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挺郁闷的撅着嘴:“这根本不是我想不想和好的问题,前阵子还铁了心要跟我打官司跟别的女人过,这突然就回来找我了,你不觉得很奇怪吗?而且我们在一起吃过饭了,他只是说让我原谅他却没说他为什么要回来!一个男人突然性子大变一定是有原因的!”

  “你没有去问他吗?”

  丫丫摇了摇头:“没问,这种事还用我问吗,他就应该主动说的!”

  “你呀你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没准他发现他跟王金叶过了一阵子两个人并不合适然后就分手了呢,他想的还是你。”

  “你说他在外面搞女人,不求着我回来你说还要跟我争孩子,最后人家两个人出去过了一阵子发现不合适要回来找我,我就得上杆子答应他,凭什么啊,我们女人就这么没人权吗!”

  “在感情里谁先低头谁就输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方柔说:“你要是想晒他几天就晒吧,别到时候给他晒跑就行了。掌握点分寸。”

  “跑跑呗,姐离了他依然潇洒!”

  “哎呦呦是谁上个周末在我怀里一顿哭说想他啊。”方柔笑着问道。

  “我.....我那是喝多了,说的胡话。”丫丫小脸一红极力否认。

  “对对对,没毛病!哈哈。”方柔大笑起来。

  似乎我跟丫丫和好也只是时间问题,在方柔看来现在的我们不过是心里还有气,等着心里的这点气消了也就好了!

  我跟丫丫毕竟有了孩子,在怎么闹下去最后为了孩子还是得复合,这基本是所有人心知肚明的事情。

  三天后,方柔家里。

  当时方柔正在卫生间上厕所呢,门外传来一阵粗暴的敲门声,催的方柔上厕所都不能安心。

  她无语的打开门:“一听这个敲门的声音就是你,整的跟逃难似的,我家大门跟你有仇是咋的。

  我气喘吁吁的说:“快,来不及了!”

  “怎么了啊?孩子怎么还哭了呢?”方柔将寻真抱在怀里:“跟阿姨说你怎么不开心呢?”

  “爸爸梳头发疼。”

  方柔噗嗤一声就笑了,抱着寻真去了卧室,给寻真梳头发:“你爸爸是个糙老爷们他肯定不会梳头发呀,阿姨给你梳,梳个公主辫怎么样?”

  “我想要哪吒的发型。”

  “哪吒的发型不好看,小朋友还总揪你头发,公主辫吧,好吗?”

  “嗯……好吧。”寻真犹豫片刻还是答应了!

  我鼓丘一个多小时的累的满身是汗的头发没鼓丘明白却让方柔没到十分钟就给编好了!!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我好佩服方柔,对她竖起大拇指!

  方柔微微一笑:“以后每天你就给寻真送到这来,我帮你给她梳头发一直到你跟丫丫和好为止,行吧?”

  “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跟我还客气?”

  “倒不是跟你客气,万一你男朋友看见了多不好啊!”我有些犹豫的说道。

  “我男朋友?谁啊?我什么时候处的男朋友我怎么不知道呢?”

  “常威啊,我前几天还看见你俩看电影来着!”对于常威我们之前有些仇,只是后来随着钟不传的改邪归正后,我跟常威的仇就不了了之了。

  这个是生活也不是电视剧,并不是每一个仇都要报的。

  而且常威再怎么无能他老爹也是这里最大的领导我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的好。

  “你在哪看见的?”

  “不小心路过的时候看见的呗。”我笑呵呵的搂着方柔:“不用不好意思,咱都是哥们,我理解你,你也到了该被男人滋润的年纪了。”

  方柔打掉我的贱爪子:“去去去,当孩子的面别瞎勒勒!我跟常威真的没关系,只是那天我不小心给他的车刮了,他没让我赔,我就说请他吃顿饭,吃饭的时候两个人聊的比较来就说一起去看个电影,然后我们就回家了,真的没有别的。”

  “干嘛解释的这么清楚,常威人品虽然差了点,家境还是很好的,你要是嫁给他那就是官嫂了,我也能跟着沾点光不是。”

  本来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但忽然想到某些什么似的猛的坐起来看着方柔目光闪烁!

  方柔谨慎的看着我:“干嘛这么看着我。”

  我激动的抓着她的手:“真的,小柔柔你考虑考虑常威,人挺好的!”

  “你什么意思?”

  “你看你跟常威好了以后,我就能跟着沾光了,本来我还愁怎么跟常书j攀上关系呢,若是你嫁到他们家,儿媳妇的面怎么也得卖吧?就算不卖、就咱们这层关系他也不会去搞我们的对吧?”

  方柔忽然就不说话了,眼睛直钩钩的看着我,看得我一阵发毛!

  “怎么了,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张耀阳你为了达到你的利益不惜将我的自由给牺牲了,王八蛋、出去!!”方柔猛的指向门口给我轰出去了。

  “唉,我不就是随口说说嘛,咋还真生气了,我那意思就是你要是跟他处对象了还能帮我一把,真好!”

  “我要是跟他处对象了第一个就先抓你!”方柔气呼呼的回道。

  “哇,这么狠!”

  “嗯呢,就是这么狠!”方柔指着我:“我告诉你,以后这话不许从你嘴里说出来,我跟他就是普通朋友关系,说我的人多了,我要是愿意早就是官嫂了!还用等到现在!”

