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不可能!”丫丫拒绝的很坚决:“寻真张迟都是我的命,我绝对不可能将他们给你!”

  女孩子只有妈妈带才能打扮的像个公主一样,有些事情是当父亲没办法教的,记得丫丫刚上学那会,父亲早上手忙脚乱的给自己梳辫子,梳的特别难看,丫丫就在屋里大哭,越哭丫丫父亲越是慌乱,最后整的自己一身汗,头发也没梳出来只好上学求助老师帮着梳头发,那会的丫丫还小,性格也没有叛逆,老师给她梳头发就是梳疼了也不敢说话。

  她还记得,当自己十二三岁第一次来例假的时候,全是血,她都要吓哭了,也不敢跟自己的爸爸说等等……

  有些时候男人带孩子跟女人带孩子差别真的太大,丫丫根本不想将寻真给我,别看平常在家都是我洗衣服做饭,丫丫觉得物质上的照顾与来自妈妈的陪伴那将是本质上的区别,所以丫丫不同意!

  “我什么都能答应你,唯独孩子的事情上不能答应,如果你不答应,那就打官司吧!”我态度及其冷漠的说完,目光直视丫丫,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我没有这样硬气的跟丫丫顶撞了。

  “你爸妈也是这个意思?”在丫丫眼中看来,我爸妈应该要的是张迟才对,如果真的是这样,她将会一个孩子都得不到,那时她一定会崩溃的,孩子就是她的命!

  “他们想让我们复合,而我想要寻真。”

  “呵呵呵,呵呵呵。”丫丫有些疯癫的笑了起来:“张耀阳你死心吧,我孩子我绝对不会给你的,你是一个能为了外面的女人抛家弃子的人,就这样没有责任心的男人我怎么可能放心让寻真教给你养,你给她找的后妈跟亲妈能一样么!寻真就是想吃点什么东西我看她都不敢跟人家说吧,再说了,你天天在外面早出晚归,谁能对寻真好??我他M明确告诉你,亲妈脾气上来了对孩子都得是又吼又打的,更何况后妈,她能有这个耐心?别他M告诉我有,不可能!”

  “我一样可以将寻真养的很好。”

  “呵呵呵。”丫丫依然笑的很嘲讽,指着门口脸色冰冷的说:“滚,现在!”

  丫丫不想跟我说任何废话了,既然已要离婚,多说无益,那就对薄公堂吧,这可能是最伤夫妻感情的事了。

  “姑娘我一定要。”

  “滚!”丫丫抓起桌子上的碗筷向我咋来,我只能落荒而逃。

  在我走后,丫丫捂着脸蹲在地上无声的抽泣起来,特别无助,她也明白,一旦我若是跟她打官司,法官不管怎么判,我都是胜算大的那一方,人之常情也不可能让丫丫自己抚养两个孩子。

  方柔接到丫丫的电话后,非常慌张的跑进来,一进屋就看见坐在地上哭的丫丫,连忙将她扶起来,心疼的说:“怎么了,还坐地上了,你哭了?耀阳打你了??”

  丫丫摇头:“他要跟我离婚。”

  “什么??”方柔非常的震惊:“他不是一直在讨好你想要跟你复合么,怎么就离婚了!!!”

  “我也不知道,昨天他还说要给我一个交代,看他那样子是想跟我表态离开汪金叶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来就跟我说要离婚,而且指名道姓要寻真,柔柔,我好慌,耀阳一旦是这种坚定的语气跟你说话的时候,就是谁也不能改变注意的时候。”

  “你先在家稳住,我去找他,看看他什么意思!”

  “嗯,柔柔,你帮我劝劝他,离婚可以,但孩子不能给他。”自从有了孩子,爱情不再是她所追求的,已经过了轰轰烈烈爱情的年纪,现在的她更想做好一名合格的母亲,一个人养两个孩子她可以!

  “婚也不能离。”方柔说完气哄哄的就来找我了。

  ……

  网赌公司,我躺在办公室里正上火巴拉的抽着烟呢,门一下子就被推开了。

  我皱了下眉头刚要急眼,一看是方柔,就不说话了。

  “还有脸抽烟呢,你给我起来。”方柔气愤的打掉我手里的烟问我,试图揪着我的衣服想给我抓起来:“你告诉我,怎么就要跟丫丫离婚了,你不爱她了么?”

  “我不爱她为什么要娶她?”

