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你有什么好的意见?”常威品了口茶水问道。

  “你看哈,到了手的钱才是钱,耀阳的公司这一行很危险,虽然说有你保护这种危险能降到最低,可我们再大,也没有人家法律大,万一哪天他真的被抓成严打,所有资金全部查封,别说百分之五的利润了,就是三千万也拿不到手,不是吗?”

  “你这是在帮他说话吗?”

  “并不是。”方柔摇摇头:“你们之间合作与否与我都没关系,毕竟你赚钱不会给我,他赚钱也不会给我,我只是将我个人的看法跟你说一下,仅此而已。”

  常威不说话了就这样顶着方柔看,而方柔从始至终都表现的淡定无比,没有露出任何心虚的样子。

  就在方柔以为常威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的时候,只见他说:“我赚的钱可以给你花,只要你愿意的话!”

  方柔好悬被这小子雷倒,拜托他们聊得是这个内容么!这小子的关注点到底在哪!

  方柔微微一笑,并没有去得罪常威,很委婉的说:“你的钱留给你的女朋友去花吧。”

  “呃……”常威顿了顿:“你希望我跟张耀阳合作嘛?”

  “当然希望。”方柔说:“能够看到你们两个个持所需蛮好的。”

  “那行,既然张耀阳喊你来找我说这件事,我就给你这个面子,股份我不要了,我只拿三千万!”

  “啊?”这下子到是轮到方柔有些没反应过来了,在她的思想中这货就算不要股份最起码也得来一个张口五千万的金钱吧。

  结果在他明知道是我喊方柔来忽悠他的情况下仍然愿意接受这个报价这就令方柔有些不可思议了。

  在方柔诧异的眼神中,常威开口说道:“我心甘情愿做一个被你忽悠的小丑。”

  接着常威看了眼时间:“不早了,我留在你一个小姑娘家中太晚不合适,我先走了。”

  “我送送你。”

  待到给常威送走以后,方柔方才神情复杂的喘着粗气,想着刚才常威的样子,别说,还真有点对他的人品有些改观。

  片刻后,方柔穿好衣服风风火火的出去了。

  ……

  我的家里,儿子跟姑娘两个人正缠着丫丫抱呢!

  左手一个,右手一个!

  这就是所谓的甜蜜的负担吧,丫丫一脸无奈。

  我在一旁羡慕的都不行了。

  “姑娘来,爸爸抱你一会儿。”

  “才不要呢!”

  “儿子来,爸爸抱你一会儿。”

  “才不要呢!”

  这两个孩子回答的一模一样,同时搂着丫丫的脖子更紧了,生怕我怕给他俩抢走似的,看的我这个羡慕。

  于是我将袜子给脱下来放在丫丫嘴边问道:“我帅吗?”

  “滚!”

  “帅不帅我就问你!”

  丫丫没招,躲也躲不开,就只能在那一边哈哈的乐一边屈服:“你无敌帅行吧!!”

  “以后我抱孩子的话你还说爸爸臭了不?”

  “本来就臭!”

  “你他妈还说!!”我要急眼,本来这俩孩子跟我玩的不错,每次我抱寻真的时候,迟小娅就得来一句爸爸臭,整的这俩孩子不愿意跟我玩了。

  在我印象里最深的一次就是,我喝完酒回家就躺在沙发上,寻真跑过来给我一个爱的香吻,我刚想稀罕孩子,迟小娅就他妈来了一句:“亲你爸干啥,那么臭!”

  然后寻真就说臭,离我远远地。

  从小到大都是,整的我每次想要抱寻真就得嫌我臭。

  完了呢丫丫还总说我不管孩子,不抱孩子,孩子天天缠着她。

  我只能说,自作自受,活该!!让你说我臭!

  其实我臭吗?根本不臭!你们阳哥是最香的男人,人送外号,张留香!

  “洗澡去,洗的香喷喷的再来抱我大姑娘。”我哼着小曲进了浴室,拧开水龙头咔咔一顿搓,丫丫的沐浴露啊,搓澡巾啥的全都让我用了。

  我真的很服丫丫,有的时候她用的那个东西我都没见过,就拿搓澡的来说,在我的印象里就是那种跟手套似的,麻麻来来的在后背一顿猛搓,搓的生疼!

  但人家丫丫的搓澡专用品竟然是海绵,你敢信?

  看了眼丫丫化妆镜前的化妆品,为了赚点零花钱就故意将它们拧的很紧!

  正当我舒舒服服的洗澡时,门外传来一阵砸门声。

  丫丫将两个孩子放在地上前去开门:“柔柔,咋的了这是?”

  方柔一身怒气,小脸因怒意未消气的俏脸通红:“你家老爷们呢?”