  “你傻啊,不当官嫂还想当啥啊?”

  “我爱当啥就当啥,你个笨蛋不想和你说话,出去!”

  片刻后,我跟寻真离开方柔的家,就送寻真去上学。

  寻真抱着娃娃在后排,她疑惑的问我:“爸爸,方阿姨是不是生气了?以后我们还能上她家吗,她还能给我梳头发吗?”

  这孩子想的还顶多,我呵呵一笑:“她没生气就是跟爸爸闹着玩的。”

  “唉,女人果然就是一个善变的动物。”寻真叹了口,像个小大人似的说道。

  我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哈哈,你这话跟谁学的?”

  “跟我们班雷子一学的。”

  “雷子一长得帅吗?”我笑着问道。

  “帅!”

  “哈哈。”我再次笑了笑:“你们班最帅的是谁?”

  “雷子一!”

  这不是我第一次从寻真嘴里说雷子一是她的好朋友了,我感觉挺好玩的。

  于是上学的时候我特意看了眼寻真嘴里说的雷子一是谁!

  “萌萌老师早上好,果老师好,爸爸拜拜!”寻真挨个喊了一声后,就跑到自己的专属座位玩玩具去了。

  我则是在门口签着父母的名字;然后特意扫了眼雷子一的名字发现他们还没来,于是我就没着急在原地等了会儿。

  也就没到五分钟的时候,雷子一的妈妈领着他来了,我特意看了眼这个孩子,长的文文静静浓眉大眼,看着特乖巧的一个男孩,我竟然在心里挺满意的!

  嗯,我大姑娘的眼光还是不错滴。

  “笑的可真猥琐!”

  丫丫领着儿子在我身后特鄙视的看着我。

  “爸爸!”

  张迟弱弱的喊了一声。

  “唉,大儿子想爸爸没?”

  “想啦。”

  “进屋去吧。”

  等着张迟进了班级丫丫在登记表上签完名字之后,丫丫回头好冷我一样,故意用肩膀撞了我一下:“好狗不挡道!”

  “我要是狗你就是母狗!”

  “呵呵!”

  丫丫走路带风,唰唰的撂到自己的车门跟前,潇洒一甩头发:“你干啥?”

  “想跟你复婚!”

  “跟你的小仙女天上人间去啊!”丫丫极度讽刺的说道。

  “我已经跟她彻底断绝关系了,这辈子我都不会再联系她了,真的我发誓我已经将她的联系方式全部删除,而且......”

  “停。”丫丫抬手打算我:“你是打算在这么多学生家长面前将你做的那点丑陋的事都说出来吗?”

  “那我们回家说!”一屁股坐进副驾驶,笑嘻嘻的将安全带给系上。

  “真没见过比你还不要脸的人!”

  “你怕是忘了潇洒哥。”

  家里,丫丫脱掉她的修身风衣,只是穿着普通的长袖跟宽松的短裤看得我一阵心猿意马,真想上去就给丫丫摁住一顿收拾。

  不过现在的我是没那个勇气了,她一定能踢死我。

  丫丫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双手环抱看着我:“给你五分钟的呈堂证供时间,好好叙述你的用词,这是你唯一的机会,说点我想听的知道吗,你这眼睛在乱瞄我给你挖下来信不信?”

  我只好将眼睛从丫丫的大腿根那收回来,咽了口口水:“身材越来越靓了哈!”

  “你还有四分钟!”

  “我草,明明刚过十秒钟。”

  “你如果继续跟我扯犊子,就还有三分钟的时间!”丫丫看着手表:“还有两分半了。”

  “草!”我崩溃的叫道:“你这手表买的假货吧!”

  “一分钟了!”

  我:......

  “她之前骗我说怀孕了,你也知道她之前几次流产都是因为我,大夫说在打她这辈子就怀不了孕了,我让她打,她就是不打,那我能怎么办呢,我只好说暂时跟她过呗,我考虑过了,你有儿子在身边,长大以后也能照顾你,而她在怀孕的时候我要是没在身边,这种流言蜚语一定会让她抑郁的,你怀孕的时候我天天在你身边你都差点得抑郁症了,要是她岂不是更严重?可是后来我无意中听到她是骗我的,那我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果断离开她带着寻真回到你的怀抱,我真的知道错了希望老婆大人能给我一个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机会!”

  我自认为我说的还算有道理,希望丫丫能看在我这么坦白的份上可以原谅我。

  可是女人就是天生不讲理的生物,她们可以在感性的时候原谅你绝对不会在理性的情况下原谅你!

  丫丫在听完我的叙述之后立马反问了我几个问题,这几个问题给我问的哑口无言。

  第一:如果她不是假的怀孕而是真的怀孕,是不是意味着我将要抛妻弃子跟她过一辈子,而自己要可怜兮兮的守着孩子过一辈子,你可怜她的时候谁可怜自己?

  第二:她说怀孕你就信了,你们之前到底做了多少次恶心的事情,为什么三年都没怀孕而我们离婚的时候就怀孕了,这么大的bug你看不出来吗,没长脑子吗?

  第三:凭什么你出去跟人家就得原谅你,要是自己出去跟别人睡还有孩子了,你会原谅自己不?

  张耀阳你那么脏我恪守妇道这么不公平凭啥原谅你呢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