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九点,微风也噪,阳光不好。

  我心情极度压抑与沉重的坐在办公室里,大脑一片混乱,不停的跟律师沟通着这场子女争夺战!

  律师告诉我,胜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我听到后却没有任何开心的感觉。

  跟曾经的挚爱对薄公堂本就是一种闹心的事,更何况我们心里都有对方。

  唉!

  再次重重的叹了口气,将律师送走以后,我就望着天花板发呆。

  丫丫离开我,以后她跟孩子该怎么过呢,她那么笨,那么粗心,还不会照顾一起。

  尤其当我想到以后有别的男的天天睡她我他M就没由来的一阵难受。

  “张总,楼下有人找。”

  “谁啊?”

  “说是您的岳父。”

  “知道了。”我点了点头,通过摄像头果然看见迟江霖正在楼下。

  另外一场浩劫又来了,迟江霖绝对不是来跟我说话的,如果我的姑娘让人家出轨找人导致离婚,恐怕我也会打他的。

  “爸……”我低着头弱弱的喊了一声。

  “不要叫我爸,我不是你爸。”

  啪!

  迟江霖上来就是一个嘴巴,紧接着咣咣踹了数脚,直接将我踹翻在地。

  “你干什么!”

  保安唰的一下冲过来。

  “都给我回去。”

  我冲他们说了一句,随即站起身,低着头说:“爸,对不起。”

  “对不起有个屁用!!”

  迟江霖揪着我的脖领,双眼喷火:“我姑娘从那么小的一个孩子看到长大成人,我那么相信你将她嫁给你,可你怎么对她的,啊??!!曾经在我手里,她只要红了一下眼眶我他M的心就跟着难受,如今呢,天天为你哭,男人在外面玩也就算了,你他M玩完还要离婚,我他M今天不打死你,我都对不起我姑娘,你个人渣!!”

  迟江霖咣咣一顿打我,我根本不还手,我理解他的心情。

  直到他打的累了,直到我们都挺狼狈的,直到我的嘴角全是血的时候他才气哄哄的停手指着我说:“你现在给我滚回去跟我姑娘认个错,以后你们好好过日子,我他M就原谅你。”

  “爸,我不能去。”

  “什么?”迟江霖瞪着眼珠子:“外面的那个狐狸精就这么让你着迷??你告诉我她哪比我姑娘好!”

  “哪都不如丫丫,可是……”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跟迟江霖开口,就咬着牙说:“爸这婚我肯定要离了,您要打,就打死我吧。”

  说完我闭上眼睛。

  “你……打你我嫌脏了我的手,就你这样的人不配跟我女儿过一辈子!!”迟江霖抬手在半空停顿片刻,紧接着又放下来了,哼了一声一甩手走了。

  唉!

  我上火巴拉的看着我老丈人走了,裂开领带坐在地上吧嗒吧嗒的抽烟。

  “他们打你了?他们怎么能这样。”小仙女跑过来将我扶起挺来气的说道。

  “没事。”接过小仙女递给我的纸巾擦了下嘴角,牙花子都给我打豁了。

  “我去给你买瓶水漱漱口。”

  “你慢点,别老跑,肚子里的孩子。”

  小仙女一怔,紧接着放慢脚步走向对面的便利店,给我买了一瓶农妇山泉有点甜后,我漱完口便回到办公室里。

  仍然是躺在床上我冲她说:“我想抽会烟,你去另外那个屋子呆会。”

  小仙女将窗户打开:“没事的,我们小时后爷爷他们那一辈天天都抽烟,我们哪个小孩子不是闻着烟味长大的,没那么矫情。”顿了顿,小仙女又说:“你跟丫丫说了吗?”

  “提了,她不肯放手,我决定跟她打官司,孩子我是必须要的!”

  “你放心吧,我对待寻真肯定也会像对待亲生姑娘一样的。”

  “嗯!”

  ……

  我跟丫丫展开激烈的孩子抚养争夺战,但还是没走官司,我们没有到达那一步。

  如果不是沈梦瑶出面的话,丫丫就是拼命也会跟我打官司的。

  现在的她就是能争一下就争一下,实在争不过也没招。

  正如沈梦瑶所说,只要孩子在,就有复合的希望。

  我爸妈知道我必须要离婚的事后,大发雷霆,扬言跟我断绝母子关系,并且也没有说必须要他们的宝贝孙子这样的话,而是毅然决然的站在丫丫的立场,跟我撇清关系。

  我跟丫丫在家不知道打了多少仗了,两个孩子嗷嗷哭,哭的令人心碎。

  “告诉你,寻真必须给我!你少跟我扯那些谁对谁错,姑娘必须是我的。”

  “我不给你,就不给你!!”