  “洗澡呢啊,咋的了!”丫丫疑惑的笑着问道。

  “我进去行不?”方柔指着卫生间问道。

  “你要不介意我就不介意啊。”丫丫随意的耸了耸肩,到现在还是冒蒙的状态,乖乖,究竟做了什么能给性格温文尔雅的柔柔气成这样!

  方柔也就是嘴上说说,让她真的进来她也不敢。

  只见她咣咣的敲着浴室的门,愤怒的喊道:“张!耀!阳!给我出来!气死我了。”

  方柔不停地用小手扇呼自己的脸蛋,看来真的是气够呛。

  听着方柔的声音,看着她双手插在腰间的动作,不难看出这丫头一定生气的很。

  我在浴室犹豫片刻就装作没听到,继续洗我的澡。

  方柔听到水龙头的声音放大的更大了就说:“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给澡洗完,要不我就拿钥匙进去了,我方柔说道做到你看着!”

  “寻真你领弟弟去卧室睡觉!”丫丫看着方柔真生气了就将两个孩子给撵到卧室,然后拉着方柔的手笑着问道:“他咋的了能给你气成这样哦。”

  “一会我撕了你家老爷们你能心疼不?”

  “我帮你一起。”

  “好姐妹!”

  片刻后,我在浴室里躲了半天感觉今晚方柔是跟我不死不休的状态,我必须要安全逃离这个家才行。

  于是我在门口偷偷的听了一会儿,等着方柔跟丫丫聊天的时候,我穿着衣服准备离去。

  丫丫一个回头就发现蹑手蹑脚准备逃跑的我,我冲她比划一个嘘的手势,然后丫丫就装作没看见一样继续跟方柔说话。

  当时的阳哥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只能穿着睡衣就往出跑,看着方柔今晚来的这个架势简直能要了我的命,不跑真不行啊。

  “爸爸你要去哪儿,我也去。”寻真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回头一看,只见姑娘穿着一身可爱的小熊睡衣正眨着天真的小眼神看着我,紧接着她向我跑来,抱住我的大腿:“爸爸你是不是又要去买好吃哒?我也要去。”

  瞬间欲哭无泪,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坑爹!!

  “给我站住,往哪跑你!”方柔迈着矫健的小碎步将我牢牢抓住,双眼喷火似的看着我。

  我嘿嘿一笑:“我哪也不去就是看门关没关好。”

  “门关的很好!丫丫你抱着寻真去卧室,我跟你家老爷们有话谈。”

  “好。”丫丫不顾我求救的眼神抱着寻真回卧室了。

  客厅里,我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方柔一脸怒意看着我。

  “嘿嘿……”

  “你还有脸笑,张耀阳亏我拿你当好朋友你就这么利用我,良心过得去么?”

  “我……也不算利用,就是你在场他不好意思拒绝而已,我这是抓住男人的心里来操办他。”

  “好,就当你是抓住他的心里,那你给我发这短信是什么意思。”

  “怎么样成功了吗?”

  “没成功。”方柔小脸一撇:“我没帮你做这种龌龊之事。”

  “我不信。”看着方柔现在这满脸羞愧的表情一定是帮着我一起忽悠常威了,然后才会心怀愧疚的跑过来向我兴师问罪。

  “帮你一起骗人我的心真的很难受!”

  你看,我说啥了,果然方柔还是帮我了。

  我笑呵呵的抓着她的手:“先别激动,来坐下,你听我慢慢说。”

  “烦你。”方柔甩开我的手,却也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

  我慢悠悠的点了支烟,组织了下语言这才说道:“你看哈,这件事只有你能帮我,别人真的帮不了我,一旦这事要是成了,我就什么后顾之忧都没有了,但若是没成,我真的可能面临坐牢的危险,你也不像我出事的对吧?我知道我事先没有跟你打招呼是我的不对,但是我没办法,按照你这不愿意撒谎的性格,我若是提前跟你说了,你还会帮我吗?你肯定会帮我的,但你的内心就会相当煎熬了,并且也没有现在这般自然了,对吗?我是为你好。”

  我开起无敌大忽悠模式,顿了顿继续说道:“况且你要分清你是哪边的人,你是我的女人。”

  “呸,谁是你的女人。”

  “我的意思是你是我这边的女人,你肯定得向着我,总不能去向着常威说话吧?在一个,为了我你就算对抗全世界又能怎样,是不,我滴好柔柔。”说着我还贱贱的往方柔胳膊上蹭。

  不要多想,就算当着丫丫的面我仍然会使用这个臭不要脸的撒娇战术,方柔的心是软的,只要我跟她撒撒娇她也就没火了。

  果不其然,方柔还是心软了,她对我说:“我帮你办成了,但是只许这一次,以后休想我再帮你做这种昧着良心的事了!!知道嘛!!”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