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老丈人太没正事了,不抓时间安排他姑娘跟他帅气的姑爷和好,还给安排相亲?

  嗯?是他飘了么!

  丫丫笑的挺欠的:“你不喜欢啊?你生气啊?那我偏要去相亲,哎,哎,某些人都能在结婚的时候在外面找小三,那我都离婚了相亲又咋了,哎呀,也不知道那个小帅哥帅不帅!”

  丫丫一脸花痴看的我这个来气:“你敢相亲我就给他腿打断。”

  “你给他腿打断我就给你的第三条腿打断!”

  “你给我等着!”

  我特郁闷的坐在丫丫的车里,任凭她怎么撵我,我都不下车了,而且我明确告诉丫丫,这次你就是打死我,你就是报警,我也说啥不走了。

  妈的,太危险了,我这才走了几天啊,就要找相亲男了。

  绝对忍不了。

  离个婚可给丫丫嘚瑟够呛,一下午都在家里化妆。

  我撇撇嘴:“咋的,今晚就吃饭啊?”

  “嗯呢,老船长海鲜大咖,三百块一只大龙虾!”丫丫无比傲娇的说道。

  “你这以前跟我出去吃饭也没见你画的跟鬼是的啊。”其实丫丫化完妆更好看了,我就是嫉妒才说这样的话。

  “你才跟鬼是的!”丫丫瞪了我一眼:“不懂得审美的盲流子,之前呀,我一直怀孕,后来全身心的就放在孩子身上,为了孩子我就没打扮自己,整的某些人就跟外面的狐狸精跑了,看来我不打扮一番真心不行了。”

  我就在那吃着漫天的飞醋,丫丫则是越来越嘚瑟,看得我这个来气。

  ……

  另外一边,常威骚包的捧着鲜花在方柔电视台门口等她,等了一小会儿,见方柔出来后,常威咧着嘴走上前笑呵呵的说道:“下班了,送给你。”

  “谢谢。”方柔笑纳。

  “有时间吗,一起去吃个饭呗?”

  “不好意思啊,家里来亲戚了,我得回家。”方柔委婉的拒绝。

  “嗯……好吧,那我们改天约。”

  “拜拜!”

  看着方柔离开后,常威非但没有被拒绝的遗憾,反而更加激发出内心的征服欲。

  在他看来方柔跟其它的姑娘不一样,其它女人那都是上杆子往常威身上凑,没机会都得硬找机会的选手。

  而方柔则是不然,她貌似甩都不甩自己?这让常威在心里激发起无限的征服欲。

  好姑娘!适合本少爷。

  常威的一个哥们在远处看了半天,走上前来说:“这小娘们有点给脸不要脸。”

  常威脸色唰的一下就不好看了:“注意你他妈的用词!”

  “咋?别说你真爱上她了,我们的夜场小王子!”

  “关你屁事。”

  “要我说咱也别麻烦了,哥们给你整点要直接迷了她就完了呗,事后她想不从你也得从你,电视台这边我有关系,她要想保住现在的生活必须给我忍气吞声,怎么样,这事交给哥们,哥们就给你办了。”常威朋友也是个富二代,平常没少干这种事,而家庭条件本就优越的他们,看上哪个女人,可以说是她们的梦魇。

  起初,他们还能对她们好,这些女人就以为自己即将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可是男人的新鲜劲就那么几天,一旦过了他们就会将目标放在下一个女人身上。

  在漂亮的女人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也只是一个释放的玩物一样,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你懂个毛,这个女人可不是一般的女人,人家是一位有理想有抱负的姑娘,跟那些庸脂俗粉真心不一样。”

  “别,这话我就不爱听了,那些庸脂俗粉哪个没有理想?哪个没有抱负?就拿妖妖来说,她的梦想就是找个富二代男友,灵灵来说,她的梦想就是当演员,拍个古装戏,我都能帮他们实现!”

  “俗,真心俗,告你袄,追求方柔我要用堂堂正正的手段,你少跟我扯那些有的没的。”

  “那万一你的堂堂正正手段没好使呢?”

  “没好使在想别的招!”

  “那不到最后还是我说的这招么,都是大以巴狼装什么纯情小绵羊,就按我说的做得了!”

  ……

  丫丫精心划了两个小时的妆,最后站在我面前美美的转一圈:“好看吗?”

  我撇撇嘴:“不好看。”

  “说实话!”

  “好看有啥用,好看也是出去浪。”

  丫丫切了一声,随后拎着包就往出走。

  “你不接孩子放学啊?为了约个会连儿子都不管了呗。”我扯着脖子向丫丫喊道。

  结果却是让我一脸懵逼,待到丫丫接了儿子,我接了姑娘后,我们一家四口开着车确实出去旅游了,是的,没错,丫丫化妆不是为了约会那个小男人,而是我们全家去旅游。

  我当时就明白了,感情丫丫是在逗我的,我说一下午怎么就在那气我呢。

  “丫丫,咱这是?”

