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真在屋里面找了一圈又一圈也没发现自己妈妈的身影,可怜兮兮的坐在沙发上大哭起来。

  “寻真乖,明天阿姨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小仙女耐心地哄着。

  “我不要,我现在就要找妈妈!!”寻真异常坚定的西小眼神。

  我耐着性子走到寻真面前:“明天上学的时候咱们就能看到妈妈了。”

  “我不要,我现在就要找妈妈!!”无论怎么说寻真总是哭着闹着要找妈妈,说啥都不行的这种,而且这个年纪的她竟然懂得微信视频这个东西,说什么都要跟妈妈视频。

  我哪能让她视频啊,一旦丫丫觉得我看不了这个孩子的时候不定又怎么跟我闹腾呢。

  最终我就骗寻真,说手机没电了,我们先睡觉,等睡醒了在跟妈妈视频,寻真相信了,终于睡去。

  而我却彻夜未眠,我们为了自己的一已私欲却让孩子承受不该承受的痛苦,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揪心的了。

  ……

  次日,清晨,七点钟。

  我坐在客厅中抽烟,小仙女穿着睡衣抱着寻真走到我身边问我:“一宿没睡?”

  “睡了。”我撒了个一个谎,并不想跟小仙女讨论我为什么一夜没睡,心知肚明的事情,话题延伸出来只会越来越闹心。

  “我们送孩子上学去吧。”

  “今天周末,你先领孩子在家或者你俩上哪玩一天,我今天有个客户要见,很重要。”看了眼手表,来不及了,我必须得走了。

  “行,孩子交给我,你放心。”小仙女应了一声。

  “嗯。”我点了点头,随后刚要离开像是想到了些什么似的扭过头对她说:“给你雇个保姆吧,我总是不在家,你爸妈又在店里忙乎,也有个照应。”

  小仙女摇摇头:“不用花那个冤枉钱,我没那么矫情,再说了,有个外人在家我还挺不习惯的呢。”

  “那行吧,我见完客户尽量早点回来。”

  “嗯,路上注意安全。”小仙女替我整理领带的时候我恍惚间想到了丫丫,以前每当我走的时候,丫丫总是会坐在客厅上来一句门口的垃圾给倒了,晚上回来点菜……

  ……

  我走了之后,家里就剩小仙女张寻真了。

  哎呀!小仙女舒适的抻了个懒腰,随即打开手机就开始她的日常直播,通常白天的时候她会直播化妆,晚上的时候就会跟大家在那唠嗑,似乎这是她唯一的修仙娱乐方式。

  而张寻真一个人跑进屋子,想要找自己的妈妈,翻了一圈也没找到手机,然后来到小仙女面前弱弱的说:“阿姨我想跟妈妈视频。”

  小仙女看了她一眼:“晚一点哈,阿姨在直播呢。”

  “我不管,我要跟妈妈视频。”小孩子哪懂你是不是什么直播呢,张着喊着要找妈妈。

  小仙女不耐烦,一把将寻真抱进卧室,同时将门给锁好:“乖乖的在屋里面呆着,我直播完在跟你妈妈视频!”

  寻真到底还是个孩子,她在父母面前可能天不怕地不怕,但在外人面前一个嗓门就给吓住了,就只能在屋里面自己哭。

  小仙女也没管她,仍然在那直播,并为此解释:“家里朋友的一个孩子,不用管,没事,自己在屋玩呢。”

  不大不小的房间里,就像是一座监狱一样禁锢着寻真幼小心灵。

  ……

  另外一边我与刘铂对坐着在等一个人,那个人没来之前刘铂就问我:“真跟丫丫离了啊?”

  我摆摆手:“不想说这个。”

  “师傅劝你一句,夫妻还得是原配的好,倒不是说小仙女那个姑娘不好,就是看在孩子的份上也得守着过,你知道我后来为什么跟她分手了么,我跟你们说是因为那天晚上打麻将,其实不是,她跟我姑娘相处的一点也不好,毕竟不是亲生的,我想给我姑娘花点钱她都不乐意,所以我才跟她分手了,后来嫌丢人,也就没跟你们说。”

  “道理我都懂,可是没有办法,再说了,小仙女不是那样的人。”

  “人都是会变得,亲妈对待孩子脾气上来的时候都会翻脸更何况后妈呢?”

  “小仙女不能跟她发火的,就因为她是后妈所以有脾气才会忍着的。”

  “我觉得你在考虑考虑吧,你俩离婚了,谁离了谁都能过,可孩子是无辜的,没有完整家庭下长大的孩子就是不行,真的。”

  “那你说我怎么办,小仙女这边不能打,一旦打了孩子就再也生不了了。”

  “医生确定了?”刘铂挑了下眉头问道。

  “上一次打胎的时候就告诉我们怀孕几率不足百分之三,这次若是再打,就完了,小仙女也执意要生,再说她是不打算让我负责的,可我并不能眼睁睁的看她给孩子自己生下来,唉,我过的也很矛盾。”

  “你呀你,玩的时候爽了,现在头疼了吧。”刘铂嘿嘿的笑着。

  抓起桌子上的一根烟:“约的那个人怎么还不来?”

  “我给他打电话了,一会儿就到,这个人一定要把握好,我们能不能跟常书j攀上关系,就靠他了。”

  “知道了。”

  ……

  常书J现在是我们这里最大的官,相当于王威之前在这里的地位,我只要能跟他的关系搞好,我就在这里衣食无忧,真的可以说的上是过着皇帝的日子了。

  但是,常书J这人好像油盐不进,说啥就是不收我的礼,征得我睡觉都无法安心,生怕有一天他搞到我的头上。

  这次会见的这个人能量挺大的,是常书J身边的一个亲信,我们在交谈半晌并且拿出诚意十足的金钱后,这人只是说看看能不能办吧,如果能办,这钱他在收,如果不能办,就没有办法了。

  我忽然间觉得我的命运开始越来越不顺了,完全不像是几年前顺风顺水的感觉,之前做什么感觉都特简单,在特定的背景下,我只需要花金钱跟精力就能成功。

  而现在,真是一种有钱都花不出去,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是不是真的是应验了算命人所说的那句话,是我的妻子给我带来的福气,离开她我的气运就没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