  “爸爸妈妈,你们够了,不要吵了,呜呜呜。”

  我跟迟小娅撕扯着寻真,寻真就在我俩怀里痛哭,张迟不知道咋回事,看他姐哭跟她妈妈哭,他也就哭。

  我猛地一把将迟小娅推倒在地,抱着寻真就往楼下走。

  “你他妈的畜生。”

  我妈急眼了,拿着拖鞋就往我后脑勺削!

  “姑娘,把我姑娘还我!!”

  丫丫从地上爬到门口看着她姑娘嗷嗷哭。

  “妈妈,妈妈。”

  张寻真在我怀里一顿扑腾就想要去找她妈妈。

  我就像个无情的侩子手一样将她俩残忍的分开,随后上车离开。

  迟小娅就在后面追,追着追着就摔倒了。

  我的心难受之极。

  “爸爸,爸爸,妈妈摔倒了。”

  “姑娘,以后你就跟爸爸过了。”

  ……

  “妈,耀阳不要我们了,呜呜呜。”

  迟小娅撕心裂肺的躲在我妈怀里哭。

  “姑娘没事,妈妈要你,以后妈跟爸就照顾你们。”

  ……

  晚上,我家里,我妈嘴角起了一个特大的火泡:“老了老了还得跟他们操心,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张耀阳是这么个玩意呢!跟你一个德性!!”

  “你少我身上赖。”我爸龇着牙花子:“你真要跟丫丫住在一起?不合适吧?离婚了,人家不得男朋友啊?”

  “这话让你说的,我能让他们离婚么,你看着吧,耀阳跟那个女人过不长,咱们过去一是照顾照顾丫丫跟孩子,二是你想让咱们宝贝大孙子跟别人家姓啊?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虽说两个孩子都是我们的宝贝,但是小男孩毕竟是老张家的血脉,就算真正离婚再也不过,两个人都各自组建家庭的时候,我说的是最坏的结果,那么我孙子一定是要跟我们的。”

  好吧,我妈确实是属于重男轻女那一类的。

  不过也只是在观念上而已,生活力对待两个孩子还都是很好的,她只是无法接收老张家的传人去跟别人姓。

  “这你就不对了,两个孩子跟谁过,那是父母决定的,咱们不能跟着参与,如果当初不是你瞎捣乱,也就没这么多事了。”

  “奥,这么说你赖我了??你自己看不出来哪个更适合咱儿子,就小仙女那种性格能降伏住咱儿子么,你在看丫丫给管的服服帖帖的,哪种是过日子的女人你看不出来啊,再说了,她为啥跟人家离婚啊,人家男的满心欢喜的给一个女人娶回家,为什么要离婚啊,这年头一个巴掌拍不响。”

  “行了你,要去你去住,我是不去,不好意思。”

  “我的意思也是你别去,人家在屋里要是热了,穿个短裤有你在可能都不好意思。”

  “说的就是,你去了尽量劝着丫丫,我回头在说说耀阳,唉,这孩子都是让你惯坏了。”

  ……

  丫丫家里,三岁说话都说不清的张迟就在这一天突然能说一句完整的话了,他眨着天真的眼神看着丫丫问道:“妈妈,姐姐呢?”

  刚刚才不哭的丫丫让张迟这一句话给问的瞬间泪崩,她看着墙上的一家四口照的照片,抹着眼泪说:“姐姐跟爸爸在一起呢。”

  “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我想姐姐了。”

  “他们过几天就回来了。”丫丫只能强忍内心难过宽慰着。

  ……

  我们这边,我跟小仙女又住在一起了,我们租了一间海景房,就这样生活起来。

  晚上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喝的酒,小仙女倒满一杯红酒冲我嘻嘻嘻嘻笑道:“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我没胃口,先去睡了。”我抱着寻真就上楼了。

  “我知道你难过,好吧,我给你缓一缓的时间,就不烦你了。”小仙女脱掉衣服后自己就睡了过去。

  小仙女在最左边,寻真在中间,而我在最右边。

  寻真可怜兮兮的看着我:“爸爸,我想妈妈跟弟弟了。”

  “上学就能看到弟弟了,想妈妈,等着周末带你去。”

  “可是晚上我想跟妈妈睡。”

  “你记得啊,以后汪阿姨就是你的妈妈了。”

  “她才不是我妈妈呢,我妈妈是迟小娅。”寻真倔强的说道。

  “我说是就是,别吵,睡觉。”没由来的一阵烦心,我这一嗓子给寻真吓得不敢说话了,这孩子平常皮是跟我皮,但我急眼了她真的害怕。

  “孩子还小你跟她喊什么呀,她懂什么呀。”小仙女将寻真搂在怀里:“没事啊,乖,寻真我们一起睡,你晚上睡觉想摸zha是么,阿姨有。”

  “我不要你的,我就要妈妈的。”寻真一把推开小仙女,一溜小跑就要走。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