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简单的操作唐糖一学就会,很快的唐糖便能得心应手的转账。

  唐糖随口一说:“如果我天天掌握资金流水,就算我做假账你也不知道的啊?之前那个女人在这里做账的时候你有仔细对比过吗?”

  唐糖的话将我给说的愣住了,之前流水资金一直都是小仙女在做,如果她真的在里面做一些手脚的话我也是不会知道的。

  “要不我给你查查?”唐糖认真的说道。

  呆着也是呆着,唐糖说完就要去查。

  “不用查,就这样吧。”直到现在我还有些恍惚,总是以为小仙女还在这里。

  唐糖刚刚说的话不是不无可能,只是就算查出来又能怎样,只会给我心里添堵罢了。

  当然了,我还是愿意相信小仙女不会做这种事的,我之所以敢将这么多钱交给她,也就不怕她真的贪污那点蝇头小利,无所谓。

  “你心这么大,不怕哪天我将你的财产全都给你吞了?”

  “不怕。”

  “为什么?”

  我笑了笑:“我这个人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还挺有魅力的。”

  “那必须的,比你家满脸坑的那个骚包有魅力多了。”

  “切,没看出来。”

  “唐糖这边就交给你了,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出去办点事。”

  “嗯,去吧。”

  “啊,对了,丫丫要是过来找我,你实话实说就行。”

  唐糖笑了:“你们男人呐,真的不是吃一把亏不知道女人的重要性,最近潇洒有点没有之前那么在乎我了,看来我得跟他闹一把分手了。”

  “对,要闹就闹大一点,争取几个月都不和好那种。”我挺瘠薄损的跟着说道。

  “去去去,你个坏蛋。”

  ……

  离开网赌公司后,我开着迈巴赫穿梭在s海这座城市里。

  灯红酒绿,繁星似海,美不胜收,人呐,只要心情好了,做什么事都顺的。

  我哼着小曲来到一家自助旋转小火锅店内,喝着可乐,静等佳人出现。

  不一会儿,方柔身穿一身休闲装出现在我面前,她四顾环望后,最终目光落在我的身上,然后迈步向我走来:“说吧,什么事?”

  “没啥事想你了呗。”

  方柔狐疑的看着我:“少忽悠我了,你没事不带找我的,服务员给我来一份清汤锅底,谢谢。”

  点了一颗烟,我缓缓的抽了两口,贱贱的冲方柔脸上吹了一口,给她呛的直咳嗽,我就在那哈哈的笑。

  “你可真坏,看我回头不告诉丫丫收拾你的,你看着。”

  “哈哈,哎,你跟常威那小子进展咋样了?”

  方柔不乐意了:“要我说多少遍,你休想打我跟他的主意,我们不可能,没有任何进展。”

  “别激动,我又没有说要你怎么样,只是看你都要奔三了,在不嫁出去,哥哥都替你急啊。”

  “那我谢谢你。”方柔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

  “再不嫁啊,你就成黄金剩女了。”

  “我乐意,我去五台山当尼姑去。”

  “那我必须给你一个666。”

  方柔气不过在我腰间拧了一把:“是不是跟你吃饭你把我气吐血才算好?”

  “哈哈。”我大声笑了笑:“好了,不闹了,帮个忙。”

  “说。”

  “帮我把常威约出来,用你的名义,我想跟冰释前嫌。”

  “干嘛用我的名义,你俩约就完了呗。”方柔是真的不想跟常威扯上半点关系,能躲还是尽量要躲的。

  “关键是人家不叼我啊,我约真约不出来,柔柔,你就当行行好,帮帮我,不然哪天我出事了,丫丫跟孩子可怎么办?”随后我就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说给方柔听。

  她不是一个四六不懂的女人,在听完里面的事情以后便说:“你的意思是将常威跟你捆绑在一起?”

  “对,虎毒还不识子呢,我就不信他能连他儿子一起搞了。”

  “要我说就别这么麻烦,你干脆不做网赌公司,跟丫丫一起弄你的秩序公司多好呀,最起码衣食无忧,当个大款不挺好的么。”

  “这你就不懂了吧,男人如果原地踏步那他就是退步的,像阳哥这么有骄傲有抱负的人,怎能忍受原地踏步?对不。”我从兜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这里面有点闲钱,你拿去花,就当帮帮我了行不,我欠你个人情,以后让我上刀山下油锅,哪怕是赴汤蹈火,我都在所不辞。”

  我噼里啪啦的一顿说,方柔本来听的还挺好的,我们之间还有继续谈下去的可能,可当我把银行卡拿出来的时候,她的脸色就变了:“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我不帮你是因为我方柔想管你要钱?”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我就寻思这钱找别人做中介也得花,不如给咱自己人了呢。”

  “你也知道我跟你是自己人,你就别跟我整这些没用的,这钱你拿出去,我也不需要你上刀山下火海,你只要好好对丫丫就行了,时间约在几号?”

