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丫这一系列的问题给我当场就问懵了,我这回答不是,不回答也不是、到底该怎么样去回答呢,整的我非常被动。

  最后索性往地上一躺,非常臭不要脸的说道:“媳妇我知道自己之前做错了,你给我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成不成,今天哪怕你是打死我,我也不可能离开这个家了!!!”

  我的话说的认真而又坚决,在丫丫不是那么生我的气的时候我可以使用没皮没脸这一绝技!

  你咋撵我我都不走,看你能咋办!

  片刻后,我让两名警察给我架出来了,其中一个片警对我说:“哥们你是我见过这么多报警的夫妻中让媳妇打哭了都不走的人!”

  “见笑了!”揉了揉自己的腿部,回想着刚刚丫丫挥出来的那个棒子真是自带剑气一般的存在太牛逼了!

  “兄弟我们就不送你回去了,你行行好,今天就别去在作你前妻了,刚才就动刀了我们再晚去一会儿你的命可能就没了。”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明天还会去的!”

  “加油!”这个好事的小片警挺好奇的问我:“是不是你们东北的姑娘都这么彪悍的?”

  “分人,也有温柔的。”

  “整的我都心动了,我也想找一个像你媳妇这么厉害的!”

  我擦,这哥们怕不是有受虐倾向!

  ......

  另外一边,一间cbd房间内,诺大的投影仪照射在墙上,由常书j领衔以及一些高官正在紧急开会。

  常书j扶着眼镜片,指着上面的照片说道:“这个人就是我经过深思熟虑选择的最合适的人!”

  “他行吗?”其中一个官张口问道:“他已经退伍好多年,看这身材都已经发福,还能为我们G家做事吗?”

  “按照他过往的履历来说以及头脑来说没有人比他更能胜任这个任务了,再者你看他曾经在当兵期间战胜过其它几个国家的兵,这小子必然有过人的本事,再者,即便任务失败了,我们也没有任何损失不是?”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最终还是给出不同意见:“我觉得我们国家那么多精英,派谁去都比这个玩世不恭的富二代强!”

  “可是他们身上的军人作风太重了,我怕影响效果,要知道一个人的民族信仰太强的话,你让他做一个通灵者在内心里一定是抗拒的!”

  “别说军人抗拒,我想就是普通人也会抗拒的!”一个戴着眼镜长相斯文的人说:“领导我真的觉得咱们没必要跟其它两个国家参与这事,没意义!”

  “老镁,曰本已经在做这个事情、韩G也有这个苗头、他们不仅能从当年二战死去的人嘴里得知一些重要文件,还能与他们进行沟通,并且靠着强大的实力还能对一些组织进行破坏,同时还可以再一些技术得不到突破时能够有一些质的进展,我们可以先用他们做这个实验,一旦苗头不对就让他们摧毁那些通灵者。”

  “这种东西太过悬疑,我们没有亲眼所见又怎能去封建迷信他们呢!”

  “早在很多年前G家就曾秘密处理过这种人,你可以不相信但绝对不能说没有、否则五行八卦算命这种东西就不会存在,存在即合理,再者我又没说非用不可,就算我们实验失败也是让他们摧毁别的G家的那些通灵者。”

  “摧毁以后呢?他们还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回去吗?”

  “你说呢?”常书j反问一句,同时扶了扶眼镜片。

  “真是个疯子!”这人嘴上没回答,心里确实这样想的!

  “好了,这是上头的决定,我们只需要照做即可。”

  “那,什么时候行动?”

  “不着急,先让他享受一下家庭之乐!”

  常书j看着相片挺疯狂的笑了笑,而投影仪上的照片不是别人,赫然就是我张耀阳!

  我并不知道一场G家级的灾难正降落在我的头顶之上!

  ......

  “还是不行吗?”

  “不行!”铂叔摇摇头:“人家就是一句话,让你哪来从哪去!”

  “这他M真是奔着整死我为目的去的啊!”

  “也不一定,人家没准就是没兴趣跟你扯这些呢。”铂叔呵呵一笑:“我觉得人家既然不愿意扯我们,咱们也别去招惹他,本来还没注意到我们呢,这特么上杆子一顿去,注意到我们可咋办?你说对不?”

  我点了点头:“有道理。”

  “反正咱们现在的公司做的蛮好的,也没涉及到任何不良记录,这样,你的网赌公司在捞点钱咱就收手呗。”

  “这可是暴利啊,我不想收!”人的贪心总是不足的,即便现在的我已经不缺钱了,但我本能的还想要更多的钱。

  有钱了自然有有钱的花法,没有人会嫌弃自己的银行卡余额多的!

  “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上头真的动你,别说服务器在国外,就是在天涯海角你也要跟着吃官司!”

  “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想尽一切办法要贿赂常书j的原因。”

  “可他根本行不通!咱们连人家的面都见不到又怎谈贿赂这一说呢?”

  我神秘一笑:“别着急,眼瞅着机会就要来了。”

  “怎么个意思?”

  “方柔!”我点到为止的说:“常书j的儿子正在追求方柔,一旦她俩成了,我们想跟他们搭上关系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嘛。”

  “那你还等个瘠薄了,可以直接就将常威给捆上,到时候他想搞你都没办法搞你,毕竟他儿子跟你合作呢!”