  “看不出来嘛,孩子放假了带她俩出去玩两天,自驾游。”

  “啊,你不是要约小伙啊?”

  “约了啊,这不跟着呢么。”丫丫终于冲我笑了起来,我心里的一颗大石头总算放下。

  我激动地抱着丫丫的大腿:“媳妇你终于原谅我了,真好。”

  “最后一次,以后若是再让我抓到你跟哪个女人勾三搭四,我可真跟别的小伙约会了,怕了没?”

  “怕了怕了。”我激动地在丫丫大腿上蹭雇,丫丫笑着说我烦人。

  我们开车去了附近的一家农家小院,找了一间不错的房子住了进去,今晚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继续赶车。

  这就是我对女人不了解的地方了,丫丫划了一下午的妆,然而就为了接孩子那么一会儿,这不晚上睡觉还得卸妆。

  女人真的好麻烦,我庆幸自己是个爷们。

  为了体验原生态的生活,我们晚上睡觉的时候睡的是炕,唯一不同的就是烧炕不需要我们,而是房东他们在后面去烧,然而直接通到我们这里。

  这个炕呢就有个很大的特点,炕头热的不行,炕尾没什么温度,甚至到了后半夜还会冷。

  而它的中间就是温度正好的那一类。

  两个孩子睡在中间美滋滋的吃着雪糕,丫丫在炕尾摆弄手机,而我就只能在炕头被烤的快成烤乳猪了。

  “哎呀呀不行了,烫死我了,我得换个地方。”我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就从被窝里站起来。

  “告你袄,别来我这里。”丫丫直接打算我心里的如意小算盘。

  “我跟我姑娘睡。”最后没招了,我粗暴的将寻真的胳膊一掰,然后非常贱的躺在寻真胳膊上,让她搂我,嗯,别说海真挺幸福。

  “哎呀爸爸,我吃雪糕呐。”寻真想要将胳膊往出抽。

  “吃你的呗,你搂爸爸睡觉,雪糕给我吃一口。”

  “不给!”

  “就一口。”

  “那……好吧。”

  “爸爸逗你的,爸爸不吃。”

  你真别说,让一个孩子搂着自己睡那种感觉真的是很超幸福的。

  “姑娘,你会唱小星星吗?”我学着kimi贱贱的声音奶声奶气的问道。

  “会呀。”

  “那你唱给我听好呢。”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寻真开心的声音响彻这间屋内,已经记不得多久我们一家四口没有这样高兴过了。

  九点半的时候这俩孩崽子还没睡,我见丫丫都在那打哈欠了就让我呜嗷一嗓子给他俩喊睡了。

  在炕上挣扎半天,这俩孩子终于睡了过去。

  我则是趁机钻到丫丫被窝里,一把抱住她:“媳妇。”

  “滚。”

  “想你了。”

  “滚蛋。”

  “么么哒!”我不由分说的直接亲向丫丫,随后用脚丫子点了下开关,灯一下子就熄灭了。

  “孩子还没睡呢!”

  “睡了!!”

  “是不是你跟我和好就是为了这种事。”

  “绝对不是,我觉得咱俩的感情想要和好如初就得突破这一关。”

  然后我就跟丫丫大战起来!!

  经过这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过后,丫丫跟我终于是如愿以偿的和好了。

  经过了漫长的离婚风波,我们的生活终于是回到正轨。

  哎,太不容易了,以后我说啥不能瞎嘚瑟了,感受这一把已经让我这段时间瘦了十来斤了,我可不想在体验第二把这样的生活了。

  真的现在就是刘诗诗,佟丽娅她俩过来勾引我,我甩都不带甩她们一眼的!

  我后面跟丫丫那些腻歪的矫情话就不跟你们学了,总之是和好了。

  和好后的我们美美的溜达一圈,然后生活在此回归正轨。

  丫丫继续负责秩序公司这边,而我则是负责网赌公司,犹豫这边需要个会计,丫丫将唐糖给我调了过来。

  “哈喽,小美女,我们又合作了,看来今生你就是我的秘书了。”我龇牙笑着说道。

  唐糖现在没有以前那样烦我了,反而随着接触我们的关系也是越来越好:“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呗?”

  “不不不,你不用勾引我,我是正经的男人。”

  “臭不要脸。”

  “哈哈。”我大笑两声:“来熟悉一下业务,就是你看谁申请提款,你就要尽量在一分钟之内将账户给人家打过去即可。”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