  “我天天都有时间,关键看您老人家。”

  方柔嫌弃的咦了一声:“你能不能正常点,别摆出一副太监的样子我受不了。”

  “嘿嘿,您老说滴对。”

  “我只能说尽量试试看,我跟他又没怎么样,人家能不能搭理我还是个未知数呢。”方柔没有把话说满,但我想应该没问题的。

  ……

  常威家里,常书j跟常威父子两个人正在一个桌子上吃饭,他们吃饭就跟行军打仗一样,嗷嗷严肃。

  爷俩也都是自己吃自己的,丝毫没有兴趣跟对方说话的意思。

  唯一不同的是空气中的火药味不再像是之前那么浓了。

  常书j感觉到儿子最近发生一些变化,却又不知道哪变了,就好似眼神里没有戾气更多的则是笑意,而他时不时拿着手机嘿嘿傻笑,估计是谈恋爱了。

  终于常书j忍不住率先开口:“你老大不小了,该正经谈一个女朋友了,人家赵Ju长的孙子都挺老大了,你也抓紧。”

  常威晃悠着二郎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我不着急。”

  “你都多大了,二十七岁了还不着急??多大岁数是着急!”常书j说着说着就要急眼。

  “爸我问你,如果我找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女人回来您能同意吗?事先声明啊,这个女人特别的温文尔雅,绝对不是我之前交的那几个小太妹能比拟的。”

  常书j愣住了,倒不是让常威说找的比自己大两岁的姑娘当儿媳妇愣住。

  而是常威刚才叫自己爸!常书j已经记不清上一次叫自己爸是什么时候了,好像自己他妈妈离开以后就再也没有叫过自己爸。

  而且刚才还用了您这个尊敬的称呼,常书j差点激动地要哭。

  “爸我说话你听见了吗?”

  常书j强忍内心激动的心,正色道:“大一点的女人没什么不好,大女人会疼人,会顾家,而你这种顽劣的性格找个大女人管你正好。”

  “这么说您同意了?”

  “只要是正经过日子的女人就行。”

  “太好了。”常威高兴的跳了起来。

  “毛毛躁躁的,什么时候领回来看看?”常书j还是改不了三句话就训斥常威的习惯,不过常威早就不在意了,或者说习惯了。

  “哎,八字还没一撇呢,正在积极追求当中。”

  “该不会是又一个看上咱们家庭背景的姑娘吧?告诉你现在的女孩子心机深的很。”常书j忍不住提醒道。

  “您放心,她非但没有看上咱们的家庭,反而连我都看不上,像她那种书香门第的姑娘绝对不是铜臭能比的。”就在常威洋洋洒洒的跟父亲炫耀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一看是方柔打来的饭都不吃了,直接回到卧室摆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柔柔我在呢!!”

  “明天有空吗?想约你出来吃个饭。”

  “必须有啊,几点?”

  “十一点吧,牛魔王烤肉行吗?”

  “我都ok,你挑你爱吃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挂了电话,常威像个二笔是的重复着方柔刚才说的那句不见不散,然后又学着孙楠的声音唱了一遍不见不散,再然后就在床上一顿手舞足蹈,时不时的哈哈笑着。

  你个小方柔到了让本公子给征服了!!

  楼下常书j跟司机两个人听见了楼上的无疯不成魔的声音,司机笑着说:“少爷真的是进入恋爱期了,老爷您抱孙子有望了。”

  “你去给我查一查这个姑娘是谁,不行咱们暗中帮他一把。”

  “好的。”司机躬着身体退了出去。

  常书j则是欣慰的看了眼楼上,随后走进自己的书房,拿起电话思考再三,最终打了一个出去:“好久不见,老曾,有空吗,一起出来钓个鱼?”

  老曾笑着拒绝了:“上头下达死命令,任务没完成之前哪有心思钓鱼哦。”

  “这个不用愁,人我都给你找了,诶,对了,你将sy军区张耀阳的资料在给我备注一份发过来呗,我有用。”

  “你该不会想用他吧?”那头传来惊愕的声音。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