  我咣的一排桌子:“我草,对啊,我光将目光放在常书j身上了,怎么就给常威这一茬给忘了,草,等着我去坑他一把!”

  我跟铂叔一拍即合,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将接下来的战略手段给计划好了,堪称完美!

  “这么做的话方柔会不会不高兴?”

  “可能会,也可能不会!”

  “怎么讲?”

  “会的话呢就是说她最不喜欢我利用我们之间的感情去做这些商业的事情,不会是因为这关系到我的生命,我干这一行真的是一不小心就得面临牢狱之灾,她就是不看在我们之间的关系单看她跟丫丫的关系也不能让我进去。”

  “是这么个道理,唉,我怎么感觉这个小姑娘也喜欢你呢?只不过她相较于其它的小姑娘就爱的挺斯文的!”

  “可别胡扯!”我自然也知道方柔喜欢我的,她跟我承认过,不过我们都很默契的将这一段感情深深的放在心里,怎么说呢有些事情一旦捅破了,那将会是连朋友都没办法做。

  我们既然肯定不能在一起了,那就做一辈子的好朋友,默默的看着对方幸福就好。

  “我说这个不是别的意思,只是让你小心一点,她既然到了这个年纪都没结婚说明心里还是没放下你啊,不然都奔三的女人为什么还不结婚,那么高大上的一个女人天天跟你这个小盲流子混在一起你说这是为啥?你真别以为一个爱你的女人不会伤害你,往往他们做出的事情都是超乎寻常的恐怖,你智允小妈够爱你爸了吧。当初你爸当厂长干贪污那会,她为了得到你爸差点给你爸送进去,你说吓人不?”

  “我草,还有这事呢?我咋从来没听他们提过呢。”

  “废话这事谁跟你这个小屁孩说啊。”铂叔一副你个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的表情。

  “那后来呢?”

  “后来还是你妈.......得,我给你讲这个干嘛,我说的重点是不要低估一颗爱你的心的女人做事有多疯狂!”

  “首先方柔不喜欢我,其次她更不会害我,最后我并不是一个盲流子谢谢,你见过哪个盲流子开迈巴赫的?。”铂叔的话让我在脑海里下意识的想到了小仙女....她撒谎骗我怀孕是否也只是善意的为得到我呢?或许那天我真的是有点做的过分了吧。

  “不喜欢你能在医院给你唱周杰伦的晴天?”

  “我草,你偷听!!!”

  “这个不能赖我,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恰巧听见她唱的这首歌,别说唱的还挺好听呢,我观察她老半天了,这姑娘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那叫一个温柔!”

  “别扯犊子了,她看谁都温柔,你这话让丫丫听见了,能给你开除不?”

  “背不住真能,哈哈。”铂叔哈哈大笑两声,很自然的从我烟盒里拽走一根玉溪吊在嘴里点燃了,然后又非常自然的揣自己兜里了对我说:“徒弟,要不师傅领你去金三角混一圈,当个老大,赢娶无数美女咋样?”

  我刚想说好,就看见铂叔身后的丫丫,连忙改口:“我对那个没兴趣!”

  “装个毛装,晚上师傅安排带你去ktv玩个小公主,看你憋那么久了,都憋坏了!”铂叔在生活上挺抠的,但对于嫖这一块那是真的大方,他跟潇洒哥两个人能在夜店一宿花掉十万块!

  “真不去!咳咳!”我使劲咳嗽两声,并且不停的向他输送关键信息。

  “你眼睛有毛病了是咋的?晚上找俩小妹给你亲两口就好啦。”铂叔龇牙咧嘴乐道。

  “我怎么认识你这么个老不正经,啊呸,鄙视你,丫丫我们走。”我深深的鄙视一番刘铂后,起身向丫丫走去。

  刘铂长着大嘴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完了完了自己这好形象瞬间没了!

  “丫丫我要说我跟耀阳开玩笑的你信吗?”

  “呵呵!”丫丫眯着眼睛笑了笑:“我终于知道张耀阳,庞佳俊(潇洒哥),黄平(丝袜平),段宏楠,李阳这些人为什么一个个都这么骚了,感情都是你到的!”

  “冤枉啊!他们这些小子本来就骚跟我没关系啊!”

  “你觉得我信吗?以后你再管我借钱绝对不借你了,不给你姑娘好好攒钱都拿去嫖了,可恶!!”丫丫现在对待小三也好,小姐也罢那是极其的深恶痛绝,她觉得就是这些女人将一个个完整的家庭给破坏了。

  殊不知就是有了这样的女人出现这个社会才大大减少了犯罪机率。

  铂叔没有再解释了只是在那尴尬的嘿嘿笑着。

  “你跟我出来一趟!”丫丫对我说了一句,然后就迈步走了出去。

  “媳妇想通了?”

  “想通了,明天我爸给我安排了一场相亲,我要去了,你生气不?反对不?”

  “废话,这用问么,肯定生气反对,不许去!”这个老丈人是什么老丈人一天太没正事了,不抓紧安排他优秀的姑爷跟姑娘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