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

  随后常书j跟老曾两个人又聊了很久方才挂断电话。

  屋内,常书j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

  次日,中午十点半,我在秩序公司丫丫的办公室里跟丫丫贱乎呢,分开这么久我要分分秒秒的跟她呆在一起将时间找补回来才行。

  丫丫挺烦我:“你离我远点,工作呢成什么样子。”

  “我不,我不,我不嘛。”我学着寻真平日里的撒娇动作给丫丫整的也是没招没落的。

  “真拿你没招,烦死我了!”

  于是我做了一个让丫丫更烦我的动作,我将手伸进裤裆里然后捂着丫丫的嘴,丫丫拼命的挣扎着,我哈哈的大笑着!!

  “夸张了奥。”

  “呕!!”丫丫差点呕的眼泪都出来了,在呜呜呜几声之后终于是选择屈服,也可能是被我骚服的!

  “服不服?”我龇着大牙问道。

  “服了服了。”

  “我帅吗?”

  “哥你最帅!宇宙第一帅。”

  “以后还整烦我这出不?”

  “不敢了,不敢了。”

  哎,我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松开她。

  随即坐在老板椅上,翘着二郎腿舒适的抽了口烟:“宝,我中午就不陪你吃饭了,约了个人!”

  “约的谁呀?”

  “常威,得,回来再说,我先走了。”

  “我送送你。”

  “你要干啥。”我谨慎的看着丫丫背在身后的手,不知道这小妮子要怎么报复我。

  “嘿嘿嘿嘿。”丫丫坏坏的笑了起来:“我什么也不干,就是送你出去。”

  “别麻烦了,迟总,我自己走就好。”丫丫的表情已经出卖她,话音落,我扭头就跑。

  “哈哈哈哈。”丫丫猛地从身后掏出一只袜子就捂我脸上了,算是报复得逞。

  奶奶个腿的,你等今晚睡觉的,阳哥说啥都得将自己的大裤衩放她脸上!

  我跟丫丫平常在家也总是这么玩,一整我就把袜子一脱扔她脸上,她也总是这么对我,似乎对于这种小恶作剧我俩总是玩的不亦乐乎!

  ……

  中午十一点钟的时候,我跟方柔准时在饭店见面,我双手合十的对方柔说:“谢谢了,小美女。”

  “少给我说那些好听的,一会儿我用回避不?”方柔问。

  “不用,你在这听着就行。”我心想如果你走了,常威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会拒绝我,但若是你在这里,为了脸面他也得咬牙答应下来!

  “好。”

  我跟方柔呆了一会儿,常威终于是走了过来,这货开着豪车,梳的大油头,一看就是那种成功人士的感觉。

  一身西装没有一万块下不来,他自信一笑,瞬间吸引无数少女的心。

  不过都被他无视了,此刻他更在意的屋里的这个女子。

  健步如风,一脸意气风发的走进屋内:“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话音未落,便看见方柔旁边的我,然后笑容逐渐消失。

  “没关系,快坐。”方柔客气的说道。

  “你们认识?”常威古怪的看了我们一眼。

  “嗯,多少年的老朋友了,你不会介意吧?”

  方柔都这么说了,常威还能说啥。

  “不,不介意。”常威露出一个非常假的假笑。

  “你好。”我倒是显得自然多了,毕竟有求于人嘛,率先站起身冲他伸手:“之前我们有一些小误会,后来听说你跟柔柔的关系挺好的,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认识一下,咱都是大老爷们,以前的事相信你也不会介意的,对吧?”

  看着方柔期盼的眼神,常威能说啥,如果他说介意,就显得自己挺小气是的,如果说不介意,那不就是中了我的全套。

  我眼角的笑意越来越甚,这就是方柔在这里的好处。

  “我怎么会介意呢,都是方柔的朋友!”常威露出一个超级假的笑容与我坐在一起。

  随后我们三个人并没有动筷子,反倒是常威反客为主,他淡定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方柔:“该不会你今天找我来就是为了让我跟他解除误会吧?如果是,我觉得真没必要,那是一件小事,没有人会放在心上。”

  方柔有些尴尬,被常威这种直接将话说开了,还是有点没留面子。

  主要是常威也生气了,原本他以为方柔约自己是给自己机会,没想到也被算计了。

  “这个不能怪柔柔,是我求她这么做的。”我笑呵呵的说:“如果不是柔柔喊你,你也不能给这个面子来见我啊。”

  “那倒是。”常威自傲一笑。

  “既然威少爷什么都看出来了,那我也不装了,这次来我是想找你谈合作的!”