  “那你现在离婚是几个意思。”

  我郁闷的抽着烟,对于方柔的暴怒我意料之中就显得相对来说挺平和的:“我初中毕业后就去了吉L上技校认识的小仙女,那时候年少轻狂不懂事,只为了自己的一时之需,让她前前后后为了打了不下五次的孩子,之前她跟她前夫离婚又打了一次孩子,大夫已经明确的说,如果在打孩子这辈子就不能生育了,本来我昨天是想跟她彻底断绝关系的,可是她怀孕了,你让我怎么办!!我能怎么办!!我不能让自己犯的错让她们这些姑娘去承担,我也没办法,我也很痛苦,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方柔,你别凶我了,我也很迷茫。”

  说着说着我就哭了起来,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方柔面前哭,只想让自己最软弱的一面在她面前展现出来。

  “我好后悔,真的好后悔,每天晚上我做梦都是丫丫跟孩子的笑脸,每天早上看着空落落的床边,看着有家不能回,看着街边的孩子,我都想他们,要是看见新闻谁家的孩子又怎么怎么了,我的心都会跟着揪起来,可是……我若是毅然决然的抛弃小仙女了,下场就只有两个,第一个她再也生不了孩子了,一个女人若是被剥夺做妈妈的权利,那将是多大的残忍,第二她独自一个人顶着流言蜚语将孩子生下来,那样孩子从小就没有完整的家庭,丫丫又跟我妈不一样,她绝对不会容忍有其它女人出现,两个人,两个家庭我必须要伤一个,所以我才要的寻真,将张迟留给丫丫,并不是我不爱我的儿子,我是想儿子以后长大成人他可以照顾他妈妈,而女儿长大后是嫁人的。”

  “我知道我该死,我做得不对,可是我没办法,真的没办法啊。”一边说着一边狠狠的抽打着自己的嘴巴。

  “别这样,别这样。”方柔将我的手给控制住,也消了火气,抱着我心疼的说:“我知道你难,可是……站在丫丫的立场,我觉得丫丫是对的,站在小仙女的立场,爱一个人有错吗?其实也没错。错就错在不该在结婚以后在爱了,即便非常爱也要放在心里,就像我,我不骗你,这么些年了,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男朋友,就是无论出现哪个人,我总是在心里下意识的去跟你比较,我不怕你笑话啊,每个人都比你强,但每个人都好像不如你,呵呵,你别看我这么喜欢你,但我还是将这份不该有的禁忌爱憋在心里了。我想那个叫皇妃的女孩子也是如此,因为我们能控制住,而她没控制住,要说这里面最大的错误之人,是你,可我又没办法说你,事情已经发生了,你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但你也要为你的错误买单了。”

  ……

  两个小时后,方柔离开我的公司直接找到了沈梦瑶,并将事情全部告诉沈梦瑶。

  沈梦瑶当时整个人都震惊了,这么大的事她自己竟然不知道!!

  在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后,沈梦瑶当机立断去了丫丫家里。

  她看着丫丫哭的样子,很是心疼:“闺女,难受呢?”

  “妈……”

  “怎么不将这件事告诉我啊,哎,也是,我出差才回来要不是柔柔告诉我啊,我到现在还不知情了,耀阳这个混帐小子做的太不对了,你等着妈去说他哈。”

  “妈,耀阳最听你的话了,我求求你,你能不能说说让他离开汪金叶回来跟我过日子啊,原本我想等他自己意识到错误,目前看来他非但没有意识到错误,连家都不要了,他要是真想跟别的女人过,也可以,两个孩子给我留下,我没有其它要求了。”丫丫退而求其次的说道,只能将目前最大的希望放在沈梦瑶身上,毕竟从小到大除了丫丫以外,能说动我的就只有她了。

  “妈问你,让小仙女嫁过来你是不是不能接受?”

  “我没有杨彩妈妈那么能容忍,这辈子他要么跟我过完一生,要么我们各过各的,想让我容忍一个破坏我家庭幸福的女人,我迟小娅还没有爱的那么卑微。”

  “好,我再问你,如果真的离婚了,你是不是要跟耀阳打官司?”

  “肯定打,孩子必须是我的!”

  “不,你不能打。”沈梦瑶直接拒绝了:“家丑不可外扬,这个官司不打,你们还有复合的可能,一旦打了,这个官司你必输不说,你们两个人之间的最后那点感情也会因为这场官司打没了,你要是听我的,你信我,他不是要孩子么,你就给他,他不是想跟别的女人过么,那你就让他过去呗,等到时间长了,他就会知道一个道理,夫妻还是原配的好,话放我这儿了,你信我的,就将孩子给他!”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