。

  我要是告诉他们了,她们就一定会过来。

  不过来也没什么用,也只能是坐在外面玩手机。

  丫丫等特定的检查完以后,便上了那种推的车,丫丫抓着我的手嘴唇都哆嗦了:“我怕…”

  “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我轻声安慰着。

  “丫头不用害怕,我们都在外面等着你。”我妈也跟着宽慰,丫丫点了点头最终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从她的表情上不难看出,她是真的害怕。

  丫丫是一个不怎么会知道害怕两个字的姑娘,一旦她真的感觉害怕那就是害怕了。

  片刻后,丫丫被推进分娩室!!!我没有任何激动的心情了,反正有一种丫丫进去后就再也出不来的恐慌感。

  这种时候我爸妈的心情应该是激动得,她们即将抱上大孙子了,而我与丫丫的父亲迟江霖的心情是一样的,都在担心丫丫。

  迟江霖眉头紧锁就在那沉默的不吭声,我也是一直坐在走廊抽烟,而我妈呢就跟家里人一顿说自己的儿媳妇要生了,以前呢,我妈也是个女神,事如今就变成了邻家大妈,哈哈。

  我爸就比较叼了,也可以说心特别大,他走过来对我说:“会玩王者荣耀不?干一盘,来!”

  “干个屁。”我没好气的噎了他一句,表示不想理他,啥时候了还有心思玩游戏真是服!

  “咋的呢?”

  “你说咋的呢,丫丫在里面生孩子呢,你让我玩游戏?我哪有心情!再说了,那垃圾游戏我不会玩。”

  “不玩就不玩,激恼啥!”

  嘿?我爸还不乐意了。

  等了好一会儿,丫丫在里面也没动静这让我不由得咋想怎么了?

  恐惧源于未知,我真害怕丫丫出点什么事。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丫丫杀猪般的叫声从里面传了出来,虽然事后丫丫说那叫撕心裂肺,谁让我就是没文化的盲流子呢。

  我紧张的跑到门口去看,我爸却幽幽的说了句:“没事的,淡定点。”

  “感情不是你媳妇生孩子了!!”

  “放他m屁,你哪来的?”

  我:“……”

  “谁是病人家属?”大夫忽然将门给推开,急促的问了一句。

  “我是。”哗啦一下,我们这几个人全都围上来,我爸也不打游戏了,嗯,嘴上说着淡定,心里也是慌得一逼,要抱大孙子了,能不激动?

  有句老话说的好,隔代亲,虽然我跟我爸的关系属于一般般的那种,但是他跟他大孙子的感情那就不一样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而且就因为我跟我爸从小的关系就不好,我跟我儿子的感觉也是属于一般般那种。

  我跟我爸这两年还行呢,没事还能开两句玩笑,说点脏话都没问题。

  这要放在前几年,我俩往屋里一呆都属于不知道该唠什么的那种状态。

  我想过这种可能,也许是我长大了,他老了,我们的关系才会缓和的。

  这要是放在年轻那会,我要是嘴里冒出脏话了,他一个飞脚就得踹过来了。

  一整我爸打我的时候我妈就不让,我爸就说我妈溺爱我,我妈就怼他,说的好像你多好似的,跟你爸俩干仗都动菜刀的……虽然我没见过那个画面,想到我爸这驴脾气也真没准。

  话题扯远,说眼前。

  由于丫丫平常吃得太好,补的营养过剩,两个孩子特别大,大生的话老费劲了。丫丫在里面疼的都要昏过去了,完全生不下来,大夫建议刨腹产,想让丫丫的痛苦减轻一些,特意征求我们的意见。

  当时我们都吓懵了,哪懂这些啊,就不想让丫丫受罪呗,于是我们立马说行,刨腹产吧!!

  “不行!”这时候我妈开口了:“先不抛,我要进去看看!”

  医生眉头皱了起来:“你就是进去,病人最好也是刨腹产!这样危险系数才能放到最小。”

  “什么都不用说,我先去看看。”一向没什么主意的我妈倒是在这种时候格外的坚定。

  “听你妈妈的吧。”我爸忽然开口说道。

  “不能拿我姑娘的安全开玩笑。”迟江霖有点要急眼,到了医院还不是大夫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听,万一给人家大夫惹得不高兴了,在不给你好好整,到头来吃亏的还不是我们自己么。

  这些年的大夫说句不好听的已经没有什么医德可讲,曾经的他们是白衣天使,现在的他们就是拿着冰冷的手术刀看钱说话!

  小的时候因为我妈妈的病我曾经一直想做一名医生,然而随着中考失利,就在医生的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这种想法只能寄托在以后寻真跟张迟的身上了,希望他俩有一个人可以走上医生的道路,这样以后我们有个病啥的也不用担心进医院不知道找谁了。

  看得出来我老丈人有点生气了,自己家的孩子谁不心疼?

  我爸这时开口了:“杨彩在这方面有经验,不用太担心。”

  “你是不担心了,得亏不是你姑娘。”我老丈人有些火大。

  “亲家你这话说的就跟没长心似的,里面是我儿媳妇,两个宝贝孙子,我能不担心??”

  “我看你担心的是你得两个孙子!”我老丈人是有点生气的,他真怕丫丫受到什么本来,本来生孩子的危险性就很高。

  “你放屁。”

  “行了啊你俩,别吵吵了,生孩子是好事,吵吵啥啊。”智允小妈知道他俩都是因为担心孩子才会吵吵两句在其中劝道:“女人生孩子没什么问题的,我跟杨彩都是大生地,你看生完身材多好,刨腹产的女人生完孩子出来后身材容易走形,对于爱美的丫丫来说现在遭点罪就遭点罪了,等着生完以后就好了,杨彩有分寸要是真的生不了她肯定不会让丫丫冒着危险硬生的!”

  智允小妈的话很管用,当她说完以后这两个人男人的怒火都平息了,我忍不住打量她一眼,心里想笑。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