  “找我谈合作?”

  “是这样的,我手底下干了一个公司,需要合作伙伴,简单点说就需要个在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给我镇场面,现在的我钱有,但是权力这一块还真不行,一说到权力我能想到的也只有你,至于其他那些小咖,根本入不了我的法眼。”

  “我?就一纨绔子弟,我可没有什么权力。”

  “你可能没有实权,但你得名号却已经响彻整个圈子,能跟你这样的大人物合作,那真是烧高香了。”

  当着方柔的面我就使劲吹嘘常威呗,没有人不喜欢在喜欢的女孩子面前吹嘘。

  常威也是如此,看着他表情上越来越享受,我就知道他已经慢慢走入我的全套。

  一阵尿意来袭,可能是让我吹得受不了了,方柔起身去了卫生间。

  就在这时,我将一张银行卡拿了出来:“里面是三千万,你保我平安,我保你赚钱,怎么样?”

  “多少?”常威惊诧的看着我:“三千万?我可实话告诉你,我真没有权力,有权利的是我爸,你找我,真不如找他了。”

  “那你就大错特错,正因为你爸是当官,所以他才不敢接这笔钱,一旦接了,万一日后出事了,他岂不是跟着下水?你见过哪个当官的名下有自己的实体店,但是他们如果只是指着自己公司拿点钱,别说让孩子出国留学了,就是他妈在国内上个学都费劲呢!”

  “话糙理不糙。”

  “是吧,但是威少爷你就不一样了,有了你这层虎皮在,别人就是想动弹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别人也根本不敢动,而且在这次的交易里你并没有任何损失,你跟我只是合作伙伴,说句难听的,假如哪天万一真的出事了,你也只是做生意跟你爸也没有任何关系,对吗?”我开始无敌大忽悠模式。

  “真的?”面对三千万,威少爷还是很心动的,平日里他花钱大多数还是来自自己老爹那里,每次要钱的时候他爹都会数落他一番,况且像他这么挥霍早就将钱给败活的差不多了,这人呐一旦习惯了花一千块钱过一个月,你突然给他一百块钱那真是难如登天。

  “肯定是真的,而且这三千万也只是一年的,一年之后我仍然会给你相同甚至更多的金钱,只要我的公司能够运转的好,这些都没问题。”

  “我能问一下你的公司是做什么的?”

  “网络赌博。”我毫不犹豫的说出实话,只有我说的越真实的话,他才能越相信。

  “就是网赌百家L?牛牛?二十一点这些?”

  “是的,并且包括福利彩票,游戏站队以及各种能跟赌沾边的,不过你放心,他的服务器在国外,并不是在国内,我找你合作只是为了防止国内有人搞我,而一旦我们两个人合作的话,他们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也根本不会找我麻烦,这样一来我们赚钱就等于说轻松自然,我出人,出关系,出精力,而你负责给我当一层拉虎皮,我们个持所需怎么样?而且,我也可以帮你追方柔哦。”

  “你要这么唠嗑的话,这事就可以研究。“常威眼前一亮,被金钱跟美色双诱惑下,心里蠢蠢欲动:“不过你开网赌公司的这个事我也在上面玩过,这二十秒一把牌,没把下注金额都在五十到一百万之间,甚至更多,你给我三千万的话真心太少。”

  “那你心里的价位是?”我心想CNM的你还想跟我狮子大开口,幸好老子在心里的价位是五千万,如果我直接给你五千个,你他m还得多咬我一口呢!

  “你公司利润的百分之十。”

  “多少?”我他m惊住了,这b还真是往死里咬我。

  “你没听错,你有了我,我可以保证你在接下来的十年内都是高枕无忧,不妨悄悄地告诉你,我爸再有几年就退休了,在退休之前他会将我扶到他现在的这个位置,虽然现在的我可能还不值百分之十的点,但是几年后你将会发现这百分之十的点是多么的划算。”常威还是有点脑子的,他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儿!

  我哈哈的笑了起来:“威少爷你别逗我,虽然我没混过官场,却也有一些朋友的,你如此年轻想要到你家父亲那一地位恐怕没有个几十年到不了,这样,我也不跟你玩虚的,本就是我我有求于你,我全公司利润的百分之五给你,如果你愿意,咱就合作,如果你不愿意,咱还是朋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